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临志记 >神临志记_第21节

神临志记_第21节

作者:磨纪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6:1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没错……稍微等我们一下。」双胞胎小声的讨论了一会。

 「喂,你为什么硬要看那个啊?」趁着这个空档,季夜小声的对九天道:「说真的,那也不是我们该看的东西吧?」

 「只是好奇罢了。」九天朝他眨眨眼。

 「真是有够任性的!」少年皱着眉嘟嚷。

 在经过一番短暂的交谈后,南北极似乎终于下了决定,「我们可以让你看幻象。」南极道:「如果你只是想看「它们」长什么样子的话。」

 「那就拜托了。」露出难得一见的正经表情,九天甚至还跟他们点了点头。

 虽然对平常人而言,那是相当普通的反应及动作,但是这种动作出现在以嚣张跋扈为座右铭的九天身上,却有一种不太搭调的感觉。

 双胞胎同时伸出手,然后唱起季夜听不懂的曲调。

 两人的声音互相应和着,同时,小小的一双手掌上也笼罩着金色的光芒,在光芒中出现的,是两样半透明、看起来有些虚无缥缈的物体——

 其中一样是笔。

 那是一只从笔杆到笔尖,皆有着透明如红玉般鲜红色泽的笔,连笔毛都是纤细的、带着透明感的红色;那种纤细而美丽的色彩,让季夜可以断定那绝对不是人间会出现的东西。

 在笔杆上,金色的粗细线条勾勒出相当美丽细致的花纹,繁复华丽、却不会流于庸俗。

 另一样是书。

 那是一本看起来很厚重的书,大概有A4影印纸那么大,厚度像百科全书一样,相当厚的书。精装的封面有些微的磨损,看得出来已经有相当的年代;而这本书跟笔一样是红色的,在红色的封面上,金色星点如同星沙一般散布其上,反射出美丽的光彩。

 就像一片红色星空。

 「好、好漂亮!」季夜不由得打从心底发出喟叹。

 「不愧是天庭中的两样珍宝……」九天盯着那两样宝物看,半闭的异色瞳被长睫遮掩着,让人不知道他到底想要打什么主意。

 「这两样对我族或天庭,或整个天、地、人界而言,都是相当重要的东西。」

 南极道:「如果里面的文字在不正常的状况下有什么更改,都是非常严重的事情……这就是我们不能轻易让它们见人的原因。」

 「这里面所记载的,是所有凡人的寿命吗?」季夜问道。

 「是的。」

 「那我的也在里面罗?」季夜又问。

 「理论上是。」南极点点头,随即又想到什么似的补了一句:「但是不能给你看。」

 季夜失笑道:「我没有要看啦!不过一想到人的寿命其实是已经决定好的,就觉得满奇妙的。」

 「其实这书里的东西……并不是不会变动的。」北极轻轻的说。

 「是的。这里面的所有记载,都会随着应有的变化而产生变化。」南极补充。

 「应有的……变化?」

 「这个就别多问了,已经是我们的业务范围哟!」北极举起食指竖在唇前,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真的很美,我第一次见识到这两样宝物。」九天愉快的笑了笑,「赶快收起来吧!」

