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24节

魔游天下_第24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7:2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宁愿被活活打死。

思路回到不能逃跑应该怎么办的问题上,自己身陷苦牢又能做什么呢?

“是哪个混蛋干的?他为什么要把我拖进去?不对啊,他如果是要干大事,绝不会给自己多找麻烦。可我在整个事情里是个完全的意外。他没办法回避,所以才干脆把我拖进来!”鸿饮赫然间看到希望。自己干了什么当然知道,如果那人可以回避的话,他大可以用其他方式打发。

“可这是为什么呢?”鸿饮又有些想不明白了:“柔水长老刺杀的,假设不是呢?我不也正被冤枉吗?如果不是她,那敌人就在剩下来的人当中。我需要知道更多,可去问谁呢?他们中间谁更可靠?”

鸿饮想着长嘘口气,身体的疲惫侵袭上来,终于让他昏睡过去。

不单是他,其实所有人都不轻松,掉进这样一个阴谋里,敌我双方都难以把握。林顿和费德勒连夜去见夜冰,一见面空气就象满是火药,双方随时都有动手的可能。

“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出元凶,其他的没什么好说,你们请便吧。”夜冰在自己住所的客厅接见他们。

即使现在已经是软禁,他依旧气势不改,对两人连给坐的机会都没有。

“元凶就是柔水,当时你也在场,难道还要庇护?你知道庇护叛族者是什么后果。”冷冷的声音象要冻结空气。

“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夜冰的回答更是毫无余地,厅里赫然安静落针可闻。

片刻后林顿才接着说:“那确实是你亲眼看到的,你是族中长老,应该知道现在这样做,会让我们很难办。”

“哼,你们走吧,什么事情我会查清楚,你们以为现在这样真能困住我?做梦吧?”

“你……那你说不是柔水是谁?是五弦?这就是你要说的?”

一个是灵力召唤,另一个是金属性,几乎是非此及彼。

夜冰双眼寒光闪过:“最后一次要你们走,否则我就亲自请你们出去。”

这回真遇到个不讲理的,可偏偏他还有这本事。

一直旁边看的费德勒赶忙打圆场:“我们先谈到这吧,让长老冷静下也好。”

林顿双眼盯着夜冰,要不是知道这位不好惹,说不定现在已经动手。一翻折腾下来,两人似乎并没什么收获,他们又回到宫殿,去看看乙边怎么样了。柔水依旧昏迷,蕊的力量非同一般,而乙边反击的力量同样不是吃素的。

虽然柔水长老本事不差,可依旧没能承受那几乎是搏命的反击,若不是夜冰及时相救她可能已经死了。五弦一直在处理民众的事情,同样忙得脚跟不着地,根本就没回来过。

天已经很晚了,林顿脸上露出疲惫,看过乙边后就先回去休息了。费德勒也回到自己的住所,他就住在宫殿旁边不远,这主要是为了行使职务方便。民众早已散去,嘈杂喧嚣的沸沸扬扬,此刻随着夜幕降临而冷却。谁知道他用的什么办法呢?也许有时候谎言会很有用。

“是啊,是谁在说谎呢?林顿?还是五弦?难道一切都是真的?”费得勒心想。

今夜宫殿里格外的寂静,连那些侍从走路都是小心翼翼不敢发出声响,好象坏事是他们干的一般。要是乙边没事,现在这里肯定依旧是热闹非常,转眼间的变化好大啊!费德勒抬头看着上边的宫殿,那里的灯火依旧明亮辉煌,只是它的主人却还昏迷不醒。他心里忽然有种沧桑感,好象乙边真的是离自己而去。

“不行!我必须找出真凶,柔水长老不会是那样的人,这里边一定有问题。”费德勒忽然想做点什么,心情急切却又不知从何着手。

跟着他就想到鸿饮,打死只说两个字的家伙。

“难道他真的知道些什么?今天的审问也是够奇怪,这里边会有什么问题?不行,我得重审那小子。”他迟疑一下,是否通知一下林顿,可终还是没有。象他自己说的那样,这时候谁都不能轻信。

鸿饮在昏睡中给人摇醒,全身都觉得象虚脱了一般,软飘飘的都提不起劲来。“起来起来,有人提审你了。”

“啊?又来?没这么③üww.сōm快吧?”鸿饮这回好象明白了。

“你小子精神劲还蛮好嘛,一天到晚的打,现在还会说笑话。”一个说的那感觉象看到宝贝。

另一个好言相劝:“看你小子还是条汉子,哥哥我就劝你两句。这天下没什么事是不能说的,这都要命的时候了,你犯得着用自各的皮肉护着谁吗?”

