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54节

魔游天下_第54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5 13:27:5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14
华,所兵用其极,境处于险更需不与遗漏,最少简单的东西还是需要看到的。

根米其实心思也是梗直简单,即使有要坐中位受尊重的心理,可他并没有更深的意思,并不曾想过要独得生杀之权的一族之长。即使他想要坐长位,可也没想过能随便夺人生死的关系,说到底还是很单纯的希望自己的技术可以得到更广泛的承认而已。

到这里整个华黎族内战原由可谓一清二白,一台聚能机器其实不过引子,虽然它的功用可谓强大,但终其祸根还是在一个“争”字上。

现在族人都在用命,他们都不得不放弃自己所研究的东西,拿起刀箭共弩与敌人搏斗。可笑的是这敌人是他们自己的族人,这个就是文人之争?

争之不成欲拳脚相向?鸿饮有些好奇他们周遍的部族为什么会都与他们友好,而且即使如铁木族有所图,可也不是发自己的兵马侵吞。

根米听说要加强结界的力量一时间没有回答,皱起眉头楞旁边思索起来。这学问的事不能马虎,一定要仔细想清楚才回答不能不懂装懂,这是学问人的本分。

鸿饮看他这个表情知道一时半会也不会有答案了:“麻烦大人先想想,可以的话一定要快。”

“哦,好的,我先想会。”他说着低下头就往回走,两步又停下来:“我这回房里去想就不陪大人了。”

“喂!请大人等等。”鸿饮连忙阻止:“大人知道其他两支现在的情况吗?”

根米点头:“我当然知道啊,他们一支负责各种力量元素的冲突研究,另一支负责各种力量元素的精炼划分,不过他们哪里有我支研究的元素收集储存有用呢。”

“等等……”鸿饮一连串的等,他知道根米一下子给他说到他们每支的研究领域去了:“我是问他们现在大概还有多少人,是不是已经被鬼族扫清了。”

“哦……原来大人是问这个,具我所知这两支还都在,至于到底有多少人?估计两支合一块该有一万人的样子吧。”

“我想大人明天派出使节对他们说明情况,然后要他们也过来城里。我不是华黎族人,可我觉得现在华黎四支应该团结起来,也只有这样才能共渡难关。”根米看着他张张嘴欲言又止,这个话来得似乎有点突然,他一时间也不能接受。

“大人先考虑一下吧,说到底你们也并没什么深仇大恨,没必要再继续打下去了,族人已经死去那么多难道还不够吗?还要再死多少人才肯放手啊?”

华黎族不算是大部落可本来四支加一起也该有近八万人吧,可再看看现在?黑支收拢各支降兵也只有三万多点,就算其他两支还有一万人马,也整整少了近四万。那是全族的一半啊,那么多的尸体简直可以堆成山,那么多的鲜血足可以汇成河。

那些人都曾是才华横溢之辈,他们都曾有自己的建树自己的理想,而今却全都倒在了自己人的箭下。鸿饮说得不快声音也不大,可根米听到耳朵里心中却是如受雷击猛的一震。

“可如果我们放手他们会同意吗?”他这回也不要再考虑了。

“这个不用担心,只要把现在的情况都给他们说清楚他们会同意的,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会明白。可以的话明天就去吧,我担心敌人会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鸿饮决心力劝华黎族重归团结。

看看操场里人来人往,他们那是在打扫战场,清洗那一片悲凄恐怖的景象。他知道那些人心里都在痛,因为那种难过的感觉也为自己同有。

根米大人也不再犹豫:“那好吧,明天我就派人过去,希望他们还在,哎……”他说着叹了口气。

照今天敌人的阵势,那两支是绝对挡不住的,只能希望他们好运鬼族还没有找上他们。

根米也回房去休息了,啊鲁过来告诉事情都已办好也离开了,城墙上就剩他一个人正好安静一下。说起蓝绿两支他到是想起小德、平匠他们,离开也有好几天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他想着不由扭头望向西南方。

可惜视线无法穿过迷雾,也无法看得那么远,可他们一定开始着急了。鸿饮有些后悔那时没有交代他们,希望他们不会出来寻找,那里可是敌人大军集结的地方。

“应该派人去接他们过来,要不他们真的出来找我们就危 3ǔωω.cōm险了,可要谁去好呢?”他想着长舒口气。

最好当然是他亲自去接,可他实在不放心这里,身边没有可用的人真是很麻烦。就一二两队去他同样不放心,毕竟这两队人杀伤力有限,决不是鬼族的对手。

“要不就在这继续守两天再说,要不就去接他们过来。”他微微摇头:“无论如何也要搞清楚他们为什么来这里,还有怎样来的,还要查清楚他们的大部队现在的具体位置。或者明天我真的应该去跑一趟,希望可以来得及。”

