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临志记 >神临志记_第26节

神临志记_第26节

作者:磨纪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6: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

「那你们有看见三个新的星座吧?还很黯淡,但是已经可以成为星座的东西。

    」

「经你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是有这样一回事……」

「你们不觉得,那三个星座的中央星,很有可能就是学生会那三个人的主星吗?

    」

「他们?」南极怪叫起来,「他、他们并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吧?

    那可是星座欸!我们在得到正式职位之前,也都还只拥有主星而已……真要说的话,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红色星座还比较让人在意呢……」

九天不屑的眯起眼,「不干那个红色星座的事情,我很确定那三个多出来的新星座就是学生会那三个。

    至于力量嘛……就像你所说的,三个神子根本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两件神物偷出来,我想他们后面有人在撑腰吧!

    」

南北极对望了一眼。

「你这样说,好像也有几分道理……」南极低头思索着,「但到底是谁在帮他们?

    」

九天半敛下眸。

如果他猜的没错,应该就是「那个人」。

    

除了自己以外,全天庭应该只有他能够做到这种事情……

「你不觉得吗?

    如果连你们家族那种层层防卫都挡不了那人,那么那个人一定来头不小吧?

    」九天说着,那声音里多了一层警戒的意味。

南极察觉到了,他神色凝重的道:「你的意思是……不要追查?

    」

「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不做——这才是明哲保身的方法哟!

    我们只需要将被偷的东西夺回来就好了。」青年挑眉。

还不是时候。

    

没有必要在这种时候打草惊蛇。

「我好像一瞬间闻到了世故的味道。

    」季夜叹了口气道:「那么,既然已经有了怀疑的人,接下来你们要怎么办呢?

    」

「当然是……」九天露出狂傲的笑容。

「找个时间,亲自去拜访他们了。

    」

徐温站在落地窗前,手中捧着那本红色的大书——生死簿。

    纤长如白葱似的手指轻缓地抚过书皮,他感触着高级皮料上,因年代久远而出现的些许伤痕。

    

这就是玉皇所说的,能够避开永劫——九天的耳目,直接让季夜「消失」的办法。

    

「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徐温喃喃自语着:「就算他借给我们力量,让我们偷到了生死簿跟判官笔……也没有办法使用啊!

    」

从拿到这两样神物开始,徐温就想出各式各样的方法要驱动它们——

书是可以翻阅没错,但里面一个字都没有;笔就更不用提了,墨水一沾上去就消失不见,现在根本已经沦为学生会办公室的华丽摆饰。

    

从那次以后,玉皇就没有再出现过,连姬幸都很久没在学生会室出现了。

    

姬幸一直都跟玉皇有着奇怪关连,平时的口信也是由她带——徐温觉得,那个女孩根本是被安插在他们身旁的眼线,而且想要找她的时候,还找不着……

看着手上厚重的生死簿,徐温不禁在心里暗暗想着:无论怎么说,都得让这东西能用才行……只要早早除掉那个凡人,他就可以不用再面对那个看起来温和,但完全猜不透心思的男人。

    

现在想想,当时那人会插手让他当上了一向是由人神担任职位的学生会会长、安排姬幸在他身边,该不会都是为了这个两年后出现的,不寻常的季夜吧?

    

一想到这里,徐温就觉得不舒服。他非常不喜欢这种「被操纵」的感觉。

    

那个握有全天庭最高权柄的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手指敲在木质大门上的清脆扣声响起。

    

紧接在告知性质的敲门声后的,是门锁的金属摩擦声。

「我回来了。

    」

「曹琰吗?」徐温没有回头。

他跟两个属下的关系相当紧密,光靠着气息就可以辨认。

    

「是,我已经暗示那个凡人了。」

「嗯。」徐温微侧个身,将书放在桌上,眼神依旧盯着落地窗外的景色。

    

「……你在想什么,会长?」曹琰奇怪的望着徐温逆光的背影。

    

「没什么。」徐温面无表情的说:「我只是觉得……我果然非常痛恨被当成棋子使唤。

    」

「棋子……你不信任玉皇陛下?」

「那个人没有什么好信任的。

    」学生会长抓着窗帘的手轻轻揪紧。

「一点也摸不透他。」

「会长……」

「最可悲的是,我明明怀疑自己已经是棋盘上的子了,却还不能反抗,一定得走下去……」徐温哼笑起来,「这就像是明明知道酒里有毒,却不能不喝一样啊……」

曹琰沉默着没有回话。

    他走向会长的身后,轻轻地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徐温半敛着眸,勾出浅浅的笑容,「你跟魏垣,会跟着我到天涯海角吧?

