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临志记 >神临志记_第7节

神临志记_第7节

作者:磨纪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5:2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倒前跟他说的那句话……

 既然害怕,但又为什么那么说呢?

 “季夜同学?你在想什么?”韩湘子温和的声音,把他从思考中拖回现实。

 “啊,呃,抱歉,发了一下呆。”季夜尴尬的搔搔头。

 “嗯……我在想,既然你们现在没地方去,那我偷偷告诉你们一个好地方好了!”青年教师将食指放在唇前,眯著眼睛笑。

 “那里是个不输图书馆的安静好地方喔。但是那个地方,我只能让你们进去。因为附近的东西都太珍贵了,万一让其他学生知道了,会不太方便。”

 “老师,你该不会是说你办公室的那个……”听到珍贵这二字,季夜直接联想到韩湘子办公室的那一排排、放满《山海经》手抄本的书柜。

 “既然知道,那就过去吧!”老师笑得像春风一样的温暖宜人,然后领著一班学生往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被一堆珍贵古籍包围的念书环境,事实上并没有办法让季夜放松。

 倒不是害怕一群人进来所造成的温度、湿度变化会伤害这些破损泛黄的书页,也不是觉得要是一不小心随便走走、伸个懒腰,就会打下一串世界遗产。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

 ——自己会很想要去把那些东西抽出来看!

 这里是韩湘子的办公室。由于他教授的是“伏妖学”,所以专门放置《山海经》的这间书库,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他工作的地方;季夜他们现下正是在韩湘子硕大工作桌旁,一人拉了张椅子,就地O念起书来。

 这里分成两个区块,一个是狭长型的,看来是被刻意分割出来的韩湘子办公区;而另一区,就是存放妖怪鬼物相关古籍的藏书区。

 两边被一面透明玻璃墙分隔开来,仅在靠近办公室入口处又开了一扇门,以便进出。

 “季夜同学,你好像对《山海经》很有兴趣。”

 大约是季夜频频望向藏书区的目光太过明显,原本在使用电脑处理文书工作的韩湘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饶富兴味的看著他。

 “呃……嗯。”被师长发现自己行动的少年,微红著脸低下头去。

 他是很想看没错,但是那种世界上没几本的、珍贵的书,他可是不敢碰的——万一自己一个不小心,那可不是赔得起的东西。

 “我想你书应该念的差不多了吧?天庭的课业,对你而言会很难吗?”韩湘子干脆将椅子拉到他旁边坐下,跟他聊起天来。

 “嗯……还好,课程……满有趣的。”不清楚为何韩湘子这么问他,季夜含糊的回应著。

 “我有听说你在人间时,书念的相当不错。”

 “那是老师你过奖了。”

 虽然季夜这样回答,不过事实上,能超过他成绩的,全国也找不出几个就是了。

 “希望我这一科不会拉下你的平均分数呢……”用手肘撑在桌子上,韩湘子将头靠在握拳的手上,微笑著。

 长长的、随意扎起的马尾披在肩上,这副帅气中带著点慵懒的模样,要是被平时就很仰慕他的一班女学生看见,应该会兴奋得晕倒吧?季夜这么想著。

 但是很可惜,这种魅惑力对少年来说完全是零分,那令人如沐春风的表情,更有可能让这零分继续往下扣成负分——因为看在季夜眼里,那根本就是另一种型态的不怀好意与嘲弄!

 “我会很努力的不让这种情况发生的,谢谢老师的提醒。”季夜尽量克制自己,不要露出不高兴的表情。这种时候,要是谁先火大就输了!

 韩湘子觉得很有趣似的笑出声来:“哈哈哈,别这样,我吓吓你罢了。

 你真的很优秀呢,每个老师都这样说喔!”

 “那真是我的荣幸。”

 就算被称赞了,季夜也无法打从心底高兴起来。他尽量摆出职业的笑容,想尽快离开这话题;同时,他也不停的向把他笔记拿去研究的莫娘和吴启使眼色。

 ——无论什么问题,赶快问啊!不然他就得继续应付韩湘子耶!

 青年教师忽然站起身,说道:“走吧!”

 “呃?”这下子,所有人都望著他,不知该作何反应。

 “不,你们继续念书,我跟季夜说话。”韩湘子笑笑,“你不是很想看吗?我不能让你碰,但是我可以讲点你想听的东西给你听。”

 季夜惊讶的看著他,“真、真的吗?”

