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22节

魔游天下_第22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7:1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发亮,白色的光让视线再度清晰。这山顶上魔法的光华,与明净的天空交相辉映,令身在其中的人感到一种童话般的迷离。此刻若是在山下远处向上观望,就会看到这整个宫殿犹如一块宝石在发光,让整个山顶都戴上闪亮的光圈。

在夜色雾气中它会折射出五彩的光,随着人的移动,一轮轮象自己会旋转一般。光明不会因为黑夜的到来而暗淡,它只会变得越来越亮,成为指引夜行者的明灯。雷城此刻因夜而变得美丽,同时也开始变得神秘起来。

“今天我们是否就到这里?不如先吃点东西,其他的明天再说?”长老五弦问。

乙边抬头,似乎这才注意到天色:“好啊,你们就都留下吧,我们一起共进晚餐。”

旁边林顿微微一楞,欲言又止。

众人跟着乙边起身,大家一齐向餐厅走去。酒宴伴着歌舞进行,加上乙边也是个能吃的主,场面也就热闹起来。鸿饮也暂时抛开烦恼,和大家一起吃了个痛快。毕竟这样的事情急也没用,如果他们觉得可以自然就会发兵,否则说破了嘴都没用。

白酒到不是喝头回,跟那啤酒比起来,他还是会喜欢前者。

大块吃肉,酒到杯干,他这也是奉陪到底。仅仅为了给他们一个表示吧,鸿饮喝了个伶仃大醉,到最后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

今天真是过得好啊,就冲着有人表明态度同意接受请求,就是醉死也值。从飞马城出来已经大半个月,也就是今晚没有修炼,整个人云里雾里就这么睡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好象被人架起来,想睁开眼终还是被睡意战胜。

等他感觉到一阵冰凉,猛的清醒过来,眼前的情形却让他怔住。还没来得及说话,跟着又是一桶水泼到脸上,弄得他差点呛到。

“怎么回事?你们要做什么?”他抗声道。

双手被锁在一个粗大的十字架上,脖子和双脚也被这样固定,而铠甲就丢在跟前地上。四面的师壁灰黑,旁边有一架铁锅,里边旺盛的火苗跳跃。沿右边墙壁有个架子,上边都是些钩叉之类的铁器,左边则是一简陋的木方桌。两个彪形大汉站在跟前,肌肉累累看起来不比他的差,一个手里还提着个大桶子。

“干什么?那就要问你了!你老实说你是从哪来的?来这里干什么?”其中一个凶狠的问,另一个丢了桶子,顺手抄起一条皮鞭。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抓我?快放开!”

忽然的情形早让他酒意全消,跟着就觉得摸不清方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吼什么吼?嗓门还挺大的,再吼信不信我割掉你的舌头?”

紧跟着呜呜声响起,身体开始与皮鞭亲密接触,痛楚闪电般传遍全身。他们是真打,而且都没问清楚就开始,这甚至连审讯都算不上。鸿饮本能的哼了几声,跟着又大声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人回答,鞭子继续抽打了十几下才停,象是在发泄似的。鸿饮开始明白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不再问,咬牙硬挺。

“说吧,你从哪里来?是谁派你来的?”

“你们是谁?乙边在哪里?”

同样的话对方再问了一次,换来鸿饮相同的回答,同时也换来另一顿皮鞭。这两个粗壮的家伙显得很负责,回答也打不回答也打,就这样反复折腾直到天明。鸿饮被抽得满身都是伤痕,终于昏死过去。鞭子终于停止了,即使最残酷的刑讯者,对已经没有反应的人也没有兴趣。

“这小子骨头够硬的,打得老子都累死了。”

“啐!是够结实,可谁让他来图谋不轨,打死都活该!”

“还要不要浇醒继续打?” [手机电子书网 Http://Www.3uww.cc]

“你还有劲吗?”

“……”

鸿饮被弄醒后送进阴森冰冷的牢房,面朝下丢在草垛上,铁门哐铛一声锁上了。四周陷入无尽的黑暗中,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鸿饮从没觉得这么累过,伤口的疼痛开始火烧火燎,好象是鞭刑依旧在继续。好象突然间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一切来得这么突然,他扑在那里一动不动。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怎么都想不通。

“难道是从飞马过来的消息被他们知道了?还是有人看到了什么?是有人逃脱了认出我来?”

