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临志记 >神临志记_第37节

神临志记_第37节

作者:磨纪 发表时间:2018-12-05 13:20:1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14
。就这么点重量,对它们而言不算什么。」

 「比它们大!?」众人的重点,很显然的并不是放在「大树强不强壮」上面。

 这两棵树,看起来少说也有好几百岁的年纪了啊!

 「呃、嗯,哀家只比它们大一点点而已啦!一点点,呵呵。」发现自己好像无意间爆了什么料,女孩连忙呵呵笑着想掩饰过去,「对了,白虎,你回来天界多久了?」

 「臣下是在去年回到天界来的。」

 白虎恭敬的跪坐着,平时晃来晃去的长尾也好好的收拢在身边。

 「因为记忆回流得稍微缓慢的关系,没有及时来拜见您,很抱歉。」

 他露出可爱的虎牙苦笑着。

 「不要紧、不要紧。」西王母摇摇手,「你们这种神兽有任务在身,晚一点也是无妨的。你的主人是哪一位呢?」

 「主人,吴启主人。」白虎回头唤着自家的主子。

 「啊?嗯?」吴启呆呆的望向女孩,「喔,我就是小白伊欸主人啦!

 你好!」

 听见那很明显没什么礼貌的招呼词,西王母的笑容似乎僵了一下,「你好。你跟白虎在人界的时候,也是住在一起吗?」

 「喔,系啊!」吴启道,「每天困作伙。」

 「要养这么大一头白老虎,在人界是不简单的事吧?辛苦你了。」

 白虎听见这话,不知怎的、吓得连耳朵上的毛都竖起来了,「不、不是的,娘娘!那个……」

 「喔……哪会啊!」吴启哈哈笑着,「小白他以前是一只喵仔啊!」

 「啊?」女孩好像差点要从高椅子上摔下来了。

 「啊?」莫娘、季夜及九天也露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

 「呜……」白虎丧气的低着头垂下耳朵。

 自己还是来不及阻止那个说话从来不稍微想一下的主人,说出这个丢脸的过去……

 西王母清了清喉咙,稳住自己的仪态,「是哀家对人类方言的理解程度退步了吗?你刚刚说的……喵仔……」女孩困难的发出那个音,「是……猫?」

 「系啊!」吴启一把将白虎拉到自己旁边又揉又蹭,「他以前是我们家养的长毛白色波斯猫啊!」

 没等西王母反应过来,莫娘就已经尖声高叫起来,「不会吧——」少女完全无法相信。

 「小、小白,你以前真的是猫啊?」季夜也一时无法消化自己接收到的讯息。

 「……投、投错胎?」九天嘴角微微抽动着。

 「我、我……」白虎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快要哭了,「对、对啦!」

 在镇静了几秒之后,西王母的住所便爆出一阵差点让枝叶摇撼的爆笑声。

 「啊哈哈哈哈——真的喔?我还在想说小白你怎么这么可爱,我每次都觉得你好像大一号的猫唷!」莫娘边笑,边一把勾住白虎的颈子蹭上。

 「我我我、才、才不是因为那样!」白虎语无伦次的辩解着,「猫、猫猫猫科的动物习性都差不多……不是因为我以前是猫啦!」

 季夜比较客气,他仅仅是撇过头去、捂住嘴巴闷笑而已,但是颤抖的肩膀却透露了他极力压抑的笑意。至于九天才不管什么形象,早已经笑到滚在地上了。

 「笑啥?猫跟老虎不过是大小的差别嘛!」吴启看着笑到夸张的友人们,很难得的相当正经,「就算小白到现在都还只会喵喵叫,他还是老虎啊!」

 「哇啊啊啊——主人你不要再说了!」

 「喵……喵喵叫?」

 其实西王母也在笑,但碍于白虎毕竟是自己的子民,再怎么好笑也不能笑得太夸张,以免对他造成二次伤害;但是听到这件事,她再也无法掩住好奇的态度。

 「白虎,这也是真的吗?」

 「唔、我……」黑白相间的虎尾不安的扫来扫去。

 「白虎,哀家在问你话。」

 「娘娘、您就别问了吧,这种事情要臣下怎么说……」白虎委屈的皱着眉头。

 「不成,哀家想知道。」

 「娘娘!」

 「小白你就叫几声嘛!晚上听你睡觉说梦话都喵过来喵过去的,现在怎么,见笑了?」吴启故意戳着自家宠物的脸颊。

 如果现在地上能开个洞的话,白虎一定会毫不考虑的钻下去。

 什么要他叫……

 万一他真的叫了,岂不被这些人嘲笑得更厉害!

