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30节

魔游天下_第30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7:5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冲上斜坡。移动中无法使用强有力的魔法阵保护,他们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动小的魔法盾保护。

这样的盾防御力完全处决于各自能力大小,在这样魔法攻击四射横飞的情况下,是很容易被攻破的。

对冲锋过程中将会遇到的麻烦,象他们这样经过考验的战士们事先早有准备。敌人攻击他们也攻击,边冲边打,顿时各色魔法光束在中间交织成一片。

整个宽阔的地带就象是被彩灯霓虹照亮,显得华丽而五光十色。而这种美丽并不能给人带来愉悦,那光彩的每次闪动都可能带来死亡,那是死神身上所围绕的光环。

杜特族先头部队前进得很快,所有的骑兵全都没有下马,直接冲上冰层。而身为族长的乙边居然也在这最前列,这可把身负保护之责的费德勒给急坏了,指挥部下一路猛冲挡在他前边。

鸿饮的坐骑也是猛兽而不是战马,此刻他几乎就跟费德勒并驾齐驱,完全忘了自身的安危。当看到那些战士们一个个都发出魔法攻击,他也不顾一切的驱动起场内元素来。

攻击的方法到现在还只有一种是实际使用过,那就是飞马城之战时,用来划动泡泡的的办法。那个集中一点的办法虽然有些笨拙,可现在也只有用它了。前边的兽人不断施放攻击,光球开始成排射出,光束也开始有集中的焦点。

双方距离极快的拉进,鸿饮一咬牙“呀!”的吼了声,手里长剑照着前边一个正在放魔法的兽人战士劈出。

一道淡淡的金色光束从剑尖发出,直射那兽人胸口。以前使用气元素时那数量太少,加上是灰色,根本看不出攻击的线路。

现在他的力场已比之前要强大很多,而且元素量更不是从前可比,这回总算是看到自己的成绩了。那边兽人战士慌忙中举手格挡,鸿饮的攻击打在他的护盾上,立刻震着他摇晃的后退几步。

可那护盾并没就此击散,只可以看到那打中的地方折起涟漪般的皱纹,一圈圈往外扩散,立刻把攻击力抵消掉。鸿饮也没想一下就能打出个什么名堂,而且这是第一次用魔法战斗,居然可以把从前看到就害怕的萨仁本族战士打得倒退好几步,这样的效果他已觉得满足。

他这满足,那边兽人可生气了,一抬手掌心出现个蓝色光球要砸过来。

鸿饮头次作战,第一击那是使出了全力的,现在就好象劈木头的斧子已经下去,正好要回手的时候。

旧力全尽,新力未生,鸿饮就感觉对方那这一下肯定能砸到自己。

就在这时,保护他的四个守卫攻击也发出了,其中两道就是直奔那准备投弹的家伙而去。他们本来可是用于保护乙边的,各个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反应和攻击力自非普通战士可比。

就在那家伙想砸还没砸出手的当口,两道攻击一前一后已打中他。这家伙大嚎一声,粗壮的身子居然给强力掀得倒飞起来,重重的撞到后边高出城墙的冰上。

冰被他撞出个凹陷纷纷碎落,几乎就在他凌空倒飞的同时,这边已经有战士从他头顶越过。这些杜特族骑兵大都还是骑的战马,只有那些保护乙边的侍卫队,还有一些长老、部将才可以骑着驯服的猛兽。

这些猛兽不单是速度比马快,耐力比马强,重要的是它们自身攻击力也很厉害。现在侍卫队最多的是狮骑,鸿饮现在也是骑的这种。

狮骑因为形象很近狮子而得名,只是它们身材更加巨大,鼻尖至额头两边有坚硬的V形硬骨。加上脖子处一圈金色的长绒毛,骑在上边是很威风,很有架势的。而这也是它成为侍卫队坐骑的原因。

而乙边和费德勒这些人又各有不同,但他们的都更加厉害,决不是狮骑可比。这些骑兽都披着多抗性装甲,包括对魔力攻击的防御。

这使得它们在进攻途中,可能遇到的伤害减少很多。象现在这种飞跃敌人头顶的动作,来自下面的攻击就是难以避免了,即使高密度攻击下也难免有漏网之鱼。不时有已经被击倒却还没死去的兽人,尽他们最后的力量发出暴击,寻求与攻击者同归于尽。

血腥的气味已经弥漫整个战场,嘶吼的喊杀声和痛苦的呻吟声交织,魔法光、号角声、马蹄声,大地为之震撼。这一切仿佛都在召唤着萨仁本族那原始的兽性,嗜血的欲望在他们心中膨胀,战意无可节制的爆发。那种冲动令他们忘了珍惜自己的生命,而宁愿与敌人以命换命。

