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临志记 >神临志记_第57节

神临志记_第57节

作者:磨纪 发表时间:2018-12-05 13:21:2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14
    

「主人……」

「别跟我撒娇。」

徐温的口气摆明了没有商量的余地。

    魏垣绝望的拿起钱包,拖着步子走出门。

没关系,好歹……他还有神力可以用。

    只是换个衣服,自己应该做的到的!他想着。

「……曹琰。」

「啊?

    」

「跟去。」徐温慵懒的笑着,像只白色的波斯猫,「免得我们的小女仆……被谁给骚扰,就不好了,你说是吗?

    」

「遵命!」曹琰对这个吩咐似乎很高兴。

他故作姿态的走到脸色铁青的魏垣前面,帮他开了门,然后道:「走吧,亲爱的?

    」

魏垣用力的往曹琰的胫骨踹上一脚,后者没料到他会来这一招,吃痛的弯身抱住小腿。

    

「魏垣——」

「不是要跟来?别跛了啊!」书记冷笑。

    他脚上的娃娃鞋跟很硬,踹起人来可不是盖的。

「唔……待会你就死定了!

    好痛……」

曹琰真的一跛一跛的跟去了,嘴里还念着些听不懂的话……但想来不会是什么好话。

    

「是女仆装耶!」

「哪来的女仆啊?角色扮演?」

「走在前面的是学生会公关耶……」

「学生会新请了女仆?

    」

走在商业区,穿着女仆装的魏垣很快的就成了焦点。努力的将路人的议论纷纷当作耳边风,他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发动神力藏住脸孔,希望不要被发现。

    

要是被看出来了,他还要不要在学校里混啊!

这时候的他,稍微可以感觉到季夜当时的痛苦了。

    但是那时候的季夜还比自己好,至少有化妆,根本看不太出来啊!

「欸,小女仆,到了哦,头抬起来啦!

    」曹琰幸灾乐祸的提醒。

魏垣不悦的偷偷抬起眼,看了一下店面。

    

夭寿——人怎么那么多!他要怎么买啊!

平常一向是利用特权吃饭的魏垣,对这种需要人挤人排队的东西一点都不熟。

    这家店是新开的,但是在学生中的口碑相当好,所以才会大排长龙。

魏垣疑惑的站在一边,看着那些人怎么点餐。

    好像是……填单子?

「喂,帮我拿单子。」魏垣没好气的对曹琰道。

    

「你不会自己拿啊?」曹琰很明显的不想帮忙。

「有叫小女仆去挤这种人潮的事吗?

    」魏垣叉着腰挑起眉。

「你不知道,女仆努力垫脚拿东西的样子很萌吗?

    」

「……去死!」书记恨恨的吐出这句话。

「再不快点会长会生气喔!

    」报了刚刚一踢之仇的曹琰,心情显然愉快。

魏垣无计可施,总不能一直跟公关僵在这吧?

    

他用力的挤到前面去,好不容易拿到了单子,随便填了印象里徐温喜欢吃的东西之后,再费力的去付帐,最后拿了个牌子回来。

    

「……八十二?」

「这什么东西啊?」

真的没排过平民小吃的两人,疑惑的看着那张号码牌。

    

「四十三——」店里的人朝外头叫号码,马上有个学生迎了上去,然后带走食物。

    

「所以是按照号码叫?」

「不会吧?那你这号码要等多久啊!

    」曹琰惊讶的道。

「二十八——」

「这里!」

「号码……怎么又回去了?

    」魏垣已经无法理解这种运行模式了。

「……我不了解平民啊!

    」曹琰仰天长叹。

他们不知道所谓的号码牌,其实是抓到哪号发哪号,尤其是这种忙乱的时候,店家才不会去整理回收的牌子。

    

看来这小女仆该学的事情还很多。

「……你们想饿死我?

    」在魏垣跟曹琰踏进学生会室的时候,徐温冷冷的道。

买个东西居然可以买半小时!

