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31节

魔游天下_第31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5 13:26:5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14
阶梯都被敌人的血和战友的血染成红色。

鸿饮不停的吼着“呀、呀--”声,每吼一声就会砍出一剑,每次都是罄尽自己全部的力量。

那旺盛的斗志和无畏的精神感染了身边的战士,不仅是那四个保护他的侍从,其他的人也不由得紧跟上他的脚步。这是个小小的战团,无形中他们成为这广阔战区内无数闪亮点之一。经过严格训练的侍从们把他团团护住,前边两个后背两个总是尽量的保持他在中间。

有多少敌人倒在自己剑下鸿饮已经记不清了,他只知道狠狠的砍,所有的力量无时不刻都是集中的。呼吸早已变得急促,嗓子也喊得沙哑,眼睛始终都瞪得溜园,似乎那怒火都可以往外冒出。

前边台阶口有一堆兽人堵在那里,恐惧无法掩饰的从脸上表露出来。鸿饮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双手握剑尽全力的往下劈去。

后边的战士们涌了上来,一阵混乱的砍杀通道口终于打开,他们终于冲上了城楼。紧跟着兽人的防御彻底崩溃,真是兵败如山倒,萨仁本族人就象被蚁穴掏空的堤坝一样被滚滚的洪流冲垮。

城门被打开,有的城墙段干脆被推垮,战士们潮水般向露山上涌去。冲过被白雪封盖的田野,踏过看守们的驻地,粉碎那些栅栏和铁丝网,勇士们终于看到了那惨不忍睹的一幕。

即使是刚从烽火战场杀过来的战士,看到这遍地尸骸断臂也不由得为之心悸。内脏、断肢和着血做的泥浆,好象这里比刚才经过的真正的战场更为恐怖。有反抗的对战和对手无寸铁者的屠杀,这是禽兽都不如的行为。

天空的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密密的伴着骤起的风回旋起舞。天是厚厚的灰色,好象透不过一丝光亮,沉压在人们的心头,让人喘不过气来。愤怒的火灼烧着胸膛,很痛很痛。鸿饮高举起紧握的长剑仰天咆哮,用沙哑的嗓音控诉这世间最残忍的暴行,泪水忍不住已夺眶而出。

“杀!”

“杀呀!”

战士们向吓傻了的看守们扑去,甚至再也不管敌人的还击,只求可以多杀几个就是值得。此刻受伤已经变得不再重要,这些战士们有任创口血不停流的,有一瘸一拐的,甚至还有的已经断去整只手。

可他们此刻都不顾一切的冲上去,跟他们拼了!

跟他们拼了!

这就是来自他们心底的呼喊。

鸿饮眼都杀红,把一个守卫头颅砍下,又把他的身体剁成几节。

不知道有多少族人死在最后这场屠杀中,只知道眼见处满是尸体,他们的血顺着山坡往下流去,居然可以汇成小溪。

但终于还是有人能活下来,鸿饮他们终于在屠杀彻底结束以前赶到。那些冰雪纷飞寒风呼啸中颤立的衣裳褴褛的人们,看到他们时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那笑容让所有第一时间见到的战士们终生也不能忘记。

冰雪寒风呼啸,遍地尸骸浊血,却会看到发自内心的微笑,这足以让真正的勇士都一直寒进心底。这些人知道他们已经得救了,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他们本应该用自己最好的东西来迎接。

微笑,也许这个世间再不会有比这样的笑容来得沉重,而所有的人都希望此刻的场景永生再也不要遇到。

鸿饮拖着剑从后边上来,他全身都已被染成红色,敌人的也许还有自己的,此刻对这些他已经没了感觉。

看着那一张张粘满污渍的脸,是多么的熟悉多么亲切。

他抬手缓缓摘下自己的头盔,松手任它和宝剑掉在地上,缓缓跪倒在这群人跟前。

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哽咽道:“我回来了……”

第一卷 与命运抗争 第十九章 战后的族(一)

时间在这一刻停顿,因为他无法带着这么沉重的东西运行。风只能更痛苦的哀鸣,因为她无法抑制心里的悲伤,她想发泄所以只有哭泣。

雪花儿在空中不停的旋转,她们不想那么快就落下。这样感人的情景并不是总能遇见,在她们短暂的一生中可以看到一次已经很不容易。

她们不愿自己的落下会打搅他们,哪怕她们的重量实在轻到可以忽略。山下的喊杀声正渐渐远去,这里的人都沉默不语,看着跪在地上的鸿饮和他面对的衣裳褴褛的人们。

“你是鸿饮?”

