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临志记 >神临志记_第2节

神临志记_第2节

作者:磨纪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5:0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名字及准考证号码输入项目栏中,按下键盘上的Enter键。

 不到一秒的时间,电脑萤幕上立即出现了结果——

 找不到资料。

 明明没有错,明明自己一个字都没打错啊!

 心脏跳得像要裂开似的,皱起的眉头及不断轻敲桌面的食指,显示了他心中的焦躁。

 明明就是几近满分的成绩,为什么会连一间学校都没有呢?

 “我填志愿表的时候明明没有乱来……”他喃喃自语著。

 网咖的冷气好像瞬间变得很冷似的,他微微颤抖,指尖冻得发僵。

 是的,季夜现在正在查榜。

 他是今年的应届考生,是个就读建中、前途无量的大好青年。他在大考时,顺利拿下几近满分的成绩——原本可以高枕无忧,等著入主椰林大道的他,完全无法理解现在电脑系统上出现的状况。

 无论打了多少次,他的名字始终都是“找不到资料”。换了好几个查榜系统,每输入一次,他心中的凉意就更增一分。

 他的座位刚好在窗边,抬头仰望窗外蔚蓝的天色,那天气晴朗得就像在嘲笑他一样。

 这大概是他生命中最糟的一天了。

 季夜慢慢走回家里。

 今天,中华电信应该就会把线路修好,晚上母亲必定会要他再查一次。与其浪费这种时间,是不是直接写信去考委会申诉比较好呢?

 少年思索著。

 在他心不在焉地掏著大门钥匙,眼尖的在属于自家的信箱中看见了几个信封。他拿起信封,边走向电梯边看——

 帐单、垃圾DM、入学通知、帐单……

 嗯?入学通知?

 季夜吓了一跳,他赶忙拆开那信封,上面制式的写著一些恭喜的词汇,然后要他在指定的时间,带著基本资料,去某个指定的地点集合……

 内容怪异到极点不说,那学校季夜根本连听都没听过。

 身为资优生的自尊心,让他直接将信件撕掉揉烂在手中,准备在回家之后将它请进自己房间的垃圾桶。

 少年不算温柔的用力戳著电梯的“上楼”键,在心底暗暗作了打算:即使需要重考,他也死都不念那学校!没有什么事能改变他的心意,绝对——

 踏进电梯箱门的瞬间,他看见那封信连同信封,好好的躺在他手中,混合著那一堆没拆的帐单及垃圾DM。

 完整到刺目……

 “好好玩。”这是季夜的母亲对那张入学通知的感想。似乎是对这个来路不明的学校感到相当的有兴趣。

 她在仔细看完了内容之后,用非常甜美的笑容对儿子说——

 “去嘛!”

 “什、什么去不去……”季夜心里一惊,打算含糊其辞的装死混过去。

 “学校呀!”

 “不要!”

 “去——嘛——”

 “不要啦……”

 季夜与母亲的入学争执就此展开。

 不过想也知道,身为目前还没有赚钱能力的米虫,少年是争不过母亲大人的。最后他还是妥协的勉强答应了这件事情。

 季夜虽然对这样的结果相当不高兴,但母亲可乐了——她开心的开始帮儿子准备出外住宿的物品,还边哼著「我的小男孩长大了啦啦啦”之类的歌词。

 至于那个奇怪的信封,则是成为母亲与弟弟手中的玩物。而它被破坏过的次数,季夜根本连数都不想数了。

 在报到的那一天,季夜拿著这封信(已经被撕著玩过至少五十次),带著上面所交代的东西,到了某个荒凉偏僻的指定地点。

 那个地方杳无人烟的程度,让他觉得自己能安全的到达,真是上天保佑。

 虽然地点非常的奇怪,但是季夜可以确定自己没有搞错地点。

 因为那里的确有好几个人,已经在等著。

 “……总觉得怪怪的。”

 他站得离人群稍远,看著手中通知单上画的地图,怎么比对都觉得的确是这里没有错。

 但那个易天学院……应该是大学吧?为什么在那群人里面,有看起来像国三生的庞克少女,还有看起来像小学生的小女孩?

