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23节

魔游天下_第23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7:2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有镇守一方的力量点都不为过。好象夜之缘石一样,它也可以具有很强的力量,不过这力量需要经过长时间积累。

它们所需要吸收的力量各有不同,所以并不是所有的环境都可以让它们活动。而且开放的时,还需要外界有与其属性相同的元素,或是灵力引导。

蕊就象一个花苞,在适合它本身属性的元素汇集点,它就会开始吸收。当到它的力量充满时,就会象花一样开放。那是种难得一见的景象,特别是在刚刚绽放的那一刻。

可惜鸿饮那时候已经醉得不醒人世,空错过了一场难得的好戏,同样也错过那一刻所发生的事。费德勒心里已经明白怎么会扯上柔水长老,因为那朵蕊是金属性,可以魔力引导它开放的只有五弦长老和她。

林顿接着往下说:“柔水长老引导蕊的开放后,族长忽然提出要看看这宝贝的力量如何,是不是跟传说里一样。”

他在台阶最后一级停下,回身看着费德勒说:“结果她忽然引爆了蕊的力量,目标居然是族长。”

他冷冷的盯着费德勒,好象在关注他的表情。费德勒毫不迟疑的回望他,心里没有鬼当然不害怕。

林顿缓缓收回目光:“当时经过就是这样,另外还有一点,就是那个使者如你所说确实有问题。我们发现他参加了飞马城之战,而且还救了敌将一命。报告是五弦长老的部下送来的,他立刻就向我们宣布这个消息,柔水就发动了攻击。”

费德勒也呆住了:“怎么会跟那个使者拉上关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费德勒冷静点,很明显他们就是一伙,也许来这里就是带着西边不迭列族的阴谋。只是没想到我们会识破他的身份,所以只有借那时侯大家的惊讶,又有利器在手忽然发难。”

费德勒迟疑着说不出话来,脑子里念头纷纷闪过,站在那好一会才点头回答:“根据目前的情报只有这样解释,那个小子可能真的有问题,不过我还是不敢相信柔水长老会攻击族长。”

“我也不相信,可这是事实。”林顿语气依旧冰冷。

“可这还不够,他们现在怎么样?族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还没醒,跟我去看看吧,五弦长老在那里,至于夜冰也不能脱离嫌疑。因为当时是他极力护住柔水的,勉强帮她拣回一条命。”

费德勒微微摇头,事情远比他想象的复杂。一时间各种情况千条万缕,交织缠绕,让人摸不找头绪。

他不得不再次停下来:“等等,夜冰长老也被怀疑?他现在怎么样?”

林顿停下侧身看着他:“一位族长在自己的宫殿,被自己的长老刺杀。费德勒,我现在不能相信任何人,所以这里的人全都换了。乙成则他们都不在,这是我的责任。”

“没人去通知他们吗?”

“他们来了这里只会更乱。”

“啊,等等,你说现在不能相信任何人?”

林顿缓缓点头,刚要说什么,费德勒立刻接着问:“你说现在五弦长老一个人在那里?”

费德勒没再说话,和林顿一路小跑的赶去寝宫。不管怎样他总算知道了昨天晚上发生了些什么,现在是没时间去整理了,乙边一个人个五弦在一起,而这位长老拿手的却是该死的金系魔法。

他的本事费德勒很清楚,就算现在旁边还有其他什么人在,如果他真想干什么也等于摆设。他也不想这样怀疑,可现在不得不这么做。真是糟透了,谁都知道长老会是族的支柱,没了他们的支持后果不堪设想。

林顿做得对,这样的消息要是被其他族知道,一定不会错过机会。可那些集会的人是怎么回事?费德勒觉得头快要爆炸。

他们快步穿过走廊,前边就看到照顾的侍从正往这边走。“你们怎么出来了?”林顿快步走在前边大声问。

那边几人看到他们过来立刻让路两旁,边回答:“长老要我们出来的。”

“妈的!”费德勒向前蹿起,越过林顿向门口冲去。

“哐铛”的推门身让正伏身床头的五弦猛的回身,胖胖的脸上两条淡眉挤到一起。

“你在干什么?”声音刚起,费德勒已经冲到床边。

还好没事,乙边紧闭着双眼躺在那,脸色苍白可呼吸依旧均匀。林顿几乎同时闪到五弦的另一侧,眼角瞟了下床上,便冷冷的盯着他,隐约和费德勒形成夹角。

“你们干什么?我不过是探探族长的热度,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五弦双手扶着自己的肚子,对他们的忽然出现显得不满,跟着指责费德勒道:“你怎么敢带兵器进入寝宫?还不赶快出去!”