“是,他是鸿饮啊,是他带军队来救我们的,太好了!”

“是我们的勇士啊,太伟大了。”

人群中顿时惊呼一片,立刻有人走上来把他扶起,跟着所有的族人都围了上来。

年迈的长老从后边走上来,鸿饮看到又要跪倒,长老连忙拦住:“不用了孩子,你是我们的英雄,不需要给任何人下跪。”

“长老我来晚了。”鸿饮心里满是愧疚。

看过刚才所见的一切,再看看现在的这些人,他都恨自己动作太慢魔法的威力也太小。

“孩子你已经尽力了,这是战争,肯定会有所牺牲,重要的是我们终于活下来,我们的族终于可以继续生存繁衍。”长老显得非常激动,悉数的白胡子不停的抖着,声音都在发颤:“孩子,我们为你感到骄傲。”

鸿饮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的忍住心里难言的激动。

山腰处可以看到下边的战况进行,那爆炸闪起的光亮和冒起的浓烟迅速东移,然后可以看到内城墙上那些兽人的防线正全面后退。战斗进行到现在可以说已经赢定,这样的情况除非有奇迹出现,兽人已不可能翻身。

跟着后备部队进场开始清理,乙边、米威敦和卓沙在城中会面,其他的事都交给部将们去负责了。他们向托雅族派出联络官,对已占领区分别派出卫队进行搜查,同时还有书记官前往各处清点收缴的财物等等事项。

一切都如开始时计划的一样有条不紊的进行,身经百战的他们对战局情况进行非常敏感,不需要等到结束已知道结果。后边的清点工作是件非常繁琐的事情,他们不会在这里等待一切都结束,现在要做的只剩联络托雅族头人了。

长老同来人去会面了,鸿饮却不愿放过最后的战斗机会,执意要多杀几个兽人为死去的同胞报仇。萨仁本族终于撤退了,在慌乱而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击败,几乎三分之一的人在这场战斗中送命。

他们根本来不及收拾就一路狂逃丢盔弃甲,就恨他们的兽人妈妈为什么只给他们生两条腿。丧家之犬被轻骑兵再追杀一路,他们本来还密密麻麻的逃跑队伍顿时被冲散。没有指挥、没有目的地、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追上,更可悲的几百年都没经受过真正战火的考验,到如今才知道什么叫做战争。

世间的事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公平,好比做恶事总会有报应,其实有很多恶人也会相信这些。

城里的战斗很快结束,住宅区的残敌没有作出反抗就成了俘虏,而三族的军队一路追杀势如破竹。直到第三天凌晨溃逃的敌人在沼泽地集结,剩下的人做了一次反扑,却又撞进三族布下的口袋里。当战鼓从鬼鬼祟祟偷袭的敌人部队三面擂起时,萨仁本族人居然整齐的向后齐转又开始逃跑,要是他们响应长官指令攻击也能这么迅速就好了。鸿饮幸运的赶上了这次战斗,发泄似的怒吼与万千骑兽奔腾的地动声造就憾天的威力,那些兽人光听到这些就已经腿肚子发软了。

这是敌人唯次反扑,算勉强表示一下对多年基业的不舍,说起作用是更无其他。到此使命之战终于结束,三族合兵十九万,以绝对的优势将萨仁本族彻底击溃。他们被一直追赶驱逐到进入沼泽,到最后到底会有多少人能够从那里出来已经不重要,因为后边还有茫茫的沙漠在等待着他们。

后来人说这一战最有趣的地方并不是它的经过如何残酷,而是参战三族从开始到结束都不知道萨仁本族的族长叫什么。更可笑的是后来都没人问起,以至于这个族和它首领的名字追究被历史所遗忘。

岁月如链时光如梭,胜利的喜悦让人很快忘记伤痛,何况这还是能给全族人带来以后幸福生活憧憬的大胜。

其实是兴高采烈的收拾着城内被破坏掉的实施,也包括埋葬他们的亲人同胞。他们知道他们会瞑目的,他们的愿望对下一代的寄托终于可以实现,即使是长埋地下也已能得到宽慰。

一个月后三族的协助工作开始减少,大部队开始撤离,同时战前协议得到执行。米威敦和卓沙很早已经离开,最后走的是乙边。他到不是因为不放心什么,而是真的希望跟这个叫鸿饮的小子多呆一会。

码头上鸿饮在送他,乙边发现他变的成熟了,看着自己眼带微笑,神情却是一片平静。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啊,好小子你真的很不错。”乙边嘴里说出的话字字如金,从来不会有人怀疑。

“不会散的,我们不还是朋友吗?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觉得必要,我一定会来到你的身边。”

