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临志记 >神临志记_第27节

神临志记_第27节

作者:磨纪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6:3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正站在学生会室的正中央。

 刚才明明有过一番激烈的打斗,但由于是在另一个虚空之中,所以学生会室完全没有半点损伤。

 四处张望都没看见其他人的影子,九天迁怒似地,用力地扯起了学生会长的领子。

 「说!」女孩低吼,「东西在哪!」

 在听见那个声音的时候,九天就已经失去了平时的余裕。虽然知道整件事的幕后主导八成是他,虽然知道有可能会正面的跟他碰上……

 但是九天依旧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狂乱的怒意。

 看见九天生气的表情,徐温不禁有些爽快的勾起唇角,「生死簿在桌上,判官笔也在桌上,你为什么不亲自确认一下呢?」他眯起眼轻声说着。

 ……好吧,也许那个不值得信任的男人,好歹还有些优点——至少他让自己看见了这个猖狂的九天稍稍有些狼狈的模样。

 「哼!」女孩愤怒的放开徐温,后者一头撞上地板,吃痛的闷哼了声。

 九天一转头,压低身子,黑光一闪——

 那偌大的办公桌一声不响地断成两截,原本堆在上头的文具及公文随着桌子的倾塌而四散掉落在地上。

 很显然的,刚刚那张桌子上,除了一堆对九天而言一点用处都没有的白纸及文具外,并没有看见两样神物的影子。

 被取走了……少女忿忿的将刀用力地往地上插,应该相当坚硬的白石磁砖碰到黑刃时,却像是柔软的泥块一样轻易地被切开,刀尖深深地没入地板内。

 ……玉皇大帝!

 第六章玉皇

 玉皇手中捧着那本红色的生死簿,手中握着判官笔,站在他自己开的空间里头。

 这是个有着奇妙云雾流动的界域,玉皇轻飘飘的宫服衣带,在身后低低的翻飞摆动。

 「生死簿……我好{炫&书&网}久没有看见这东西了,真怀念呢!」

 事实上,如果他直接跟星君世家交涉,应该也可以弄得到吧?但这样就还得解释他为什么要借这样神物——而最有可能的情况是,星君那里直接问他要做什么,他们代劳就好。

 而他并不想要让人知道那目的,也不想要自己出手。

 所以他将力量借给那三个神子,让他们代自己去将备位星君所持有的神物偷出来,再趁九天去夺回时带走。

 至于为什么要拖这么久时间……

 他只是想会会九天罢了,他知道那个女孩会来抢回这两样东西的。

 而他要那对自己一向不满、憎恨的九天玄女遗孤知道,就算她身为力量强大的特异因子——永劫,还是无法动到自己分毫。

 「九天玄女……你回来到底想做什么呢?」玉皇喃喃自语着:「是不是真的是为了那个奇妙的凡人?」

 玉皇相当好奇季夜的身分。

 虽然调查起来他并没有任何的异状,顶多就是个有奇怪能力的凡人罢了,但是玉皇一直觉得不太对劲。

 在两千年漫长的岁月里,他学会相信自己的直觉。

 「让我看看你的一切吧!季夜。」青年将手放在书上,然后闭上眼睛。

 从他的手掌与书相贴的缝隙中迸射出耀眼的光芒,在他将手拿开的瞬间,缓缓地,那本只有继承者及所有者可以使用的生死簿,自动翻开了书页——

 规则上,是只有星君一门的继承者可以启动没错。这「规则」已经流传了几千年,以后也会一直流传下去。

 但是,玉皇大帝就是那个存在于规则之外的男人。

 「男子,季夜。」玉皇缓缓念道。

 他没有想要「增寿」,也没有想要「减寿」,更没有想要「杀了」季夜。

 他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情。

 书页开始「啪啦啪啦」的翻动着,在迅速翻动的书页间,隐隐约约地可以看见一行行密密麻麻的文字。由一开始的慢,一直加快速度,书页如同被狂风刮卷般的不停翻飞……

 最奇怪的是,虽然生死簿看起来的确是相当的厚,但是那书页怎么样也都没有翻完的迹象。

 玉皇开始皱起眉头。

 终于,书页翻动的速度又慢了下来,最后停在一页上面,摊开,静止。

 玉皇看着那内容,沉默了半晌。

 不出他所料……虽然他并不希望是这样的结果。

 那个孩子果然是……

 南北极回过神后,才发现他们在一个奇怪的空间里面。

 这里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一整片的黑暗。

 「哥哥?」北极唤着兄长的名字。

 「我在你旁边……」后者摸索着牵住他的手,「什么都看不见。」

 「对啊……」

 「这是亚空间。要麻烦你们待在里面一下了。」魏垣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双胞胎下意识的往上望。魏垣的身影发着微光,飘浮在半空中。

