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临志记 >神临志记_第3节

神临志记_第3节

作者:磨纪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5: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来管吗?不过就是会叫的狗罢了!”莫娘讲话一点都不掩饰,那种直接的程度,让公关曹琰很明显的沉不住气。

 “有种你就再说一次!”他用力一拍桌子,猛地起身时,差点把椅子撞倒。

 “莫娘!”季夜赶忙拉住准备继续吵下去的少女,“好了,我们差不多该走了,我去结帐……”

 “季夜你别拉著我!人家都欺负到头上来了,没必要忍让他们吧!”

 原本就没这么好修养的小妈祖哪禁得起这种挑衅,她尖叫著想甩脱季夜紧抓著她的手,高声抗议著。

 “不是这问题!你在这里跟人家打起来,无论一开始是哪边理亏,都是会被处罚的!吴启你也过来拉著她啊……吴启?”

 季夜转头想讨救兵,却发现青年也已经站起身,身边的白虎从喉中发出呜噜噜的低吼声,摆出备战姿态,摆明就是要干架。

 “你们两个——”季夜的太阳穴隐隐作痛起来,“阿千、阿顺,你们快点把小姐带出去!吴启你也别跟著闹!”

 “我觉得莫娘讲的很对啊……怎么能让你被欺负?”

 吴启活动了下指关节,那表情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兴奋。少女的两名保镳往自己的主子更靠近了些,看上去是要阻止她继续暴走下去。

 “你根本是在找借口打架!”季夜忍无可忍的大吼。他怎么会不知道他的企图!

 “你按奈共就太伤我的心了,我可是……哦?”吴启话才说到一半,一道冲击波就向他们撞来。

 莫娘身边的千里眼及顺风耳,动作也极快的架起半圆护壁,即时却勉强的挡下了那攻击。在范围内的桌椅全部无一幸免,倒的倒、碎的碎;就连原本紧张的在现场观察情况的老板,也都已经先溜的不见人影。

 “你好样的——本小姐也不会手下留情!”

 曹琰的这个攻击,等同打开了莫娘这把枪的保险栓。

 她甩开季夜的钳制,左右双腕上的金色铃铛发出清脆振响。霎时间,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瞬间笼罩起乌云,闷雷隆隆的在云间滚著,为这对峙的场景增加了肃杀之气。

 徐温此时才站了起来——比起两名部下,他显然较为冷静。

 “小妈祖,把你的法宝收起来。云铃、雷铃的力量你真的会控制吗?

 万一伤到了那个……凡人,该怎么办呢?”

 他微微歪头,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如果你们坚持要打,我也不反对啊!大家可以用法宝大战一场……只不过,没有力量的人会是最惨的喔!”

 “啰唆!你以为我们保护不了他吗?”女孩哪想得那么多,她一挥手,一道雷带著万钧之力,就直直地往徐温三人所在的方向劈下!

 “莫娘!”季夜想阻止已经来不及,法宝的力道直接劈裂了屋顶跟术法范围内的所有物体,季夜连木头烧焦的味道都闻得到。

 “既然想打架,那我们也可以奉陪到底啊!愚昧的人神!”及时躲开那毁灭性一击的魏垣跟曹琰,各自由掌中化出了武器——闪著电光的长枪、及有著血红刃面的长剑。

 徐温退到后方,似乎没有意思要加入战斗。

 “雷枪和化血剑。有够狠呢!是吧,小白?”

 吴启手中不知何时也多出一把长剑。宽阔的剑面上绘著奇妙的纹路,看起来有些像水流般,随著光线的不同而反射不同光彩。

 白虎的身边也开始吹起不祥的风,那是术法发动预备所掀起的气流;

