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临志记 >神临志记_第9节

神临志记_第9节

作者:磨纪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5:3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的,当然是不少女孩的注意。

 “人界还是这么热闹……虽然我有点不太习惯这样的气氛。”青华苦笑著。

 “这是你们所创造出来的活力呀……上头不是一向这么说的吗?”

 韩湘子将掉到眼前的发丝往耳后拨,“在你们所‘管辖的区域’……创造出‘公平的荣景’……”

 “……别说这个了。餐馆在那里,过去吧!”很显然想要回避这个话题,青华自顾自的往有著红色招牌的牛排店走去。

 韩湘子在青华背后恶意的笑了笑,然后踏著轻松的步子跟上。

 用言语占上风是他爱做的事情,反正这些情况他也嗤之以鼻很久了,拿来欺负老友应该也不算太过分吧?

 不知道是不是青华用了点神力作弊,在这种时间,原本应该客满的餐厅,忽然有人退订了原本订好的位子,让他们得以入座。

 侍者训练有素的捧著菜单走到两个人身旁,点完菜后毕恭毕敬的离开。

 “想问什么问吧!”韩湘子还叫了瓶红酒,俨然就是想要大坑青华一笔;他优雅地端起高脚酒杯轻啜,葡萄色的酒液,有如水晶般澄澈。

 “那个凡人,有什么异样的状况吗?”青华见他终于肯切入正题,连忙提问。

 “他姓季名夜,别老是凡人凡人的叫他。除了功课比神子及备位神们还要好、也比神子及备位神们要认真以外,其他没有什么异状。”

 但事实上,韩湘子想起了季夜在书库中的异常模样。

 为什么是书库?他想不透。在那个有著强大封印压制、关著「最后”的一群魔物的笼子里,这代表著什么意义?

 虽然不知道那有什么含意,但他也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青华。他很清楚,要是多说了些什么,那孩子的下场可不只是“死”这么简单。

 天庭高层的办事手段,他太了解了……

 “那你最近申请的鬼域通行是怎么回事?不过是考个试,有必要把学生带到这么的危 3ǔωω.cōm险地方吗?万一谁出了什么事情,你可是要负责的喔?而且,架那个‘范围’很花力气吧?一向最讨厌麻烦的你,怎么会做这种事情?”俨然是不死心,青华继续追问。

 韩湘子皱起眉头。

 “问题一个一个来,一次这么多要我怎么回答?啊……凉拌虾是我的,对,谢谢。”微微往后退让侍者上菜,他叉起一只已经去掉身上甲壳的冰凉虾子,放进口中。

 “我申请鬼域通行,是为了让学生们对伏妖这事情有个实际的经验。

 万一我笔试随便考考放一群人过了,等他们上任真出了问题不是更糟?还有,范围不是我自己一个人动手架的,有人帮我,没花什么力气。再说,这些跟季夜也没有关系。”

 秘书官用叉子搅弄著自己面前的水果沙拉。

 “你难道没有想过,这人为什么可以通过天门?而且他应该也包括在你的考试里吧?若你真的相信他没有力量,又怎么会让他去考这种完全没有胜算的考试?”

 “我有我的考量。”韩湘子很快的解决完三只凉拌甜虾,满意的舔掉唇边沾上的酸甜酱汁,才续道:“关于我的教学,你就别多问了。”

 想套我话?没有这么容易——青年教师想著。

 “并不是我爱问,我也是有压力的。”

 青华不雅的用手撑著头,口中嚼著奇异果,有些含糊不清的说:“光是开鬼域……就够上面的问了……”他叹著气,看起来很苦恼的拧起了眉峰。

 “你不会用其他消息调开他们注意力啊?你不是很有办法吗?”

 “你以为这几条消息就不大啊?”青华像是要泄愤般的用力咬著小苹果块,“开鬼域、凡人过天门,好几年份的怪事,全部挤在一起发生了啊——”

 韩湘子默默的喝著红酒。

 “是说……韩湘子,教书,好玩吗?”青华忽然将话题拉到韩湘子本身,让后者睁大了眼睛望著他。

 “……也没所谓好不好玩……”

 “你不是很崇拜你叔叔吗?他那么喜爱的职业……做起来感觉如何?”

 “怎么样,现在是结束盘问,开始关心老朋友了?”韩湘子挑眉。刚送上来的方块面包及焗烤奶油蘑菇酱汁热气蒸腾,散发著迷人的香气。

 “就是啊,现在是我私人的时间。”

 “俨然是官方变脸如翻书的技能应用版呢!”

