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25节

魔游天下_第25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7:3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的。”

“是啊,正是这样。说到魔力,我到想起那关起来的小子,他有件奇怪的铠甲,有很强的魔力。我还奇怪呢,难道他们也是一伙的?不象啊。”费德勒回想摇头。

“什么铠甲?有很强魔力的铠甲?”

“是,那小子根本没什么力量,可那铠甲的魔力却很强。”

“那铠甲现在在哪里?拿给我看看。”夜冰显得有些急切。

“恩,也好,我们弄清楚再动手。不过铠甲被林顿收起来了,我这就去取来。”

“好,那我这里先准备部队,我们要一举控制宫殿。不过你要小心,不能让他们发现了。”

费德勒答应着快步离开,现在什么事情都清楚了。可现在族长却还在他们的掌握中,想想就觉得担心,他不由得跑起来。过道中都站满了警卫,看起来只是侍卫队和司礼的人马,可他知道这里边的关系是错综复杂的。

恐怕这个时候,那四位公子已经在返程的路上,说不定明天后天就可能回来一两个。而且可以肯定他们决不会一个人光溜溜的来,到时候各方力量会齐,局面就更难把握,甚至会完全不受他们的控制。一切都要看今晚了,费德勒忽然意识到时间紧迫,要安排的事情太多了。

牢房里鸿饮正在吃着东西,这样的深夜还有人做东西吃,这待遇也还算不错。一大碗白米饭,盖了两勺热猪油,两片肉和一些青菜。

鸿饮吃的苦可多了,这样的东西对他来说,与山珍海味没什么区别。很快吃完然后闭目养神。他希望费德勒可以回来,如果今晚还不出现的话,他就必须要逃。

身上虽然都是些皮外伤,可也已经让他的体力透支太多。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是越来越紧张,总感觉危机真的正在一步步逼近。静下心来默查自己的场,开始运动那很少的气元素,现在需要冷静。

天亮了,太阳从迷雾中升起,通红的充满激情的轻轻一跃。整个大地顿时沉浸在那金色、华丽的乐章中。温暖的感觉洋溢着挥洒的热情,所有的生灵万物都为之感动,不由着随着那博大而舒缓的节奏伸展腰姿。

用懒懒的哈欠告别夜的阴凉,面对阳光自由的呼吸着,陶醉一份绚丽的光华。 [手 机 电 子 书 : w w w . 5 1 7 z . c o m]
雾色随之散去,蓝天白云明朗空灵,大自然呈现出一片蓬勃生机。

这是多么美妙的一幕,似乎人生真正该享受的东西。可就在这阳光普照下的人们,似乎都无心于此眷恋,他们都显得异常忙碌。

夜冰和柔水的部队开始调动,从城外驻地向雷城聚集。费德勒命令洞开城门,大批侍卫队涌进宫殿,把乙边的寝宫团团包围。

林顿的人没有抵抗,他们没有得到任何命令,不知道该干什么。林顿好象人间蒸发,满世界都找不到他人。另一方面五弦的部队也在向雷城靠拢,他们将同夜冰与柔水长老的部队在城下碰面,一场大战再所难免。

三大长老的部队,费德勒的侍卫队还有林顿的一些人,除了一些边防部队外,这就是杜特族的精英所在。攻不破的堡垒雷城,此刻却陷入被毁灭的危机。

这一切已经无法挽回,费德勒已经实际控制了宫殿,林顿的人毕竟太少。现在就只等夜冰部队到来,只要他们可以抢先进驻,五弦他们将死无葬身之地。乙边就躺在床上,他的身体和力场都受到严重冲击,到现在都还没稳定,蕊的力量真的很可怕。

费德勒站在旁边看着他的脸,那颜色显得有些苍白,嘴唇有些发紫。

“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族长。你一定要快点醒过来,我们的族正面临着危机。”他象是在囔囔自语,然后迅速转身走出寝宫。

他要去准备迎接夜冰的部队,迫在眉睫的大战将决定杜特族的命运。

第一卷 与命运抗争 第十五章 到底谁是真凶(二)

地平线上左右涌起两条黑线,正在向雷城移动。虽然还相隔甚远,却已经可以感觉到那股迫人的气势。

“终于来了。”费德勒站在一楼的城墙上,目光来回于左右之间。照这样下去夜冰方面不可能先进城的,他们一定会撞到一块。

“命令城外列队!准备迎敌!”

