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18节

魔游天下_第18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7:0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

被甩起并不是每次都能保持平衡,运气终有个到头的时候,怪物这回终于得手。

    一把将他抓在掌中,剑被压在胸口拔不出来。

左手被压在两指之间,右手到是在上边,依旧握着剑柄。

    连任何思想的时间都没有,只知道这回怕是要完蛋。他本能的松开剑柄,双手抱住了怪物的一根指头,上下正好合围。

    他只知道现在要从这掌中争脱出去,要不自己就会被吃掉。

强大的压力透过铠甲传来,这铠甲本就是分块组成。

    在手掌中这么一捏,自然有余地可以向内收紧。死亡的威胁忽然来临,求生的欲望让他爆发出全部的力量。

    

两手使力十根手指破开怪物手指的皮,全都深掐进肉里。连续捏碎一千四百块坚硬的岩石是他的记录,这样的指力对肉体结构来说,基本上是所向无敌。

    当然你不能有魔法保护,要不就会象对付佐冰一样失手。



    “嘎--”怪物悲鸣的开始甩手,鸿饮一把握住剑,手起刀落照着那指头劈下。

    只感觉到轻微的阻力,那根指头背齐跟斩断。

怪物痛得连连后退几步,把手抬到眼前看。

    鸿饮终于落到地上,顿时摔了个仰面朝天。这下却把他给摔清醒过来,跑是跑不掉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怪物打跑。

    

可体内的元素根本冲不破黑甲的力量,他都急得要把铠甲脱下来才好。

    跟着那怪物也明白过来,又是咆哮一声。

大嘴一张,那绿色的液体就稀里哗啦倾泄出来,掉到地上立刻就是一大滩。

    

鸿饮没有觉得恶心,两眼紧紧的盯住它,体内的风元素全力发动。

    必须要把魔法使出来,其他的什么都不想。好象全身的气力都运到双臂,只看见裸露的双手背青筋突显,剑柄更是握的咯咯作响。

    

场中的气元素已经转到极速,似乎都能感觉到它在散发出热力。

    



    “呀--”他暴吼声叫力,气元素全部调动,沿着手臂直冲向剑尖。

他明确的感觉到元素已经冲出,可定神一看,却不过是剑尖尖上冒起一段浅浅的光芒。

    人说理想和现实总有差距,可这差距这时候却显得分外要命。

来不及多想了,地面已经震动,怪物已经冲过来。

    有总比没有好,反正都是拼,他一咬牙反冲上去。

怪物仿佛根本不在乎断掉的手指,照着他当头就砸。

    鸿饮没有退缩,也没有闪避,眼睛只盯着怪物的双腿。

电光火石之间,怪物一圈砸到身后,人随之震起。

    可他已经靠近它的脚,夹着全力的冲刺,长剑刺进肉里。他没有就此罢手,回旋抬剑上划,一道深刻的口子在怪物腿上出现。

    

噌的一声那怪物跳了起来,一下子超过了树梢。这样的高度对它来说也许没什么,可看在鸿饮眼里却不得不佩服。

    

人在下边只能是九十度仰望,蹦那么高要是不再落下来该多好啊。

    可怪物不干,它就是要落下来,轰的一声在地上砸出两大脚印。

还好鸿饮是躲得快,要不就被它踩扁,别看那脚丫子也只有三指头,可力气却不小。

    怪物蹦起又落下,落下又蹦起,满世界的碾着他跑。

鸿饮这回有些抓狂了,这比跑步那是它的对手啊?

    

那大家伙跨一步,够他小跑几步的。再这样下去非被踩死,他又只能跟它拼了。

    都到这份上,除了拼命还能干什么?

他对着一棵稍微长斜的树冲过去,当然不是想不开去撞,而是顺着树干借着冲刺的力量登上去。

    希望之崖都能上,何况一棵树。

一口气就冲到一半,乘着去势未减,他猛的回身,双脚全力一登,人就向上冲去。

    

既是拼命当然是全力而发,目标就是落下怪物的胸口。怪物的双脚几乎是擦身而过,就是那一点距离,给鸿饮带来了生机。

    

长剑插入怪物的胸口,不过这次只入一半就本什么东西挡住。

    那是股奇怪的力量,鸿饮没时间去想是什么。

伸手一探一把抓住怪物的肉,回拉、另一只握剑的手往里送入。

    剑尖一股强力传来,自己好不容易才逼出去气元素全都压了回来。

那力量好强啊!