他想起伯南克临行时候的话,脑子里乱糟糟的,理不出一丝头绪来。随着身体慢慢习惯鞭后的痛楚,他开始担忧起来,努力的说服自己保持冷静。不管怎样这时候决不能垮,他们是不会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抓自己,一定会有原因。

就在他忧心如焚的时,整个雷城却沉浸在一片喧闹的气氛不安中,连普通的民众都聚集到第一层的广场。起先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什么,跟着人口传开,族长乙边居然被刺杀。到底伤了还是死了民间不知道,可这样的事已经足够引起他们的恐慌,哪怕是一丝也没伤到也一样。

族人们开始沸腾起来,不知谁先大声喊了句:“严惩凶手!”

本来就难以节制的民情更加汹涌起来。响应的声音从无序慢慢汇聚,形成一股洪流震天彻地,沿着城墙道路不绝的涌往山顶。

这些人都不知道凶手是谁,各种怀疑猜测象剧毒蛇的毒液,乘着这人群激动的情绪疯狂的扩散。渐渐的呼喊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情绪,有人开始说要上去看看,要求知道族长现在的情况。

他们开始向上层移动,整个道路塞满了黑压压的人头攒动,他们喊着“要见族长!”的口号前进。一层广场被后来的人再度填满,这样的人海早就蔓延到城外很远。

声浪传播的热闹本就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更多的人从更远的地方向这里聚拢,大多数是怀着急切的心情来一看究竟。各种谣传开始沸沸扬扬,毫无节制的四处蔓延。

一队骑兵从远处急弛而来,这群人骑着异样的兽,附着粗糙鲮甲的四爪粗大而有力。他们吼着冲破人群尽快向前,宽大的城门却已经被堵塞得水泄不通,马上的人毫不犹豫的举起了钢鞭抽打下去。

“让开!快让开!给我滚开!”这是侍卫长费德勒的怒吼。

“把他们赶开,快让开!队长回城了!”

“让开!让开!”

旁边的侍卫也在不停的驱赶着,可前边已经是人挨人,就是有心躲闪也让不开。而且他们一来就是十几人,还都骑的是身体庞壮的怪兽,更加没有那么大的地方躲闪了。

费德勒一踏兽背,人就从上边蹿起,往前“啪啪……”踩着人头就进去了。后边的侍卫也不是吃素,十几个人居然都可以这样踩着人头向前飞掠,紧追在他们队长的身后。那些被借力的人可就蒙了,有的幸运只是踩了一下,有的连着几下过来顿时晕头转向。费德勒没命令杀进去已经是客气,此刻他心里只有乙边的安全,其他的全都不放在心上。

保护族长的安全是他的责任,从他被任命侍卫队长那一天开始,他就把自己的命交给了乙边。现在可好,刚出去一个星期,城里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要他怎么能不着急。

雷城此刻真的象忽然间乌云汇集,局势顷刻变得动荡不安。从鸿饮醉倒至被架出牢房,这中间不过短短五个小时,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说到底是谁袭击了乙边?一切开始变的神秘,由此而发,整个杜特族陷入一场重大的危机当中。不管外边闹成什么样子,这只有一个面海小孔的牢房里却始终安静、阴森而黑暗。鸿饮已经冷静下来,身子斜靠着墙壁,脑子里却一刻也没停。

各种猜测纷起盘旋,可他怎么也猜不到乙边会被刺杀,想象中似乎还没有谁有那样的本事。

知道整件事情的也只有有限的几个人,费德勒全速冲过人群,疾风鼓起黑面色红里的披风在身后高高扬起。过去五道城门,前边就是军管区的操场,让他感到震惊的那城门居然洞开。洪流般的民众拥挤到那里,前路赫然开阔如大水进入一个泻洪区,流速也顿时加快。

再到下一个城门时却变得更加拥挤,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这是谁让他们进来的?”费德勒气得直咬牙:“事情了结后,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开城门的。”

现在他是没时间耽误了,从校场转上城墙向山顶宫殿奔去。这回是走的城墙上,没有障碍速度也快很多。

人流在近宫殿两道门时才被截止,这里守门的将领是他一手提拔,就如同他绝对忠于乙边一样,绝对的忠于他。放民众上去,那不是让费德勒有掉脑袋的危 3ǔωω.cōm险吗?别的人他是管不着,到他这里死活都要拦住。等费德勒到这里,下边已经是骂声一片,场面乱得都没法形容。

费德勒探头向城下望,跟着大声吼问:“括苍!括苍在哪里?”

到这里的近卫军都是亲兵,就是费德勒的臂膀一样,看到他到来早就去报信。括苍从城门那边跑过来:“队长!你可回来了,这回可出了大事!”