 「看够了?」

 两人将原本摊开向上的掌心握成拳的同时,两个神物的幻象也消失了。

 「就是啊,虽然很想要,不过我拿了也没用呢!」九天起身伸了个懒腰。「夜,该回去了吧?」

 「嗯,说的也是,已经满晚了……」季夜也站起身。「不好意思,这家伙的任性给你们添麻烦了。」

 「夜你在说什么!给我看可是一种荣幸呢!」九天哼了声,将长发往后拨。

 南北极轻笑起来,「那我们不送了……啊,今天很感谢你们出手帮忙。」

 南极朝九天伸出手,后者轻握了握那比自己小很多的柔软小手,挑起高傲的眉,「敢找夜的麻烦就等于是乱动我的东西,万死不足惜啊!」

 季夜闻言,露出一脸很受不了的表情,「真是的!说过好几遍我不是你的东西啦!」

 「对了。」

 九天在踏出门的那一刻,回头看着两名双胞胎。

 「请务必好好的保管两样神物。」他用很特别的语气说道。

 南极不解的望着他,然后点点头,「当然,那是我们出生的意义。」

 「那就好……」

 九天垂下了银色长睫,露出跟刚才看见宝物时一样的神情。

 「啧!痛死了……」一脚踹开学生会办公室的门,曹琰边揉着淤青一大片的肋骨,边往沙发走,「妈的,那个黎九天,就不要再让我看见!」

 「我们太过轻忽了。」不同于同伴的愤慨,魏垣只是低低的说道。

 他走向另一张沙发坐下,然后因为这个动作牵动到伤口,稍稍扭曲了端正的脸庞。

 「再看见他,你也不能多做什么的。」

 徐温捂着肚子,往自己平常的座位——一张相当大的真皮独立沙发││走去。

 全身都在痛。

 他皱起形状优美的眉,除了赌咒那该死的「永劫」以外,还赌咒自己的无力。虽然知道「永劫」的力量远远超越自己,但也不至于……这么简单就被……

 看着会长的表情,魏垣跟曹琰对望了一眼。

 照大少爷的表情看来,他现在相当相当的不爽哪……

 「哟、小温你脸色好难看唷!」

 随着大门打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她穿着剪裁合身的五分袖衬衫及黑红经典苏格兰格裙,脚上踏着黑亮的皮靴。

 「姬幸……」徐温没好气的瞪着她,「你来做什么?」

 「唷、听说我的职位是副会长呢!」

 皮靴踏在学生会办公室光亮的磁砖地板上,发出「叩叩叩」的清脆声响。

 女孩大步的走到徐温坐着的大办公桌前,将手撑在上面,俯身在脸色已经有些阴晴不定的会长耳边,轻声说:「「他」交代的事情,明明就不是什么难事啊?你们该不会其实比下界的凡人还要无能吧?」

 「啪!」

 女孩话音甫落,左脸上就红了一片。

 「闭上你的尊口……姬大小姐!」徐温冷冷地说道。

 被九天踹飞、踩在脚下、拿着刀正对自己颜面的怒气还没消,姬幸的一番话更是火上加油。他原本就是个大少爷,对这种冷嘲热讽哪里忍得下?也不管姬幸是不是女孩子,一个巴掌就爽快的赏了过去。

 「……哼!」姬幸捂着脸瞪他,「我不过是将事实说出来罢了。」

 「好了啦,会长,小幸是女孩子啊!」曹琰看不下去的出面制止。

 这对正副会长一见面就没什么好事,冷言冷语到互相动手,都是常见的。

 「小幸,你也是,不要再刺激会长了。你明知他就是这种个性……」

 「还说呢!」姬幸一回头,用力戳着曹琰的胸膛,「你们三个人是怎么样?每次找人麻烦都反而被找麻烦!有够没效率的!」

 「小幸,话不能这么说,「他」给我们的这个命令并不好办。」魏垣叹了口气,「小妈祖跟小保生就算了,现在连「永劫」都跟他变成一挂的……那个黎九天根本是「黏」在他身旁,我们不可能神出鬼没的除掉他啊!」

 闻言,姬幸眯起了一双杏眼,似乎正认真的思考着魏垣的话,「永劫……的确是有点麻烦。」

 「……要是姬大小姐觉得很简单的话,那么让你去做好了。」徐温边说,边冷冷地哼笑,「你可以选择单挑永劫,我非常期待你的表现。」

 「呆子才会去单挑那种人,又不是不要命了。」姬幸哼了声。

 「那就不要说没用的风凉话!」徐温也哼道。

 「我一直不懂。」魏垣道:「那人不过就只是个凡人而已……就算他有穿梭天门的能力,那也不代表什么吧?为什么一定要留他下来,又要我们除掉他?」

 「……」女孩没有答话。

 「这个也一直是我的疑问。」

 徐温慢条斯理的往后靠在椅背上,「虽然我相当讨厌那群莫名其妙就从平民变成神族的家伙们……但这样特别在意一个没有力量的「凡人」,敢问……」他眯起了细长的凤眼,「大人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这不是你们该问的问题。」姬幸一点也没有要回答这疑问的意思,「「他」的命令就是圣旨,你们想抗旨吗?」

 「……拿地位出来压人了呢!」徐温冷冷的撇了撇嘴角。

 「总之,你们只要把「他」交代的事情做好就行了,问太多一点好处也没有。」姬幸理了理长发,轻轻的甩了下。

 「还有,别忘记当初在重选学生会的时候,你是怎么上来的!」

 听到这句话,魏垣与曹琰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神色。

 徐温没有表情的脸上稍稍抽动了下,然后低声道:「……也许我早该料到,这么大的人物竟会想要对小小一个学校的学生会选举动手脚,必然没有什么太好的事……对吧?」

 「呵呵,现在说这些没有什么意义……唔?」

 姬幸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力瞬间出现在房内,另外三人也明显的感受到了。他们望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姬幸背后的男子,眼里除了惊讶外,还有着难得的敬畏——

