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36节

魔游天下_第36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5 13:27:0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14
作,凶猛的近身攻击,这些战斗动作对华黎族来说完全陌生。在其他各方面势均力敌的时候,有一个优势突出往往就能左右整个战局,何况帮助他们的还是凶残的萨仁本族兽人。

他们为一个没有战斗型人才的种族灌注新的力量,让他们在各方面都有很大改变,没有近战能力是他们的致命伤。鸿饮在心里慢慢整理着思路,希望找到一个可以挽回颓势的支点。当时乙边的那份镇定浮现在眼前,那么多人的战斗,加上托雅族一共四族的复杂局面他都能应付自如。

“了解情报掌握全局吗?”他想起乙边那时侯的说话。

“现在敌人的优势已不止是那些兽人而已,他们还有辽阔的土地和战斗资源,我应该怎样去解这个局呢?呼--真是苦恼。”

鸿饮双手交叉迭起放到脑后,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闭起眼睛。也许现在真是该休息的时候,在情报回来之前已经没什么好做的。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太阳落山的时候木烟要人把黑甲送还过来,说让他试试看怎么样。黑甲的外型并没改变,只是在左手前臂护腕上加了个紫色旋涡水型的钮。

里边的结阵不仅可以完全封闭黑甲的魔力,还可以调节魔力开放的大小。这样即使以后铠甲的魔力再加强,他也不会穿不上了。鸿饮真的很佩服木烟的技术,短短时间里居然就能做出这样的东西来确实很不容易。

童芳帮他穿戴整齐,经过收拾后的铠甲穿起来感觉象是在穿新衣服,感觉好象铠甲的外表都特别闪亮。鸿饮在镜子前左照右照的,比头次穿上时感觉都会更轻松。

童芳忍不住取笑:“已经穿了一年还这么开心啊?要不下次姐姐带你去买新衣服好吗?呵呵。”

鸿饮扁起嘴:“你不知道,这铠甲来之不易啊,以后的日子它能带给我很多回忆。”

“回忆?”童芳眨巴着眼睛看着他:“现在就谈回忆是不是太早了哦?”

鸿饮抿嘴笑下没有回答,也停下继续炫耀。

“你觉得我们真的可以帮他们?”童芳忽然问道。

其实不需她说鸿饮也知道她并不同意这样,他们出走本来就为了避免麻烦,现在却又去主动惹上。

“没关系的,他们不会知道。”鸿饮简短的回答。

童芳正想回答外边有人没敲门就闯了进来,一个穿着简易铠甲的华黎族人进来:“木烟大人请你们过去吃饭。”

“好的,你先去吧,我们一会就过来。”鸿饮看了看他回答。

一个很不起眼的样子,实在看不出他们会具有这么深厚的魔法智慧。鸿饮一晃神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好笑,外貌与他们是否精英本就是两回事。

“只可惜现在无辜的灾祸却是因为他们的创造而发。”他心里又有些感慨,看看童芳和一直没吭声的小德:“我们走吧,不管是不是能帮上,既然我们已经答应就没有再犹豫的理由。”

童芳望着他“恩”的点头。

晚餐设在一个大房间里,几乎所有人一起吃,就是个大食堂一样自助的形式。菜也并不丰盛,却能让人感觉到他们之间本来的平等。

木烟正式把鸿饮介绍给大家,这些人也表现出一种礼貌,却没有象看到救世主似的狂热。简单的宴席很快结束,木烟没等鸿饮他们吃完就离开,说是出去走走放松一下。

身在其中鸿饮感觉到他们中那种丰富的文化气息,所说与谈论的大都是一些技术问题,对眼下自身的处境却很少涉及。用这样的人去做科研确实是好才,可用来对付凶狠的萨仁本族……鸿饮可以想象那番被屠杀的景象。

鸿饮没再跟木烟谈什么,短时间的接触已经知道他对周边局势这样的问题实在漠不关心,恐怕是属于那种刀架到脖子上时心里还在想着方程式的那类。

鸿饮让童芳给他找来关于这一地区的资料,这些都来自于以往同他们交易过的部族的记录。华黎族就是一个因技术而存在的种族,甚至对周围的交易都完全是别人来找他们,所有的外交也都是建立在他族主动的情况下。

也因此他们对外界的了解除了去寻找材料外,大都就是来自于这些交易的记录,以至于鸿饮现在也不得不仅仅依靠这些进行分析,他当然知道外部的族对将来的战况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现在是知道有童芳和小德的好处了,一个聪明一个机灵,两人可以按周边部族顺序把资料准备好。