    即使你们服侍我徐家已经是很久以前的过往?」

「当然会的!

    」曹琰激动的一转身冲到徐温面前,抓住他的肩膀,「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在会长你的左右!

    」

「你真是单纯好骗到不行!」徐温低笑着。

那是虽然觉得有些愚蠢,但又感到相当安心的那种忠心哪!

    

「会长,我把结界架好了……曹琰你干嘛抓着会长?」

魏垣一开门就看见这景象。

    

「刚刚会长说了一些奇怪的话。」赶忙放开手,公关有些不好意思的将眼神转开。

    

「……所以你就做奇怪的事?」魏垣挑眉。

「我只不过是抓着他,哪里奇怪了?

    」

「只要是由你来做就很奇怪,好像要对会长「干什么」一样。

    」轻推了推眼镜,书记皱着眉道。

曹琰不满的瞪着他,「我今天惹到你了吗,魏垣?

    」

「不,没有啊!」

「好了,你们。」徐温出声制止,「魏垣,空间切割及陷阱都布置好了吗?

    」

「是的。」魏垣欠了欠身,「有了玉皇陛下给的力量,这些原本困难的工作都不算什么了。

    」

「那就等他们过来吧!」徐温重新坐回皮椅上,舒服的靠着,「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等那群人自动冲进陷阱里了……」

曹琰沉默的想了些什么,然后开口道:「会长,既然我们现在拥有玉皇陛下给的力量,为什么不干脆就跟「永劫」正面打一场算了呢?

    还要迂回的搞这么多东西……」

「凡事小心点比较好。」徐温慢条斯理的说:「永劫的力量有多大,根本没人晓得。

    我们只需要驱动神物的方法,所以目标放在南北极星君上头就好,别跟永劫他们正面对上。

    」

「……我知道了。」曹琰虽然觉得这样做有些太浪费难得的额外力量,但是他并不打算反驳自家的主子。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明亮的天色忽然被奇妙的暗影所笼罩,而且暗的不只是天空,整个学生会室都像被黑暗侵吞了一样,迅速地溶解在黑暗的空间里面。

    

「会长!」

那变化来得如此之快,在徐温与曹琰、魏垣察觉到不对劲、并开始想要做些动作的时候,整个空间已经暗得完全看不见了。

    

来了吗……

冷静地召出神弓,徐温可以感觉到两个属下的气息,已经不在与自己同样的空间里了。

    

难道为了打这一场……那个「永劫」还另外切了一个空间出来吗?

    

学生会长想着。

「你一点都不慌张呢,会长大人。」

这种嘻笑的声音……

「黎九天。

    」

「好罗,把东西交出来吧!」

九天的身影在他面前出现。

    

灿银的发、美丽的脸蛋,但是却是……

「……「你」不是……男人吗?

    」徐温诧异的看着眼前身穿华丽洋装、手上拿着蕾丝阳伞的银发少女。

    

「谁跟你说过「我」是男人了?」九天歪着头笑,顺手收了伞。

    

她轻盈地让那把缀着无数蕾丝的阳伞,在自己手中转了一圈之后消失。

    「只不过是你看见的那一次,我是以男性的身分出现的。」

变身术?

    学生会长默默的想。

非常消耗神力,又没什么实际用处的法术……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永劫。

    」徐温手上化出一枝金色的箭,「但是请你说清楚,要我还什么东西呢?

    」他笑着将箭搭上弓,「我什么都没有拿哟!」

「我说,再装下去就不像了。

    」九天玩着指甲,完全不把已经朝着自己瞄准的箭当成一回事,「我不觉得你们会笨到这种地步。

    之所以故意跑去人间跟季夜讲那些五四三的,就是想让我们知道「东西」是你们拿的吧?

    」

「既然知道了还这样过来,不怕有什么陷阱吗?」徐温将弓拉满。

    九天完全不在乎他的那种态度,让他有些恼怒。

「没关系啊!

    」少女手中出现那把曾经指在学生会长眼前的漆黑太刀,「只要我够强,有什么好怕的呢?

    」

凌厉的破空之声向九天疾行而去!

