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临志记 >神临志记_第1节

神临志记_第1节

作者:磨纪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5: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第一集

 第一章这是神的学校

 以血筑起的债、必用血来偿还。

 无论度过多少个春秋。

 窗外鸟鸣啁啾,金色的灿阳洒落一下午的暖意。黑发少年有著端正的脸庞,脸上的半框眼镜为那张稍嫌稚气的娃娃脸,带来些许成熟的书卷气。

 他认真的看著前方,状似老师的人在白板上写下一些重点字句,整个气氛肃穆而宁静。

 ——下一秒,钟声结束了这属于知识的静寂。

 课堂似乎上到一个段落,少年停下了手上的笔,拿下眼镜按摩著鼻梁。原本安静的空间开始扰嚷,学生们三三两两的走出教室,这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学校光景。

 “季——夜!”身后才炸开了熟悉的女声,下一秒,季夜的脖子就被一双白皙手臂环绕。

 那突来的冲击,让他差点撞上右手拿著的眼镜——好在他即时撑住桌子,免去一记沉痛的撞击。

 “莫娘,不要忽然冲上来……”季夜的口气,抱怨大于劝阻。

 “又不会怎样!”她晃著乌黑的双马尾,弯身在季夜耳边鼓噪:“走嘛走嘛!下课了,我们去喝茶!”

 女孩偏高的声音,震得季夜耳朵有些不舒服。

 整个人挂在少年背后的她,穿著细肩带的马甲上衣、及相当短的苏格兰折裙,身上叮叮当当挂满配饰,还配上一双钉著钉扣与皮带的厚底靴,一看就知道是现下流行的日式庞克。

 “也让我先把东西给收完……吴启呢?”季夜边收拾著包包,边四处张望著。既然这女孩出现了,那么,那个带著头老虎的家伙应该也——

 “想我啊?家啦!阿那达!”一口台湾国语的吴启,趴在离季夜很近的窗台边,眯起凤眼笑著。

 “别讲这种不好笑的笑话。”季夜皱眉,背起包包,“好啦,去哪?”

 他边说边踏出教室。下午的阳光闪入他眼中,瞬间的眩目。

 “你居然否认我真挚的爱!这甘有天理啊!”

 唤作吴启的青年故做心痛表情。

 他看起来比季夜高一个头,脸也成熟许多;眼尾上勾的凤眼在那张脸上,非但没看起来很娘娘腔的气息,反而让他带有一种帅气的魅惑。

 唯一让人觉得美中不足的是青年的穿著……

 颜色鲜艳的开襟花衬衫,明显故意装帅的白色皮裤,不知为何擦得很亮的白色皮鞋,脖子上挂著说好听是粗犷、说难听是俗气的金色粗项炼……

 现在只差一句“嘿,正妹喔!腿超漂亮的啦,要不要跟帅哥哥我一起去约会啊?”的经典把妹台词,就足以让人在心里叫出“这里有台客啊!”的呐喊。

 青年身边,相当不搭调的坐著一头动物园才看得到的白色大老虎。

 虽然看起来应当是令人(炫)畏(书)惧(网)的猛兽,但它慢条斯理的踱步到季夜脚边,用毛茸茸的大头磨蹭著他的腰,动作却颇有大型猫咪的态势。

 “午安啊,小白。”比起宠物的主人,季夜明显的更加喜欢这只宠物。

 他摸摸大猫的头,又搔搔它下巴,白虎“小白”舒服的发出咕噜声。

 这名青年是庇佑健康的保生大帝的“备位神”,姓吴名启,名号小保生。

 他身边会带著一头老虎,是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正牌——或者该说是传统上——的保生大帝,身边都会跟著一头传说中跟他一起行医的神虎。

 要是在正常的情况下,一个人带著一头老虎漫步在大街上,肯定是会引起侧目、甚至恐慌的,搞不好到最后还会被送到精神病院也说不定。

 但是,身边来来去去的学生对这景象一点也不惊讶……毕竟这里是“神的学校”,这种事情大概也见怪不怪了吧?

 “季夜你怎么可以对我之外的人好!”莫娘不高兴的从旁边一把搂上少年的手臂,轻皱起柳眉。因上了睫毛膏与重眼妆而显得更加水灵的大眼睛里,有著不满的神色。

 “对嘛!”吴启唯恐天下不乱的也勾住季夜另一边的手,靠上去。

 “我可是很甲意阿夜的耶!想当初,不就是我去接你的吗?要一见钟情应该也是对我,不是对小白……好痛!靠夭喔林莫娘你冲瞎啦!”