    

「会……不,主人,你都不知道他们买东西超奇怪的啊!」魏垣连忙解释。

    

「我还是搞不懂那号码的运作……」曹琰皱着眉道。

「那不干我的事。

    」徐温接过迟来的午饭,慢条斯理的道:「去帮我倒出来放在碗里头。

    不要再给我打破了,不然就扣分。」

「……是。」魏垣认命的捧起那碗粥,往旁边的小厨房走去。

    

「会长,你觉得这次他会砸破哪个碗?」曹琰在确定魏垣走进去后,小声的跟徐温说。

    

「……要是砸了宋瓷,他就给我去卖身吧!虽然可能卖不到好价钱。

    」学生会长面无表情的回应。

「哇啊!」

瓷器摔落的清脆声响从里头传出,然后是书记的尖叫——

「呜哇——元朝的青花……」

「……扣二十分。

    」

徐温默默的在评分单上记下一笔。

冬天的太阳下山得特别快,才四点多,天空就已经一片昏暗了。

    

「……终于又一天要结束了。」

被操到傍晚的魏垣,早就累到不行。

    

他无力的趴在沙发上,美其名是擦沙发,但事实上是在偷懒休息。

    

徐温出去办事情了,曹琰也不知道跑去哪,整个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个人。

    

「唉,这种日子还要过二十三天……我撑不撑的下去啊?」

他有气无力的趴在沙发上。

    

做自己不习惯的事情,实在相当累人,更何况他是心理跟生理一起累。

    每天回到家,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直接瘫在床上,常常连下人要他去吃晚饭都没听见。

    

偶尔他可以听见女仆们悄声的交头接耳,谈论着最近为什么少爷都这么累……之类的。

    

而他也开始佩服起自己家的下人们了。

这种事情自己才做了一周就烦成这样,为什么他们可以年复一年的做下去?

    

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少爷,实在不懂这个道理。

「我来探班——啊咧?

    怎么都不在?」

听见这声音,魏垣心里瞬间一凉。

这家伙为什么会来?

    平常几乎都不出现的人为什么会来?!

还这么不会挑时间——!

    

来人是学生会(幽灵)副会长,姬幸。

「咦……你谁啊?

    怎么在学生会室里面!」女孩自顾自的走进来,魏垣想要躲到厨房,但却已经来不及了。

    

「新请的人吗?徐温终于想要请人来打扫啦?喂,没听见我说话啊││」

姬幸用力的扳住书记的肩膀,将他转过来。

    

「啊?魏垣?」少女呆呆的看着魏垣涨红的脸。

「……小幸你来干嘛?

    」

「……我才想问你干嘛穿成这样咧!」姬幸连忙放开手,「你有那种兴趣喔?

    !」

「谁有那种兴趣啊!无论那种兴趣到底是哪种兴趣我都不想知道,也没有!

    」他生气道。

「那不然你干嘛穿女装?」

「这……」魏垣哽住了。

    他实在不想把那种丢脸的状况再讲一次……

「说啊?」姬幸咄咄逼人的戳着他的胸膛,「如果你没有那种兴趣,干嘛穿个女仆装在学生会室里晃来晃去啊?

    你该不会还穿出去买午饭吧!」

「那可不是我愿意的,是会长逼我的啊!

    」一想到今天中午的事情魏垣就要抓狂了。

「哦,所以说你有了?

    」姬幸挑眉。

「……!」魏垣生气得一转身去整理自己该整理的东西,不再理会姬幸。

    

他决定自己再也不要多说话了!多说就多被抓把柄!

「喂!

    魏垣你回答我啊!」

正当姬幸还想要迎上去继续吵的时候,学生会室的门又打开了。

    

「亲爱的小女仆,你在偷懒啊?」曹琰一贯的开着糟糕的玩笑,但当他笑到一半的时候,却看见了女孩的身影——

「哇!

    小、小幸?」

「曹琰……」姬幸用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他,「你刚刚……说了什么?

    」

「呃,小、小幸,那个是误会啦,哈哈哈……」公关干笑着。

    

「姬幸?你来干什么?」跟在后面进来的徐温一看到女孩也在学生会室,就一肚子不爽。

    

「什么我来干什么?我好歹也是副会长,徐温你那什么口气啊!

    」姬幸不满的道。

「……连学生会现在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人,还敢大剌剌的说她是副会长呢!

    」

徐温为勾起唇角冷笑着,然后自顾自的走向自己的座位。

「什……」女孩被这么一激,又加上刚才的冲击,口无遮拦的随口乱掰起来:「谁、谁不知道啊!

    用看的也猜的出来!」

姬幸指着魏垣跟曹琰道:「还不就是这两个人玩起角色扮演来了,而且魏垣还是底下那一个!

    所以才要穿女仆装!」

徐温很不争气的噗笑了一声,然后低下头将脸埋在手臂里闷笑,从那发抖的肩膀就可以看出他笑得多厉害;而被胡扯的两人,则是脸色铁青的忙着大声解释。

    

「小幸!你不要乱讲!我跟你说,这个其实是这样的,是因为我上次——」

魏垣才讲到一半就被曹琰推开,后者一副名誉受损的表情,凝着眉头、脸色十分凝重地开口道:「小幸!