九天狂妄的笑容让徐温一语不发地就将箭放了出去。

    由于九天站的并不远,那种距离及速度,以一般人而言,根本不可能躲得掉——

「对付我不能用弓箭喔!

    大少爷。」

当然,那是指一般人。

像是一尾腾空跃起的鱼、也像是白色的飞鸟,九天的身影在他头上略过,然后下一秒、长刀漆黑的刀刃就闪到了徐温面前,跟他即时拿出格挡的匕首擦上,发出清脆的金属响声。

    

「匕首啊!」

九天用力地一挥太刀,徐温借着那力道往后跳出、召出神弓,在他落地的瞬间,已经有两发箭矢向九天凌厉地飞去「铿锵!

    」

在黑刃的格挡下,两枝断箭落在地上。

武器换得相当快,九天暗忖。

    

看来是打算近战时用匕首,逮到远距离机会时就用自己比较擅长、杀伤力也较大的弓术吧?

    

「虽然很想夸奖你……」九天扬起太刀朝他狂奔过去,「可是无论你怎么挣扎,都打不过我的哟!

    」

「唔!」徐温连忙后退。

他差一点被像是从黑暗中忽然冒出来的黑色刀刃吻上颈子。

    黑刃的刀身跟两人身边的黑暗融合的几近完美。

徐温对于九天使用的近战策略,只能用防身的匕首格挡;太刀的攻击范围很长,九天的刀术虽然并不很精熟,但却带着强大的力量,每一击都让勉强接下的徐温感到相当吃力。

    

而且九天这次站的距离较远,挥刀的力道虽然重到能让徐温感到手腕一阵麻痛,但却也轻到让他无法借力拉开距离;要是他自己打算往后闪躲,少女立即会迅速地追上。

    

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有机会拉弓。

徐温一边狼狈地后退,一边诧异于九天力量的深不可测。

    

自己是因为玉皇加诸的力量,才能任意地迅速召唤神弓……也才能抓到刚刚那两个机会,对九天进行攻击。

    

而现在女孩跟他保持着这种半近不远的距离,自己根本无法施展擅长的弓术。

    

连力量已经增强了,都打得这么吃力……

要是没有那个加成,现在他到底会怎么样?

    学生会长不禁想着。

「喝!」

「呜!」

在一个回身斩下,徐温的匕首终于被打飞到遥远的角落,而他自己则因为那重重的一击而往后退了好几步。

    

他握着发麻的手腕,大口的喘着气。

手持黑色太刀站在他面前微笑的九天,简直就像是白色的死神。

    

「好了,你没戏唱了吧?把生死簿跟判官笔交出来。」

「哼……」徐温哼笑着,「哈哈哈哈……你刚刚没看见吗?

    在切开空间的时候?」

「什么?」九天眯起眼睛。

「生死簿跟判官笔明明就在这个房间里面,光明正大的放在桌上!

    你只顾着打架,都没注意到这种事情对吧?」

「唔!」九天难得的皱起了秀眉。

    

不会吧,居然有这等蠢事?她的确没有想过,那两样好不容易偷出来的神物,竟然会大剌剌的就放在学生会室里面!

    

「现在南北极星君应该已经被魏垣所布下的陷阱抓住了吧?你打算怎么办呢,永劫?

    」

「你这家伙——」九天抡起长刀——

此时,一阵突如其来的强大压力,让九天一僵。

    

能让他有这种反应的人,全天庭只可能有一个——

九天的心脏开始如同擂鼓般的狂跳起来。

    

是他吗?——九天玄女,请不要太欺负那个孩子了。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温和说话声在空间里头回响。

    

听见那声音的瞬间,少女瞪大了异色的眸。

「果然是你!

    」九天握紧了手中的太刀。她感觉到胸中的怒气,如火一般炽烈地烧了上来,「你给我出来!

    」

那声音她一辈子都忘不了。就像烙在血肉上的伤痕,她永远不会忘了那个人的一切——

「陛下?

    」徐温喃喃道。——好孩子。那两样东西,我就取走了。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徐温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老奸巨猾的家伙!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不打算让他们使用神物吗?原来自己只是负责跑腿把东西偷出来的人而已!

    

「不对,你给我等一下!」九天朝着空无一物的漆黑大喊,「你这家伙!

    」

她赶忙将自己做出来的亚空间收起。

黑暗迅速的退去,九天与徐温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临志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