 吴启还没说完,左脚的脚后跟就被女孩用力踹了一下。要是力道足够,厚底靴踹起人来,也是会让人痛的龇牙咧嘴的。

 “哼、当然是对你的发言不满!你们说说看,季夜是谁的?”莫娘双手叉腰高声问著。

 她问的自然不是被抢的当事人、与被踹的苦主,而是一直跟在身后的,两名穿著黑西装、打著黑领带、还戴著墨镜,看起来有够像黑道的、状似保镳的人物。

 “是!当然是莫娘小姐的!”对于少女的提问,两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后,大声回答。

 那异口同声的音量,声如洪钟、气魄万千,但是在听起来这么“正当”

 的口气衬托下,那话语内容所隐含的正当性是否跟口气成正比,就有了一层值得思考的空间。

 嚣张的少女也大有来头,从名字就可以猜到,她的身分应该跟掌管海象的女神妈祖,脱不了干系。

 这位也是“备位神”,下一任的、尊贵的妈祖娘娘、名号小妈祖,姓林名莫娘——当然,身为花样少女的她,是不大喜欢这又妈又祖的两个字的。

 而那两个完全听任她命令的男子,正是辅佐妈祖娘娘的辅佐官——千里眼及顺风耳。当然,在女孩的跋扈下,与其说是辅佐官,不如说是“仆人”还要来得更恰当些……

 “可以停了喔!谁是谁的啊?”季夜困扰的揉了揉太阳穴,“不是要喝茶吗?快点过去吧!你有订位吗?这种时间人会很多喔!”

 他扯著些其他的事情,想转移林大小姐对于“季夜的所属权”这个议题的焦点。

 不知道什么时候,莫娘跟吴启就成了常常在季夜身边转悠的二人。也许是因为莫娘一开始也会拉著吴启问东问西,而常常跟吴启在一起的季夜,也很自然的跟她熟了起来。

 日子久了,莫娘还特别喜欢黏著他。

 至于这种宣告所有权的行动,其发生次数之频繁,已经让季夜抗议到不想要再抗议了。

 “聪慧如小姐我,怎么可能没有订位?阿千!”

 莫娘连头都没往后转,只是将手掌往后、手心向上,唤做阿千的那名高个子保镳就迅速地将一张纸片递过去,而女孩则是很顺手的将它递给季夜。

 季夜扶了扶眼镜,仔细盯著看了半晌:“……喂、现在已经三点四十五了,但是这个位子订的可是三点半的唷!”

 “耶耶耶!”莫娘将纸片抢了过来,吃惊的确认著,“阿千!你订这什么时间啊!”

 “小姐,时间是您自己提的。属下之后会配合小姐的需求,将时间延后十五分钟,但也希望小姐能遵守自己定下的时间规则。”

 面对少女的责怪,两人深深鞠了个躬,虽然是道歉,却隐含有规劝之意。

 “小夜明明是三点下课,会混这么久,我想也是林大小姐你的问题吧?”吴启仿佛没事人般的调侃。

 “来啦!我订了五十分的位子,走吧达令,咱来去约会……”说著,吴启勾住季夜的脖子就要往前走。

 “什、什么约会?放开啦很热……”

 “啊!慢著!给我走慢一点,本小姐也要去!”莫娘见状,连忙三步并两步,敏捷的跟上,成为制造季夜身上额外热度的另一个热源。

 少年忍无可忍的大吼:“就说了不要靠过来!很热啦!”

 光看这两人的职位,就知道他们是“神”——或者该说这所学校中的学生,除了季夜以外,全部都是“神”。

 这是一所培育“神”的学校。

 能进这所学校的,有两种人——一种是经过考试筛选出来的,出生于神界的菁英;另一种,是投胎于人界,由于使命觉醒而升天入学的神职。

 后者已经拥有固定的神明职位,而前者则必须在这所学校里面,选择自己想要从事的职位,进行学习与历练。

 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算是“神”,或是半个“神”——都是有力量的种族,被地上的人们所崇拜与景仰的“神”。

 他们,就等同于传说和荣耀。

 但季夜不是。

 他出生于台北,高中念建中,除了特别认真努力、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以外……

 他只是个如假包换的人——一个对鬼神有著模糊的(炫)畏(书)惧(网),周末偶尔会看著灵异节目发笑,把神迹鬼怪之说当成都市传说、有趣故事来听的那种,正常不过的“人”。

 像他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会跟什么“神的学校”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扯上关系呢?