 “是啊,总不能让好学的学生没东西学,对吧?”

 “老师我也要!”莫娘马上就想跟去。

 韩湘子挑了挑眉,“唔,如果连其他人也要一起听的话,我讲的东西就要包含在考试里面了唷!”

 “……那还是算了。”少女吐吐舌,认命的坐回位子上,继续研究那让自己觉得困扰的一堆讲义与笔记。

 光这些就让她想喊救命了,要是再多加,怎么得了!

 韩湘子笑著对季夜点点头,示意他跟上,然后往藏书区的方向走去;

 季夜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对书籍的好奇心,还是胜过了与韩湘子独处的不愉快,于是三步作两步的跟了过去。

 一排排的书柜不很高,但走在其中总会有种自己非常渺小的感觉。

 季夜不知道那种感觉到底从哪来的,只觉得他放眼望去,那些泛黄的书仿佛都有生命似的,散发出一种“存在”的气势。

 “你知道吗?”韩湘子开口打破沉默,“这里的每一本书,都记载著『正存在’与‘曾经存在’的生物。有些被灭族了,有些不知不觉就消失了。唯一能够见证他们曾经活过的事实的,就只有这些典籍。”随手拿下一本,青年教师轻轻的翻著。

 略过季夜眼前的,是由文言文书写的一连串妖兽记录。不时穿插出现的图像,在少年眼前跳跃著。

 一种奇异的感觉由他心底迅速涌起——那并不是看见书的兴奋,季夜很清楚这点。

 那是一种他无法形容的感觉。如同父母看见孩子般的欣喜,但在那欣喜中又带著浓烈的哀伤;那情绪强烈地直接冲击他的心脏,季夜抓著胸口,无力的低著头喘气。

 ……怎么回事?

 他必须要很努力,才能抑制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这种感觉到底是?

 “季夜同学?你怎么了?”发现了他的异状,韩湘子连忙将书迅速、但小心的放回原本的收藏处,然后察看起少年的状况。

 “季夜同学?”

 “我……”季夜喘著,从喉咙里挤出不具说服力的语句:“我没事……呜……”

 心口好痛,心脏像是要破裂般地狂跳著——虽然嘴里说没事,但季夜依旧因为这痛楚而缓慢的跪倒在地上。

 “季夜!”韩湘子赶忙扶住他。

 奇怪的是,在韩湘子碰触到他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异状同时消失了—

 —心跳恢复了平时的速度,那奇怪的感觉也烟消云散。

 唯一能证明刚刚那个突发状况的,大概只有他满身的冷汗。

 “我……没事了。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季夜困窘的调整著呼吸:“我平常并不会有这样的状况……”

 韩湘子疑惑的望著他:“……可能是你不太适应天庭?”

 “我也不知道……”

 “那么,还要继续吗?”青年教师从另一边抽出另一本书望著他。

 “要。”对于这点,少年倒是非常笃定,“刚刚根本不算是开始吧?”

 “你的态度让我觉得很开心。但你是只对伏妖特别有兴趣呢?还是对所有的知识都抱持著这样的态度呢?”翻开书页,这一本所讲的是人死后所成的鬼物。

 “我可以告诉老师,是后者。”季夜不怕死的又凑了过去。

 接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发生,刚刚那种情形也没有再出现过。

 韩湘子像说故事般的讲了些课堂上没有提过的、已经消失的妖兽与鬼物;

 季夜静静的听著,偶尔发问,两人就这样翻过一本本的藏书。

 这里放的其实不只是《山海经》,《山海经》只占了其中一部分;这边的藏书,是所有讲述“人类以外”生物的记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也许是从人间出现《山海经》开始——又或者这部神话的开头,根本就是由“神”所创造的——祂们钜细靡遗的,将所有非人以外的生物,用笔与墨记在纸上。

 “为什么这座书库要独立出来?一起收在图书馆里面不是比较省空间吗?”当讲述告了一个段落时,季夜问著。

 韩湘子用若有所思的表情望著一整间的藏书。他们正站在书架的尾端,往前望,刚好可以看见玻璃墙的那一头,几个人用功苦思的模样。

 “你听过‘言灵’这一种说法吗?”