 但是。那是娘娘的命令……

 「不、不要啦……」白虎还想做最后的困兽之斗。

 「白虎,吼两声来听听。虎神一族的啸吼声,一向是威武到可以喝退敌人的,你忘了吗?」西王母微笑着道:「最近虎神也不多了,哀家好{炫&书&网}久没有听过那叫声了。」

 呜哇——居然拿这种理由来压他!白虎暗暗叫苦。

 他根本不敢叫呀……

 「这是命令,白虎!」已经有一点不耐烦的西王母下了最后通牒。

 「……是,娘娘、臣下尊旨。」

 白虎暗自叹了口气,然后起身。他在起身的瞬间变化成虎形,一只拥有白色毛皮、黑色斑纹,美丽的白虎。

 白虎张开嘴,喉咙发出低沉的咕噜声。在场的人都屏气凝神地望着它。

 「喵吼——」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与气势及体型完全搭不上边的秀气猫叫声,让在场全部的人都笑岔了气。白虎又化回人形,这下可真的是哭出来了。

 「娘、娘娘、我说了不能叫嘛!您为什么要跟主人一起欺负我……」

 哭得连自己的自谦词都忘了,他一边呜咽着,一边用手背擦去眼泪,耳朵没精神的往下垂,原本会晃来晃去的尾巴也没有活力的曳在后头。

 西王母是最快从爆笑中恢复正常的一个。

 她跳下椅子,走向白虎,然后轻轻抱住他的头,像在安抚孩子般的拍抚着他。

 「乖喔!哀家只是想要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嘛……好啦,别哭了,就算只会猫叫,你还是很可爱呀!」

 「娘娘……这算不上是安慰呀!」

 白虎的话音里头,有着相当重的鼻音。

 「臣下为这事苦恼很久了!虎族向来引以为傲的雄壮啸吼声……啸吼声这样能听吗……」白虎哭得抽抽噎噎的。

 「你应该……应该只是凡间的猫胎还没有完全脱去……」

 想到刚刚那个「雄壮」的喵叫,西王母差一点又噗哧一声笑出来。

 「再过一阵子,哀家应该……应该就可以听见……噗……真正的虎族叫声了……」

 「连娘娘您都在笑!」

 「哈哈哈哈、没办法呀!哀家从没听过这么可爱的啸吼……」

 「呜哇哇哇!」

 「好啦、好啦。」好不容易安抚下白虎,西王母又坐回她的高椅子上。

 「好了,白虎,可以带你的主人及朋友们在这四处走走吗?哀家有些事情……」她望向九天,「要与九天玄女商量。」

 白虎可以懂这话中的意思,「好的。莫娘大人、季夜大人,主人,我们先离开吧!」

 「喔……」

 忽然间变得有些严肃的气氛,让莫娘似乎不太能够适应。但是一想到九天不在,她便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在季夜身旁,心里就不禁一阵兴奋。

 「那阿夜,我们走吧!」她亲昵的抱住少年的手臂。

 「啊、喔。」季夜敷衍的回应着,用有些担心的眼神望着九天,而后者给了他一个微笑。

 「那我们先告辞了。」

 白虎朝着西王母恭敬的一鞠躬,季夜等人也对西王母弯身行礼。后者笑着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出去了。

 在确定一行人都已经从树上蜿蜒而下的楼梯离开之后,西王母忽然朝九天扑过去——

 「叫你别过来!」九天俐落的一个翻身,女孩差点就往前撞上桌脚。

 「别这样嘛!哀家很久没看见你了呀!」她动作很快的扯住九天的手臂,「以前不都也这样玩过!」

 「那是两回事!别越爬越上来,你这老妖怪!」

 「这么见外!你不也是小哀家没多少岁!」

 「你这死豹子!不准提我的岁数!真这么想成为我的皮裘?」

 打闹了好一阵子,两人始终没分出胜负。

 九天难得遇到与自己相当的对手,他喘着气,眯眼瞪着女孩道:「你刻意把其他人支开,并不只是想要跟我玩这种游戏吧,王母?」

 「有一半的原因是。」西王母相当认真的回答。

 「给我恢复成豹!」九天额上爆出青筋,「我这次不扒了你的皮做大衣,我就——」

 「另一半的原因嘛,是那个家伙。」放开了九天,西王母理理自己因为打闹而有些凌乱的头发及衣服,认真的望着九天。

 「……哦。」

 九天的前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开了。他半趴在地上,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身体,一只手将前额的头发往后拨,「你也看的出来嘛!」