他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也许这些事情这里也只有他能完成。

第二卷 兽人界 第十二章 伐木堆材(一)

此时水塘边的宿营地里,平匠正在检查岗哨。今天他已经派了两队出去找他们,不过只是在附近没有深入山林很远,其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这让他更加担心了。

鸿饮他们走时只是说去看看,可现在已出去两天两夜,而今夜也已过半却还是不见他们的影子。附近山林和草原地区的野兽们大都已回来,清澈甘美的水和丰茂的草是它们无法抵抗的诱惑。

之前鸿饮他们可以感觉到不同的地方也没有了,敌人消失了,现在连鸿饮他们也不见回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是实在忍不住想要探个究竟。

当然着急的不是他一个人,全体族人和小德全都是一样,因此今天他们很容易就同意派人出去寻找。晚上两支巡逻队回来后平匠就安排增加了更多的岗哨,现在他已经在巡查第二轮,他不想让鸿饮失望。

短短两天让他觉得度日如年,考虑的事情比以前多了很多,心里好象被压上一负沉重的担子。这些变化都是认识鸿饮以后才有的,是他身上那种很认真仔细的态度感染了他,也是与他相处下来看到他所做的那一切让他知道应该干什么。平匠有种感觉,他和他的族人再也不能离开鸿饮了,他们需要他的帮助,需要他的智慧。

鸿饮已经很累了,从出发开始就没有休息,没有睡觉并连续的战斗思考。这些天过得是那么紧张,因为只要他稍有疏忽就会带来死亡。他有个感觉,他已经不能离开这些人,因为他们是自己的战友,亲密的同生共死随时都可以为对方牺牲的战友。

他不知道这个想法为什么会突然从心底里蹦出来,就在他考虑是不是应该接平匠他们过来的时候忽然出现,好象是被什么东西所引发。是什么呢?他的目光停留在西南方久久不动,黑雾终于渐渐消散。

“我需要捕捉一个人形的鬼。”鸿饮似乎找到事情的关键。

这一夜鬼族无力再发动进攻,从准备开始计算总共不到三小时,真正进攻的时间更是不超过两小时,可一战却让他们损失掉大半的军队。城里边的是什么人?有什么厉害的家伙守在那里?真是恐怖。

鬼之为族当然也有一个可以让他们不得不信服的首领,虽然他们就如这世界中其他部族一样也会有很多分支,可这并不影响他们首领的诞生。寂静的山林里习惯于呼啸的幽灵居然能忍住不发出声响,可现在这山林里屯兵有好几万,再看万军阵前居然会有十几只大鬼跪在那里。

跪只是一个被人为赋予屈服意思的姿势而已,而鬼是已经死去活体灵的聚集,没想到还会被活体的定义所约束。十几只大鬼里还有五只紫色的,他们四肢头面都很清楚,看起来与人类没什么区别。直到你目光下移的时候才会发现不同,他们的脚只有半只,一半是有形状的。

另一半全是黑气包裹着,好象他们就是跪在雾里,一团团不时腾起的雾。鬼火在四周飘忽着只有两三点,可这却反让人觉得更加阴冷,四周的幽灵压抑着不安的扭动。

中间大鬼所跪拜的一团蓝光节奏的明暗,好象正伴着人的呼吸一舒一展的收放着,又好象是在随时准备吸吮着什么,就象婴孩吸吮母乳一样,要把什么溶化然后吸进去。

那是什么?大鬼在它跟前就象是一盘奶酪,象笼子里的小鸡被骚扰时那样惊恐不安。那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连大鬼都会害怕?而此刻这样的麻烦并不是在一地发生,也不仅仅是在索非亚大陆上发生。在海里卓沙的人鱼族受到猛烈进攻,而所面对敌人的数量和力量也决不是圆城这里能比。

卓沙这一部也仅仅是人鱼族的一支,不过他们与华黎族不同,人鱼的那些分支最高权力都是分开的,只是都是美人鱼而被称为一族。现在他已倾全族之兵抵抗,并向米威敦发出援战请求。

在黑暗无光的大海里鬼族忽然发动了猛烈的进攻,这里要承受巨大的海水压力所以来的最少都是大幽灵,其中仅成型的大鬼就有上千的数量。

卓沙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而且来之前居然是毫无征兆,突袭点就是月之缘石的守护阵。