三个人直到深夜都没休息,鸿饮要等平匠回来,而童小两人也要留下继续帮他。

整个索非亚大陆象一半肺叶,往西北才是大陆的中心地区,至于部族的分布也是往西会更多些。北面越过一些很小的村落就是野蛮之地,那也是他们魔法材料的主要来源。

往东只有一个叫赤乌的大部族,对他们的描述是有着凶恶的外表,各个都在两米以上,魔力更是强得惊人。

如果说他们特征最统一的,恐怕就是这身高和那只明显两孔的大鼻头。但是他们从没奴役过接邻的华黎族,却不顾路远袭击萨仁本族,真个奇怪的部族。

第二卷 兽人界 第一章 华黎四支(三)

就目前来说还没看出赤乌部有欲干涉这边战事的行动,也许他们是在静观其变吧。对华黎族本部的影响大都来自西面,其他三支多少都有些援助,惟独背后是沙漠的白色一支显得孤立,这也是他们目前情况最糟的原因了。

“关键还是四周的情况啊,这个平匠搞什么鬼?怎么还不回来?不会要到明天吧?”鸿饮终于看完那厚厚一叠的东西,看看窗外天色忍不住埋怨起来。

“要不你跟小德去睡吧?我在这等,他一回来我就叫醒你好吗?”

鸿饮摇头,看童芳的眼皮都不听使唤有时没时的往下搭,不禁微笑:“还是你们去睡吧,陪着我也帮不上。”

“不啊,我在这陪你说说话,呵呵。”童芳还是不肯。

“哎,去吧,小德也去,明天要早点起来练习,快去。”鸿饮有些不由分辩道。

“哦,姐姐那我们去休息吧。”小德眼睛都快合上了,听话含糊就的回答。

两人走后一会平匠才终于风风火火的回来,一下子就闯进门来,嚷嚷道:“鸿饮大人我回来了。”

鸿饮依旧在看着那些地图,见他这个样子心里反是一喜,觉得有点象是临危的气氛了。

真是不明白那些人都面临灭亡的危 3ǔωω.cōm险了,居然还那样去钻研技术,好象自己的生死都不会很在意。也许这群人里也就平匠有些危机感,扩大侦察也是他的主意吧,肯定是自己的点子自己去解决了。

鸿饮看着他笑了笑站起身:“我知道你回了,坐下慢慢说,查到了些什么?”

他边说边倒了杯水递给平匠。

平匠一把接过就咕嘟咕嘟的喝干,长喘口气:“这次有发现,我把周围的山头转了个遍,这里什么要塞我都表明了,你看看行不行?不行的话我改。”

鸿饮差点晕倒,心说:“这可是侦察地图怎么改,这家伙怕当这是什么机器图纸在弄的。”

接过图来看,嘿!还真仔细,树木、岩石、坑洞等等,分别用什么表示都有特别的记号,到底脱不了是干过技术活的人才。

四周都是高标不一的山包,最高的也不到四百米,绕所在山头前后一共是八个。这样的布局让很容易想到萨人本族的风格,只面沙漠这边没围住,就是要把他们白色一支往绝路上赶。

“你看这里。”平匠说着手指点在西北方的一个山头上:“我们有上百人被关在这里。”

鸿饮看着他指的地方,那是两前一后品字形排列的三个山头,人就关在靠后的那个山上。

“你怎么知道?”鸿饮问着瞟了他一眼。

“偷听到他们说话,还差点被发现。”平匠现在已经冷静下来,说话也没刚才那么着急。

鸿饮眼睛再扫过包围四周的那些标识:“只在那里关有俘虏?”

平匠怔住,迟疑道:“这个……我不知道,不过我们被抓的人应该不止一百多。”

西北面正对着黑支本来的领地,那里的防御肯定也会更加严密,而且现在就是依靠这些人发起反击显然很不现实。

“你先去休息吧,让我好好想想。”

“那些人每个都有所专长,失去一个都是重大损失,所以一定要把他们救出来才行。”

“我知道,我知道。”鸿饮连着回答:“让我先想下,记得要他们加强岗哨。”

“哦,那我就不打搅你了。”

平匠说着离开,留下鸿饮独自一人在房间里看着他送回来的情报。

对于独自指挥作战鸿饮还是头回,现在的他心里有些漫无头绪,不知道应该从哪里着手。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那些详细的标识和敌人的数量,眉头已聚到一起:“要是乙边遇到这样的情况会怎么处理?或者是卓沙和米威敦呢?他们遇到这样不利的局面会怎么做?”