 在这个同时,双胞胎发现他们也可以看得见彼此了。

 「你……是学生会的?」南极将弟弟拉到身后,皱着眉问道。

 「是的,我是书记魏垣,请记住我的名字。」推了推眼镜,书记微笑着,「啊,劝你们不要轻举妄动。」

 发现两人开始想要启动攻击术法,魏垣笑着提醒他们,「这是个特别为你们开的空间,只要是具有攻击性质的法术,都会被抵销哟!」

 「……」双胞胎交换了个不安的眼神。

 对方不过还是个没有继承神位的神子,应该没有力量做这种高等级的空间啊?南极暗忖。

 这也许只是一个想要拐骗他们的障眼法也说不定……

 「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假的!」南极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边说边运起法术。他手中聚起金光——

 但是金光才亮起来没有多久,就又变暗消失了。

 「唔?」南极看着手中瞬间消失的能量,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他又试了好几次,但是无论他怎么做,神力总是像沙一样,从指缝中散溢。

 南极心里暗叫不好,但他已经流失了许多力量。少年皱着眉,就像刚跑完一千公尺般的,他不由自主的冒起冷汗微喘着,疲累感像蛇般的爬上他的身躯……

 这空间并不只是让他们无法使用攻击性的术法……甚至是直接将神力抽走!

 「哥哥?」北极慌张的看着兄长。

 「不是说过了吗?不要白费力气了。」魏垣依旧挂着温和到让人讨厌的微笑,「再这样下去只是浪费力量而已,你会站不稳的喔!」

 南极喘着气,忿忿地瞪着魏垣;北极扶着自己的兄长,他用不满的眼神望向书记,没有预警地,术法发动前的气流忽地由他脚下往上旋吹起││「住手、北极!」南极连忙阻止弟弟,「力量会直接流掉的!」

 就如同南极所说,北极不情愿地发现自己就算想要使力,也无法将力量集中;而且,他也后悔自己一下子就选择非常消耗神力的大型范围术法来施放——力量全部流失不说,甚至连自己原本还保有的力量,也像被抽走似地流掉!

 「呜!」北极连忙中止法术,但是因为已经消耗掉太多的力气,原本身体就不太好的他,脚一软,就往哥哥的怀里倒去。

 「北极……呜哇!」

 南极连忙扶住弟弟,已经无力再支撑住自己的北极将重量全部放在他身上,但因为他自己也散溢了不少神力,这下连南极也一起跪倒了。

 魏垣闭上眼睛,叹了口气,「我已经说过了。」

 「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关在这里?」南极抱着呼吸急促短浅的北极,生气的问着:「而且,你明明可以用这个机会攻击我们!」

 「我为什么要攻击你们?」魏垣笑了笑,「对我又没有好处。」

 南极忿忿的咬着牙。

 他无法理解对方的行动,而自己也无法逃出这个空间——虽然刚刚还觉得,以一个神子的力量,应该无法做出这么扎实的「笼子」,但刚刚他跟北极尝试过的结果,却让他不得不相信这件事情。

 在之前……明明应该是他们双胞胎力量比较强才对啊?

 「觉得奇怪吗?」似乎相当享受两人不满里掺着少许惊恐的表情,魏垣眯着眼睛笑起来,「你应该觉得奇怪的。」

 书记换了个姿势,他现在就像是坐在椅子上一样的跷起脚,双手抱胸。

 「这个空间很不错吧?以我以前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架的起来……一切都是因为有人借了我们力量。」

 南极瞪大了眼睛,似乎想到了当初九天跟他说的话。

 「不要往上追查……」

 所以这整件事情,果然有幕后黑手吗?