 千里眼及顺风耳则一左一右站在莫娘身旁,摆出备战姿势。

 三比五点五(白虎算零点五),眼看一场神与神之间的小规模斗争即将开打,已经被轰掉一个洞的咖啡厅大概也无法脱离成为废墟的下场……

 就在下一秒,双方正要抓起各自的家伙冲上去互殴的时候,一道光却从破裂的屋顶上直射下来、落在战场的中央,正好插在一张毁坏的桌子碎片中。

 “谁!”曹琰往上瞪著那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这一望,却让他冒出了冷汗。

 在这空档,季夜才看清楚那射下来的东西,原本悬著的一颗心,瞬间安了一半。

 那是一把关刀。

 “小语?”吴启顺著那方向看去,他惊讶的望著站在屋顶上的人影,手中的剑化成金光消失。

 徐温也看见了上面站著的人,他敛下眸子,低声啐了句不好听的话。

 来的居然是“那个神”……这场架不用打了,根本打不下去。

 站在屋顶上的是个女孩。她看起来约莫十三、四岁,一头柔顺的黑色长直发,被风吹得有些微乱。

 她身上穿著改良式的旗袍洋装,在从屋顶上跳下来的瞬间,可以看见翻飞衣摆下,白色层层叠叠的蕾丝,与白色的可爱灯笼小短裤。

 少女直接落在关刀旁边,伸手抓住刀柄,毫不费力的就将那把看来沉重的关刀拔了起来。

 “停手。”她望著剑拔弩张的两边,简单的吐出这两个字。

 “小语!你快点帮我们教训那边的三个人啦!”

 莫娘看到帮手出现,马上吵吵嚷嚷起来。她一分心,手腕上的金色铃铛就停止颤动,原本聚在上方的云也渐渐退开,露出原来的下午阳光。

 “是关圣帝君。会长,要继续打吗?”魏垣低声询问徐温的意见。

 “他不好战,打起来名不正言不顺。且关圣帝君属‘人神’,没有直接站在人神那边,而是出面劝架,不收这个面子不行。回去吧!”徐温摇摇头。

 见他已经下了令,曹琰与魏垣才悻悻然地收了武器。三人朝著敞开的大门走去,在经过女孩旁边时,徐温冷冷的瞟了她一眼,然后无声地掀动唇齿。

 ——算你们走运。

 关语用清澈的眼睛望著他,没有多说什么。

 “打不过就想跑啊?学生会也不怎么样嘛!”莫娘做了个鬼脸,完全没反省,这个原本只是互相斗嘴的事件,之所以会搞的这么大,她至少该负三分之一的责任。

 “够了没啊你!”季夜受不了的提高音调,“现在搞成这样怎么办?

 谁要赔?”

 “……季夜干嘛那么凶嘛!人家也是不高兴他们看轻你啊!”女孩被这么一吼,扁著嘴,委屈的一甩头。

 “快走。”关语忽然伸手拉住季夜就往外面跑去。

 “啊、咦?”完全没准备的季夜,差点就被地上的瓦砾绊倒——关语的力气大得不像是个十四岁小女孩该有的臂力,季夜完全甩不开。

 “啊、等一下啦!”见季夜被拉著走了,吴启与莫娘及其跟班,自然也就跟著出了已经面目全非的咖啡厅。

 他们才离开案发现场没多远,就听见了学校学务主任——二郎神的大吼。

 “又是谁!又是谁炸了咖啡厅!这已经是这一周的第三次了!你们这些死兔崽子!”

 那吼声震彻云霄。不用看到他的脸都知道,二郎神铁定是气炸了。

 “还好我们溜得快!”吴启与莫娘相当有默契的一击掌。

 一行人已经跑得有了段距离,关语见不会被二郎神抓住,这才停下脚步。

 “溜得快又怎样,那一看就知道是我们干的啊……”青年重重的叹了口气。

 相比起那两人的轻松愉快,季夜则是觉得,自己的心脏迟早会在过度的惊吓中,停止跳动……

 第二章钟奎

 不知道是所谓的特权阶级太过于勇猛,还是学校对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咖啡厅不但于隔日继续营业,而且还修补得完好无缺,好像那场斗殴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反正这里是“神的学校”,会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算稀奇。

 “可恶,为什么小姐我要因为那几个混蛋写悔过书啊……”莫娘在图书馆里头抓著笔发牢骚。

 “因为厝是你轰的啊~”吴启凉凉的坐在一旁调侃。

 事实上,因为那个事件,他们都被原神职——现任保生大帝与妈祖娘娘——叫去训了一顿。不同的是,因为神雷是莫娘打的,所以她还得交一份悔过书去给学校。

 “讨厌啦!人家最不会写这种东西了……”女孩将头撑在桌前,重重叹了口气。

 “莫娘,在图书馆里面请稍微安静一点。”季夜随手翻著一本推理小说,对莫娘失礼的举动出声规劝。

 “我……好嘛。”原本想抗议的女孩四处望了望,发现的确有不少人看著这里窃窃私语,只好乖乖的压低声音。

 女孩开始跟后面的保镳们撒娇,希望他们代写,千里眼及顺风耳似乎正在慎重考虑著大小姐的要求。

 季夜换了个姿势,却发现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唔?”他弯下身去察看。挪开脚,他发现自己踩到的是颗圆滚滚的黑色珠子,中间打了个洞好让绳子穿过去。那绳子在中间断了,应该是别人掉的东西。

