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临志记 >神临志记_第25节

神临志记_第25节

作者:磨纪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6:3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看见是青年版的他,立刻做出夸张的表情。「挖靠,明天太阳是不是会从西边出来?你那款表情我从来没看过耶!」

 「还不就是因为事情真的严重了。」

 青年走到双胞胎身边,淡淡地道:「离我跟你们说的时间还没隔多久呢……是吧?你们应该也知道,主星旁的副星就代表你们所拥有的宝物,为什么不小心点?」

 南极低着头不发一语。

 北极眨着沾满泪水的大眼睛,小声的嗫嚅:「可、可是,副星消失的时间跟神物不见的时间……并没有重叠呀……」

 「不对,我想其实是一样的。」九天自顾自地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跷起腿,「星象不会有误。」

 「但我们在发现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请本家确认过了!那种东西……

 当然不可能带在身边啊!」南极的声音里听得出满满的悔恨,「难道你要跟我说,其实奇$%^书*(网!&*$收集整理是本家里面有内贼吗?」

 「你不要那么激动。」青年半敛着眸,「那两样东西,有谁可以碰呢?」

 南极呆了呆,呐呐道:「继承者跟……拥有者。」

 「去进行确认的,会是谁呢?」

 「是管理者吧?我们的表兄……」北极正努力地将九天的问题连在一起。

 「既然无法碰,那顶多只能用眼睛看吧?」

 双胞胎倏地睁大眼睛。

 只能用眼睛「看」……吗?

 九天换了个姿势,一双长腿很不客气的跷在桌上,「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其实当星象发生异变的那个时候,东西就不见了;但有人用了障眼法在那个时间点蒙骗过你们,好让你们不要这么早发现。」

 「等咧,你们到底在讲什么五四三的?」吴启疑惑的问:「我记得以前你们两个跟我说过,除了你们跟你爸以外,那个东西没有其他人可以用啊!那现在到底是被偷了还是蒸发了?虾米郎会去偷啊?」

 「神物这种东西不可能凭空消失,一定是被谁给拿走了。」九天道。

 「吴启的疑问,也是我一直以来的疑问。」南极皱着眉思索着,「就如同你所说,神物不可能凭空消失……但我实在想不透,偷那个东西要干什么?而且只是副本而已啊……」

 在这个同时,门铃声又响起来了。

 「厚、很烦哪!小白,开门!若是不相干的人就赶走啦!」吴启没好气的道。

 「我想主人你不会想赶他走的。」白虎边叹气边走向门口,「因为来的人……」他早已用能力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果然,他拉开门,季夜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外,肩上背着他回家时背的背包。

 「季夜?」

 双胞胎与吴启三人惊讶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少年,唯一露出浅笑的,只有九天。

 「阿夜你不是还没要回来?」吴启吃惊的说。

 「就……昨天晚上,九天打给我啊!」

 季夜走进屋子里,随意将背包一丢后直接坐在地上,「他说发生了会让世界毁灭的大事,要我赶快回来……可恶!我好讨厌爬天梯啊!有够长的!」

 南极用惊愕的表情看着九天,然后逐渐拧起眉头,「九天玄女……这事情该不会其实是你搞出来的吧?」

 「怎么可能是我呢?我拿那东西要干什么?」九天眯起眼睛看他。

 「谁知道你想要干什么!」南极激动的冲到九天面前,「这就跟我们现在不知道那小偷到底想干什么一样!一开始是要我们拿出来给你看,再来又提醒我们它会被偷……其实都是你做的吧?你其实是想看我们慌张的样子吧?永劫,你的嗜好真的很烂——」

 「啪!」

 眼神一凛,九天甩了男孩一个清脆的巴掌。

 「九天!」吴启跟正在休息的季夜都被这一幕吓到了。

 「哥、哥哥!」北极吓了一跳,他赶忙跑去哥哥身边,「九天玄女!