“是!队长!”他决定出城迎战。

数量上两部加上他的人占着绝对优势,如果不能把五弦隔绝在城外,那就只有合力速战速决。

城楼上士兵们早有准备,得令后列队整齐的向城外开去。费德勒也没在城楼上站着,带着括苍等部将跟了下去。队列在入城的喇叭口外迅速展开,城门在队伍出去后就关上,而费德勒等人骑着怪兽排在最前边。他们军容整齐威风凛凛,稳稳的把阵脚给压住。

后边一排全是刀盾手,高大的水滴型魔法盾把他们挡在后边,尖角的一头扎进土里。再后两排都是清一色的小圆盾,他们在冲锋时更能发挥出威力。魔法对抗的世界中,纯身体的接触战也不少,携带重盾对他们的行动灵活性将产生很大的影响。

军队前进的声音轰动大地,他们已经各自组成方阵,现在正在向前奔跑。两边三部的人马有六七万,看过去是黑压压的一大片向这边压过来。

空气仿佛因为人潮汹涌,被挤得向中间聚拢,本来平静的场地中刮起了疾风。两边的人马终于到了,三方各距百米队列赫然而止。

就在一瞬间那些轰隆的声响,和大地的震动全都消失,而一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却随之而生。

这是临战前的气氛,仿佛是石崩山倾,天塌地陷的前兆。

每个人都很紧张,全都紧揣着兵器。可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会有这么多人要谋反,这些人中不久前甚至都在一起喝酒。他们的将领告诉他们的话几乎相同,对方才是叛徒,是刺杀族长的敌人。而他们到这来,就是为了挽救整个部落。

费德勒看到了夜冰,他还穿着白色的长袍,戴着尖角的帽子,全身上下都裹得紧紧。

费德勒一抬手里的双轮向他示意,那边夜冰也举了举长枪,两边军队战士顿时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那边依旧没看到林顿,五弦已驱猛兽坐骑排众而出。费德勒心里也并不想打这战,要是能靠嘴皮子说服对方,那是最好不过。他赶紧也上前去,正才开跑,那边夜冰已经喊话:“跟你这叛徒没什么好说的,要不投降的话就立刻开战!”

他在自己队前就没上去,只是用长枪指着五弦。

五弦立刻勒住骑兽,大吼:“你才是叛徒!你们快放下兵器,不要被这个阴险的家伙给骗了。”

“你说什么?明明是你们要害族长,居然倒打一耙?”费德勒惊讶他的顽固。

“喂!这里是战场,问的只有降与不降,要讨论就丢下你的兵器!”夜冰抬起头大声道,那意思立刻就要动手。

费德勒赶紧阻止:“先等等,我们问清楚再动手不迟。”

“还有什么好说的,五弦!你投不投降?”

“我呸!”

鸿饮终于捅破最后一块土,一下子从地底蹿出来,现在身在宫殿的花园中。他蹲着身子把自己隐藏在花木丛里,这些不知名的紫红色花朵,现在成了他的护身符。他最终还是没有选择逃走,那样毫无意义。

就算可以跑得掉,以后去哪找援军呢?拯救族人的任务只能在这里完成。要不就是被他们杀死。挖开那些岩石可不是件容易事,虽然地板不会比一侧的墙壁厚,可这些房间都是直接从山体里开掘出来的。而且他要往上挖,一手扣在墙上,一手猛抓天花板。鬼才知道当初的修炼这时候还能用上,

还好,这样的岩石的硬度他还能对付。就这样从吃过东西后不久就开始干,到这会终于出来了。他知道不能再等下去,没办法只有自己去找乙边,只有这样的大人物才能摆平现在的问题。

上边大概通过了五六个房间,最后两层都铺着地毯。他出去后就把地毯盖上,不过要是哪个想不通忽然走到墙角来,那就非掉下去不可。现在总算是出来了,宫殿里却是意外的静悄悄。探头小心的查看,走廊过道站着很多侍卫。

“我这怎么过去呢?”他又蹲下身子,心里盘算:“继续挖过去?”再看看四周,他微微摇头。

正在为难的时候,前边的侍卫忽然骚动起来,有人开始呼喊:“族长醒了!快来人啊!”