 「玉皇大人。」

 四人赶忙对那人行礼。

 那是一名看起来相当年轻的青年。

 他穿着相当繁复的华丽宫服,身上飘散出好闻的檀香香气;一头乌黑的长发梳理整齐地披在背后,漆黑如夜空的眸子虽然看起来温和,但却有着隐隐约约的戾气。

 而且那双眼里,有着与外表年纪不相符合的世故与苍老。

 「不用这么紧张。」男子微笑着,声音温厚而和善,「来,休息一下吧!我知道你们今天遇到「永劫」……辛苦了。徐温,身上的伤还痛吗?」

 他边说边走向低着头的会长,将手轻轻放在他肩上。

 「感谢您的关心,我已经好很多……呜!」

 玉皇的手用力压上他的伤处,徐温脚步一个不稳,直直往前栽向他的怀里——

 「会、会长!」

 一旁的魏垣及曹琰大惊失色的想冲过去扶起徐温,但却被男子以眼神制止。

 「对、对不起……」徐温微红了脸,有些慌张的想重新站好。

 玉皇伸手扶住他的肩膀,将他按回椅子上,微笑着道:「坐着吧!被我一压就脚软,看起来并不像是没有问题的状况呢!」

 「是……谢谢……您的关心。」徐温慌忙道谢。

 他其实相当的紧张。

 不,与其说紧张,不如说……他有点害怕。

 以徐温对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个性而言,这种词汇理应不会出现在他的字典中;但是,全天庭,唯有这个人他无法正面的忤逆他。

 这个人所握有的权柄……是无法超越、无法反叛的……

 唯一没有摆出敬畏态度的只有姬幸。

 她行完礼后,就只是直直地站着,偶尔把玩着自己柔软的头发,与另外三人戒慎恐惧的态度大不相同。

 「关于你们刚刚想问的问题……」玉皇背着手,缓缓的踱步,眼神扫过三人,「的确是我没有办法回答的问题。」

 「我们没有要怀疑您的意思,大人。」魏垣恭敬的低着头,「只是对这样的状况有些许的不解……」

 「我知道。」玉皇点点头,挂在肘上的长长饰带,随着他走动的动作飘飞,「但是,这也只是我的一种感觉而已……「那个人」似乎会让我们长久以来的平静产生不平的波动。我没有证据,因为调查出来的结果……

 他的确也只是个特异一点的「凡人」。」

 三人闻言,面面相觑。

 「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

 「是的,但我要相关人员不要公布。」玉皇微蹙起了眉,叹了口气,「我一直有不太好的感觉,但是我却无法证实。」

 「可是以您的力量,应该……」曹琰不解的问。

 全天庭应该已经没有人可以跟他匹敌才是——连续好几百年以来,都一直是这样的情况。他已经超脱出「神」也会有的那种形体消失之「轮回」,存在了好{炫&书&网}久……

 这个「玉皇大帝」,可以说是全天庭力量最强大的人。

 「这就是我所担心的。」玉皇踱到徐温所坐的椅子后面、那面相当大的落地窗前。

 学生会室是在办公塔里头,从这个位置,刚好可以俯瞰整个学园。

 「我无法知道为什么我会有「他很危 3ǔωω.cōm险」的感觉。真抱歉要你们为我做这件事,但是……你们不但是易天的精英,而且也是在我所能信任的人里,最容易做到这件事的人……我只能信任你们。」

 说到这,玉皇回头望向三人:「你们会完成我所交付的任务吧?即使那只是我的一种无法证实的感觉……」

 「是!我们会尽力完成您的要求!」三人连忙道。

 「但是……」魏垣面有难色的说:「现在连「永劫」都……想要无声无息的除掉那个凡人,恐怕不太好办……」

 玉皇叹了口气。那声叹息里,有着浓浓的不舍与哀伤。

 「「永劫」……那可怜的孩子。他总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或者是想要什么。我该帮助他,但是他不信任我……」玉皇摇摇头,表情惋惜而痛苦。「没关系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临志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