乙边身子微微一震,凝望着鸿饮久久不动。他是强者,他自己以为是,身边所有人都这样以为。

可今天居然会有人这样告诉他,“呵呵,我知道你会的,记住你的承诺吧,我宁愿以这次所有的收获来换你这句话。”

“我知道,保重。”

“保重。”

乙边终于也走了,剩下的人除卓垦外其他的全都不认识,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鸿饮站在岸边发呆,其实他现在也有事情要做,就是组织和训练本族的军队。老迈的长老这些日子都好象年轻了几十岁,显出一副雄心勃勃的样子安排了很多事情,感觉象要在有生之年干出点什么。

其实他已经很值得骄傲,族人在他这代得解放已注定名留青史,其实已该觉得满足。托雅族人在最后的屠杀中损失惨重,近三分之二的人被屠杀,这主要还是因为看守的人不够多造成的。

十万人转眼就剩下不到四万多,那时山腰处的情形想起就让人寒栗。现在活着的人在三族的帮助下进行重建工作,虽然支付了很高额的战争费用,可剩下的对他们来说也已经很多。

剩下的四万人可以用来作为军人的年轻人已经不多,点数后为三千三百多人,其他的都是伤者和老弱妇孺。

鸿饮抬头望向海面,靠露山脚下卓垦正指挥他的部下修筑一个适合人鱼族使用的码头,现在平整路面的工作还刚刚开始。城里杜特和不迭列族也在修建他们的管制区,各自的传送阵也在进行。

他忽然想起米威敦临走时说的话,也是临走相送时他忽然说:“你们族让你作为挑战者是他们的幸运。”

现在再想起,鸿饮心里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段时间经过的事情实在太多,好象已经过了一辈子。

“鸿饮大人你看谁来了,呵呵。”一个不迭列族侍卫从码头另一边跑来,老远就在高声的喊。

鸿饮扭头看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人,其中一个裹着花绒披风的女孩子正在尽力的小跑。

“童芳!哈哈,哎呀,你怎么来了?”鸿饮顿时喜出望外。

童芳一路跑着过来到跟前已不住喘息,还没平静已是皱起柳眉,生气道:“你怎么不来接我啊?害得我在海上颠簸了好几天,说话不算话啊。”

看她红扑扑的脸气鼓鼓的模样,鸿饮不禁微笑:“不是啊,我这边有很多事情,一时间也没能脱得了身。”

“什么事情啊?我来帮你。”童芳说着凑到跟前,似乎差点就可以碰到鸿饮。

他立刻抬头挺胸抿抿嘴,有些疼惜的样子:“要从新组织和训练军队,我又不懂那些条条框框,总之是很麻烦。呵呵,走,我带你去休息下,别的以后再说吧。肚子饿不饿?”

童芳连连摇头:“那船颠得我什么都吃不下了。”

“呵呵……那就走吧。”鸿饮现在城中有自己独立的院子,走在街上所有的人都笑着跟他打招呼大声问候,同时也很注意跟在身边的童芳。

她给众多目光看得有些不大好意思了,把脸藏进披风的高领里,偷偷的独自心中窃喜。没想到鸿饮的人缘会这么好,随便走到哪都有人欢迎,而且看起来都会很熟。

鸿饮的院子很大,就是在城里正街上,有六级宽阔的台阶上去才是门栏。高大的红漆木门上铆着大大的圆铜钉,两进后才到前院,不知这里原来是萨仁本族哪个大人物住的地方。

“你的院子好大啊,可就觉得有点空,你一个人住这里?”童芳左右打量着问。

终于从众目睽睽下“逃”了出来,现在她又恢复了活跃。

鸿饮点头:“其实大家都很忙,我又没什么事,所以长老派来的人就被我安排去干别的了。”

“你让他们去干什么?”

“去了新练的军队。”

“那些女孩子呢?没有女的吗?”

“有,她们可以为战士们做饭,这样可以节约他们的训练时间。”

“你让她们给部队做饭?”

“恩,怎么?”童芳有些佩服他,一沉吟又高兴起来:“这样也好,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吧,没什么好担心的,咯咯。”

鸿饮抿嘴笑笑没有回答,带着她穿过花园来到房间:“那你先休息,我去看看有没什么吃的。”

“咯咯……不要了,我自己去做饭。”说着也不等鸿饮回答就往外跑。

“嘿!厨房在左边。”鸿饮连忙招呼道。

后边十几个侍从把她的行李抬进来,好家伙居然有十几个大木箱。

“本来是让她等传送阵建好才来的,可是小姐就是等不急所以来了,对不起,有些突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