他猛然想起使命之战时乙边的说话,“千军已发而帅不动。”

此刻他才真正感到这话的分量,而要做到这点该需要什么样的气魄,多少经验的累积啊。他们如果面对强敌一定就会出击?显然不是,回避同样是个选择。

鸿饮一下子站起身来,全身肌肉不由自主的绷紧。

“如果回避我们要退去哪里?”后边是沙漠,再后边终可以到达托雅族的领地,也并非完全是绝路。

可一想到要再去面对现在的长老他心里不由得有些不愿意,而且还不知道会给族人们带去什么样的影响。

要一些刚从兽人奴役中解放出的人,再同另一群近乎种族的人一起生存,这样似乎也会有些困难,即使华黎族是一群没有战斗欲望的种族。

“还是先考虑一下出击会有什么后果吧。”鸿饮回过头来思考。

突袭是做不到的,鸿饮心里连半分把握都没有。即使黑支的人也很可能一样不具备真正的战斗意识,可毕竟他们已有时间经过萨仁本族人的锻炼,自己现在却无法再对白支的人做什么。

时间已经来不及,敌人随时都可能进攻,用更强的力量和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扑过来。

正面不行就偷袭,记得看过的一些兵书对此都有谈及。看看平匠作得很好的地图,每个山一个寨子,大都是沿用本来白支的老地址,这其中寨与寨的间隔会有相当的距离。

他们在所居山的四周布下一个大半圈的包围,这是一种轻敌的骄傲姿态,是吃定白支已没有反抗的力量。这么长的包围圈本就需要很多人来守,何况他们现在要对付的不止是一支,其他方面他们更需要考虑。

每个山头只有百人左右,再计算互相间的距离,突袭是有可能的。

可是突袭之后呢?他们需要用多长时间才能解决战斗?

鸿饮心里完全没底。如果不能在敌人增援来到之前解决,那后果肯定是灾难性的。鸿饮紧盯着地图一动不动,原来要下一个战斗决定会是这么难。

“还有别的办法吗?”他抬眼望向窗外,向外边走去。

现在的天气真好,明月高悬下在这山上一眼望去,远处的山影都笼罩在一层朦胧的雾色中。

隐约可以看到那里有点点的火光闪亮,被敌人占领的寨子就在那里,那些人现在在干什么呢?

“不行啊,不能偷袭,风险太大。”鸿饮再次否定了这个计划。

双方兵力几乎相等,而对方有坚固防御,更有旺盛的气势。这样的情况下偷袭很可能会遭到顽抗,这跟他们士气低落时情况不一样,突袭的忽然性很可能达不到预期效果。

而且鸿饮很怀疑这些人是不是能在行进中保持隐蔽,说不定还在走着就已被敌人发现。这两点只要有一种情况出现,那即使有自己的帮助,可怕也难逃厄运。要现在这些人具有强大的战力该多好,现在也就不用这样为难了。

“偷袭不成就伏击,这样就能更好避免队伍行进中暴露的危 3ǔωω.cōm险。”

远处山山相连间的黑暗让鸿饮猛的有了想法,记得在哪部古册上看到过的战例,那是一次完美的伏击。

鸿饮的心跳好象忽然间加快,身体里涌出一股不能节制的冲动,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他们有这么多机械,熟练的操作技巧,还有这么复杂的山林地形,不正是伏击的最好条件吗?我真笨,要想这么久。”

显然只要降低暴露的危 3ǔωω.cōm险,增加袭击的突然性,那么成功的机会就能成倍增加,实在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

“我该干什么?”

鸿饮的脑子却忽然乱了起来,他忍不住来回走动:“是,想办法把他们引出来,只要能成功调动一部,那就是成功。我该怎么做?我该用什么办法?冷静、冷静!”他心里重复道。

乙边、卓沙、米威敦,他们身上都有这样的气质,即使他们的表现形式都不同,可那中间的神髓却是一样,让人想模仿都不能。

鸿饮想让自己去想象他们,想他们此刻会怎么样,可不知为什么那些形象在眼前一晃而过,根本不能把持便消失去。也许他需要有自己的方法,也必须是这样。也许现在他就在走出这一步,只是他自己现在还没真正意识到罢了。

第二卷 兽人界 第二章 敌逸而挠(一)

天明时分童芳端着热水进到房间,看到鸿饮站在桌边,双手撑着桌沿,眼睛盯着那地图。

“你在干什么?一个晚上都在看图?”童芳实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