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临志记 >神临志记_第28节

神临志记_第28节

作者:磨纪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6:4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垣所架起的空间,在九天身后出现了小小的裂缝。

 「这种笼子是关不住我的,就算那个早该去死的死老头借你力量也一样!」

 随着女孩猖狂的笑声,裂缝也迅速地蔓延开来——然后,整个空间像是被打破的镜子般瞬间崩解。

 「慢……」魏垣忽然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在这里!

 会长应该绊住你了啊!你把他怎么了!」

 「那家伙还不构成绊住我的资格呢!」在一片片掉落如黑色花瓣的空间碎片中,九天原本就相当美丽的身形似乎增添了另一种韵味,「他现在也正在对付「我」啊!」

 「?」魏垣的表情充满不解。

 「所谓的分身术……就是这么回事。」

 装可爱的歪着头微笑,九天不知何时从手中拿出了那把跟她身上的白色华丽洋装搭配的蕾丝阳伞,「砰」地一声撑了起来,然后动作优雅地将伞柄靠在肩上。

 「分身术……」魏垣跌坐在地上,「你、你是怪物吗……」

 变身术、化身术、分身术……已经用了这么多消耗大量神力的法术,还能够破坏自己所架的「笼子」……

 魏垣完全无法想像九天的力量,到底强到什么样的程度。

 「是啊,我当然是怪物罗!」九天露出泰然自若的笑容,「你知道吗?在传说中,九天玄女——正是人头鸟身的妖怪唷!」

 说完,九天潇洒地一转身——银发及裙摆甩出优雅的弧度。女孩踏着高跟娃娃鞋,银白色的美丽身形,缓缓地消失在不断落下的黑色空间碎片里。

 魏垣无法控制自己从心底深处冒出的无力感。

 这就是「永劫」的力量——

 大大地超越所有可能的事物,改变一切的力量。

 「唔唔……」

 从左边走到右边。

 「……」

 再从右边走回左边。

 「我说南极你不要再晃了好不好,看的人好烦哪……」季夜忍不住开口抱怨。

 「没办法啊,我很担心嘛!」南极大声的道:「居然要我们待在家里!而且还说,要是跟去的话,他就给我们比本家还要恐怖的处罚!什么跟什么呀!现在丢东西的可是我们耶——」

 「冷静点嘛,哥哥。」北极苦笑着,「你这样担心也不是办法……」

 「你要我怎么冷静!你就不担心吗?」南极蹙着眉望向弟弟。

 「嗯……我一点也不担心哟!」北极露出甜甜的笑容,「我觉得,九天跟吴启一定会圆满地解决所有的事情的。」

 「圆满解决?例如把学生会轰掉,把偷东西的那三个海扁一顿吗?」

 「哈哈,我觉得他很有可能会那样做呢!」

 「你啊,听到这种话不应该笑的吧!」

 季夜看着对自己的弟弟一点办法也没有的南极干笑着。

 「我去倒杯水……」他站起身,然后轻轻拍了拍南极的肩膀,「放心啦!九天虽然很狂妄,但是他不说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你好像跟他认识很久了的样子。」南极抬头看他。

 「不……其实根本不到两个月……可是他给我这样的感觉。」季夜轻笑着。

 九天给季夜的感觉,就是力量与态度一样强势;「他」能够用那种目中无人的猖狂态度说话,就代表着「他」有那样的实力。

 真是羡慕「他」……少年边往厨房走边叹气。

 在这种地方,自己根本就完全使不上力。但是,如果现在要他回去,还真有点舍不得。

 季夜在水槽边拿了个空杯子,然后转开水龙头。

 易天的水——无论是用的还是喝的——都相当纯净,所以可以直接将自来水喝下去,绝对不会有什么危害,更不会喝到漂白水的味道。

 举起杯子啜了口冰凉甘甜的液体,季夜其实也不禁开始稍微有点担心起来。

 无论在哪里,偷窃重要的东西都算是相当大的罪过吧?

 那三个人之所以能这么肆无忌惮,应该是因为后面有强大的靠山才是……虽然自己对这里的情况不清楚,但是,那个人想必非常的强大吧││无论在权力上,或者是在力量上。

 九天他……没有问题吧?

