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53节

魔游天下_第53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5 13:27:4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14
战士哪里能受得住?

鸿饮从后阵冲了上来,大声呼喊着:“继续射击!不准停!对着前排射!”射前排必然会伤到自己人,战士们顿时一阵犹豫。

鸿饮冲进敌阵挥剑横扫,立刻把只幽灵拦腰砍断,跟着就向稍后的一大鬼猛扑过去。现在不单是前排弓弩手被敌人纠缠,连鸿饮也陷入阵中,后阵的弓弩手就更不敢对那一部分进行攻击了。

南城墙上还没来得及下来的士兵全都停下原地进攻,与城下箭阵形成犄角夹攻之势。可敌人来势凶猛,也决不是一个箭阵就能阻拦的,一时间箭阵前方烽烟四起更有被敌人一举冲破之势。

这时候连鸿饮也没时间发令了,他身陷重围一个人对抗三个大鬼已是力不敷支,加上旁边还有其他幽灵不时偷袭情势已危机无比。

“二队集合!对着大人身边射!”二队长这时也看出大事不妙,惟有咬牙发出命令。

一队也被提醒,时局如此必须当机立断,他也大声招呼起来:“全体听令!投掷筒弩车都对准大人身边射!一队给我攻击!”

“不能!你要干什么?”童芳惊呼起来,再也不顾一切合身就往鸿饮所在地冲去。

“不要过去!拦住她!”二队一看就急了,大声招呼道。

啊鲁也早下城楼一直在指挥部队进行后阵的排列,现在前阵的情况他也看在眼里,一二两队和鸿饮等的表现让他从先前的胜利中清醒过来。

显然他们都已经在拼命了,自己这三万之众当然也不能落后,他大声传号:“后阵全体听令!对准敌前阵攻击!前阵不准后退,给我攻击!”

各将连连喊话,身于其中的战士们就更加清楚,只要前阵被破跟着倒霉的那就是自己。

虽然是三万人的弓弩大阵,可敌人的强大决不是他们可以比的。鸿饮剑透金光拼尽全力左支右架,连连撞击下他早已能明显感到那大鬼强大魔力透过手臂传来,一次次冲击自己的场直震得他五内翻腾几乎承受不住有欲吐血之感。

他一直就没有一件好铠甲,也没有一把合适自己能力的兵器。黑甲对元素攻击颇有防御力,可对魔力的攻击除开稍微吸收一点外,更多只是抵抗刀剑硬性的物理攻击。而红眼能放大的只是火元素,对他修炼的金元素根本不起作用,每次攻击都是依靠他自己场中元素,打起来非常吃力消耗也非常大。

现在若不是自身场长期经受黑甲攻击的锤炼,现在他早已支持不住。一二两队的攻击这时候终于来了,弓弩投掷筒的爆炸光亮在身边闪成一片,连同他和身边的大鬼幽灵们完全吞没。

那闪亮光华在黑气满布的夜色中显得分外刺眼,似乎那一团辉华不但把敌人熔化同时也夺去了鸿饮的性命。光华闪亮而起一二两队全体惊呆,一时间手里全都停了下来,童芳更是惊得朱唇微张一时间失去主张,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回兄弟们是捏足了一把冷汗啊,自己确实是瞄准了射的,可看到那爆炸居然会那么强烈,一个个心里都没了把握。

闪光里鸿饮脚尖点地,面对敌人不变身子却急速向后去,转眼退出爆炸的范围,看在众人眼里顿时喜出往外。

脚尖一点再点,身子连连起落,看其姿势形状真是潇洒无比。爆炸声忽然响起可谓惊魂荡魄,三个人形大鬼确实强大可也被这搏命的打法惊住,一下子也忘了再进追杀。

他们不追可不等,挥手就是一剑这回弯月完全打横而出不象之前就是直立,他对元素的控制能力不觉间又进一层。

横斩而出的弯月金光夺目,剩下三鬼还在七荤八素中,又受这一击顿时惊嚎一声就往后退。

第二卷 兽人界 第十一章 进击时五内翻腾(二)

危机中一举逼退敌人,鸿饮更不会停极快回到阵里。两边战士身影刚现他就停了下来,挥剑一指前方:“射!”

阵里战士还没从惊慌中稳定下来,听到命令慌忙着边退边射,一时间箭雨稀疏,不能形成有力杀伤仅仅是稍微阻拦而已。前阵到此实际已几乎崩溃,全靠后阵持续攻击以挽回颓势。

敌人凛冽攻击当头,要众人不退是不现实的,人人都会有恐惧畏死之心。前阵有人退缩攻击必然不继,现在鸿饮舍身上前独战敌将,虽不能胜可于军心鼓舞之大是有目共睹的。

而且这毕竟还是个三万人的弓弩大阵,不可能就让敌人轻易冲破。

“全体准备--”鸿饮高声呼喊,跟着自己先又劈出一剑:“射!”