费德勒官低一级,这时候却也不肯让步,目光回敬道:“我有权带兵器出入宫殿任何地方,这是族长的授权,长老不会不知道吧?特别是现在的情况,我就更不能放松,免得被什么人乘了机会。”

“你……”

“好了,父亲还在休息,要说话出去说。”费德勒与五弦的目光在空气中都能擦出火来,三人这才一起离开房间。

遇到这样的事真是麻烦,丝丝缕缕,千头万绪,总让人感觉危机四伏。长老夜冰被软禁,柔水则身负重伤,并被看押起来,现在能挑大梁的就剩下他们三人。要吵架多的是时间,可决不会是现在,三个人开始商量该怎么解决。

柔水长老行刺是有这么多大头人物见证的,即使有人不愿意相信,可事实就是这样。另外就是那个使者,从哪方面看都脱不了干系。即使这是个巧合,那他恐怕也还有别的目的。而且单就击杀族中援军救敌大将一条,就已经可以把他处死。这个世界没有比杀同族人更大的罪,何况他还赶上这么摊子事。

事情好象已经清楚,可细想起来这中间却又疑云满布。首先就是那些民众怎么会知道?而且还是这么③üww.сōm快就知道,并且现在还在外边闹得不可开交。

是宫里有长嘴的人说出去?还是另外有其他人潜伏着?现在的敌人可不是一家,盟军却还在进行保卫自己的战斗。然后就是林顿,他为什么要换掉全部的侍卫?即使他是养子也难免可疑。

五弦呢?他刚才真的就是探探热度?侍从刚走他就需要这样吗?显然也不肯定。而且他拿手的魔法是金系,和蕊的属性是一样。昨晚会不会就是他在搞鬼?乘大家不注意发动,然后顺势嫁祸?

即使是外出的费德勒也免不了嫌疑,首先他那么维护柔水长老就可疑。再说他不能跟那个使者小子约好什么,然后故意离开吗?

再仔细下去问题就更多了,可现在时间再不允许他们多想。封锁消息恐怕已经很难,但驱散民众还是可以做到的。现在首要就是防止敌国可能的进攻,把消息流传造成的危害降到最低,这点上三人总算是达成共识。

还有显然就是提审人犯,在这里猜也没用,那是傻瓜的行为,只有审问才会知道真相。三个嫌疑人,要下手最好的当然就是那个使者。他已经有条要命的罪在身,怎么折腾都行。

另外就是对族长四子的安排,这时候真不能让他们回来。要不就会死人的,死很多人。一切只有希望乙边可以挺过来了,只要他能活着,什么人都不敢乱来。三个人都要求自己承担保护族长的责任,可谁也不同意,最后只有三个人都派兵进驻。

冷风乍起山寒色,一夜惊变,要惹得多少英雄落人头?日过正午他们三人才商量妥当,就按计划开始行动起来。

第一卷 与命运抗争 第十四章 山寒色(二)

反正几件事没一件是好办的,就算是驱散民众也没那么简单,还得尽量限制他们的活动才行。这需要很多人,可现在夜冰和柔水的部队都处于戒备状态。除非乙边亲自下的命令,谁都别想去解除他们的武装,除非你想大干一场。

防内防外,还要阻止四个公子哥回来捣乱,人员顿时紧张得要命。这些事情也不是他们任一人就能承担,所以还得互相合作。

其他的事情这样,提审人犯当然也不例外,最少要两家到场。当然对那些当晚的侍从,他们三人就不必亲自去了,这指的是三个重要人物而已。

鸿饮现在靠坐在墙边没动,几个小时足够他把什么都想清楚,反正可以想的也不多。自己在飞马城的事铁定露馅,最坏的也就是帮着杀了佐冰。

知道就知道吧,那事他点都不后悔。不过这样可能还不足以让他们这样对自己,肯定还有别的事,可能还小不了。能想的也就这些,能做的就是等,最少暂时是这样。他查看过牢房,也试过这墙壁的石料。

估计给自己十天半月,就能从这里挖个通道出来,总而言之是不能死在这里。可现在还不能这么做,乙边曾经答应出兵,都谈到细节了,这样毁掉实在不甘心。

铁制的牢门“哐铛”打开,外边明亮的灯火晃进来照着他的脸,让他不适的闭上眼睛。

“嘿!你小子还蛮悠闲,这还能睡的。起来吃东西了,吃保了有人问你话。”一个粗粗的嗓门在嘲笑。

跟着就闻到饭菜的香味,好象伙食还不错。鸿饮心里好笑,先毒打一顿现在却弄好吃的,这什么意思?他家乡可没审话问话的套路,就连断头饭都没有。那是想杀就杀,难怪他会不知道。鸿饮睁开眼,就见跟前站着两大个头,黑不溜秋的脸。跟前还有一大篮子,热腾腾的饭菜就摆里头。

