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临志记 >神临志记_第10节

神临志记_第10节

作者:磨纪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5: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黑暗中不停跑著,夺眶而出的泪水温热的滑下脸颊。身后好像有很多东西在追著他,他的后领三不五时被扯住,飘在后面的衣摆也可以感受到不时的拉扯。

 这种情况……很久以前似乎有过……

 好像是小时候,自己跟父母亲出去玩的时候,晚上他偷跑出去,在外面迷路……

 因为自己拥有神的身分,所以容易吸引奇怪的东西靠近;但当时他只有人的肉体,没有神的力量,看著那些缺手断脚的玩意儿,向他伸出手要抓住他,他也只能跑、不停的跑,直到他一头撞在出来寻找他的母亲怀里,才敢放声大哭。

 但是这里不可能发生那种事情。

 父母并不在身边。

 “可恶……”他呜咽著抹去脸上的泪,却无法抹去心里的恐惧。

 “鬼王……”

 “你是鬼王吧?”

 “救救我……我好痛苦啊”

 “钟馗大人,让我升天吧、钟馗大人……”

 “杀了你!”

 “是鬼王候补啊!”

 “住口!”他摇摇头,想甩去自己脑中的影像及当时他所听见的声音。

 有哀怨、有苦恼、有痛苦、有愤怒、有恨意……因为他是鬼王钟馗的接班者,鬼魂们自然而然的汇聚到他身边——无论是单纯的想寻求协助,或是带著恶意。

 “不要再叫了!我没有力量、我……呜?”

 闷著头往前跑的他忽然撞到了什么温暖的东西。

 撞到人了?

 “钟奎?天啊,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大家都在找你……关语走著走著就没再看到你了,你到底是怎么了?”季夜的声音像是穿破黑暗而来的亮光,让钟奎觉得自己瞬间找到了依靠。

 “呜哇哇哇~”他紧抓著季夜,放声大哭起来。

 “咦有这么恐怖吗?不过就这点程度而已嘛,好啦,乖喔,不要哭了……”少年温柔的拍拍他的头:“来,把眼泪擦一下。”

 “嗯……呃?”钟奎接过少年递来的手帕,正奇怪上面怎么会有著黏黏湿湿的东西,定睛一看,才隐约看见手帕上染著黑色的、一块块濡湿的痕迹。

 虽然在这种情况下什么都看不清楚,但是照那飘在自己鼻间的浓重铁锈味来判断……

 “怎么了?”少年弯下腰。钟奎害怕的往上看,看见的是自己最不想要看到的东西。

 那上面是空的。

 至于是什么上面呢?当然是脖子……

 钟奎连叫都叫不出来,他用力推开那人,然后头也不回的继续跑。

 “喂?等一下,你要去哪啊?钟奎!”那个(听起来应该是季夜)的人,好像往他这个方向追来了。

 “不要过来!”钟奎哭喊著。

 “啊?你在说什么,什么不要过来……”

 “走开!不要装成季夜的样子骗我!”他的声音带著抖颤。

 “你在说什么,我就是季夜啊!”

 “你才不是!”绕过一个弯,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往哪里跑的钟奎,直到确定自己后面没有人追来,才靠在邻近的一面墙上喘著气。

 “呼、呼……”他靠著墙缓缓滑坐在地上,用袖子擦去脸上的泪痕。

 “……对不起、对不起……”想到自己糟糕的状况,他不禁喃喃的呜咽著道歉。眼泪越擦越多,他不停的哭著。

 自己的胆小会拖累同伴。他知道这道理,但是却无法控制情绪。

 “对不起、对不起……”

 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如果说对不起有用的话,世界上就不需要警察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

 “……老师?”男孩抬起泪痕斑斑的脸。他看见的是他相当熟悉的脸孔,但那既不是季夜、也不是莫娘或吴启,不是关语、不是任何一个他认识的同学。

 韩湘子站在他面前,低头看著他,表情严肃。“说说看,你是什么身分?”

 “老、老师?”他想要扯住师长的衣角,韩湘子却往后退了一步,没让他得逞。

 “回答我的问题,钟奎。”

 “我是……”钟奎擦去脸上的泪,“我是……鬼王钟馗的备位神。”

 “你的职责是?”

 “斩去危害人类的……一切非人事物。”钟奎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要那么颤抖。韩湘子的出现虽然让他吓了一跳,但不可否认的,他渐渐心安了下来。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逃跑。”

 自己在逃离的东西,正是自己的“责任”……

 “这样可以吗?”