这一轮攻击密度终于可以恢复些,在后阵攻击如雨的辅助下幽灵的冲锋阵终于被拦腰切断,可怕的一败涂地的崩颓之势终于显出转机。

随着后阵充实,其他武器也相继到位,阵势的威力也得到加强。前阵的牺牲终于换来队伍集结的时间,等敌人再度冲杀过来时他们也再难冲破这几万支箭所成的大阵。

鬼族大军又冲锋了两三轮,可惜后来箭阵更加完整,幽灵一退后军就赶快补充前部。他们脱出弓弩攻击范围准备集结,可还有投石车等强力远程的武器不断骚扰,那么纯的元素制成弹药炸起来,即使数量不多也足够他们受的。

幽灵只有再退并收拢攻击其他方向的部队,有了这个时间箭阵也就得到重新完善,幽灵再来时却再也无法顺利冲过那高密度大进深的箭弩大阵。一连三轮攻击魂飞魄散者不计其数终于支持不住,在一声呼啸响起后鬼族大军终于退出成去,如来时汹涌去时也是迅速非常。

随着敌人如黑流滚滚翻墙跃缺口而去,一场大战到此也暂时告一段落。就在此时城墙上士兵看到正西边敌阵后无声腾起一团蓝色光球,象一只蓝月从山中浮起,又如惊艳不肯现世般随即消失。

令人有似梦似幻的错觉,以为刚才是看错了,那个蓝色光球其实并没出现过。无论如何终于可以休息了,真是好惊险的一战,分分钟都置身于死亡线上。

现在敌人刚退后阵的战士们立刻发出震天的欢呼声,而前阵疲惫的战士们却东斜横行倒了一地,起先如不是有壮士断臂之举现在恐怕大家都已倒在血泊中。

危机令人腿软,紧张令人窒息,而此刻城里城外换成一片困压人心的寂静。前阵只有自家弟兄尸体横竖重叠,血还没有凝固就从那些伤口流出,将操场石板地染成红色。那一刻要不是这些人的牺牲,恐怕全面崩溃的局面都无可挽回,现在看在眼里却让人心里另有一番复杂的滋味。

鸿饮站在阵前看着地上那些倒下的战士久久未动,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们还是自己的敌人,而此刻自己却在为他们悲伤。

世间事总是这么难测,纭纭变化往往是转眼之间,又有谁曾想过敌人与战友间的转换会来的这么③üww.сōm快,而且心里的悲伤居然还会这么真切而沉重。

星月无华黯然隐,悲风卷过操场带来肃杀的哀凉,沉重的呼吸轻微的呻吟和间隔忽起的痛喊,无一不是钩人叹息。

风稍停息空气里本来微淡的血腥气随即腾起熏染鼻尖,遮天笼城的黑气正在消散,打着转牵起丝丝缕缕如烟如雾。

可怜勇士长眠再不可同生死历战斗,顷刻间眼看着身边将士纷纷倒下为帅者却无计可施,甚至还要下断彼之令……在这一刻风云停变之时,身于此境看遍地尸骸哪有不哀从心起之理?鸿饮本不是毒辣之人,即使看惯生死变化,那也只是对于敌人而言。奈何!奈何当时!如今也唯一叹息耳。

他心里确实在责备自己,虽万不得已而为之,可心里总觉得这些人的死自己是需要负责的。其实天下哪里有不付出代价的事情,何况这是互相搏命的战争,千息幻变不可捉摸一切全在随机应变,要下此命令可谓是难,可以断下决定就是更难。

“哎……”他心里沉沉一叹。

童芳从后阵跑了上来,在他身后稍微停下,跟着几步上前一把拉住他胳膊抬眼望着他。鸿饮这才赫然醒觉,扭头看向她也是一言不发,好象千言万语可又找不到语言表达。“你还好吧?有没受伤?”童芳看他神情有异随即问。

“啊?没关系,我只是有点累。”心里却忽然有点失落,那种要倾诉的感觉好象忽然急切,可是现在却似乎不能多说。

童芳正在紧张打量他的身上,左右细看没有血迹,这才稍微放心:“那先休息一下吧,敌人这会应该不会再上来了。”一句话到是提醒了鸿饮,悠悠所思逝者逝亦,现在还有更重要的需要处理安排哪里还能小女子心肠。

“我知道了,你跟队员们去城中大殿休息,我这里安排一下就过去。”

“你差不多两天两夜没睡过了,还是把其他的事情交给啊鲁他们吧,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城。”

鸿饮迟疑了一下:“恩,你去休息吧,我知道的。”

那边一二两队全体还有根米和啊鲁颠颠的跑过来,人未到笑声先至:“哈哈……大人我们赢了!”