 季夜忽然有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他身边的东西,好像都静止了。

 这样说也许很奇怪,因为他人在厨房,在没有其他外力的情况下,东西当然是静止的;但是,季夜所感受到的那种静止,是彷佛连空气都停止流动一般的诡异……

 「……是我想太多了吧?」少年摇摇头,转身准备回到客厅时,却发现眼前站着一个奇怪的人——

 那人身着华丽宫服,蓄着黑色长发,身高比季夜要高出许多。

 他有着一双深不可测的黑色眸子,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年轻,大约只有二、三十出头,但是他的眼神却看得出来那风霜岁月所带给他的深沉城府。

 这个人正是玉皇大帝。

 「你……是谁?」季夜一瞬间明白自己所感受到的并不是错觉。

 这里是天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以这个人,跟刚刚自己所感受到的奇怪感觉,一定有关连。

 「我是……」玉皇顿了顿,似乎在斟酌自己的用词,「你应该要记得的人。」

 「呃?对不起,我好像没有见过你……」季夜对玉皇说的话完全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玉皇走向他,抬起他的下巴左右端详,「呣……的确是你没错……」

 「呃,那个、请放开我好吗……」少年不由自主的冒起冷汗。难道天庭的神都是这样吗?随便想摸人就乱摸喔?

 「看来你是……还没想起来。」玉皇浅笑着,「也对……你没有「那东西」。」

 「抱歉,请你不要再说些我听不懂的话……还有,可不可以请你放开我?」季夜闪躲掉玉皇的手,然后下意识的往后退。

 虽然一开始不觉得这个人有什么奇怪的,但是季夜马上就发现,自己并不喜欢他——并不是因为玉皇对他所做的事或说的话,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前所未有,非常奇怪的感觉……

 「死老头,把你的手给我拿开!」

 泛着银光的黑刃刀尖,随着那声音倏地出现在季夜与玉皇的中间,要不是玉皇手缩的快,手指大概就没了。

 季夜跟玉皇同时朝着刀来的方向望去。女孩样貌的九天,脸上满是怒意地瞪着玉皇。

 「九、九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吴启呢?」

 「他待会就会回来了。」九天简短的回答,然后着朝着玉皇道:「玉皇大帝!你这老不死的给我离季夜远一点!」

 「说的真难听。」玉皇挑眉。

 「玉、玉皇大帝?是那个玉皇大帝吗?」季夜吓了一跳。

 虽然他对宗教的认识并不多,但是他也知道玉皇大帝是道教的统领神,大约相当于皇帝这样的角色。

 也就是说,这个人是这整个易天——不,整个神所在的天庭里面,最大的人罗?

 「没什么难不难听的,我只是把事实说出来而已!明明已经两千多岁还把自己变成二、三十岁的样子,差了两百倍耶~老头!」九天手上的刀依旧指着玉皇没有放下。

 「你不也差不多吗……」

 「谁跟你差不多!我了不起也只有两百岁而已,不要拿我跟你相提并论!」

 不,我想这不是问题所在吧——季夜不禁在心里吐槽着。

 玉皇很愉快地笑了起来,「哈哈哈……说的也是。在我记忆里的你,可是一只羽毛都还没长齐的小雏鸟呢……现在已经会拿着刀指着我了?」

 「罗唆!」九天走向前去,挡在季夜与玉皇中间,「把你叫人偷的东西还给我!」

 「好啊……反正我已经找到我想要找的东西了。」玉皇耸耸肩,然后从宽大的袖子里,拿出季夜曾经见过一次的生死簿与判官笔。

 「咦?」季夜完全无法理解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原本是学生会偷走的东西,为什么现在会在玉皇手上?

 也就是说,学生会后面那个「靠山」,还真不是普通的硬吗……

 「……哼。」伸手将两样神物抢过来,九天手中的刀依旧没有放下。

 「你不想看看吗?」玉皇微笑着,「你很想看吧?很想知道……你赌的到底对不对吧?现在是个好机会啊,翻吧!」

 九天眯起眼睛,一句话都没说。

 季夜完全无法理解,「什么……这个不是只有继承者能够使用吗?」

 「……我不会看的。我也没有必要看!」九天终于打破沉默。

 「那么……就拜托你,帮我还回去吧!」玉皇只是微笑着,「啊,还有,我非常喜欢季夜哟……如果你不好好的看好他,我随时会吃掉他的。」

 「我看……在你吃掉他之前,我就让你两千年的寿命结束在我手上吧!」九天气势凌厉地用力往玉皇的方向挥下太刀——

 「九、九天!」季夜连忙扯住女孩的衣袖——

 砍下的锋利黑刃完全没有碰到东西。

 玉皇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而原本充斥着空间的那种奇怪的静止感,也随着他的离去而消失。