“有吃干吗不要?有吃就吃,吃饱了好挖洞。”他想着也不答话,端起饭就狼吞虎咽,全没把眼前两大个放在眼里。

再过会就进来五个人,把刚吃完的鸿饮给上了刑具,然后架到刑讯室。也算是故地重游,心里多少还真有点发毛。这身上痛,你是好汉那也只是忍着,并不表示会喜欢。要不就是变态,而且是严重变态。

手脚分开栓在大木架上,成了个大字型,粗大的铁链把手脚连同脖子都锁紧。把他绑好那些人就出去了,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面对着烧满红碳的铁锅。好一会过去林顿和费德勒才来,两人走到他跟前面对面的看着,谁也没先开口问。鸿饮也不着急了,即使他们要杀也得给个理由吧。

林顿回头看了费德勒一眼,先问了:“你有没什么话要说?”

鸿饮微摇头:“应该是你们告诉我才对。”

林顿忽然吼道:“是谁派你来行刺族长的?”

费德勒微微楞了下,望着鸿饮皱起眉头。

“行刺族长?你在说什么?我昨天晚上不是跟你们在一起吗?然后喝醉了,不是你们送我回去的吗?”

“你不要装了,说说我们不知道的吧,说说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冰冷的语气。

“没有。”

“真的不说吗?不说可是要吃很多苦头的。”

“没有。”

“真的没有?要我提示?你不知道柔水长老刺杀族长?”

“什么?柔水长老刺杀……”鸿饮顿时呆住了,他立刻就明白了为什么。一旁听着的费德勒眉头却皱得更紧,这段问话太让他意外,真是很奇怪的感觉。

接下来鸿饮是一问三不知,不管他们问什么,全都两个字回答:“没有。”

该问的问了,该说的说了,刑罚也跟着来到。鸿饮咬牙顶着,顶不住的时候就是昏倒过去,水浇醒后又再继续。

这回施刑的人比上次可卖力得多,重鞭下去体无完肤。当然一些小节目也不会少,象针刺进肉里、烧红的铁烫等等,鸿饮只是使劲的吼。

他什么都没说,这不是因为要倔强什么,而是他意识到自己掉进了一个大大的阴谋。不论自己说什么都可能被利用,他不能让自己深陷进去。何况即使全抖出来对自己根本毫无帮助,反会加重他们的疑心。

“好了!今天就到这吧。”费德勒目光在鸿饮身上跳动,微锁着眉头。

林顿也在看着他,这已经是鸿饮第五回昏倒,就在带刺的钢针从脚心里抽出时。他迟疑了一下,吩咐道:“把他弄醒了押下去。”

“给他上药,你们要看好他,他要是死了或者逃了,你们就等着抵命吧。”费德勒跟着命令。

两边的打手听着一颤,开始有点后悔下手太重,现在这人反成了索命的主。等两个头头离开,他们就开始用凉水浇,浇透了还得给他上止血的药。

“我说这差使越做越奇怪,哪辈子见过这样的事?打完还上药。”

“……你们小声点。”

“痛啊!好痛……”鸿饮眼睛都睁不开。

这回伤口真的是满布全身,打完前边打后边,真是残忍。他呻吟一下就每再出声,静静的躺着,头昏昏沉沉的只想睡觉。可那来自全身的煎熬,却让他无法真的睡去,只能是闭着眼慢慢等体力恢复。

这样的痛苦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他才开始慢慢适应。终于又可以思考,他在心里总结已经知道的东西。

“他们已经知道我的来历,知道我在飞马全部的事情,我对他们来说已经没什么秘密。他们会不会杀我?”鸿饮首先考虑的是自身安全,只有活着才能去完成使命。

“是,他们已经有理由杀,那我现在就必须离开。”他想着一急,双手撑地就要起来。可那伤口的疼痛,随即象要钻进心里,让他一下子又扑倒下来。

“该死的,怎么比打的时候还痛?”他忍不住骂道。

可这也让他稍微冷静一些,“我这样能跑多远?即使跑得掉,那以后呢?他们会满世界追杀,那还到哪里找援军?不行!”自己的命是用来救族人的,如果没法完成任务,他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