“我们赢了!哈哈……”

鸿饮似乎才意识到这个,目光扫过大家全都是一脸欢娱顿时为众人神情感染,也不禁微微一笑:“是啊,我们终于胜利了,大家都还好吧?”

“哈哈……大人这是什么话,你看我们这不都在嘛。”一队笑着回答。

“哈哈……”众人哄堂而笑。

鸿饮微一沉吟道:“现在敌人退去可我们还不能松懈,他们还有远超过我们的军力,如果卷土重来情势还难以预料。请啊鲁大人安排士兵加强巡防,砸毁的城墙需要连夜赶快修复,缺口不大估计不要太久。还要清点军队损失,物资和人员伤亡情况,死者掩埋伤者治疗,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啊,我们要抓紧时间。”

“是的大人,我这就去办。”啊鲁连忙答应。

鸿饮再看两队员们:“你们去城中会议厅休息,其他的事情我来处理。”

这些人也是两天两夜没停了再经大战体力消耗巨大,因此鸿饮不让他们就在城楼上休息。

“是大人。”

“是大人。”

“根米大人我们去城楼上看看吧?”他转向根米。

说起来今夜也是根米大人经历的最大一战,这时候四下平静他心里却完全没有想法,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听鸿饮这么说就答应,两人一起往城楼上走去。操场中士兵已开始行动起来掩埋尸体救治伤员,有大队向城南重修城墙。

“糟了,忘记交代啊鲁不要再修个弧形城墙了。”鸿饮走着才想起这事,就因为这个圆形惹来好多麻烦。

根米没懂他意思:“圆的不好吗?今天防御得不错啊?”

“呵呵,那是他们没有三面同进,后军不明前边情况也不敢乱来,这只能算被我们拣了个便宜。”鸿饮微微一笑:“圆城让攻击不能集中,特别是箭石的攻击就更加分散,这无形中就让我们放在城墙上的兵多出很多。如果族人的魔法都强,那或许问题还没这么严重,但这还是不能掩盖圆城的缺陷。”

“那我让人赶快去通知他们。”根米这回也明白了。

第二卷 兽人界 第十一章 进击时五内翻腾(三)

城池四门全都恢复巡逻各岗哨纷纷到位,其余人都回营舍休息,火把林立将城墙内外照得通明。鸿饮双手按在城墙垛上向远处眺望,那边黑气还没完全消散,山林隐没在无穷黑暗之中。只是那些幽幽鬼火也已消失,似乎强大的鬼族已完全退去,象来时神秘去时也了无踪可寻。

“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要攻陷这里成为自己的领地?不会,不对。”他又想起开始的问题,到此整个局势没有因守城战的胜利而明亮,反而变得更加混乱而错综复杂。

所有的战争决不会没理由而发,鬼族的到来一定有他的理由,可要是说仅仅为了攻城陷地?

“那为什么他们在山林时要放过我们?”鸿饮想起自己来时山谷里的遭遇。

要是为了击破城池的话,在山谷中杀同样是杀,为什么要放过那么好的机会?

“他们一定有别的理由,可到底是什么呢?”鸿饮想着手下不由自主的一使力,“哗啦”城墙垛上石块立刻被他捏碎一块下来。

旁边根米大人看得一楞,从没见过有什么人可以这样,今天让他开眼的事情实在太多。

“大人这……是不是有什么难事?”他不禁小声问。

“哦……呵,没什么。”鸿饮思路被打断了,随手丢下碎石拍了拍手上的灰问:“对了大人,这防御结界还能不能加强点?最少可以加强西北南三面,好象他们没费什么劲就冲进来了?”

确实先前的战斗中就是幽灵也很容易就透了进来,造成北面和南面两头很大的压力,要不是中心箭阵够威够力崩溃几乎就要在城墙上开始。

剩下的敌人数量依旧庞大,而且他们的战斗力也决不是华黎族人可比,一旦卷土重来其势必然威猛且决不会再轻心大意。

自己这边无法追击鬼族,不说别的单就是移动速度都赶不及,各方面更是差距甚远。应对的办法无非守和退两种,可却实在没有弃大城而守山寨的道理。

城防需要加强,城池的每个地方都很重要,所以必须要抓住每一个细节。显然根米是与木烟一样,他们对技术的研究都很深入,唯一只是根米比起木烟稍微多点权利的欲望和满足。

可要坐议事大厅的正位也要有本事才行,这个本事对做手艺的人来说讲的就是手艺,因此根米与木烟两人虽然势同水火,可就本行上来说他还是有本事的。

因此鸿饮也不浪费他的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