 “不、不行……”

 “你想知道继续这样下去的后果吗?”韩湘子的声音冷硬。“下礼拜我让你们去鬼域时,没有力量的季夜会第一个被抓住、被吃掉。他不是神,所以会死,会死在你的手上!”

 “那不是我做的!”不知道是不是韩湘子力量的影响,钟奎居然在自己的脑海中隐约看见了季夜死去的脸,和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

 “那正是你做的。你会害死季夜,因为你逃避自己的责任。”

 “不是!才不是、呜……”男孩捂著耳朵呜咽。

 “你现在跟以前的你已经不一样了。你已经取回神力,鬼怪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威胁。如果你还是继续困在以前的回忆里,就会害死你的朋友。

 你希望季夜死吗?”

 “我并没有那样想……”

 季夜是他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继关语之后的……

 “那你就要好好的想想,自己该做什么。”青年教师走到他面前,伸手摸摸他的头,“你懂吗?”

 “……嗯,我懂……老师……”男孩点点头。声音依然颤抖著、泪依然在流,但在他心底的确是起了那么一点微妙的改变……

 “对了,你知道吗?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喔!”韩湘子的声音忽然变得尖锐:“从你们说要开试胆大会开始……”

 “呃?”钟奎吓了一跳。

 青年教师的手依然放在他头上,但是那个表面积的改变、及自己眼前所看见的东西,都让男孩脸色发白。

 缓慢的由手开始,肌肉一块块的掉下来,韩湘子俊美的脸上也像是溶解一般,变的血肉模糊。最后,是沾著血跟残余肉块的白骨……

 原本是“韩湘子”的尸体张开嘴,从空洞的口中,掉下了一个沾满血的猩红肉块——那是舌头。

 钟奎这次没有跑也没有逃,更没有尖叫。

 他很直接的选择了昏倒。

 “……奎……”

 不甚清晰的声音微弱的响起,闯进他停摆了一阵子的脑袋。

 “唔……”少年发出混浊的呢喃。

 “钟奎、你还好吗?”

 男孩睁开眼,看见的是季夜担心的脸,还有天花板,以及明亮的空间。

 “啊、醒了!”季夜提高了声音。

 “醒了吗?”莫娘带著点鼻音的嗓音接著传来。

 “惊死人了~”会用台湾国语的,只有吴启一人。

 “嗯。”虽然一样简短,但可以听得出,平常不怎么显露情绪的关语,也偷偷的松了口气。

 钟奎坐起身,摇摇还有点晕眩的头。

 “这里是……季夜家?”他看著房间整齐的摆设,不是自己家也不是关语家,那只有可能是季夜家了。

 “对,这里是我的房间。”季夜拿了杯温开水给他。“喝点水吧!你吓到大家了。”

 “真的,看到你昏倒,我都快吓死了。”莫娘嘟著嘴,泛红的眼眶看得出来,她刚刚似乎是哭过了。

 “我才会被你们吓死呢,那些东西到底是怎么搞出来的?真的很恐怖喔!”钟奎委屈的喝著水,他现在才真的觉得自己安全了,而且是很实在的安全感。

 众人面面相觑。

 “?”男孩疑惑的看著友人们。

 沉默了良久之后,关语先开口了:“你不在。”

 “啊?”关语讲话一向简洁,有时候简洁过头,根本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关语说,她没接到你。”莫娘补充。

 男孩睁大眼睛。“可是我有看到你啊!”

 “我敲门的时候没人应。开门进去,你不在了。”关语冷静的说。

 “耶?可是我明明还有拿你给我的蜡烛……虽然掉了……”男孩的心脏又开始狂跳。

 不会吧,不会吧?

 “我拿手电筒。”关语的话,让他瞬间哑然。

 “……”季夜、吴启跟莫娘三个人对望了一眼,脸色都有些发青。

 “……你到底看见了什么?”最后由季夜开口问,少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镇定。

 “就是……”钟奎把自己的经历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但想当然尔,他把自己过去的状况,及遇到韩湘子部分的对谈,作了一点小小的改编。

 众人的脸色很显然越听越白,只有关语依然镇定。

 “……最后我就昏倒了,然后醒来就看到你们。”钟奎的声音也开始有些发抖,“……那你们的情况?”