 你为什么……」

 「冷静点,小南极星君。」

 青年面无表情的道:「我并没有那种恶劣的嗜好,我也没有必要偷走生死簿跟判官笔。我拿那个能干嘛呢?说真的,也顶多只能用来杀人罢了。这种事情我亲自动手不是还比较干净俐落?我更没有能在意到让我把那东西偷来给他增寿的对象。」

 南极捂着脸沉默了好一会。

 季夜跟吴启面面相觑。他们本想说些什么,但又觉得,现在这种气氛似乎并不适合出声。

 「……是我失态了。」

 在一阵长长的冷静时间后,南极转身坐回自己刚才坐的沙发上,北极则是担心的也跟着坐回去。

 「我说,现在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季夜总算找到插嘴的时机。

 「生死簿跟判官笔被窃。」九天淡淡的道。

 「啊?」少年睁大了眼睛,「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猜是……那个时间……」银发青年沉吟了一会,「……对了,就是那个时候嘛!那三个神子被我海扁的时候。」

 「呃?你说徐温他们?」

 「要不是你那时候死命要我住手,我两三下就可以把他们解决了呢!」九天的语气听得出来有些许不满。

 季夜总觉得自己有一件跟他们有关的事情,要跟朋友们讲,但这种时候却怎么样都想不起来。

 到底是什么事呢?

 「总之……确定是被偷走的话,有没有任何疑犯呢?」银发青年将话题拉回重点。

 「没有。我想不出来到底有谁要偷,或是偷出来做什么。」

 南极在经过自我沉淀后,似乎终于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就如同你所说的,那本书只能增寿或减寿,而且不见的是我们的部分——也就是副本。副本缺少了跟地府联络的功能,所以基本上只能用来查阅寿命而已。」

 「那有个屁用啊?」吴启道。

 「再跟你讲件更好笑的事,我觉得偷神物的人八成是笨蛋。」

 男孩的表情相当困扰,「那两样东西,只要没有我们的「血」就没办法开,所以真的拿到了,就连寿命都查不出来啊……」

 「那我想,小偷应该觉得满困扰的吧?」季夜苦笑着,「什么用处都没有。」

 「所以到底是哪个白痴偷的,快点还来吧!那个根本不是他能用的东西。」南极没好气的道。

 九天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面。

 是吗?

 杀人跟救人……

 「而且,我觉得很奇怪……」北极也开口了,「我们家毕竟是守护神物的大家族,放置神物的地方都有严密的看管,还有好几道结界。别说是一般人了,就连等级不低的正神都进不去呢!能拿走它的人,应该是非常强大的……吧?」

 「那么,你觉得……」九天忽然道,「有能力拿走它们的人,有办法使用它们吗?」

 南北极同时呆呆的看着九天。

 给别人使用生死簿与判官笔?这种可能性他们想都没想过。

 「应该不行吧?那两样物品几乎已经算是我们的一部分了……除了我们,没有人能开启啊……」双胞胎道。

 「这是听谁说的?」

 「这……历代都是这样传下来的。」

 「哦……」九天轻应了声。

 「唯有守护者能驱动」——九天知道,那是一种亘古不变的规则。

 但世界上就是有那种可以「破坏规则」的人。

 而他怕偷走两样神物的,正是这种人……

 但是为什么不动正本呢?九天思索着。如果要做些什么改动的话,正本不是比较方便吗?

 「如果在假期放完之前没有找到的话,就很麻烦了……」南极叹了口气,「到时候我看只能回本家领罚了。」

 「受罚啊?」季夜冒着冷汗,「会是什么样的罚则啊?」

 「……」

 双胞胎的脸色瞬间变的有些苍白。

 「……我不想去想家规。」南极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发抖。

 「不知道是凌迟还是剥皮……」当北极用温软的童音说出那种名词的时候,不知为何更让人感到害怕,「还是腰斩?我忘记了,反正就是那之类的,然后叫你吃自己的肠子什么的。」

 是假的吧?开玩笑的吧?

 季夜跟吴启同时冒出冷汗。

 「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南极抓住弟弟,「虽然我们死不了,但还是很痛啊!」

 是真的吗!

 脸色发青地对望的季夜跟吴启忽然间觉得,他们对这个古老的星君家族有了另一层新的认识……而且是不太好的那种。

 「所以说,一定要找回来啊!」吴启认真的看着北极。

 「对,一定得找回来!」季夜也认真的说。

 「喔、嗯、对啊!那是当然的……」双胞胎似乎被两人忽然出现的积极态度吓到了,他们愣愣的齐点头。

 「但是,实在不知道从何找起……没有线索啊!总不能要我们发封信回去问本家吧?简直是找死。」南极苦恼的撑着头,「发生这种事情,总觉得寿命缩短了一大节哪……」

 寿命?

