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13节

魔游天下_第13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6:3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慌了神,就在身子腾空的一刹那,居然没有做出反击。人已经被鸿饮甩上了天,腾云驾雾的,当然这样还伤不到他。

卓垦的危机却暂时解除了,而鸿饮在对着两只手猛吹气:“好烫、好烫,这家伙好烫手!呼呼……”

天空中四肢展开旋转的佐冰,一下就稳住身型,一个小小的风魔法就转为直立的落下。可这回他再也跑不掉了,真的跑不掉。一个身穿红色铠甲的人鱼,在他落地的瞬间撞到他的身上,把他再次撞飞出去。佐冰这回真的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明明加了护盾的,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打碎?而且还再次腾空。强大的力量让他无法保持平衡,背硬生生落地,后滑撞倒一堵围墙,被整个埋在下边。

哗啦的倒塌声过后,人鱼战士们这才回过声来“好!”

“将军威武!”……

雄壮的呼喊逐渐汇聚一起,响彻整个战场,冲上云霄。

这是胜利的声音,敌人首领被生擒,飞马城之战胜利结束了。佐冰在最后关头背离了他的将士,抛弃他的族人,终于让守军的战斗意志瓦解。卓沙族与不迭列王朝的合作圆满成功,并且人鱼族战士们于此战中并没受多大损失,其结果堪称完美。天空中雷声滚滚而过,雨下却得更大了。倒塌建筑的泥土合着水漫溢流淌,来不及泥泞道路,就被雨冲刷掉。

“鸿饮,你的手没事吧?”卓垦面对面站着。鸿饮抬起手看看,摇摇头:“你的伤怎么样了?还是找个地方避会雨吧?”

“呵呵,没关系,水就是我们美人鱼最好的疗伤药。你先去城中心的宫殿,我安排好事情就过去。”卓垦的笑容掩盖了伤情的疲色。

“好。”鸿饮看着他用力点头,转身向宫殿方向走去。

“喂!”卓垦在后边喊了声,看他回头接道:“刚才谢谢你。”

“呵呵……”鸿饮不禁笑出声来,一边继续走,一边摇摇手算是回答。

他终于明白战士们冲锋时候的感觉了,当时他还在回避那些恐怖的尸体。可现在,那种感觉早就消失,因为战争本就是残酷,你不杀敌人那就只有任人宰割。

越接近城中心那些建筑反保存的越好,要不是那些军人一队队来往穿梭,真看不出这里曾经有过一场大仗。大雨的天气,让光线昏暗,走在街上有雨天黄昏的感觉。耳边不时有哭声传来,可立刻就变得很轻或者消失,也许是被旁边的人劝阻吧。鸿饮很能理解这样的感觉,胜利者是不会喜欢哭声的,哭只会挑动他们的心火。这一点在族人被蹂躏的历史中早就得到经验,柔弱的表现只会让自己和同伴受更多苦,而丝毫也不会博得同情。鸿饮想着叹了口气,不再左右打量低头看着石板路面,佐冰的宫殿就在前边。

第一卷 与命运抗争 第八章 冷暖两重天(二)

看来这里也曾有过战斗,厚重的铜色木门被劈开,宽敞的道路、台阶上,各色旗帜丢得到处都是。飞马王朝从此消失,自己却见证了这一切的发生,不知道这该不该算幸运。

出来到现在不到半月时间,具体是怎么样他也记不清楚了,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仿佛自己醒着就会看到有事发生,而每一件都会让自己有不同的感觉,每次心里都会有些变化。

“卓沙为什么要我来观战?”他想着不由得皱起眉头,跟着停下脚步抬眼望向前边的宫殿:“这就是他们要告诉我的?难道整个世界都是这样吗?”

心里忽然觉得有些沉重,肩负的使命此刻沉压下来,分量似乎突然间加重很多。其实他早已没再怀疑他们的说话,他们如此善待自己,这样的事情更不会隐瞒。只是之前自己多少还有些期望,指望现实并非这样残酷罢了。现在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各族间的征伐确实在进行,如果是这样又有谁有能力帮他渡海作战呢?