 「到底是谁,居然有胆子找我们星君世家的麻烦!」南极低吼着。

 「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魏垣一击掌,「唉啊,既然你们会到这里来,就表示你们已经知道那两样神物是我们拿走的吧?」

 「把东西交出来!那个并不是你们能够使用的东西!」

 听到了关键词句,南极愤怒的朝着魏垣大吼,「你们知道那东西对整个天庭及人间来说,有多重要吗?那不是可以随便让你们拿来玩弄的玩具!」

 「我们当然是不能使用啦……」魏垣眯起眼睛,「但是你们可以啊!」

 「……这是你抓住我们的目的?」南极脸色难看的问:「难道你以为我们会听话的乖乖去帮你们启动神物吗?」

 「这个嘛……」魏垣歪着头状似思索,「反正,先抓到,总有办法的。」

 「你……」南极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们到底……拿那两样东西,想要做什么?」

 休息了一阵子的北极似乎稍稍恢复了些。他挣扎着从哥哥的怀里起身,睁着有些无法聚焦的眼神望着魏垣,「难道真的想要用来对付季夜吗?」

 「既然知道了,干嘛还问呢?」

 「这太奇怪了!」北极提高了有些虚弱的声音,「他只是个凡人而已!会进来这学校,也不是他希望的!你们为什么要针对他?而且,窃取神物可是触犯天条的大罪哟!这样真的值得吗?」

 魏垣淡淡的道:「我并没有义务要告诉你们。我只能说,那个凡人的运气实在太差了……」

 南极沉默了半晌,整理着自己得来的资讯,「……所以,是有人要你们这么做的罗?要你们去偷生死簿跟判官笔的,也是他?」

 「明明知道我不会说,为什么还要问呢?」

 「这样就算是默认了吧?」南极彷佛在自言自语般的,小小声的说。

 「嗯,我想是的,哥哥。」北极从兄长的怀中爬起来,跟南极一起缓缓地从地上站起身。

 「真过分,不想自己动手就让下面的去做……能这么猖狂的,我猜应该也只有「那个人」了吧?」

 「就是说啊……」

 双胞胎兄弟俩的对话及行动,让魏垣觉得有些奇怪,「你们在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知道了一些原本怀疑……但现在已经确认的事情。」

 南极对他露出笑容。

 「虽然你不肯说,但其实从你的回应里就可以推敲出来呢!」北极也露出了可爱的甜笑。

 魏垣开始觉得不对劲了。而且,整个「笼子」忽然间充斥着一种奇怪的压力……

 就好像是充满着根本无法被完全吸收的力量一样——

 南北极朝着对方踏出一步,两人的身影一前一后的重叠。

 「我好心的告诉你一件事情好了。」

 站在前面的南极笑着说:「那个老头要你们偷的东西,叫做「备份」——而所谓的备份,是无法有任何更动的!就算你抓住南北极星君也一样!」

 「什么……「你」!」魏垣瞪大了眼睛。

 比起刚刚得到的消息,现在在他眼前发生的事情更让他震惊。

 随着男孩形体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令魏垣完全意想不到的人——

 「是……黎、黎九天?」

 而且还是女性版的黎九天。

 「唷!好{炫&书&网}久不见……不对,好像也没有多久的样子。」九天甩了甩长发,双手叉腰,一派自信满满的气势,「你叫魏垣是吧?能被我记住,真是前世修来的好福气啊!」

 「慢着!刚刚,南北极星君呢?而且你,为什么是女……」魏垣快要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他完全无法相信在自己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这太荒谬了!

 难道刚刚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全都是骗人的吗?

 「噢……南极跟北极啊?」九天眯着眼睛笑起来,「他们从来就没来过呀!」

 「没来过……难道是化身术?」魏垣无法置信的道:「可是!我明明是依循着他们的气……这陷阱应该是接触到他们的气息才会触动啊!就算是化身术,气息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复制!」

 「嗯,一般来说,是这个样子没错。」九天点点头,「但是,你知道有所谓的「体制外」这种事情吗?」

 「什么跟什么……」

 「大爷我就是那个「体制外」!这点小事、对我而言轻而易举!」九天狂傲的笑着。

 魏垣脸色发青的注意到,那环绕在空间中的力量,越来越强……

 明明是会吸收力量的「笼子」,现在却在九天强大的神力下,完全起不了作用。

 「你……」

 随着一声像是蛋壳碎裂的轻响,魏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临志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