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作者:胖葵 发表时间:2018-12-07 23:46:0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31
    看到面前的来人,顾安安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她惊喜的看着来人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江皓辰伸出手轻轻地掐了掐顾安安的脸颊,“怎么才两天没见就瘦了?没有好好吃饭?”

    顾安安撅起了小嘴,不满地控诉道:“不要掐我的脸,很痛的,我当然有好好吃饭。话说送饭的小助理好萌啊,哪里找来的?”

    江皓辰皱着眉想了想,才恍然道:“方芳?不清楚,周铭招的。”

    似是不满顾安安没有将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他先伸出手轻轻地拽了一下顾安安的头发,然后立刻探出头在她的脸颊上偷了一个香,才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

    这一连串动作让顾安安羞红了脸颊,虽然她当下狠狠地瞪了一眼江皓辰,可她脸上的表情都在诉说着她现在羞涩愉悦的甜蜜心情。

    江皓辰紧紧拽了拽拳头,他真想再上去亲亲她鲜润红艳的唇畔,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他沉沉了眼眸,继续开口道:“上次安排给你的人我都撤了,换了一批,直接让他们隐藏在了暗处。安安,对不起。”

    “咦?干嘛说对不起?”人换掉她还可以理解,不过这对不起又从哪里来啊?

    江皓辰并没有再详细解释,只是将顾安安从床上抱了下来,搂着她坐到了沙发上,“让你受委屈了。”

    顾安安眨了眨眼睛,可爱俏皮的回应道:“你弄错了吧?姐姐我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和委屈!”

    江皓辰没有在说话,又将她搂紧了一些才说道:“这次是我疏忽了,顾家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来解决。”

    顾安安不知道别的情侣是怎么相处的,虽然自从在一起之后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少得可怜,但好像情感和默契却是每天都在猛涨。

    她没有告诉她自己的担忧,他理解她的担忧,他没有问“需不需要我帮忙”,而是直接说“我来解决”。

    在今天之前,她一直觉得和他在一起就好像做梦一般,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情。

    她一点都不了解他,除了名字,她不会比一个陌生人了解他更多,而他又知道她多少呢?为什么就突然在一起了?她想也许感情原本就没有那么多为什么,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对他大概就心动了,唔,这个看脸的时代,即使后来他有时的表现真是让她气恼到想要伸手暴打一顿才能解气,可是她想她的感情也许正是在那个时候飞速酝酿出来的。

    即使他用不同的表情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性格伪装着自己,可她仿佛可以感受到这么多面下面的他脆弱又渴望爱的灵魂,那么孤独,那么让人心疼。

    那么她呢?她也没有问他,他的计划,因为她信任他。

    “江皓辰,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对我这么好?”顾安安有些红了眼眶,心里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江皓辰搂着顾安安,看着她挑了挑眉,用一种不可置信的语气问道:“你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

    江皓辰无奈轻轻地敲了敲她的头,一步一步的提醒道:“十二年前你是不是去过一次京城?”

    顾安安赶紧将原本存储在她脑中的十二年前的记忆翻了出来,确实是去过一次,而且是她自己一个人去的,那个时候已经六月下旬了,当时是因为哥哥高考完和几个同学去了京城玩。

    顾安安挺不服气的,凭什么哥哥高考结束就可以出去玩?她也刚刚中考结束啊?为什么就不能出去玩了,所以也偷偷地买了票,打算跟着哥哥一起去京城。

    却没想到买错了班次,比哥哥晚了一点到,她又坐错了车,居然坐到了陵园,而且那陵园做得该死的漂亮,一时好奇之下居然开始逛了起来。

    这胆量想想也是醉了,难怪敢报考医科大学,就算是第一次解刨尸体也不见她手抖,淡定地就像进行了无数次一样。

    逛着逛着,她看到一个年级与她哥哥相仿的大哥哥在墓碑前嚎啕大哭,她鬼使神差般的走了过去,走到他身边给他递了一张餐巾纸。

    那个大哥哥也许是意识到自己有些丢人,停止了哭泣,却没有接过顾安安的纸巾,顾安安也不尴尬,径直塞到了他的手上。

    大概在失去至亲的当下人都会变得极其脆弱,平时防备感极深的江皓辰也放下了一身坚硬的外壳,收下了顾安安的纸巾。

    “你母亲好漂亮,你跟她长得很像。”

    那个大哥哥当时顿了一下,少倾,才语带哽咽的说道:“可是我永远的失去她了。”

    顾安安当时垂下了眼眸,然后似做了什么决定般,开口道:“我生下来就没见过我的母亲,我甚至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

    说完就转身跑开了,其实在她的心里还是很介意自己没有母亲的这件事,即使她的表面没有任何表现。

    她不知道自己的话有没有安慰那个大哥哥,她本来就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但她骨子里的善良,还是让她选择了用自己的伤疤,来安慰那个因为母亲去世而哭的不能自己的大哥哥。

    看着面前的江皓辰的脸与那个大哥哥的脸相互交替着,她终于恍然道:“原来你……”

    看着顾安安终于记起来的模样,江皓辰有点不开心道:“虽然刚开始我没认出你,我后来可是很快就记起来了!”

