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维风尼秘传 >维风尼秘传_第31节

维风尼秘传_第31节

作者:晨夜 发表时间:2018-12-05 13:15:5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13
之距,再没有任何小岩山可作掩护,正准备要往帐幕冲去时,蓦地,那个帐幕的侧影竟动了起来,让他们不得不把行动即时中止,隐身于小岩山后。

「他、他是发现到我们吗?」

伊莉雅紧张的问著艾尔。

而艾尔则是不多想便摇头,道:「不知道,但好像不是。」

他们依照刚才突袭亡灵巫师的偷看方法,只探出半边脸蛋,看著那个帐幕中,不,应说是那个人才对,侧影的本人已经是拿著一盏油灯走出了帐幕,现身于二人的眼前。

身材属一般男人应有的高度,脸长如马,五官并不出色和特别,仅是一张很平凡的脸孔,只是双眼透露出来的异样目光,却是让人不怎舒服,身穿一件以棕色为主,暗红线条交错的袍服,单就一眼,二人就可以肯定,他是个魔法师。

与骑士差不多,魔法的级别是不会太过标明在衣袍之上,一个魔法师的等级要端看袍服上右领口处的等阶徽章,所以很多时候要辨别一个魔法师等级,是很难在远视下办到。

额外一提,左领口和左胸口则是置国家的官阶徽章位置,可谓国家骑士专用,右领口和右胸口则大多是公会和神教成员用来置徽章的位置。

而现在躲在一旁的二人是不知道他是哪个等级,只是从他那平凡的脸孔看得出有三十五至四十的年纪,按一般学园的公布,如果十岁入学,那三十五至四十岁的人,一般会是锐级魔法师。

大陆主宰奥维卡是把骑士和魔法师看成军中的主导职业,由见习开始到成为正式魔法师,然后在正式之中,像骑士护练烈亚长的五阶为划分,依次为修魔法师、密魔法师、锐魔法师、绝魔法师和次魔导师,再上去则是魔导师的世界,迟些再说。

其中锐级魔法师是有在各魔法学校中教授学生的资格,换言之,魔力是满厉害,锐正是有伤害、可以用于战争的意思,而事实上,二人现在偷看到的魔法师正是这一阶级。

魔法师手拿著一本厚重如字典般的书籍,另一手则拿著木制的魔法杖,伫立于墨绿色门扉前的十来步之距,在艾尔二人的注视之下,他把木制魔法杖的末端用力插进地面,右手按著杖另一端镶有绿宝石的一头,左手则托著已然翻开的厚书籍,有节奏地念出了咒语。

「那是法阵魔法。」

伊莉雅也懂得法阵魔法,那是琪安娜破例传给她和嘉芙的光系净化魔法,是以她对于这类型的魔法也有一定程度的认知,而眼看魔法杖上的绿宝石,随著魔法师的念颂而亮起来,就更是确信推测,更不消说看到在地面上浮现的魔法阵图案。

「我知那是法阵魔法,那你知不知是什么类型?净化、攻击还是召唤什么?」

听见艾尔低声的问道,伊莉雅认真看了一眼魔法阵,闭目皱眉苦思了半晌,才道:「不行,太复杂了,那是四层魔法阵,我只能解读外层的『元素招聚构式』,是纯粹暗系为主。」

伊莉雅虽然很努力,但无奈纹路的复杂却是超出她的范围,牧师应有的魔法知识,她是发挥了出来,但要解读魔法师的魔法阵,最低限度要神官级数,事实上,修士、修女和牧师都不是接触法阵魔法的级数。

顺带一提,她口中的四层魔法阵是指外、中、内和逆层,不过法阵魔法并不是重点,往后再说。

「始终不能知道类型。」

艾尔暗自猜测著。

同时间魔法师的念颂也渐渐有了反应,暗黑色的暗元素充斥在魔法阵之中。

「……喜于居于阴影元素,我行使法阵的约束力量,再而发动黑色的侵略,暗略魔影。」

过了一段时间,魔法师的念颂声愈益大增,直到最后一字,他猛然抽回魔法杖的一刻,大量本聚于阵中的暗元素顿时聚成一个黑球,按照魔法师的杖端所指,直往墨绿色的门扉射去。

「攻击……不,那是侵蚀!」

当二人见著黑球形成,都是看得出这是暗元素的侵略型魔法,但见黑球射往门扉处,门扉却生出一道光墙,抵挡了黑球,造就一幕光与暗元素的比拚。

「光系魔法?」

看著光墙的出现,艾尔固然是感讶异,而伊莉雅的感受也著实不遑多让,道:「真的是光系魔法,而且还是很高级的半永久封印魔法,不在发挥作用时间,根本就感受不了『它』的存在。」