“是啊,是啊,我说兄弟,你就认了吧,他们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再多吃苦头何必呢。”

鸿饮苦笑摇头,心说:“我说什么啊?我说?而且这条命也不能就这么丢了。”

他没回话,知道跟这些人说什么都白搭,挣扎的要起身,却站都站不起来。旁边五个过来两把他扶住,看看他那么样,也是叹气摇头。他们也知道凭自己的身份劝这位,那是自己抽自己十大耳巴子,自各给自己“掌”脸了。再不多说,上了刑具就把他架出去,一切如前把他锁到架子上。

“你们都退下。”费德勒冷眼打量着他,先遣退左右。

那些打手是心里偷乐的赶紧出去,就平常用刑那就是真弄死也不用赔命。可这位不同,给他上刑这就等于是在割自己的头。而且以他们的经验都知道,这样高频率的酷刑,想不死那都加着三分运气。

刑讯室的门关上,忽然安静让费德勒的耳朵里,有自然的嗡嗡的鸣响。他不由整了整嗓子,目光落在这具满是伤痕的躯体上。真不明白这人为什么会这么犟,那些外翻的皮肉,烧伤的痕迹,让他不由得微微摇头。

“现在只有你跟我在,你没有什么话说吗?”鸿饮过了会才缓缓抬起头来,看了眼前这人一眼,又脱力的垂下回答:“有。”

第一卷 与命运抗争 第十五章 到底谁是真凶(一)

费德勒顿时呆住,他停了下问:“你要告诉我些什么?”

“水,给我水。”

费德勒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还是倒了杯水递到他跟前。

“喝了就告诉我。”

鸿饮抬起头,再任他垂下,算是点头答应。

他真的口渴得要命,喉咙里跟有火在烧一样。咕嘟咕嘟的就是大半杯,他还要喝完,费德勒已经把杯子拿走。

“说吧,我在等你。”

鸿饮眼睛不由得望向那只杯子,干吞了下问:“你的职务?”

费德勒顿时哭笑不得,这家伙真是不怕死,好象都搞不清状况。他考虑下还是开始自我介绍:“我是侍卫队队长,司职就是保护族长安全,这一使命对我来说临驾于所有一切之上,还有问题吗?”

“使命?呵……咳……”

“说吧,这样你会舒服点,我也不用为难,说吧。”

“你真的忠于你的使命?”费德勒没有回答,深吸口气平缓自己的情绪。

鸿饮抬起头看着他,讽刺:“你的族长在自己的宫殿被刺杀,这就是你的忠诚?你这样的人也配谈什么使命?你可真是不知羞耻啊!”

“你说什么?你有胆子再说一遍!”

“呵,不是吗?你现在只能看着自己的族长躺在那而束手无策,只能在这里瞎吼,你说你还能干什么?当然,也许你根本就不在乎。”

“我……你……我打死你!”费德勒转身去架子上拿鞭子。

“哼!你真的在乎吗?别装了,作给谁看啊?”

“你!你真是在找死!”

“我死?呵呵,我的使命本就是死,怎么样的死法我根本不在乎,而且你们这些手段都不够看。是啦,你这样的人不知道什么叫使命。”

费德勒手扬到一半停下,问:“你的使命是什么?”

“没有。”

“到底是什么?不要再挑衅我!”

“没有。”

“你真的不怕死?”

“没有。”

费德勒觉得很失望,一切好象回到头次审讯时候,眼前这个人再也不会说什么。

手里的皮鞭垂下,再没兴趣对他做什么毫无意义的事,更没劲对他多说话。其实刑讯也是种战斗,只是获胜的一方大都会是施刑者而已。

费德勒对眼前这个人实在无能为力,即使是他也不能在这时候真把他杀了,这真是个无奈的局面。他把鞭子丢到地上,转身向门口走去。

“你就这样走了?你不是还有想知道什么?”

费德勒已经把门拉开,“这是个疯子,异形,管他是什么,反正他够结实。”他心想。

“嘿!你的使命呢?你真的在乎你的使命?”