费德勒看着这个壮得象头牛般的属下,从那表情已知道局面恐怕不容乐观。

“到底发生了什么?快告诉我!”他问着却转身快步向宫殿走去。

第一卷 与命运抗争 第十四章 山寒色(一)

括苍成为一门守将,而且还是负责这接近高层的咽喉要塞,他的本事当然不会一般。而那时侯护着乙边一起,从山地精灵的攻杀中突围,他的忠诚也早经过了考验。费德勒对他是信任的,也知道可以让一个身经百战的将领慌张,这样的事情一定非同小可。

“族长被长老刺杀,现在身负重伤,司礼官正在宫里照顾。”费德勒听着也吓了大跳,瞪眼望着他,脚下不由自主停下来:“你说什么?谁刺杀族长?”

“长老,柔水长老刺杀的。”

“什么?”费德勒几乎是吼出来,呆立、转身用最快的速度冲向皇宫。

柔水长老是族长最信任的人之一,说她会去行刺,费德勒是打死都不相信。括苍司职在此不敢离开,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他已经心急火燎的跑了,顿时在后边大声喊道:“长老已经锁进死牢,跟族长一样都没醒……”

费德勒更是冲起向前,现在什么都顾不得了,后边的话也来不及再听。侍卫把乙边的寝宫被团团侍卫们围住,整个宫殿里岗哨密布,气氛显得分外紧张。他们已经接到命令,禁止任何人进入里边,就连费德勒也不例外。起先括苍就是要告诉他这些,现在眼前已被一群持刀盾的武士拦住。

“我的那些人呢?你们是哪里来的?都给我让开,我要见族长!”他差点就要动手硬闯。

焦急令他心火跳跃,可终还是强忍下来,他知道现在需要冷静。那些武士显然已经把他看成敌人,一个个躲在人高的盾牌后边,只是从上边空缺一小块露出眼睛。从外边到山顶必须要经过这道门,这里与城墙其他部分也是分离的,是完全独立的建筑。

操场到这是一部分,前边的平民区和后边的宫殿组成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它们之间的城墙都不连接。这样万一处失利,其他部分也还有再战的可能。

守卫中有人躲在人群后边回答:“请队长先回去,这里受族长命令由司礼的人马把守,任何人不得闯入,否则以叛变论。”

“什么?林顿那家伙想干什么?你们去要他来跟我说话,要不我就杀了你们再进去。”费德勒身上涌起一股压倒的气势。

棕色皮肤,黑眼睛,厚嘴唇,并不凶恶的模样,此刻却因为严肃的表情,变得让人不敢正视。

“不行,请队长先回去,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请不要为难我们。”还是那人在回话,他缩在后边看不到人。费德勒没时间跟他们这样的人耗,反手从后腰摘下双轮,就要来硬的。

那些人立刻开始往后退,互相间挤得更紧,谁也不愿意变成他的刀下鬼。他们都知道费德勒的厉害,就他们那几下子都不是他的个,更知道这位决不会有心情跟他们逗乐子。

“你们让开。”林顿的声音响起,这些人立刻吃了定心丸。

费德勒疑惑的神情望着他,没有说话。双轮紧握各贴手背,轮的半径可以挡住小臂。斜三角的锯齿闪亮锋利,就这样的兵器切断人的骨头根本不会费力。若是加注元素的力量,要想挡住他的攻击恐怕不那么容易。

林顿的目光挪开,看看左右再回望他:“跟我一起去见族长吧,五弦长老也在。”

费德勒依旧紧握着双轮,左右推开那些士兵,跟着林顿就往里走。前边林顿停下来,回头说:“不,你一个人进来,其他人留下。”

两方人立刻推搡起来,费德勒一迟疑举起了手,部下们看着又是一阵拥挤才放弃争斗。

“到底是怎么回事?”费德勒不是头天认识他,知道他说话的语气总是这样。

“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③üww.сōm快就赶回来?”林顿反问。

“我当时已经在路上。”

“听到谣传?他们怎么说?”费德勒迟疑一下回答:“跟他们喊的一样。”其实当然不是。

林顿扭头看了他一眼,两人已经出了城门,台阶向上两边是城墙夹道。

“昨天晚上宴会过后,族长要三位长老和我一起去看蕊的情况,你知道那正是它积满能量的时候。”林顿终于开始说昨晚的事。

蕊是什么费德勒当然知道,就是因为有这个才让乙边有留下鸿饮的心思。“蕊”就存放在花园里半球型石室中,它是件难得的宝贝,说它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