“司礼控制了族长,快过来!”这一喊整个宫殿就乱了,大家呼啦一下全往寝宫方向跑。

鸿饮却没动,他的内衣都被鞭子抽成条条缕缕,这样出去肯定被人发现。侍卫也好,宫女也好,现在全都往那跑,转眼间这里就空了。他这才拨开花丛踏上园中小道,低身猫腰迅速向宫殿那边靠近。前边的声音停住了,跟着就远远看到围在门口的人群向后退。然后又是一阵骚乱,他们全都转身向花园这边跑来。

鸿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下意识就要躲,举目四望居然找不到适合的地方。前边只有一条回廊,另一边是个小亭子,再远的地方恐怕也赶不过去了。他回转身后看,有一个白色的鸡弹壳建筑藏在花丛中。这蛋壳可不小,地面到顶垂直有十几米吧,表面滑溜溜的。

鸿饮也管不了那多,现在也是有那是最安全,其他的等看到乙边再说吧。他没时间多想,一猫腰就往那潜去。一翻折腾把门打开,总算赶在那些士兵前边进去。眼睛匆匆一扫,没看到有人,他一侧身背靠墙坐到地上,总算松了口气。

屋顶同样椭圆半球形,室内空荡可以一目了然,只有正中有个四正四方的黑色台子。

他目光在那上边停住,看着那些浮雕的花纹,那是幅古老的并蒂莲的图案。浮雕还有水纹和鱼的造型,他看得并没注意,因为心思全都在倾听着外边的动静。

隔着厚实的墙壁,外边的响动听不清晰,只能偶尔听到似乎有人在喊什么。他定定神扭头看后边门,有个大旋钮,跟进来时候一样,肯定是用来从里边锁门的。他起身试着扭动,门从里边锁住,这回总算是安全了。

谁也不知道有人已经闯入他们的重地,这个半只蛋壳似的建筑就是用来存放蕊的,也就是杜特族内乱的引发地。

三军对峙的夹角处,费德勒、夜冰跟五弦已是剑拔弩张。五弦已被激怒,伸手从鞍边摘下一把长长的大砍刀,锋利的刀尖一指夜冰:“你要战就战吧,今天我一定要砍下你无耻的头颅。”

“喂!你不要再执迷不悟,要是投降我会帮你向族长求情的。”

“你到一边去,这里的事你根本没搞清楚。”那边夜冰回身对着部下举起手,顿时换来他们震天的吼声,所有的人已经做好准备。

城楼上忽然有人大喊:“队长!醒了!族长醒过来了!”

下边传令兵先听到,立刻跑过来,边跑边喊着重复。前边三人相隔不远,立刻都听到,费德勒带转骑兽就往城里赶。

跑了两步又回头,对场中高喊:“你们不要打了!一切由族长定夺!退后!全都退后!”

可长老夜冰没有同意,同样高声回答:“不行!我们要砍下他的人头,献给族长作礼物!大家说好不好?”

“好!”

“都给我准备!冲锋!”

一声令下,夜冰和柔水长老的部下们开始了冲锋。

伴着号角声“呜呜”吹响,全军呼吼着开始冲锋,扑向长枪所指的方向。

军队已经发动,费德勒被惊呆了,他知道这场族人之间的大战已无法阻止。战士们已开始疯狂,他们将坚决执行命令,直到把敌人全都杀光。

城楼上忽然响起尖锐的呼哨声,那尖锐刺耳的高音划过战场,传到每个战士的耳朵里。

双方迅速移动的阵营立刻缓慢下来,跟着就纷纷停下停下脚步,号角声和呼吼声也随之消失。训练有素的战士都知道,那呼哨声是撤退的指令,那是乙边亲自下的命令。

“喂!都听我的命令,全体冲锋!不要停下来!那只是敌人的诡计!”夜冰大声喊道。

军人们纷纷迟疑起来,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好。

费德勒扭头看看城楼上,再回望夜冰,心里好象明白了些什么。

“这个时候你还想继续骗下去吗?投降吧,放下你的武器。”五弦再次上前,一米五长的大刀直指夜冰。

战场中赫然间变得安静,两军队列中战士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到夜冰身上。费德勒几乎不敢相信,惊得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夜冰,看着他此刻慢慢取下长袍后领的帽子。

那是鸿饮的黑甲,记得昨晚给夜冰的时候,他那异样的表情。当时还以为他是惊讶黑甲的魔力,现在才知道他那时是在心里的喜悦。

有件可以提高自己力量的铠甲,是所有魔法修行者的愿望。他现在身着这件铠甲上战场,已足以说明他是会魔法的,那引导蕊攻击的就是他。费德勒驱兽上前两步又停下,看着夜冰排众而出来到场中,挥手将长袍撕裂甩在地上。

“真的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费德勒跃起冲到他跟前,怒吼着双轮齐攻,火红的光直劈他的胸膛。夜冰长枪一抖,枪尖上绕起一团黑雾正面迎击。黑色和火红瞬间交击,费德勒整个人被反震的倒飞起来,后背着地滑出老远。

“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在一边去看好了。”夜冰此刻显得出奇的冷静,轻易就承认这一切是他所为。

这一下来得好重,费德勒“噗”就喷出一口鲜血。一肘支着地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夜冰说不出话来。五弦蹿起落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