敌人战斗意志的恢复,从他们攻击方式和频率上反应出来,此刻惟有更猛烈的攻击才能将他们慑服。

身先士卒的各部将领纷纷使出华丽的大魔法。五弦长老的金系魔法横刀一扫,那金黄色的光脱刃而出,化做一只月牙往前推进。那金色月牙的厚度居然比人还高,随着推进两翼向外扩张,把地面的冰全都掀起。

那些碎渣合着城墙的石块被激起四射纷飞,其锋头所指当者披靡。那些兽人转眼间就被打得血肉横飞,连喊痛的机会都没就一命呜呼。攻击过处,只留下一个弧形的坑洞,还有那些血肉的残骸粘在上边。

第一卷 与命运抗争 第十八章 出击(二)

柔水长老灵力吹奏起一只透明的水月形号角,那号角向上有三个分叉,很象卷起的浪花造型奇特。

而吹出的声音也不是呜呜声,而是清亮有如笛声拔云之时。号角奇特,她召唤出魔兽的样子也是怪异,那是个蛇身人形的大家伙。

它有一个似鸟类的头,啄至额头向上有类似羽绒的长须。这样的须环绕着脖子也有,它们杂乱的卷曲着伸向脑后。一个似人的上身,却长出两对胳膊,前端部是象螳螂的镰刀爪子。

后边的尾巴就粗了,显得比上身还大,拖得老长,表面满是灰黑杂色的鱼鳞斑。两只鸟眼微鼓是灰绿色,和身体其他部分总体颜色相近。上身还裹着昆虫似的硬壳,看起来给人一种很阴沉恐怖,绝对不愿意去招惹的感觉。

随着她号角声节奏的激扬,那怪物开始变得狂暴,仰天一声长啸,全身都暴起黑色的纹理。一股浓绿色的液体从它口中喷出,激成无数的水滴。

那水滴一下子洞穿兽人战士的身体,对穿过去散向地面。地上的冰和城墙顿时塌下去,是个直径有十多米那么宽的圆形,表面只留下无数个被腐蚀的小洞。跟着那些兽人的身体就开始溶化,那惨烈的情形都让人不敢去看。

乙边终于出手了,似乎要让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魔法。那些棱型尖刺的岩石碎片顷刻间聚拢,相成一个直径也是十多米的圆球。

那些碎片急速的旋转着,带起尖锐的呼啸声,让人听到连牙齿都有些发颤。巨大的球体开始向前做“Z”形移动,狠狠的碾过地面,把路过处的一切全都撕成碎片。

前边的通道被打开,一个宽阔地带中所有的抵抗完全消失,后边的战士只需要跟着那有无数碎石组成的球前进就可以。那些兽人面对这样的攻击来袭,一个个目瞪口呆,汹涌的威势让他们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被碾碎的敌人不再有意识,而他们却把恐惧留了下来,留给了那些依旧还活着的兽人们。他们的意志在魔法的尖锐声中崩溃,死亡带来的恐惧占据全身,求生的本能令怯懦萌生。

有人开始撤退,发出恐惧的哀号,不顾一切的往城内跑。转瞬间发生的一切震慑他们的心神,这战没法再打了,还是赶快逃跑吧。可各族的骑士们哪里还容他们逃脱,飞马急跃咆哮着冲刺,将各种魔法攻击洒向他们头顶。

恰恰与兽人相反,他们的斗志被彻底激发,那是无往不利的意志,战马轰隆的奔腾声中萨仁本族的城防被撕出一道缺口。

“冲上去!孩子们给我冲上去!去用敌人的血来换取你们的荣耀!”乙边停住冲势,抬起粗大的手臂,将弯刀举过头顶大声的召唤。

“杀啊!冲啊!”他的战士们用震天的咆哮声回应。

“杀啊!呀--”

鸿饮身在其中早已热血沸腾,这是他的使命,饱含着从出生到现在的最大希望。听到乙边战斗的鼓励,心中求战的欲望立刻变得无法节制。

他怒吼一声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越过乙边汇身入前边战士们的洪流中。红眼承接他全部的力量,淡淡金色的光束不断射出,狠狠的刺向敌人。

现在与其说现在他的攻击真能带来什么伤害,还不如说那光束就是指挥棒,引导着身边紧护着他的四个侍从攻击。

他发现自己的力量恢复很快,攻击节奏也随之特别频繁,体内的场似乎很能适应这样的剧烈冲击。这也许就是黑甲给他不断磨练的好处吧,那种反应与生成已成为自然。象一桶满满的水无论你何时需要,它都可以给予满足。他这一串攻击出得快,可就忙坏了四个侍从。