 「虽然还不是很重,但是有那种味道。」西王母闭上眼,「那个讨人厌……却又让人不得不怀念的味道……」

 「在我们出生的时候,他们应该早就已经灰飞湮灭,你没理由对「他」有印象不是吗?」不知道为什么,在说这些时,九天的表情看起来相当愉快。

 「记忆的传承并不是假的。祖先们选择要传给哀家的记忆里头,有这一项——永远的伙伴、永远的敌人,可敬、强大的的同伴及对手……」

 小女孩直直地望着九天。

 「在亘古以前,曾经驰骋于这块大地上,美丽高贵不亚于我西王母,却被卑鄙手段灭绝的种族……」

 「你说太多罗……王母。」银发青年眯着眼笑,「就算这里是我们的禁地,但谁知道那个始作俑者会不会偷听呢?」

 「不会的。他早已经把我们看作没有危害、谨守着往日辉煌的可悲生物。」

 说到这,西王母露出沉痛的表情。

 「告诉哀家,九天。」小女孩眯起眼睛,神色凝重。

 「跟在你旁边,那个有着黑夜般发色及瞳色少年……真的是「那个」

 吗?」

 九天没有回答,只是勾起了形状姣好的唇角。

 「是白虎!」

 「白虎回来了啊!」

 大大小小的聚落散布在蟠桃林四处。白虎笑着跟各个看起来相当熟识的亲【炫】'【书】'【网】朋好友打招呼,而后面的三人则是像在观光似的四处张望着。

 「哇!阿夜,你看,那里有人马!」

 莫娘每看到一个新奇的东西,就拉着季夜大呼小叫。

 而后者只能苦笑着抓住她的手道:「别乱指着人家,这样很不礼貌。」

 「好啦,我知道了……哇!那里又有一个!我第一次看到耶,好好玩喔!」

 「莫娘,你冷静一点啦……搞不好他们看你也像奇怪的东西呢!」季夜叹了口气。

 他其实有些不安。

 那个女孩,不,西王母为什么要九天留下来跟她独处?

 季夜刚才虽然跟大家一样轻松的笑闹着,但是他却可以微微感觉到,西王母的眼神时不时地向自己飘过来。

 虽然不带有恶意……但也不是好意。

 而且,九天说不想见的人,八成就是「她」吧?

 她们独处到底要谈些什么?

 而且,季夜还很想知道,九天为什么能够驱除自己那种莫名其妙的症状……

 「唔……」季夜的拳头松了又握紧。

 他很想回去看看……

 「阿夜?」莫娘奇怪的看着他,将他的手臂搂得更紧。

 「我……我忽然有东西忘记拿了,先回去一下,待会就过来。」季夜随口编造了个拙劣的理由,没等白虎反应过来,就往西王母的住所跑回去了。

 「啊、季夜大人!」白虎吓了一跳,原想阻止季夜,但少年很快的就消失在东拐西弯的小径上。

 「季、季夜大人他知道路吗?这里的路不太好认呢……」白虎有些担心的自言自语着。

 他倒不太担心王母与九天的秘会是否会被季夜听见。西王母的听力极好,季夜大概还没走上梯子,她就会听见了吧?

 「安啦,阿夜他方向感很好。」吴启似乎是不怎么在意,「啊,那边是什么?好大的湖!小白我们去看——」

 「等一下!我、我也要回去!」莫娘有些不知所措。

 「你回去要干嘛?阿夜待会就会回来啦!来,小白他朋友给的桃子,你刚刚在外面不是很想买吗?拿去吃啦!」吴启扔了颗蟠桃给她。

 少女伸手接住桃子,接到手的瞬间,她立即闻到那甜美的香气。

 但是……莫娘拿着桃子,望着季夜跑回去的方向,心中有些莫名的酸楚。

 说什么东西忘记拿……

 季夜根本是想回去找九天吧?

 莫娘的手碰到斜背着的包包,那个送不出去的巧克力还在里面。

 自己难道真的连告白都说不出口吗?

 「九天?」季夜才跑回那树下,就看见九天悠悠哉哉的从上头走下来。

 「唷,你时间抓得真好嘛!我们刚刚谈完。走吧,去找白虎他们……」

 「等一下……我有事情要问你。」

 季夜扯住九天的手腕,表情相当凝重。后者挑起了眉毛,似笑非笑。

 「你刚才在路上的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临志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