费德勒赫然停下脚步站在门口。

“告诉我你知道的,也许我真的可以帮你。”

费德勒一动不动站了会,终是走出门去,反手把门关上。

鸿饮无力的垂下头去,刚才的对话耗费了他很多精力。现在他只想睡一会,再忍受也许还有什么别的人来折磨。打手们很快进来,看看他的样子,检查一下伤口,就把他架回牢房。

走出阴暗的地道,费德勒已经冷静下来。看起来这又是一次无功而回,可鸿饮最后的话,却让他有些特别的感觉。

“告诉他更多的东西?”他耸耸肩,心道:“真不知道是谁在审谁。”他没有回去,直接往囚禁柔水长老的房间走去。

她关押的地方虽然是在一处,可条件就完全不同了,无论如何她对杜特族都曾经有功。上楼梯转过一个弯前边就到,他忽然停了下来。

那边有声音传来,“是林顿?”他不由得竖起耳朵。

“你们一定要把她救醒,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我一定要她活着。”

“是的大人。”

“你们去吧。”

费德勒立刻打消了再去看的念头,转身飞一般飘过通道,转弯直接出了牢门。“他是什么意思?不是说累吗?这个时候还在?难道就是他在说谎?”

他猛的在门口站住:“不,他现在不敢对柔水长老做什么,如果是他做的,那就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族长的位置。”

他想着觉得太可怕,要知道林顿可是族长的养子,平时对他可不薄啊。他相信林顿不会蠢到现在去杀柔水,那样他依旧无法得到任何东西,还会给自己增加无数的障碍。

“应该去找五弦,不、不,应该去找夜冰。”他有些迷糊,还有些开始冲动。

林顿做这些太象一个局,怎么会恰巧自己去的时候那样说?而且最奇怪的就是今天的审讯,他凭什么动不动就做那些提示?那根本有违常理,林顿不可能不知道。

费德勒好象一下子全都想通了,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夜冰长老身为三大长老之一,他是绝对可以信任的,现在也只有他有能力帮忙。只要他肯调动军队,再加上自己的人,就可以控制局面。

“对了,他为什么敢把五弦一个人留在那里?他们之间还有什么瓜葛?如果是这样……宁可信其有!”

夜冰的住所要从,当初鸿饮见林顿时那个花园进去,实际他们就住在楼上。原来今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平静,这戒备森严的公寓,进进出出的人还真多。

“原来他早有防备啊,可笑林顿还以为自己手下多靠得住,现在却是半点消息都没得,还在那做戏。”费德勒心里忍不住嘲笑着,快步穿过走廊。

很快有人注意他,并快跑的抢先奔向夜冰的房间,肯定是去通知他的。费德勒一停顿,故意放慢脚步,想给夜冰一点时间准备。他嘘了口气,整理下思路,让自己稍微冷静一些。

看守对夜冰来说形同虚设,真正可以锁着他的是一个背叛的罪名。费德勒他们对他也不能再多做什么,毕竟现在也不能给他定什么罪,即使能那也不是他们可以办的。费德勒在门口站住,夜冰背对着他,还是一副拒客的样子。

他上前几步来到夜冰身后:“长老,我想我已经知道刺客是谁,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夜冰一怔,回过身来:“哦?”

“是的,我知道柔水长老决不会刺杀族长,这中间肯定有问题,有人想陷害她。可所有人唯一可以得到利益的就是林顿,而且他今天的所为实在奇怪,他还对我说谎。”

他也不做隐瞒,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他滔滔不绝的陈述自己的疑点,夜冰昂着头望着墙壁一侧的雕像,静静的听着一言不发。

“我们需要控制宫殿和监狱,必须把柔水长老救出来,长老,现在族长需要我们的帮助。”

夜冰这才把目光从雕像上挪开,看着他连连点头:“原来是这样,他的野心可不小啊。不过这中间还有个问题,蕊确实是柔水长老在引导,林顿是怎么利用蕊攻击的呢?”

费德勒立刻回答:“他跟五弦是一起的,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合理。”

“可五弦当时正在说话。”

费德勒顿时楞住,一个合理的解释好象立刻就要崩溃,可跟着一个念头闪过脑海:“那就是魔力!有人会使用魔力?”

夜冰望着他的眼睛,缓缓点下头:“五弦只是个幌子,只是用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即使有人察觉到什么,也不该会怀疑到他身上。可我们的五弦长老当时确实没做什么,也就连带着林顿也不会受到怀疑。”

费德勒倒吸口冷气,惊讶的望着夜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夜冰此刻态度缓和,摊手示意他桌边坐下,接着说:“因为我们大都认为蕊只受灵力和同属性激发才能开放,而对与灵力相同的魔力却会忽视,这就是他们所依仗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