 季夜看到这玩意时就在心里小小吃惊了一下。

 “哪个人这么不小心……”他将那样饰物拾起,拍净上面的脏污。

 那是放置武器的珠子,战玉。

 正确来说是这样的——拥有法宝类的学生会在平时将法宝收起,若武器本身较小,就可以直接配戴在身上,如莫娘手腕上的云雷双铃;但若像是刀剑等较大的东西,就会化为饰物。

 平时带在身上,寸步不离的战玉,在其所有人需要时,只要以意志力驱动,就能使它们还原为原本的武器。

 而这东西很明显的是某人遗失的战玉,因为上面刻著含有意义的纹路。虽然季夜自己没有修(也不能修),但是他糊里糊涂的选了法宝课,多少在旁听的情况下,看过同学们的战玉。

 如果看的出这纹路大约是什么意思,就可以知道这是谁的了……通常会刻在战玉上头的,都是所有者名字的篆文。遗失战玉是件大事,万一需要重炼,这所有人一定会欲哭无泪。

 “嗯?阿夜你手上拿著啥米?”吴启眼尖的看见了季夜手中的东西,将头凑了过来。

 “某个人的战玉。”季夜将它递给吴启,“你可以看出上面的名字是谁吗?”

 吴启接过后看了下,又丢还给他:“我对这东西没法度啊!你要不要干脆缴到失物处?”

 “说的也是……那我过去一下。”就在少年起身准备往服务台走去时,他看见了一个男孩,蹲在离他们不远的桌子底下。

 “……玩躲猫猫吗?”

 在图书馆?不,看来不是。

 男孩又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哭丧著脸往下一张桌子前进。季夜认出了他,那是有好几堂课会跟他重叠的班上同学,叫做……钟奎的样子。

 由于这孩子平常也不太起眼,总是默默的上课、默默的下课,中间休息时季夜看过几次他默默的翻著自己的书,总之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人。

 他也有上法宝课,看样子是在找东西。该不会这战玉就是他掉的吧?

 季夜在心中暗忖。

 他走到男孩身边,试探性的唤了声:“钟奎同学?”

 男孩推开椅子从桌子底下钻出来,用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望著季夜:“是?”

 “你在找这个吗?”季夜将珠子递给他。男孩看见战玉的时候,表情瞬间明亮起来。

 “是!啊,非、非常谢谢你!”

 他开心的从桌子底下爬出来,接过战玉时,季夜觉得他只差一点点就哭出来了。

 “喔,找到失主了?”吴启叼著香烟糖走到季夜身后,手臂直接搭上他的肩膀。

 “嗯,是钟奎的。”季夜回答。

 “刚、刚才我出去的时候才发现它掉了……可是图书馆很大,我也不记得之前坐哪了,只记得大概的位置,所以我找了很久……”

 低头用手背抹去眼中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钟奎吸了吸鼻子,“真是太感谢你了!”

 他用力的鞠了个躬,那力道之猛差点让自己跌倒。

 “这款重要的东西要收好啦!好在你是给阿夜捡到,要是给别人捡到就没那么好运了。”吴启笑嘻嘻的说著。

 “是,我下次会小心的。那么我先走了,下次……请务必让我请你喝杯饮料以表达我的谢意!”男孩又深深鞠了个躬,然后欣喜的拿著自己遗失的东西往大门走去。

 “他是人神吧?能在这样的年纪觉醒,应该也算是能力还不错的神啰?”季夜看著孩子的背影自言自语著。

 “嘿啊,可是总觉得没有特别看见他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如果你的‘惊天动地’是指莫名其妙跟上神打起架,然后把人家的店给轰了,我想还是低调点比较好。”季夜不置可否的瞪了他一眼。

 “嘿~那拢系要保护你啊~”吴启搂紧了他的肩膀,就著身高差的优势,将头靠在季夜的头上蹭。

 “走开啦不要这样!”季夜被搂得有些难过了,不满地想推开他。

 “你们在干嘛!”莫娘跳上了小保生的背,将整个人挂在上头,这个冲击把吴启整个往后拉,连带的让季夜也重心不稳——

 “呜哇!”在一阵刻意压低了声音的哀嚎后,三个人摔成一团。

 “林莫娘,跟你说过不要在图书馆这样搞!”季夜有些生气了,他摸著撞疼的屁股跟腰,皱起眉头,“你悔过书写完了喔?”

 “对啊,我写完了。其实很简单嘛!”少女得意的说。

 “……你写了什么?”季夜心中有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临志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