 季夜忽然想起来他要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了。

 「啊,对了!我在「底下」的时候,有遇到那三个学生会其中一人……那个发色很浅的家伙,我不记得名字。」

 「曹琰?」吴启道。

 「好像是吧?他说了一些让我完全听不懂的话呢!」季夜皱着眉头。

 「你没有跟他单挑啊?神子跟备位神不一样,下去人界可是要配戴上限制符抑制神力的,要是我就好好修理他!」吴启哼笑着。

 「拜托,就算他没有神力,我也打不过啊!他比我高一个头耶!」少年用一种「真受不了你」的眼神看着友人。

 「好啦,那他到底说了什么?」

 季夜想了好一会。

 他记得那时他正出门去帮母亲买东西,远远地就看见了曹琰从对面走来。

 这样下去会擦身而过……而这种状况并不是季夜乐见的。

 他低着头快步往前走,希望曹琰没有注意到他;但是,事情似乎是越不希望它发生,就越容易发生。

 在季夜经过曹琰身边的瞬间,后者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臂。

 「回到自己该回的地方了嘛……凡人。」曹琰的笑容,看得季夜相当不舒服。

 他甩开曹琰的手,道:「你就算挖苦我也没用,那所学校又不是我自己愿意去上的。没事的话,我要先走了!」

 「等一下嘛,别怪我没告诉你啊!」公关压住他的肩膀,俯身在他耳边道:「劝你……好好的利用这个假期,跟亲人朋友说再见吧!」

 季夜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你神经啊?」

 「哈哈哈哈!等你知道是什么情况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喔!

 再见啦!愚蠢的凡人!」曹琰哈哈大笑着往前走去。

 那背影实在让人想扔石头过去,说有多讨厌就有多讨厌。

 你才愚蠢呢!季夜在心底暗暗咒骂着。

 「——就是这样。我那时候实在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过现在我好像可以理解他的话了。」季夜越说越毛,「他们唯一认识的,名字会登记在生死簿里面的,应该只有我吧?」

 「你是说……」吴启叼着空杯子,「伊想要用生死簿直接给你「死」?」

 「我看是这样没错。唯一嫌疑最大的就他们了啊!」季夜叹口气,「我为什么每次都这么倒霉啊?」

 「夜……」九天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搭上季夜的肩膀。

 季夜吓了一跳,回过头时,看见的是青年虽然美丽、但却透着杀气的脸庞。

 「怎、怎样?」那种明显的杀意让季夜有种想后退的冲动。

 「你是说,他在你「耳朵旁边」说话吗?」九天微笑着问道。

 「是、是啊,有够恶心的。这难道是神的嗜好吗?」季夜满脸嫌恶。

 他现在一想到那种感觉,全身就不舒服。

 「真是有胆识啊曹琰……我黎九天要是没好好教训你……我就不姓黎!」九天恶狠狠的化出那把漆黑的长太刀,一脸要出去跟人打架的模样。

 「哇!你没事生什么气啊!」

 「敢动我东西的人全都得死!」

 「说过好几遍我不是东西啦!」

 「等、等一下,季夜!」北极忙道:「你的意思是,有可能是徐温他们偷了生死簿?」

 「呃?我是这样怀疑的没有错。他们可能不知道正本跟副本的差异吧?偷了那个的话,不但能除掉我,也能找你们的麻烦,算是某种程度的一箭双雕吧……」季夜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

 「……好了!别发神经了,解决南北极的事比较要紧啦!」他努力的将九天扯回沙发上。

 「慢着慢着,不可能吧?」南极实在无法相信这种事情。「那可是我们家欸!那种层层封锁,就凭三个神子要怎么闯过去?根本是乱来……」

 「可是,现在唯一可以把线索连起来的,嘛只有这个假设啦!」吴启道。

 「……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安怎到手的啦!」看见南北极那种「你的意思是我家防卫很烂吗!?」的眼神,吴启连忙又补上一句。

 「你们最近有观察星象吗?」九天终于收起太刀,用非常不耐烦的表情重新回到沙发上。

 「这……」双胞胎对望了一眼,「是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临志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