    倾泻之下涌进双臂,猛的撞到自己的力场。

同时怪物的胸口爆裂开,象是里边有什么东西爆炸了。

    他只看到眼前是一团绿色扑来,脸上感觉到热乎乎的,跟着就失去了知觉。

    

这种伤害是来自于力场的震动,就那一下整个场好象就要崩溃,胸口象压上一块烧红的碳。

    

怪物最后甩动了一下,将他抛起撞进枝叶中,然后翻滚的落到地上。

    几乎在鸿饮身体滚落的同时,怪物面朝下扑倒,趴在那再也不动了。

四周终于平静下来,只剩下遍地残骸,深刻的到处布满的打斗痕迹。

    风吹过树梢,带来哗哗的涛海声。

空中树叶飞旋着飘飘散落,轻轻的覆盖到地上,遮挡住大地的那些伤痕。

    同时也落到地面昏迷的人身上,轻轻的,飘飘的落下。

第一卷与命运抗争第十一章路途(四)

这实在是种安静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却是由那轻微的落叶碰撞声,和林海起伏的树涛声组成。

    

这又好象是一首华丽的乐章,只是因为它过于澎湃,而无限博大,所以反让人感觉到是安静的。

    

这种静来自心里,让你舒服的去感受自己的呼吸,均匀的舒缓的呼吸。

    战斗转眼已经远离,喧嚣赫然而止,一切只在这份唯美中陶醉。

大自然的旋律轻易把这里和外界隔开,让你可以去静静的感受,眼前充满明媚的阳光。

    风轻轻的吹拂,欢娱的生命慢慢渗透进身体,人与自然融而为一。

忽然间天空与大地发现这样的感觉是那么熟悉,曾经多少人奔波劳碌,不就是为了这些吗?

    

觅一个可以看到山水的地方,让白色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沏上一壶茶,看着树叶片片飘落,闭上眼尽情的遐想。

    这种感觉却变得如此奢华,昂贵到必须用一生时间去找寻。

耳边低沉的声音响起,“是祈祷声,是族人的吟唱声!”鸿饮猛的打了个激灵,身体的感觉一下子蹿回来,他清醒过来。

    

轰隆的声音鼓震着耳膜,他睁开眼睛。原来是瀑布冲入水塘发出的声响,而自己就躺在溏边的一块大石头上,黑马就在身边守护着。

    



    “嘿,是你救了我?”鸿饮轻声问。

黑马扭头走开两步,低头自顾自的饮起水来。

    身上的黏液此刻已经结成壳,全身皮肤都觉得硬邦邦,被箍得紧紧的。

    

而肌肉都开始酸痛,又有一段时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这种剧烈运动后熟悉的感觉。

    他一下子坐起身来,腹部的酸痛让他不由得咧了咧嘴。身上黏液成的壳被涨开,顿时让他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晕啊!我得洗洗。”左右看看,荒山野林的,估计也不会有人。干脆脱个精光,一下子扑进水塘里。

    黑马轻鸣两声,打了个响鼻。

伸手一摸,连头发都结到一块,也是硬邦邦的。

    他一低头直往水下潜去,憋着气整个人埋在下边使劲的搓洗。好象那黏液的味道蛮讨鱼的喜欢,没一会就引来一大群围着他游动。

    好容易才把身上弄干净,接着就坐在塘边洗刷铠甲和衣服。



    “真是奇怪,那家伙怎么盯住我不放啊?”他心里满是怀疑。

掉下悬崖后自己已经跑出老远,那怪物居然还追上来,到底是什么让它不肯放弃呢?

    他又想起自己受的最后一击,连场都快被那力量消灭。



    “现在怎么样了?”他停下手赶紧检查起来。

现在要查看自己的场已经变得简单,一个熟悉的过程,早已不用再去冥想。

    力场居然变大了,一下子增加近原来的五分之一,已经近两个手掌那么大。

    

肯定是那一次冲击造成的,强力的攻击迫使它得到成长。[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3ǔωω.cOm]
鸿饮欣喜若狂,一下子蹦了起来,兴奋得大声欢呼:“真是太好了!又长大了!又长大了呀!”

跟着张开双臂,光溜溜的向黑马扑去,吓得黑马扭头就跑,全然拒绝他那坦诚无私的热情。

    

心情舒畅干活也快,洗干净铠甲衣服,就找来大捆材禾点上火堆。

    

此刻已是夕阳拂照,山坡上西望去,那群山后一抹淡灰色就象一个托盘,乘起一团金色。

    山峦叠嶂着只看到隐约的轮廓,一切都都隐藏在飘渺的雾中。

而太阳就是一个蛋黄,接近灰色托盘的部分火红,上部却是金黄色。

    此刻光线已不再刺眼,凝望它的感觉是温暖而开阔的。

即使视线有所阻拦时,那感觉依旧可以随着光线延伸,伸展到很远的地方。

    鸿饮正一边烤着鱼,一边烘干衣服,他打算在这休息一夜。

马已经跑了好几天,再加上起先怪物的追逐更是疲劳,他可不想把马给累死。

    

行囊是童芳为他准备,里边有一个小包,食盐和小瓶油都有准备。

    有这些东西,这些野味也就变得清香好吃。他伸手分别把两条鱼翻个身,火灼着上边抹的油啪啪连响,好闻的味道溢散开来。

    