    那怨妇的小模样,都要将顾安安逗乐了,可是她也不能告诉他,那个人不是她啊,她当然记不起来。

    只能讪讪的笑了笑,讨好般的在他的脸颊上轻啄了一口,因为是第一次做这事,她有点小小的害羞,亲完又低下了头,声若蚊蝇般说道:“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小女子的疏忽吧?”

    可是某个脸皮厚如城墙的男人却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问道:“咦?刚才是有一只蚊子咬了我一口吗?安安,你低着头做什么?”

    顾安安猛地抬起了头,惊讶地瞪着他,“你怎么可以这样?”

    可是回应顾安安的只有某人嚣张的模样,以及已经凑近的另一边脸颊。

    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斜着眼看着她,但是她知道他在说:“你以为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就够了吗?”

    可是要她要怎么再鼓起勇气去亲嘛,两人就这样互相瞪视着,最后还是顾安安败下了阵来,毕竟是她理亏在先么。

    她将耳边的碎发轻轻地撩到了耳后,涨红了脸又轻啄了他另一边脸颊一口。

    某人这才满意的一笑,那笑容妖媚、邪肆,顾安安不得不感慨道:这货要是个女子,不知道又会有多少男人要被迷倒在他的石榴裙下了。

    就在顾安安愣神的当下,她的鼻子被某人轻轻地刮了几下,“想什么呢?小傻瓜?”

    “唔,在想你怎么会长得这么帅啊!”

    “呵呵,我家安安真是会说话,我当然是为了要配的上你啊。”

    这家伙情话居然说得这么溜,该不是找人练习过了吧?立马看着某人的眼神就不对了。

    好在江皓辰是个会察言观色的,立马跟她保证道:“我就跟你这么说过。”

    “真的?”毕竟这家伙都已经是个奔三的人了,说没谈过恋爱都没人信好么?就她都是个已经订过一次婚的人了,他不相信江家那么大的家族没给他安排过。

    虽说江皓辰私下里冷血无情,但只要不惹到他,哪怕有时候傲气了些,在待人接物这方面却可以做到让人无法指摘。

    由于长相和家世问题,想要染指他的女人多如过江之卿,所以碰到一些想要接近他的女人,他的手段就比较残酷甚至可以说是血腥了,所以至今还没有哪个女人敢犯他忌讳大胆的凑上来,上次的余飞莹事件,除了她本人没什么脑子,家族的承诺也给她壮了胆子吧。

    就在二人你侬我侬,沉浸在他们自己的二人世界的时候,顾安安病房的门被外力强力的推了开来。

    被强力推开的大门,撞到了墙上,发出一声很响碰撞声,吓得顾安安缩进了某人的怀里。

    事后顾安安极其后悔自己的那个下意识动作,她为什么不是直接从人怀里跳出来而是钻得更深了呢。

    至于为什么?呵呵,看到她哥哥看着某人那如淬了□□般的目光了么?如果目光可以杀死人,她相信不止是江皓辰,就连她估计也得受重伤了。

    开门后的气氛很安静,安静到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被听见,顾安安好奇地从某人的怀里探出了头,当她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时,她觉得她的尴尬证又犯了,心虚的立马将自己脱离了某人的怀抱,即使对方不肯放她离开,她还是强力的推开了他的手。

    没办法,哥哥眼神太恐怖,他旁边的栗梓姐姐在他的影响之下感觉都变得不那么友好了呢,~~~~(>_<)~~~~她不过就撒了这么一次谎啊,她绝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想找个恰当的时机再和盘托出的。

    最后还是顾唯安先开了口,“江总最近很闲,这么有兴致闲逛?不过这里是私人领地,我妹妹还未完全康复,需要休息,所以请您马上离开。”

    江皓辰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怀抱,心里有一瞬间的失落,不过很快因为顾唯安的话,他又恢复了。

    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抚了抚被顾安安坐皱了的衣角,确认自己的仪表没有任何问题,才咧出了标准的八颗牙齿回应道:“不急,我想顾总会很高兴坐下来跟我谈一谈顾氏集团未来的走向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穿书女配萌萌哒】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