    我再怎么没眼光,也不会挑这种个性这么烂的人啊!」

「……所以说是会长逼我……你说谁个性烂!

    」

「就是你!」

「你们……感情好成这样,还说不是。

    」女孩一副已经完全笃定的模样,「我今天才看清你们!枉费大人这么相信你们是菁英!

    」

「这跟菁不菁英没有关系吧!」两人同声。

「不然……不然你问会长到底是什么情形!

    会长!」魏垣急了。

「是主人。」徐温边忍着笑,还可以边纠正。

    

「现、现在不是计较这种事情的时候吧!」魏垣尖叫着。

学生会会长挑了挑眉。

    

「徐温你说啊,是我猜的那样对吧!」姬幸哼了声。

「……」徐温微笑着看了看三人,「就是这样,我也劝不听呢!

    」

用优雅的微笑说出完全跟事实大相迳庭的话,徐温还露出苦笑的表情。

    

「会长长长长长长——你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啊!」

「会长你说话要摸着良心啊!

    」

两人七嘴八舌的哀嚎着。

姬幸得意的笑了笑,「好啦!

    这样也没什么嘛,我还是会宽宏大量的把你们当一般人看的。噢,小姐我要走啦,再见罗!

    」

说着,女孩就往学生会的门口走去了。

「等一下小幸!

    」

「你要搞清楚真相啊!」

两人的话彷佛没传进女孩耳中似的,少女嘴角勾着意味不明的笑,离开了学生会室。

    

「啊……我的英名……」魏垣脱力的坐倒在地上,「小幸这家伙……」

「我比较惨吧……可恶!

    」

「你有我惨吗?」

书记与公关又要开始互呛,徐温耸了耸肩,拎起自己的东西,起身道:「下班了,我要走了。

    」

「会长……」魏垣用委屈的情望着自家上司。

徐温回头微笑的看着他,道:「我觉得你今天表现的比之前好喔,魏垣。

    」

「呃?」魏垣呆了呆。

对喔……每次下班之前会长都会说今天的成绩!

    

印象里今天只扣了两次……所以应该是六十分刚好死线及格,没错吧?

    

「……但很可惜,今天是五十九点九九分。多延一天,你好好加油。

    」

魏垣瞬间呆了。

「等、等一下,会长,那个零点零一分……是什么时候扣的?

    」书记听得出来自己声音在发抖。

这种状况就跟五十九分被当掉一样,不问清楚是不会服气的啊!

    

徐温笑得非常美。

「刚才你说「现在不是计较这种事」的那个时候。

    好啦,我走了,明天记得把报纸烫好,再见。」

说完,学生会长就带着愉悦的心情走出了学生会室。

    

偌大的空间中,只剩下欲哭无泪的魏垣,跟用同情眼光看着他的曹琰。

    

「……你好自为之……我看会长还会再找你麻烦一阵子。」曹琰看同伴这模样,也气不起来了。

    

他安慰似的拍拍魏垣的肩膀,然后也拎起自己的包包迅速的闪人。

    

「啊啊啊啊啊啊会长——你太过分啦啦啦啦啦啦啦——」

看来,魏垣还要好一段时间,才能正式脱下他身上这套女仆装了。

    

请继续期待神临志记续集

第五集

序章

「关语。

    」

玉皇大帝喃喃自语着。他慵懒的靠在椅子上,随手一挥便在自己眼前化出影像。

    ——黑发少女表情漠然地牵着少年的手,在看似学校的地方走着。身边还有许多人,但是玉皇的目光仅定着在两人身上。

    

或谈笑或吵杂,似乎都与少女完全无关似的,偶尔才会看见好像是友人徵询意见似的,少女抬起头,连微笑都没有,只是颔首。

    

「还没有取得正式职位就能有这样的力量,真的是相当了不起呢……」

玉皇回头对某个趴在他肩膀上的人微笑着道:「你说对吧?

    」

「你的意思是我比他弱吗!?」似乎很不满似的,趴在他肩膀上的那个人大声地叫嚣——没注意那是在玉皇的耳边。

    

「小声点,会聋掉的。」玉皇皱起眉头稍稍往旁边闪避。

「才怪!

    」

「总之,强不强这种事情……」重新整理好仪态,玉皇露出一抹若有深意的微笑,「不是自己去看看比较准吗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临志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