    “还烤一会。”他心想着,却已经在咽口水。

双手举着衣服在火边左右摇摆,心思又回到那怪物身上,实在有些想不通。

    虽然这次自己是没亏,可那怪物追杀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那最后一击肯定是它魔力的爆发。

    



    “就是说我宰了一头魔兽?呵呵。”他想着就笑出声来,变强的感觉真是让人愉快。

    

一夜在平静中过去,他仅仅裹着披风,就这么在火堆边躺了一夜。

    强健的体魄令他可以不惧寒冷,休息好早上醒来精神也就不错。

当感觉到阳光的温暖,他噌的就从地上蹦起来,日上三竿耽误了赶路。

    几下啃完昨天剩下的鱼肉,洗脸穿衣披挂铠甲,等他穿戴整齐却站住不动了。

    

黑甲力量的振动频率有了改变,每次的时间间隔变短,冲击力也有所增强。

    



    “这是怎么回事?”他第一感觉就是跟昨天的怪物有关:“难道是因为黑甲魔力的吸引,它才那么猛追我?”

他这才想起自己昨天把披风给收起来了,黑甲的魔力不再受阻拦,那怪物一定是感受到这股力量才追来。

    赫然间一切都想通了,就好象要是鸿饮现在知道,有个什么东西可以增强自己,就一定也会去夺取。

    

那昨天最后一击恐怕是打到怪物的内丹上,丹破裂时的冲击力顿时让他昏迷。

    不过这怪物跟自己打的时候一直没用魔法啊?

鸿饮还是有些不明白,他不知道那怪物是怎么从悬崖下上来的,要挂住那大的身体总会有消耗。

    更不知道他那几剑洞穿把怪物痛得发蒙。除了野兽本能的要把他撕碎,也再不会用什么其他的。

    

他心里忽然有种不安的感觉,自己现在不是成了魔兽捕杀的目标吗?

    爆发的内丹增强了铠甲的力量,那披风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挡住。说起来这一夜过得……可真险。

    



    “得赶快从这里出去。”他心里顿时着急起来,感觉就象已经被很多怪物包围了一般。

    

冲到黑马身边,赶快取出披风裹上,翻身上马飞奔而去。接下来他可不敢再停留,看到前边枝叶摇晃就紧张,生怕那里会冲出个什么厉害家伙。

    加上场和黑甲的对抗变得困难,一段路跑下来,额头已经冒出丝丝热汗。

    

这一整天是熬过来的,前边总算穿过两族的边界。其实这整段距离并不远,他是包了些远路,也只用到一天多的时间。

    

树木开始稀疏,马早已大汗淋淋,他跳下马取下皮囊喝水。猛灌了两口,发现黑马正盯着他看。

    伸手摸了摸它的脖子,就把皮囊递到它嘴边。

这回马是真的累坏了,他都有些想把它放生。

    到这里也该安全了些,他也不再猛赶,拽起缰绳牵着它往前走。穿过林子天色已完全暗下,前边山脚下可以看到依稀的灯火闪动,间歇着还可以听到人声。

    

他迟疑下,牵马向光亮处走去。

第一卷与命运抗争第十一章路途(五)

这是一个边界小镇,以前这边的飞马族是交好国家,他们也就没有受到过骚扰。

    现在虽然东南边至整个南面,大片领地都处于战争状态,却也还没波及到这里。

    村口是个打谷场,那里燃着一些火堆,一些村民们在室外走动。

这里是镇子商铺集中的地方,还没进村就能听到叮叮铛铛的敲打声,一间铁匠铺还在工作。

    

旁边是一家小酒馆,在门上一角插着一面酒字旗,已经显得陈旧不堪。

    鸿饮的出现让看到的村民停下脚步,一双双眼睛都在打量着他,却没人上来询问。

    

他取下头盔把它别在后腰上,露出一头金色披肩长发和英俊的脸,看了村民们一眼牵马向小酒馆走去。

    

门口就能听到里边热闹的声音,听起来这里生意蛮不错。

他把马栓在门口的柱子上,解下系在鞍上的包裹,转身推门走进酒馆。

    

门边桌子正有人碰杯,听到声音扭头看到他,那些人的笑容立刻冻结在脸上,然后慢慢消退。

    

这种赫然而止的安静,瞬间传遍每个角落,所有人的目光一齐望向他。

    

鸿饮匆匆扫了一眼四周,径直向吧台走去。

酒馆不大,正面到吧台不过十几步,里边总共也不到二十桌。

    

左边是一个圆边舞台,进深也就三四米,就够人站着演说,跳舞就不行了。

    

吧台里站着一老头和一年轻姑娘两人,老头身体微胖,前边已经秃顶。

    女孩穿深蓝色长袖衣,前边束着一条白色的花边兜兜,黑短发长得很普通。

    

鸿饮把包裹放到吧台上,侧身在高脚凳上坐下,看着女孩:“请给我一杯喝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