要解救十万人,这样一场大战投入的兵力有多少?他不禁又四处打量起来,好象要寻求一个答案。

此刻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喂!我必须有自己的信念,无论如何都要去试试。”他开始在心中鼓励自己。

“也许伯南克他们会帮我,他们和卓沙的力量加到一起,应该可以和萨仁本族抗衡。”他忽然想到这点,立刻快步向宫殿走去。

正殿的建筑外型象只大葫芦,只是顶是金黄色尖尖的,门就开在正面下边。四周是白色的围栏挡住,宽阔的台阶有几十级,也是白色的石玉铺成。见过卓沙族的城堡后,也不觉得这有什么豪华,只是这样的风格不同罢了。大殿内部两行彩画的柱子支着顶,正面的一把大椅子有中间过道这么宽。可这里却是空荡荡的,而且还没有来得及点燃照亮,这使得里边感觉多了一份阴森。

听说人死后会变成鬼魂,他们大都不会记得前生的事情,除非那种怨气或者某种欲望够强烈。鸿饮只是听说知道有这样的族存在,可他并没有亲眼见过。这一战死的人够多吧?也许真的会变成那种看不见,却有攻击力的东西?他想着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就在门口站住。

“鸿饮!哈哈……”伯南克不愧是高手,来得就是快,那喊声也够有力。鸿饮就觉得头皮猛的一炸,正在想着莫名其妙的事,却给他忽然这么来一下,惊得脚板心都在发麻。他是楞在那半晌都没说出话来,还算是够定力,没给他虎得蹦起。

这阴雨天在外边都觉得暗,这么空洞洞的大殿,里边就更是乌漆抹黑了。鸿饮呆在那回味,伯南克也跟着楞住了,瞪眼一看他跟着又大笑起来:“怎么?被吓到了?呵呵,看不出这么大块个头,胆子却小得很啊。”

天知道翻那样的悬崖算不算胆小,鸿饮摇头苦笑:“是伯南克大叔的嗓门太大了,呵呵。”

“恩、恩,不要喊我大叔嘛,叫我名字好了,就跟卓垦他们一样。”伯南克听着连连摇手,跟着一拍他的肩膀:“走,我们到里边去看看。”说着也不等他,就径直向里边走去。

他随行的士兵已先进入,火把相继点燃,原来每根柱子上都有这样一个篝火篮。两行篝火过去,大殿中顿时通明透亮,所有的陈设看得清楚。鸿饮这才发现,原来地板和屋顶都是绘着彩图的,好象是一种古老的祭祀。

最显眼部分就是那两匹展翅的飞马,扭头迎向天空的光亮。羽翼丰满,马髻丝丝飞扬,线条流畅,刻画的活灵活现。而地板上顺着中间过道两边,各有一线隆起的浮雕,都是身负粗鳞的蛇互相交织缠绕着,一直延伸到宝座的台阶下。台阶正中铺着地毯,宽边沿用金丝绣着图案,很精致的花纹。

“佐冰这家伙还蛮会享受的,可惜百年王朝传到他这就完了。”

伯南克大步走上台阶,低头看着佐冰的大宝座。鸿饮在台阶下站住,静静的看着他,亲眼看到一个王朝走完最后的路不会毫无感觉。如伯南克一样,他也同样感觉到那种,似乎该属于战败者才有的悲哀。

“啊,伯南克。”他有些不习惯这样称呼,伯南克回头看着他,他才接着问:“那些人会怎么处置?我是说那些、那些飞马族的平民。”

伯南克听着脸上浮现出微笑,跟着长叹口气:“看情况来,有的会要送去服劳役,有的会留下来,还有的……”

鸿饮看着他的眼睛,伯南克却把视线移到门外:“这样处理大多数族都是一样,为了占领地以后的安全,一些顽固份子必须要消灭。不过我们不会象你说的那个萨仁本族一样,把他们全体都变为奴。”

鸿饮迟疑了一下,忽然道:“谢谢。”

不知道他是谢谢伯南克回答他,还是谢谢他们的处理方式。

可伯南克并没在意,他从台阶上走下来站到鸿饮跟前,望着他问:“现在你的感觉怎么样?对你的任务有什么想法?”

鸿饮没想到他这个时候这样问,起先还想过找机会寻求帮助的,现在却找不到很好的说辞。

“你知道飞马族的历史吗?”伯南克回身看着那宝座,没等鸿饮回答就继续道:“这张椅子只有过两个主人,刚做出来的时候一定很让满意吧,你说呢?”

鸿饮不得不承认宝座确实很精致,还嵌着不少宝石,富丽堂皇。他轻轻点下头,伯南克又看着他,表情显得很平静:“可以后坐在它上边的将不再是国王或者族长,它承载一族荣誉的命运已经结束了。谁知道呢?谁知道我们以后是什么样子,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一个人也好,一族人也好,他们都有自己的命运,有谁说一定要对他们负责?又有谁来救这所有的人?”