 “快回答我的问题!”

 “教书啊……”咬著表面酥脆的面包,韩湘子想著。“我觉得很愉快。跟即将成为神、还没有‘那些习性’的孩子们相处,比在‘上面’要愉快的多了。”

 “原来如此。啊,对了,我有听说一个不算大,但跟你会有关系的消息。”似乎是满喜欢那个奶油蘑菇,青华三两下就吃完了。

 “唔?”

 “那个‘永劫’,好像已经办了易天学院的入学手续,要从西方回来了喔……”

 “‘永劫’!”这个消息成功的让韩湘子大吃一惊。“当初不是上面的玉皇老头把‘他’流放出去的吗?现在要回来了?”

 “所以我才说好几年份的怪事,全挤在一起发生。”

 侍者收走吃完的盘子,送上了两个人点的汤,青华轻啜了口清炖牛筋,似乎很满意的舔舔汤匙。

 “当初玉皇大人将他送去西方时,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乖乖的去了;

 现在要回来,玉皇大人倒也没有多加阻止。我想,也许当初是弄错了吧?

 ‘永劫’这东西……应该不会这么③üww.сōm快就诞生的……”

 “这我就不清楚了。”韩湘子只是含糊的回了句话,但脑子里却迅速的闪过几个念头。

 所谓的“永劫”,就是出生在神界中的一个异数。

 永劫代表著强大的力量,以及颠覆的改变——改变可以是坏的,也可以是好的。但是人们都害怕改变,因为安于现状看起来才是安全的。

 当初“那个人”初生时,就被上面的人偷偷的送到了西方;现在,这个人要回来了。

 这个“永劫”沉默了这么久,现在回来,到底会掀起怎么样的波涛?

 一群人坐在季夜家的沙发上发呆。男孩愧疚的低著头,不敢看其他同伴。

 “怕鬼……”季夜喃喃的说,往后靠在沙发上,嘴里叼著已经空了的玻璃杯。

 “怕鬼啊……”莫娘无聊的用手指在已经喝干的玻璃杯口,画起圈圈。

 “麦搁再重复了啦你们!”吴启受不了的出声抗议。白虎趴在他旁边,看起来一副快要睡著的样子。

 “人家正在想有什么办法可以治怕鬼嘛!”

 “那也不用一直念啊!”

 “这种东西治不好的吧?”季夜开口,然后接住掉下来的杯子。

 莫娘歪著头思考了会儿,接著想到什么似的弹了下手指,“啊!也许可以试试看!”

 “嗯?”三人一同望向少女。

 “有一句话不是这样说的吗?‘物极必反’……所以如果惊吓过头,搞不好下次就不会怕了呢!”

 莫娘说得兴致高昂,“虽然这时节有点晚了,不过还是可以玩啦!我有个好主意唷!”

 “听来亲像真有那么一回事。”吴启搓著下巴。

 季夜在心底拉起警报。“所以,你想要干嘛?”

 这鬼灵精怪的女孩心里头装的绝对都不是什么好主意!

 “无论那个主意是什么,我可以都不参加吗?”钟奎也感觉到危 3ǔωω.cōm险,他脸色发白的小声说著。

 三人回头,同声道:“你最没有资格说不要参加!”

 “呜!”男孩又缩回沙发里,皱著眉,一脸泫然欲泣的模样。

 他知道这些人想出来的法子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但他们说的也没错,他一点拒绝的权力都没有。谁让自己怕鬼呢……

 “那就来吧!从钟奎家开始,一直到季夜家的门口,中间绕过吴启家!”莫娘兴冲冲的说,“时间在明天晚上的半夜三点,我会叫关语抓著你来唷~”她对钟奎眨眨眼。

 “……呜……你、你还没说你到底想干嘛……”男孩害怕的微微发著抖。

 ——要死也要死的明白点啊!

 “这还不简单,就是‘夏末秋初的试胆大会’啰!”莫娘叉著腰,大声的宣布。

 今天晚上没有月亮。秋初的白天虽然相当炙热,但是夜晚就比夏日凉爽多了。特别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天晚上风还特别大,吹的树叶沙沙作响。

 那声音颇有肃杀的气氛。

 半夜三点……这时间挑的真准,钟奎苦恼地想著。

 虽然季夜有安慰他,这只不过是个游戏,但他依然怕的要命;虽然知道这里是天庭、根本不可能有鬼怪,但是他依旧无法控制恐惧从心底源源冒出。

 会怕是一种本能嘛,他又没有办法……

 忽然响起的门铃声差点把他吓得魂飞魄散。

 他缓缓的走到门口,慢慢的把门打开一个小缝——

 “呀啊啊——”然后他瞬间尖叫著把门用力关上,滑坐在门后喘息著。

 他、他刚刚看到的是什么?