那金光所指都是力量强大的家伙,都是在受到大魔法威力震慑后还能负隅顽抗的角色。他这攻击一过去,那边肯定给以回击,四人虽然都是经过训练的高手,可也不能每次都一击杀敌啊。他那速度快起来,顿时就觉得难以应付了。

特别是杀入更里边后,主动攻击的人是越来越多,他这还要找人打保护起来就更难。可现在鸿饮已经失去冷静,虽然他并不是故意一个没打死就去找下一个,而是他的攻击发出后总有人接手才会这样。一个还刚倒下立刻冲向下一个,他希望自己的攻击可以发挥作用,于是更加努力进攻。

终于,他终于成功了,在与敌人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砍倒了第一个兽人。双方的距离是那么近而狮骑冲得又是那么快,完全是下意识的手起刀落。华丽的金元素从剑锋透出,一下子就将兽人的头颅砍下,他不过是感到一下轻微的阻力。

同时他发现了一个驱动元素的新办法,就跟刚才那样再不用去设想一个点然后攻击,元素就象剑锋的延伸与剑本身合为一体。魔法增强了剑的威力,剑使魔法更具实体,杀伤力比单纯的把元素逼出增强了很多。

这虽然也是一个元素的基本使用方法,可对他来说依旧是一个突破。战场上生死胁迫带来的巨大压力总是潜能最好的引爆剂,它总是能创造一些奇迹,让你做到一些原本做不到的事情。

部队前进是迅速的,步兵紧跟骑兵后也杀了上来把局面稳住。攻进城的部队黑潮般迅速淹没城区,向两个方向扇形展开推进。一面向东与米威敦的人马形成夹击之势,不迭列族要抵抗正北面和东面的敌人压力很大。

另一面直冲内城,目标就是先把托雅族人救出来再说,而鸿饮此刻也正在往这个方向猛冲。后边的人鱼族战士也登陆了,他们因为陆地行动的弱点不便成为先锋,可稳固已占领区还是不成问题的。

三族合力之下战况以迅疾之势发展,萨仁本族发现他们对局势已失去控制,告急的消息四处传来。

内城面对露山方向防御严密,可对自己城内却是另一回事,他们恐怕也没想到有一天要面对这个方向的攻击吧。为了方便上下城墙修建了很多登楼的台阶,此刻这些阶梯成为他们致命的弱点。

幸好城门还不多,要不一段城墙就要受到内外夹击了。战士们必须先占领或者干脆摧毁城墙,才可以到达托雅族人的聚居地。到这时候负责看守托雅族人的长官错温终于得到消息,顿时就被惊呆住。

自从那次发现奴隶集会后,不知怎么他就成天心神恍惚,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虽然他从心底里就没把这些人看在眼里,可那样的感觉就是不断的冒出来,就连有时候正哈哈大笑也会冷不丁的冒出来。

现在他终于明白这是为什么了,有人从他的看管下逃了出去,而且现在还找来援军正在攻城。“长官我们怎么办?”大鼻子副官小心的问。错温微微一怔,眼睛里冒出恶毒的寒光:“命令看守全部集合,所有的人都上,给我把他们全杀掉!”副官看到他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慌忙应是的跑出去集合队伍。

就在杜特族战士们开始攻城时,聚居地内一场残酷的屠杀也开始了。这些托雅族人在看守们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从来就是想杀就杀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而且他们从心底里就讨厌他们,这是长期看守造成的心理。若不是从前有命令不能把劳力全部杀掉,恐怕这样的屠杀早就已经开始。现在这样的机会终于来了。

看守们只知道外边正在打战,并不知道战况进行得到底如何,他们根本就不害怕反而有些跃跃欲试。托雅族陷入一片恐怖的杀伐中,有若羊羔面对饥饿的群狼,有若麦秸面对镰刀,他们成片的倒下。

地上的雪已被纷乱的脚步践踏,合着地上的泥变成黑色的糊糊。鲜血在四处飞溅,洒得到处都是,地面、墙上甚至是低矮的屋顶上。

可这些并没让托雅族人退却,相反的他们开始反抗,六百多年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反击。是城那边传来的嘈杂声让他们明白过来,那是鸿饮给他们带来了援军,现在已不是负手就束的时候,他们必须自救。

反抗显得脆弱无力,那带铁刺的皮鞭和犀利的魔法将族人们无情的杀戮,他们只有搬起石块砸或者干脆扑上去用手抓,用牙齿咬。些微而毫无杀伤力的反抗让残暴的看守们更加愤怒,托雅族人就这样一个个倒下。

悲凉的世界啊,伟大的神是否看到。若是他真的存在,难道此刻他真在欣赏鲨鱼捕食吗?那可真是卑劣。

城墙的另一边,骑士们飞身跳下战马,勇敢的冲向城楼。每一个台阶都在发生战斗,每级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