 说真的,在“那天”以前,要是有人跟他说什么“嘿,你大学会跟妈祖和保生大帝一起上课喔!”这种话,绝对会被季夜当成疯子的!

 当然,这是在收到那封莫名其妙的“入学通知”的“那天”之前……

 “嗳,季夜啊!”吴启将三角形的蛋糕用叉子切块后,叉起来塞入自己的嘴里,“今天老夫子上课说了啥?”

 “……”季夜斜睨了他一眼,然后发出一声“哦”,像是了解了什么事的声音。

 “卖阿捏,我睡死了……”小保生陪著笑,“那个啊,笔记……借一下啦!”

 “我也要借!”莫娘吸了口奶茶,“我也跷了!”

 “是你们都跷了吧?这次又有什么好理由?虽然孔子老师不太点名,但是你们就好好祈祷下一次跷课时,别刚好跷到孟子代的课……”

 季夜边说,边用吸管喝著自己一向喜爱的焦糖玛其朵,咖啡的味道混合焦糖的芳香,在鼻腔中溢开。

 莫娘面前摆著叠起来的蛋糕盘,正在解决的那盘里,还叠著三、四块草莓奶油蛋糕。

 “孟子老师的课才要跷咧!孟子老师每次上课都把时间结界打开,一上两个月,太过分了啦!别说其他的,把本小姐的生理时钟打乱,就是很重的罪过了!”

 负气似的,看起来纤瘦的莫娘一口就吞掉半块三角形蛋糕。

 “可是他一定点名啊……我是听说很多人都会在点名之后,趁著孟子沉醉在自己讲的寓言里时,用特殊的方法破除时间结界,偷偷溜出去啦!

 不过孟子不只是刚开始会点,要结束时也会点喔……”季夜苦笑著。

 他也不太喜欢孟子的课。

 一门课两小时就两小时,开什么时间结界?那种把时间相对延长的作法,简直是作弊嘛!虽然可以解释为,孟子老师非常想将知识传达给他们,但这种作法实在是太过头了!

 “讲归讲,不过我还是想过这门考试的啦!所以亲爱的小夜,你笔记借一下?”吴启搓著手,一讲到攸关利益,他的表情就变得非常谄媚。

 “下次就不借你,让你死当!”季夜白了他一眼,从袋子里拿出笔记本。

 “呐、绿色标签的那一页开始是上古史。至于哪边是之前上过的,你总晓得吧?”

 “Ofcourse!感温啦!这顿我请你!”愉快的收下了同学的笔记本,吴启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慢著,那种东西应该先拿来给小姐我抄啊!”莫娘伸出手要抢。

 在两人争执的这个空档,季夜不经意的瞟了莫娘的蛋糕盘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盘子里的蛋糕已经全部被清空了。

 至少吃下了十几块啊……有人说女孩子是用另一个胃来装甜食的,这句话说的果然不错哪……季夜不由得在心底发出喟叹。

 “是说,到上面来已经半个月了,你们还习惯吗?”吴启收起了吊儿郎当的表情,关心的问著。

 至于笔记本争夺战,在短暂交锋后,由吴启暂时胜出。

 “本小姐是什么来头?当然没有问题!”莫娘漾出甜美的笑容,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说:“倒是季夜,你呢?”

 季夜笑了笑,“我最自豪的就是适应力很好。反正,我某些事情就是做不到,逼我也没用;其他的部分,跟人间没有什么差别,也谈不上什么习不习惯……”

 “嗯。你能够过天门,真的让我非常shock呢!明明是没有任何神籍的……”吴启摸著下巴,回忆起当初带领这批“神子”过天门时的状况。

 “不只你,我也觉得非常惊讶。”当事人的语气带著些无奈。

 季夜到现在,都还对当时的情况记忆犹新……

 就是那张入学通知,一切都是由自己“名落孙山”的那时开始的……

 季夜拿著自己手上的成绩单,反覆检视了好几遍,确定那个数字绝对没有错之后,再次将自己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临志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返回列表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