鸿饮被他滔滔不绝的话说得楞住,好一会才明白他在说什么。显然伯南克的问题,他从来就没想过,两个人是站在完全不同的高度。最少他已经明白伯南克是在拒绝他,在他提出请求之前。所有的人都在这几乎相同的环境中生存,说到要救的决不是他们一族,而是太多的人。他实在找不出理由让他们去救谁,或者说谁也没有这样的力量,这个理由已经足够充分。

战争是要死人的,而这一切他都刚看过不久。

伯南克依旧没有变化,依旧那么看着他沉默,停顿片刻意外的轻声道:“对不起。”

“啊?啊,没什么,我会想办法,总会有办法的。”鸿饮这才回过神来。

“呵呵,这就对了,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伯南克忽然笑起来:“不管怎么样,要做一个战士都不会容易,要做一个真正的战士就更难。好吧,我命人带你先去休息,我们处理一些事情后,再送你去我们不迭列王朝看看,呵呵。”

鸿饮忽然想拒绝,他想现在就离开,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虽然这段时间忙得让他有些喘不过气,可想起自己的族人们还在水深火热之中,他心里开始有些着急。

可伯南克没有等他回答,已经在喊着:“来人!”

旁边忙着收拾的亲兵立刻跑过来一个。

“你带他去宫殿内院休息,要找个好点的房间。”

“是!”

鸿饮话到嘴边又咽下,再想想还有卓垦他们都来不及通知,这样匆忙走也不礼貌,也就没再反对。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伯南克却长长的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这才变得复杂起来。可传令兵快步跑进来向他报告,让他立刻又忙碌起来。

在各处的战斗都已经结束,飞马和不迭列两族间的战斗持续了两年,时间也不算很短了。可对这些身在首都的人们来说,都没想到有这么一天会来临自己头上,总觉得特别突然,特别意外。

好象这两年时间过得太快,回忆起来只记得总是那么匆忙。现在城区开始戒严,卓沙族打扫了一部分战场后开始撤退,不迭列族战士开始接管整个地区。米威敦很满意与海中部落的联盟,他们终是要回到大海里去,不存在地盘上的争夺。这一点确实令人满意,不管一次付出什么代价,只要与地盘无关就总能赚回来。

军政不是小孩子的游戏,有人说当把政治的遮羞布撕下来时,你看到的就只有污秽的血肉模糊。

事实也确实如此,个人存亡荣辱与众人的息息相关,却又互相牵制。错综复杂的关系纠缠在一起,有多少人必定有多少想法,一种形式永远无法满足所有人的欲望。不论你如何努力,也不能妄想将所有人的思想统一,而这种妄想本身也是错误。同样两族的联盟也不会没有利益,这就象在做一笔大买卖。现在买卖成功了,胜利者要开始履行他们的协议,这个当然是拖欠不得。

鸿饮被带进一个大房间,也许这个房间的主人曾经是一位女子吧,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胭脂味。这里一切都保存完好,甚至连摆在桌下的小暖炉都还是热的,空气也是分外暖和。

“你看这间怎么样?”送他来的兵满脸客气的问。

鸿饮连忙点头:“很好,很好,麻烦你了。”

“好,那你就在这休息,我这就去回令了。”小兵看到他点头就匆匆离开。

这会忽然觉得很安静,被房间与外边的世界隔开。鸿饮穿过门洞走进内间,那床上的被褥毯子都叠得整齐,是很淡的粉红色。

他现在并不觉得累,睡了整整一天一夜还多,打战时也没有消耗什么体力。他在床边坐下,立刻感觉到柔软。想盘膝在上边,忽然看到自己依旧赤裸的双脚,一路过来已经粘满了泥水。再看看床单的洁净,他哑然失笑,摇摇头回到客厅席地盘坐练起魔法来。力场出现在脑海中,他控制不多的气元素在场中旋转,那灰色的元素拖出很多漂亮的丝线。

“力场真的很美啊,不知道它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会有太阳那么大吗?不知道他们的是什么样子啊?”鸿饮好象看到一个初生婴儿般,心里充满了喜悦和遐想。

元素在中间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平时的修炼就是依靠这样的方式,让力场得到锻炼。他不断的加速,全身心都集中在一点上。场中心开始发出白亮的光,好象急速的摩擦让那里变得灼热。外边的声音早与他隔绝,此刻他只存在于自己的冥想中,外部所有的一切全都被抛开。可这样的修炼,场的增长速度是很慢的,一时半会都不会有什么效果。

时间过得很快,不管是在外边忙碌的那些战士们,还是在房间独自修炼的鸿饮,都不及察觉时间就悄悄过去。夜幕早已笼罩大地,巡逻队持着火把在雨中搜寻。俘虏们被集中起来,看押在城中心附近的空旷广场里。

黑压压的一大片,大都是互相依靠枕躺着,任由那一刻都没停的冰冷的雨水冲刷着。伤者并没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