 “……关语。”一个声音隔著门传来。

 “咦,啊?”

 “我是关语。”门外,女孩子的声音冷静的透过门板传来。

 友人的声音,像是冰凉的泉水,让他缓缓压下那疯狂的心跳。钟奎鼓起勇气打开门,看见女孩手上拿著两根已经插在简易烛台上的白色蜡烛。

 那的确是关语没错,自己刚刚大概就是被那由下往上照的影子给吓到了。

 没有对他刚刚的失态做出任何的言语攻击,女孩只是默默的递出一根蜡烛给他。

 钟奎不禁哀叹自己的倒楣,但还是伸手接过了蜡烛。

 深夜的宿舍区万籁俱寂。不只天上昏暗得看不到月亮,更倒楣的是,连路灯都没有。搞不好是小妈祖为了把气氛弄得更恐怖,而跑去破坏电源也说不定,或者是……

 钟奎不得不想些其他的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恐惧心情。

 “走吧!”待他接过蜡烛之后,关语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等、等我一下啊!”钟奎连忙追上,“小语你别走那么快嘛……”

 他跟在女孩身后,不时紧张的四处张望。

 明明是已经走习惯了的宿舍区,但昏暗的夜却让他对一切都抱持著戒心;路边高大的行道树、篱笆与篱笆间的黑暗阴影、每幢房子中间间隔的阴暗狭缝……

 “小、小语,你说句话嘛……这样很恐怖耶……”

 钟奎觉得,要是再不多点人的声音,他就要哭著跑回家了,“小语?”

 走在前面的女孩没有回头。

 “小、小语?”男孩心中有股不太好的预感,“你、你该不会也跟著一起玩了吧?”

 女孩依旧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著。

 “小……”钟奎伸手想拍女孩的肩膀,在这时听见自己身后有脚步声一闪而逝。

 他吓了一跳,连忙回头看……自己的影子与烛光,昏暗的映在地上,身后一片漆黑,什么人都没有。

 “吓死我了……咿?”当他再次回头时,关语已经不见了。

 “小小小语?”他紧张的站在原地不敢动。

 刚才,他完全没有注意女孩到底往哪边走,在这么昏暗的夜里,他也看不清楚路牌。

 ——备位神宿舍区是个棋盘式的区域,每个地方看起来都一样。

 现在别说是走到季夜家了,他根本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

 “现、现在该怎么办?”他手上拿著蜡烛、急得转来转去。

 干脆回家吧——这个想法在钟奎脑中浮现。

 不对,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就算想偷偷溜回家也没办法啊!

 脚步声又从他背后出现。钟奎这次不敢再回头,他僵著身体,一动也不敢动。那声音越来越近,慢慢的、一步一步的……

 到了他的背后。

 “呜……”他紧抓著蜡烛、呜咽起来。

 一只手放上他的肩膀。

 “呜哇啊啊——不要过来!”男孩边尖叫著、边闭著眼睛往前冲。蜡烛的火焰在空中晃动著,然后因为他跑得太快而“呼”一声熄灭。

 “咿?”钟奎吓了一跳,但是他不敢慢下来。跌跌撞撞的、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到确定自己后面没有人,他才敢放慢脚步,用颤抖的手拿起已经熄灭的蜡烛察看著。

 “要、点、点个火……冷静、冷静一点,这里是天庭,根本不可能有鬼……”他不断说服著自己。

 冷静、冷静,你可是鬼王接班者呀!别这么窝囊……

 “嗯……好。”好不容易稍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钟奎拿起蜡烛,准备用法力放出一点火焰,重新将它点著。

 他一弹手指,手上立即出现一团小火;而在火焰出现的同时,他也看见了自己面前……

 有张狰狞的脸正在看著他。

 钟奎瞬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那脸跟他的距离非常、非常近,近到他可以看清楚那人——或者该说是那一头——瞪大的眼睛,及缓缓从眼眶中流下的鲜血、还迅速染红那人的整个眼眶……

 “呀啊——”男孩尖叫著往后跑,在这阵慌乱中,他连蜡烛都弄丢了。

 “不要不要不要!走开、走开啦!”

 他在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临志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