当讶异之时,伊莉雅也明白到门为什么能给自己亲切感,原来是自己下意识隐隐察觉出光元素的存在。

就在他俩为著此事而自行思考时,操控黑球的魔法师却已然是冷汗直冒,在光墙出现抵挡魔法的下一刻,他就知自己还是低估了光墙的力量,魔法的侵蚀不成,却反被光墙的强大力量作反侵蚀,力量差距之大,他仅支持片刻,黑球就已缩得比指头更小,最后更是无声无息的消散开去,而他自身则因为不能放弃魔法,被大量的光元素入体,硬生生给光墙的力量反侵蚀。

「他糟糕了……反侵蚀作用要开始。」

艾尔知道在诸多法阵魔法中,类型也有细分多种,而反噬力最强就是侵蚀,因为这种魔法功成而使出后,基本上便是没有平衡可言,一旦侵蚀不成,那必然会被反侵蚀,即使想撤去,也会被强大的魔力流所限制,而变得欲罢不能,可以说非生即死的魔法类型。

就像现在的魔法师般,眼看暗元素已经没了,地上那靠自身魔力维持的魔法阵纹路也浅淡难见,可知他已经到达一个临界点,而当过了这一临界点,魔法师再纳不下光元素,自腰身开始爆破,把本来完好的身体炸成两截。

「好惨!」

看多了艾尔的一剑两断杀人手法,这种死法,伊莉雅倒是可以接受得了,只不过仍下意识的移开目光,而当中却无太多同情意思,因为在她心中,其实已认知到他是和那亡灵巫师一夥。

善良、单纯、富爱心和强烈正义感等等,是形容伊莉雅的最好形容词,虽然现实冷酷的艾尔还是很难理解她的想法,不过可以说,她还不至于不懂思考事情,什么人是需要帮助,她有自己的界线,尤其是见识过人性的一面后。

「还真是死得惨……」

魔法师断成两份,自是没法可救,当二人光明正大走出时,可以看得到魔法阵已不再,留下在门扉前的除了尸首外,还有厚书籍亦难逃毁亡的命运,作为施魔法一方的媒介亦自然被波及,破损离体的纸张散落于一地。

「艾尔,你不……快走吧!」

眼看艾尔满有兴趣,不,应说是毫不介意的在魔法师的上半身查找了一遍,把一个小钱袋搜了出来,伊莉雅不禁想阻止他,人家才刚死就急著做这种事,她是挺感冒,虽然是有个宣言先例,但她仍是不怎习惯。

明白有些事总不能一下子改变,艾尔微一耸肩,说道:「伊莉雅,迟早一天,你也会……咦,日记?」

本来搜出了钱袋后,艾尔便想收手,只不过当他正想抽手之际,魔法师身上倒是有一本巴掌大的日记本掉落出来,引起了他的兴趣。

艾尔再自然不过的拿到手上,翻阅起来,自言道:「让我看看……」

日记本中的内容,并不是一直的写,是这个魔法师在进到岩场后才开始落笔,开首的第一页便是写他们三人进到这里时的事情。

这个魔法师,艾尔猜想他平时应没太多馀的说话,日记中真的是只记重点,并没有额外的感想什么,而且大多是围绕著门扉上的个人研究,不过艾尔总算在片言只语里得悉了他们三人的事……

日记本中,魔法师名字是没记下,一直都用我来代替,而亡灵巫师则是给称为老二,至于杰尼则还是沿用杰尼的名字。

此三人本是属于维风尼大陆中央区域一个重要城市「诺曼」的居民,因为魔法师在自己任教的学校图书馆中,一次巧合下,发现到在一本极度冷门的土木书籍上正记载了一段作者本人曾参与过加索山中一个秘密的地下礼拜堂的修建。虽然记载是稀少得很,但魔法师却是找上多类文书,以证明出其可信性后,就找上了亡灵巫师和杰尼来此地帮忙。

艾尔看到他在找人那段,从行笔间的高傲自负语气,也大概猜想到这人即使在学校中也应属「异类」,不怎受人欢迎,而单就与亡灵巫师交好这一点已足够被排斥,事实上,他也猜想得没错,他在离开学校时,可没任何人有送行过,免得和他扯上关系。

当他们来到加索山后,也在一轮搜索下如愿地来到这里,发现到门扉。不过虽地处隐密,但仍有不少猎户会走来打扰(仅在山洞前走过)使得杰尼要召集食人鬼和牛头怪来山上伤人,间接迫村民自行封山。

在这个期间,他们三人便是著力去解读门扉上的文字,当解读出来后,却是发觉到那是以古代文字所施下的半永久性防御光系魔法,简单一点说,在门扉上施下的是属于光系魔法。

自解读成功后,三人便是停滞不前,力量压不过防御,要想按正常方法解开却又需要一定程度的光系魔法修为,光是理解一项已经很辛苦,还要发动墙上记下的「开门咒」,这对于只修四主系和暗系的魔法师来说,无疑是得物无所用,而和修习光系无缘的亡灵巫师和不懂魔法的杰尼就更是大大不行。