 “我们……本来是预定让关语去接你。”季夜似乎正努力的压著自己有点发抖的声音。

 “然后中途偷偷丢下你落跑,到这为止都跟你叙述的一样……但是关语没有接到你,她打手机给季夜,我们都过去了……确定你不见了之后,我们还在想会不会是你害怕所以先跑掉了,又四处找了一下。最后,在宿舍区最后面的广场,发现你昏倒在那里。”

 “……那来接我的、吓我的、到底都是些什么?”钟奎困难的咽了口口水。

 “……总之,不是我们就对了。”季夜脸色发白的说。

 “……”

 在长长的沉默里,众人开始对“因为这里是天庭,所以不可能会有鬼”的信念有些许的动摇……

 韩湘子坐在典籍室里笑个不停。

 他刚刚已经用神力看见了整个经过,虽然这出戏完全都是自己在导的,但看见钟奎的反应,还是让他忍不住笑弯了腰。

 “啊哈哈哈哈哈……那孩子真可爱……”他很没形象的擦去眼角的泪,整个空荡的典籍室里回荡著他的笑声。

 韩湘子手边的桌上摊开著几本古籍,散乱的摆放著;仔细一看,会发现上面所描绘的怪物似曾相识——是的,那正是把钟奎吓得半死的妖怪们。

 “唉、真多亏了小妈祖想出这种点子,我才能顺水推舟啊……”似乎是终于笑完了,他往后靠在椅子上,状似满足的叹了口气。

 原来韩湘子在得知他们打算用试胆大会来训练钟奎之后,就开始打了这主意。他用了一些力量,做出鬼怪的幻影,并将钟奎事先带走,然后开始一连串的恐怖轰炸。

 其实他也满想知道所谓“物极必反”是否会有用,但当他发现这孩子还是只会逃,连最有力的武器都拿不出来时,韩湘子相当不满。

 所以他才在最后,决定直接让自己的身影现身,在吓得半死的钟奎眼前,晓以大义一番。

 他知道钟奎以前在人间时常常被鬼怪骚扰,而生性温和的他往往被吓得哭出来;这也造成了他在有力量之后,还是无法对非人生物发挥出该有的实力——这点并不是韩湘子所乐见的。

 “希望他以后能慢慢磨掉胆小的习性……你说是吧,钟馗大人?”韩湘子转向典籍室门口,微笑著说。

 来人戴著狰狞的面具,穿著与青华类似的华丽官服,全身散发出威严的架式;那与韩湘子所散发出的气息相同,那是有力量的神的气息。

 但很显然的,钟馗的气息比韩湘子弱很多。

 “请你不要太欺负他了。”从面具下传出了与那狰狞表面不搭的,浑厚但温和的男声,似乎还带著些无奈。

 “我也不愿意,但是在他完全接收你的力量之前,我必须将他训练好。这不是你对我的托付吗?”韩湘子笑得很人畜无害。

 “……真是辛苦你了,不过我想那孩子也很辛苦吧?”

 “是啊,你都没看见他哭著跑走的表情……噗……”像是想到那一幕,青年教师又闷笑了起来。

 “别这样,韩湘子,你好老师的形象会破灭唷!”钟馗无奈的说。

 “好啦、好啦,你不是知道的吗?我其实很疼他呢!”

 “我知道……而且还有点过头了,你居然想牺牲那个凡人……”钟馗走到他身边的另一张椅子坐下。即使坐下了,他依然没有将面具拿下来。

 “拿掉,我实在不喜欢你那张鬼面。”韩湘子皱起眉。

 “不要,我懒。拿这个还要解封印,太麻烦了。而且你这里可是封印著大量妖魔鬼怪的典籍室,我还是戴著好。话说,你真的想要把那个凡人交给小钟奎?万一出事怎么办?”

 韩湘子沉吟了会,“……我想要相信那孩子。”

 “嗯?”

 “他虽然胆小,但也很善良,更珍惜朋友;我想要赌赌看。”

 他想要赌“朋友”对于钟奎的重要性。

 那孩子身为“鬼王”的天性能不能被激发,就看这一次了。

 “而且要是真的不行,你会出手的吧?我觉得我根本不需要担心呢!”对著鬼王微微一笑,韩湘子语气轻松。

 “……唉,你这人真是老奸巨猾。”钟馗似乎拿他没有办法。

 “彼此彼此啰!对了,要记得来看考试哟!”青年教师的眼中露出狡黠的光芒。“那结界是你架的,你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临志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