 就在季夜考虑著,要不要回去跟母亲说找不到学校、交差了事时,有个原本没在那群人里的青年,突然冒了出来。

 “是这次的学弟妹吗?那边那一个,站那么远冲瞎?过来啦!”他眼尖的望到企图闪人的季夜,硬生生的把他给叫回来。

 “嗯、喔。”

 啧……应该再溜的快一些的——季夜在心里对自己太晚决定“落跑”,感到后悔。

 “好,跟著我走吧!”状似学长的青年,在高声招呼这群人后,开始往前方走。

 季夜跟在最后面,越走越觉得奇怪。

 他们原本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废弃的小庙,小庙后面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青年正式带著他们往竹林里走去。

 照外表看起来的阴暗程度评估,这竹林面积应该很大。

 但是季夜走著走著,却发现他身边的景色开始变换——光线越来越亮、竹子的密度越来越稀疏,然后他看见了长长的阶梯。

 季夜停了脚步。心中冒出来的奇怪感觉,让他明显的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这是一种既视感吗?这景象明明该陌生,却又好像那么的熟悉。他无法奇$%^书*(网!&*$收集整理理解自己心中翻涌的情绪从何而来,只能呆呆的看著其他人踏上阶梯,朝著上方走去。

 “那一个!快一点,慢吞吞的不行喔!”

 前方带路的那个看起来像是学长的人物,见他又停了下来,高声催促他跟上。

 “啊,对不起!”季夜猛一回神,决定撇去那奇怪的感觉,三步作两步的踏上楼梯。

 楼梯不长,在尽头有座非常壮观雄伟的门。季夜完全无法猜出它所使用的材质,只下意识的觉得,如此美丽的东西,不会是世上所能有。

 他跨过了门,一阵强风呼地袭来——少年下意识伸手挡住视线,避免风沙吹进眼里,当他再次看清楚眼前的景物时,他总觉得自己在作梦。

 这个地方就是学校?

 映入眼帘的,是宽敞到看不见尽头的空间,他只能看见脚下踏的宽广白石砖路延伸到视线尽头。

 季夜连忙回头一看,的确是有座门,但跟刚才所看见的完全不一样——现在他所看见的更像是牌坊,在两边则各站著一位披著金甲,手执长戈的士兵。

 刚刚眼前的人也都不见了,只剩下那个带他们到这里的学长。

 “请问……”季夜完全搞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这里是?”

 青年仔细盯著他看,在他身边绕了一圈,细细打量后,自言自语著:“奇怪……明明不是任何一个神职,怎么能通过天门?”

 “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是哪里?”季夜听见他的嘟嚷,觉得事情越来越奇怪,迳问:“我要找易天学院……”

 “易天就这啊!”总算是看完了,青年又绕到季夜身前,从口袋中拿出一根香烟——糖,放进口中:“你怎么能过来?你不是‘神’耶?”

 “啊?不好意思,我不懂……”季夜不知道现在该怀疑自己的耳朵,或是怀疑眼前这看起来很台的青年的精神状况。

 “你真的什么都不了……靠,看来要给上面的人处理了。”青年眯起眼睛,说了一句季夜一辈子都忘不掉的话——

 “这是‘神’才能念的学校啦!少年仔!”

 知道自己的身分不太寻常,然后被迫留在这学校念书,都是见到校长之后的事情了。

 在“天命不可违”的状况下——就某种含意来说的确是——以及母亲与弟弟往后绝对“平安无事、一帆风顺、直到老死”的交换条件,季夜答应在他们查明情况前,先留在学校里,与其他神职们一起学习。

 自己难道真的是特异的人类?

 少年看著自己的手发呆——听说掌纹能显示人的秘密,虽然自己对这种东西一窍不通,但是他觉得自己手上那自然弯曲的纹路,跟别人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早逝的父亲是人、母亲也绝对是人,他没有理由不是啊?

 季夜的思绪又飘回一开始入学的那段时间。

 由于神界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分批将觉醒的神子带回易天,进行“成神教育”,而带领季夜那一批神子上天庭的吴启,就可以算是他的直属学长了。

 对于刚入学还无法适应的季夜而言,对他相当友善,且甚至有些热情过度的吴启,确实帮了他不少忙。

 “喂?茫了喔?”吴启的声音将他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啊、不,想事情所以发呆了一下……”

 “想女人厚?小夜也到这款年纪了啊!”吴启眯起一只眼,那表情让季夜颇有一拳揍下去的冲动。

 “想你个头……林莫娘!不要这样……桌子会翻!”还没来得及跟吴启呛起来,季夜的脖子就被少女勒住。

 “不管!季夜你除了我以外,不可以想别的女人!”