 “那不是日本的……”

 “对。对东洋人而言,说出口的话就带有力量。名字是力量、话语是力量。这间书库之所以独立出来,也正奠基在类似的基础上面。”

 季夜看著他,似乎对他的话有些不太能理解。

 韩湘子顿了顿,继续说:“这里每本书上所记载的文字,全部都有力量——文字记载著有力量的妖兽鬼物,久了、也能化成精怪。这是我一直没有提过的东西,因为它无法被归类。当它是文字的时候,那不是妖;但当它撰写什么东西时,它便成妖。介于有形与无形之间。”

 “有这种事?”季夜惊讶的看著这满屋子的藏书。

 他一开始感受到的“存在感”……

 原来这里的每一本“书”,都能算是一个“活物”?

 “由于书写的是具有破坏力量的生物,所以上面的人必须将这些书全部放在一起管理。这间书库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笼子,而我握有这间笼子的钥匙。”

 韩湘子笑了笑,“嗳,刚刚那些你就当作聊天吧,我们该回去了。”

 “……嗯。”季夜知道这话的意思。

 这也许是不该说的事情,但韩湘子说了。有可能是因为憋著难受,也有可能因为自己是个将来不会跟“神”有关系的人类,告诉自己并没有什么大碍。总之,他知道这事情他最好听过就算了,至少别提起。

 “对了……关于期中考,我在想……不知道该出什么题目呢?”走在前面的韩湘子,忽然丢了这么一句话出来,“你觉得呢?”

 “老师不是一直说要我们‘应用’吗?那就出个‘假想状况’来写写申论……”季夜随口说著。

 反正对他而言,无论是单考上课内容、或是这种实际上的“应用”都一样,总之就是把那些东西念会就对了。不过就是写嘛,再怎么“唬烂”

 都有一定分数。

 韩湘子忽然在玻璃门前停了下来。

 “老师?”

 “你的建议非常棒。”青年教师回头看著他笑,“我会慎重考虑。”

 说完后,他推开玻璃门,回到办公室。

 “喔……”季夜跟在后头进去。

 他这时候对老师所说的那句话还不是很了解,但当他之后真的了解时,他非常、非常后悔自己嘴贱,讲了这个建议……

 “欸,刚刚老师有没有泄题啊?”莫娘扯著季夜的袖子问。

 时值下午,讲义该印的、该念的也差不多了,他们向韩湘子道谢后,便离开了藏书库。一行人现下正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时值温书假期间,虽然校园里没有多少学生,但在宿舍区外头的商业区内,还是相当热闹的。

 “没有,他连题目都还没想到,泄什么题啊?”季夜边咬著刚刚路上买的红豆饼,边说:“不过我想,他也许会考实务申论题吧?”

 “喔?”莫娘与吴启眼中闪出了听到大秘密的光芒。

 关语依然沉默不语著,而钟奎脸上则是出现了惊惶的神色。

 他抖著音,问道:“实、实务申论?”

 “他就问我要考什么啊,我说,既然他觉得我们不会应用,那就出个假想情境题来考吧……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真的去出,反正这个消息就泄给你们啦!”

 “这样啊!”众人点点头。

 “……季、季夜,你为什么要这样跟他说啊……”男孩看起来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呃?我也只是随口讲讲而已……”季夜呆了呆。这孩子的态度为什么那么奇怪?

 钟奎看起来非常、非常的担心,“韩湘子老师要是考起应用题,可不只是笔写一写就算了喔……”

 “麦烦恼啦!反正也没有地方可以让我们实际练习吧?”吴启揉乱男孩的一头黑发。

 “这……”

 “我也觉得不用担心。啊,我家到了,先进去啦。”

 季夜向友人们挥挥手。在走向自家大门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对吴启及莫娘提醒:“有什么问题,待会我开及时通讯,你们再问我好了。”

 “好。”两人点点头,“那周一见!”

 众人解散,朝著各自的住处走去。钟奎回头看了看季夜家的大门,然后叹了口气。

 事实上,是有地方可以考“实战”的。

 男孩现在只希望自己对韩湘子的了解有误。他望著美丽的天空,默默的想著:神啊,拜托,那讨厌的第六感千万别成真呀……

 考试周很快的开始了。有些老师是作期中报告、有些要笔试;对一般学生而言,他们选的课基本上排不了一周的时间,所以考起来还算满轻松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临志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