直到如今,艾尔简略地看到最后记下的数日,那是魔法师自言对于没有丝毫进展的状况已经感到烦躁,行文间的语气愈益有恼闷不耐之感。

直到最后一页,亦即是他刚写不久,记述出自己已然忍受不住,连等待亡灵巫师他们的时间也省下,想以暗系魔法作侵蚀,不过最终结果,就如艾尔所见的结果。

侵蚀对防御性魔法时,可以持续的注入魔力,却又是消耗魔力相当低的魔法,一般而言,只要级数不差太多,而对方也没有魔力源注入魔力,这类比持久力的魔法类型,倒是很不错,反之级数一有明显分野,就是铁定找死。

只不过,魔法师纵然知道光墙虽没有魔力源,但其厉害和等级却高出自己太多,不想找人帮忙,又不愿浪费时间修习研究光系魔法,最终选择投机性的以自身最强的魔法欲侵蚀光墙,却给自己的急躁害死。

「……虽没有魔力源供应,但在争持时,防御性魔法对上侵蚀魔法,而自发性的反侵蚀效应就起了作用,一瞬间就把他的魔力和暗元素反蚀得大半,然后再把暗元素魔力改为光元素魔力,没有补力分法下,力量全数冲击魔法师身上,让他落得爆体下场。」

如果这番话是给伊莉雅听到,必然是会感到吃惊,这已经不是一个「见惯世面」的冒险者或者旅行者可以说出来,而是有确实修习过魔法的人才能说出来的魔法名词。

侵蚀魔法的比拚是没有保留,除非想死,否则两方有多少魔力,就有多少魔力,因为争持本身不是攻击、防御的冲击,而是彼此作侵蚀,所以「魔力」、「元素」并没有所谓抵销,而是一直摆动于被侵蚀成为那一方的「力量」,不会被抵销过去,就像小孩玩的翘翘板般,一面高,另一面就会矮,所以这类型魔法是没平衡可言,必须有人付出生命方休。

补力分法则是侵蚀决胜后的特别效应,一般防御性魔法,如果是有作研究过的魔法师,是可以在分出胜负的一刹那,在魔法上动手脚,在那股两方合共出来的魔力,将要逆冲击败阵一方时,胜方可以趁机反馈一部份魔力给自己补充,常见的是一九分法,较厉害的是二八分法,但对于没思考能力的光墙,除非施法的人真是强得可以追加这效应,否则是没有可能进行补力分法。

而反侵蚀作用,是任何一种魔法在对抗侵蚀效果的魔法时,都自然而生的抵触。

顺带一提,侵蚀魔法的理论是源于商业间的战争,至于侵蚀的发动,最低限度是必须要法阵魔法和纯粹元素才能成立,这是其较特别的地方,而侵蚀类型魔法的主要理论概略如此。

当艾尔迳自思考完刚才的效应和公式后,突然眼前白光闪现,本来不光不亮的周遭,忽然被照得亮了起来。

艾尔惊愕的抬头,就是见到伊莉雅香汗淋漓、气喘不止的跪坐在墨绿色门扉前,而门扉则是缓缓地从中间露出一条纵线,然后两边分往左右藏于岩壁间的虚位移去。不过门纵是开了,却只能看到一片白色,门后是什么景况竟是掌握不到。

「伊莉雅……你……作了什么?」

第二十一章 ~秘堂~

看著门扉突然被打开,艾尔此时才发现自己太深入看日记本上的事,还以为伊莉雅一直都在自己身旁,殊不知她在自己找到日记本那一刻,却是走到了门扉前,细意审视著门扉上的文字。

「我……发动了……门上的开门咒文。」

伊莉雅气喘的站了起来,倏然脚步不稳之际,艾尔及时扶住了她,怪声道:「你发动……你解读了门扉上的文字?」

「嗯,虽然学的不多,但琪安娜神官长曾经教过我和嘉芙一些古代文字,而且我们神殿也有这类型的封印,感觉上有点熟悉,所以才想试一下……跟著就开了。」

伊莉雅不好意思的说著,她想不到自己一时的尝试,倒是能够打开这一扇门扉,虽然这已耗尽了她九成以上的魔力。

「你还真是乱来,你就算试,也拜托告知我一声,你不知这是很危 3ǔωω.cōm险的吗!」

听到艾尔的话,本来还蛮不好意思的伊莉雅那倔强的个性又被勾起,迎上他的迫人目光,撑道:「反、反……反正门也开了,而且又没危 3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维风尼秘传】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