 “咳……别闹了你……阿千、阿顺!快点把你们的大小姐拉开……”

 季夜眼看拉不开造成自己呼吸困难的那双手臂、吴启也一脸看热闹不打算帮忙的样子,他只好跟少女身后的保镳求救。

 “小姐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对的!”

 保镳异口同声的说著,那种凛然的神情让少年有种错觉,好像只要声音够坚定,就连死人也能给他们说活过来。

 “别在这种时候表示你们的赤诚啊!”由于林莫娘完全没有要放开他的打算,季夜不得不提高音量。

 身为妈祖身边的辅佐官,千里眼及顺风耳完全以莫娘的意见为意见。

 他们是保护者、仆人,同时也担负著不让个性有些任性的莫娘大小姐暴走过度的责任。

 ——虽然最后那一项通常跟前两项的任务有少许抵触,而无法发挥确实的功用,但总是聊胜于无。

 咖啡厅的玻璃门在此时被人推开,撞挂在门扇轨迹必经之处的铜铃,摇晃出清脆叮响。

 一名留著服贴黑发,穿得中规中矩的少年踏了进来,身后跟著另外两名同伴。

 走在前面的黑发少年,很明显是领导型的人物,他不苟言笑,原本气氛活络的咖啡厅,似乎因为他的到来而瞬间降温。

 吴启轻吹了声口哨,少女则终于放开了季夜的脖子。

 进来的是以厌恶“人神”出名,此届的学生会长,徐温,以及其麾下的学生会书记魏垣、公关曹琰。

 侍者一见他们进来,赶忙就抱著菜单过去,带位将他们领到空桌。

 “那几个……到底是什么来头?”莫娘压低了声音问。

 在这种笼罩著低气压的状况下,她再怎么任性,也知道该稍微压下自己的大小姐脾气。

 “他们是‘上神’的资优学生,也是这一届的学生会组织。”季夜回答。

 “之前上课有上过吧?现在天庭分成两个系统,一个是由人升格成神的‘人神’……就像你跟吴启,只要是可以查到正确历史典故的,都算是‘人神’,而剩下的普遍都是‘上神’。”

 “这个部分我没跷啦!”莫娘嘟著嘴。“我不了的是,为什么大家都安静了……他们算什么啊?”

 “你不知道?要是太‘摇摆’的话,他们随时会找你的麻烦呢!”吴启也加入了讨论。

 似乎是听见了他们的窃窃私语,徐温冷冷地往季夜一行人的方向瞟去,刚好与少年的眼神对上。学生会长挑眉,嘴角勾起一个轻蔑笑容。

 “……原来你就是莫名其妙能过天门,却没有任何力量的那个‘平民’啊……”

 啊……季夜暗叫不好。

 莫名其妙就成为箭靶了哪!遇到这种情况,季夜知道最好的回应就是没有回应。所以他决定当作没有听到,回过头,打算把话题从种族歧视上带开。

 “我说莫娘……呃?”

 但是当少年看见两名同伴的表情时,原本要说的话却硬生生的梗在喉中,成不了语句。

 吴启跟莫娘的眼神都透出危 3ǔωω.cōm险的味道,而且还冲著学生会长那个方向狠瞪了过去。

 “就算是平民,你们这些俗辣也赢不过他的啦!”吴启率先发难,他反向跨坐在椅子上,那角度更方便了他跟学生会集团互相挑衅。

 “小保生,跟这种平民混在一起,只会降低你身为人神的‘尊贵’,劝你别跟他走的太近比较好。”

 书记魏垣挑眉露出微笑,虽然口气十分平和,但说出来的话听在吴启及莫娘耳中,根本就直接转译成——“季夜没资格跟你们平起平坐”这样的讯息。

 店里其余的学生发现苗头不太对劲,每桌都迅速的找服务生结帐后,一个一个溜出了这剑拔弩张的空间;而老板及服务生则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现在的情况。

 如果是照一般的状况,直接将他们撵出去就是了。

 但偏偏现在互相杠上的是家里后台很硬的“上神”学生会长,而另一边同样是具有相当高地位的“人神”,保生大帝备位神及妈祖备位神。

 这种情势,大概等同于两边都拥有核武,一打起来就直接验证了“相互保证毁灭”的理论。只是到时候受害的可能不会是这两边,大约是这家倒楣的咖啡厅吧?

 “我们的事轮得到你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临志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