 女孩忿忿地瞪了玉皇曾经在的那个地方一眼,然后让黑刃在自己的手中如同烟尘般化去。

 少年与少女间开始一阵短暂的静默。

 「……九天。」季夜试探的唤了声。

 「……我可以用。我跟他,都可以使用生死簿及判官笔。因为我们的力量已经超越「规则」……这是你想问的吧?」九天回头看着他。

 「我想问的,还有很多。」季夜苦笑。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九天已经完全能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我只能告诉你这个,太贪心是要付出代价的喔!」勉强勾起唇角,九天硬是扯出了个笑容。

 「九天,啊……唔!」季夜话还没说完,就被九天的唇给堵住了嘴巴。

 他吓了一跳。

 现、现在是……

 即使自己抗议过无数次,但九天还是很少用女孩的模样出现,当然也很少用女孩的模样亲吻他;在印象里……这好像是第一次吧?

 与之前亲吻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九天的唇好软……

 「喂……不、不对!你……」一回过神来,季夜就连忙涨红着脸推开她,「拜托你,南北极在客厅啊!这是别人家欸……呃?」

 原本想要跟平常一样对九天训话(兼抱怨)的季夜发现,女孩的表情跟他印象中完全不一样。九天敛去了平时的狂妄,换上的是一副——如果这种形容词真的能套用在她身上的话——泫然欲泣的表情。

 虽然跟平常的样子不同,但是这样的九天,也有另外一种哀怨的美丽……

 季夜看傻了眼,连忙摇摇头,让自己的神智回来,「你、你干嘛用这种表情看我、撞到头了吗……」

 「你以后……」九天箝住季夜的下巴,「只要看到那个人,有多远就给我闪多远!听见没有!」

 虽然说出来的话一样是命令句,但季夜却隐隐约约的觉得,那里面还夹带了一丝丝……很少很少的,恳求的意味。

 「为、为什么……」

 「你不需要问为什么!闪远点就是了!你没听见他说要把你吃掉吗!」九天边说着,边用力的一把抱住季夜,然后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闷着声音道:「给我好好听话!」

 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季夜居然发现,那声音里藏着小小声的呜咽。

 「好、好啦,我知道了……」

 平常被动惯了的季夜有点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手该放哪里;最后,他犹豫着将手慢慢放上九天的头颅,手下感触着那如丝般顺滑的银发。

 「我知道了,所以,你……」

 不要再哭了——

 为了不要让自己在九天恢复正常之后,被变本加厉的玩弄,最后的这句话溜到嘴边,又硬生生地让他咽了回去。

 「……我才不会哭呢!」似乎是知道季夜想说什么,少女闷着声音回应。

 九天的眼泪确实没有滴下来。

 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已经不会哭了。

 「喔!」

 「你不准乱动,给我好好站着!让我抱一下!」女孩低吼着。——好怕失去你。

 九天微微地发抖。——绝对不想要失去你。

 事实上,在看见玉皇朝季夜伸出手的时候,九天几乎要持着黑刃冲过去,劈了那男人。

 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想要昭告全世界:虽然外表上及态度上相当的温和,但是那一切都是假的!那个人并不是这么温柔的家伙!

 所以当她知道生死簿被拿走的时候,她马上着急的使用空间跳跃术法回到季夜所在的地方。而她看见的,正是让自己心脏差点停止的那个景象……

 她好怕季夜会从自己身边消失。

 所以,即使示弱并不是自己一向的作法,但她依然无法克制自己想要紧紧拥着季夜的冲动……

 她要用两人的体温来确认,这个人还在,还能让她紧抱着,能跟她说话,没有被玉皇怎么了……

 「……要抱多久?」季夜问。

 他的视线越过九天,看见悄声走进厨房,吃惊的微张着嘴的北极;后者在看见季夜打的噤声手势后,立即点点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临志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