鬼族迅猛的攻击其势逼人,让守护的军队来不及反应就吃了大亏,他们现在正被迫撤离缘石。米威敦的援军要过来还需要时间,大军团的调动无法依靠传送阵完成,那需要大量的元素消耗来支持阵的运行,而且一次最多也不到百人。

最为难的还是福临族和山地精灵们,鬼族居然在两族交界的山林里爆发,攻城陷地两边同时进攻。

福临是跟山地精灵敌对的部族,这两边现在顿时处于一种非常矛盾的状态。想反击却又怕被敌人利用甚至引来鬼族全面报复,不打吧又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城被一个个吞并,考虑再三之下惟有选择防御。

福临族的族长谢寻向乙边和米威敦求援,让米威敦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大事,而乙边不得不停止对商族边塞的袭扰采取观望态势。

米威敦正在西进的部队到是传来个好消息,西面敌人连弃两城不战自退。可领军的伯南克却建议休兵,甚至连那两座空城也没去占,而且米威敦也认可了他的做法。西面的敌人遇到了什么?以往强悍的部族会不战而退,要说没有理由米威敦不信,伯南克当然也不会相信,他们派出了很多侦察希望可以找到答案。

如鸿饮不知道这一切一样,他们也不知道索非亚大陆上发生的事,他们只是凭着多年的战斗经验和对危机敏锐的嗅觉做出决定,几族几乎不约而同的采取了守势。这一切过程也只是几天中发生,而今夜也终于在繁忙紧张中悄悄过去。不觉间天终于亮了,对圆城所有人来说这是难挨的一夜,鸿饮却刚睡下不到两小时。

阳光普照大地表示他们将迎来一段安全的时间,所有的准备工作都需要在白天完成,可鸿饮昨晚并没通知他们今天应该做什么,根米和啊鲁两位大人被童芳挡在外边不准进来,鸿饮实在需要休息了,即便是机器也有个需要维护的时间。到现在两人已急得上火了,可童芳就是不肯让过,等一二两队长过来居然也是一个腔调。

“有什么事自己安排好了,大人需要休息。除非敌人已经杀来,否则一切等他醒来再说。”

鸿饮的感觉好象只不过是晃了一下眼,好象刚刚睡下就听到声音,可来不及想什么又睡着过去。等他再次醒来时队员们和根米、啊鲁他们都已经离开,议事大厅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明天应该……现在什么时候了?”来不及睁开眼睛呼就坐起身来,他猛的想起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

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将一边的窗影拉得长长,那金黄色光线里还可以看到很多灰尘漂浮。

他心里大叫糟糕,这么大的亮时间一定很晚了,可今天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他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下台阶飞快向外边跑去。

第二卷 兽人界 第十二章 伐木堆材(二)

外边有很多士兵都在忙碌,从这里可以看到南边的城墙已经修好是段很短的直线。再看操场上有方阵正在操练队形,战斗中暴露的问题急需要纠正,而那教官赫然就是一二两队长、队副和童芳。

“临阵磨枪啊?”鸿饮快步向他们那边走去。

“大人好。”有士兵向他问好。

“好啊。”鸿饮微微点头。

“大人好。”又有士兵敬礼。

每个人看到他都会立刻停下手里的活跟他打招呼,每个人脸上都堆满微笑,战士们都知道这个人就是昨晚带领他们战斗的人。或许他们心里已经把他看成是自己的首领,相信他可以带自己这些人走出困境。对这样的人他们当然要尊敬,甚至是会觉得自己表示得不够。

那边根米和啊鲁他们看到鸿饮过来立刻迎了上来,童芳更是小跑到跟前:“你怎么就起来了?饿不饿?我给你准备吃的。”

她的脸比从托雅族出来时瘦了好多,鸿饮想伸手抚她的长发却又忍住,只微点头回答:“随便帮我准备些干粮还有一只机弩,我可能要出去一趟。”

“你……要去侦察?”童芳居然一下就猜到他的用意。

鸿饮点头再看向其他人:“我一会出城侦察一下情况,还可能回去沙漠接我们的族人过来,所以时间上也许会要几天,你们一定不能随便出城寻找。对了,根米大人往其他两支的使者派出了吗?”

这次童芳意外的没有插嘴反对,她知道现在不是耍小孩子脾气的时候,鸿饮要去肯定有他充分的理由。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