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宠妻为荣 > 第6章 他到底要干什么

第6章 他到底要干什么

作者:上官慕容 发表时间:2018-12-07 23:43:3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31
    徐令琛,字玄玉,皇帝异母兄弟宁王的嫡长子。

    早早就被请封为世子,他的身份自然贵不可言。

    当今皇后还是他母亲宁王妃的嫡亲表姐,在京城,他可以横着走。

    这样的一个天潢贵胄,高不可攀,与她这个寄居在平阳侯府的表小姐本是两个世界的人。

    可上一世,他们偏偏相遇了。

    他像猫戏老鼠一样戏弄她,欺骗她,说他虽然是京城人士,但父母双亲都在外地,他孤身一人在京城,好不可怜,与她一样无依无靠。

    她当时就信了他的话,对他放下芥蒂,还时常安慰他。

    直到她回京城,陪黎月澄一起参加插花节,听到有人惊呼说宁王世子来了,她才遥遥地看了一眼。

    就是那一眼,让她知道了他真正的身份,也知道了他一直在欺骗她。

    也怪她自己蠢,他那样的容貌气度,怎么可能只是普通的官宦子弟?

    是不是就因为她笨、她蠢,他才会觉得戏弄她好玩呢?

    纪清漪看着徐令琛墨玉般的眸子从众人脸上扫过,冷冷清清,看不出任何情绪,一下子就清醒了。

    她怎么忘了,她已经重生了。眼下她与徐令琛还没有认识。

    她不是被关在别院的那个纪清漪,他也不是笑起来双眸明亮,一口大白牙的徐保生。

    纪清漪明白过来,忙微微低了头掩饰自己的失态。

    待看到帷帽月白色的纱垂在自己胸前,她才赫然想起自己戴着帷帽,刚才瞪眼也好,吃惊也好,徐令琛都是看不见的。

    她松了一口气,心里又隐隐有些发酸。

    他欺骗了她,她还没有讨回公道呢!

    可这世上又哪有真正的公道?

    不过,徐令琛怎么是一个人来的,他心爱的宠物,那个贪吃的小猴子徐媚媚怎么不见了?

    他不是最疼爱那个小猴子的的吗?不是走到哪里都带着它的吗?

    他还说那是他的女儿,他让她跟他一起喊它“媚媚”,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小猴子乱跑,他撵着小猴子才看到她的。

    徐媚媚虽然是猴子,却通人性,非常聪明不说,还手脚灵活,来去如影。

    说不定它现在就藏在什么地方偷偷地看着众人呢?

    等发现好吃的,好玩的东西了,它就会突然蹿出来,吓你一大跳。

    纪清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杜嬷嬷领着众人忙不迭地给徐令琛行礼也好,徐令琛轻挑眉头说出门在外不必拘礼让他们起来也好,她通通没有看到。

    “本世子没遇见就算了,既然遇见了,断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徐令琛冷冷道:“杜嬷嬷请你们家表小姐上车吧,本世子骑马送你们回去。”

    整个京城谁人不知宁王世子徐令琛最是个傲视万物的人?

    他说话的时候,带着天潢贵胄不容置疑的命令,杜嬷嬷无法推辞,只得硬着头皮去请纪清漪上马车。

    纪清漪还想着自己的事情,哪里知道这一转眼的功夫自己就要坐徐令琛的马车了呢?

    杜嬷嬷低声唤了两三遍,她才反应过来。

    “表小姐,世子殿下看在侯爷的份上帮了我们一把,咱们快些上马车回府,别耽误了世子办事。”

    杜嬷嬷催促着,声音中有几许不悦。

    纪清漪看了看已经看呆的彩心与素心,这才反应过来。

    杜嬷嬷一定以为自己跟这两个丫鬟一样,被徐令琛的美色所惑,忘乎所以了吧。

    隔着帷帽,纪清漪狠狠地瞪了徐令琛一眼。

    她好不容易在杜嬷嬷面前留下的好印象,都被他破坏了。要不是他长得如此出色,杜嬷嬷又怎么会误会她是轻浮的人。

    有了这种想法,她也就不客气了,不仅人上了马车,还让彩心素心一起上来,连那五盆兰草也搬了上来。

    她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杜嬷嬷不由嘴角直抽。有心想阻拦,可宁王世子徐令琛这个正主都没有说什么,她又有什么资格越俎代庖?

    徐令琛看着朝思暮想的人上了马车,勾了勾嘴角笑了。

    第一步,完美达成。

    他一定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么华丽的马车,这么巧合的相遇,这么出色的少年,她一定毕生难忘。

    很好,按照计划,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抱得美人归了。

    嗯,说不定,她此刻正在偷看自己呢。

    这个念头一起,徐令琛下意识地挺直了脊背,意气风发。

    他想多了。

    纪清漪根本没看他,只紧张兮兮地抱着一盆兰草。

    她要讨太夫人欢心,要让段娘子同意她继续跟着学习插花,这几盆花至关重要,断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纪清漪担心还会有意外发生,她再三跟素心彩心叮嘱:“你们两个一定要把各自面前的两盆兰草看好了,路上颠簸,我出了什么事不要紧,这兰草一定要安然无恙地到家。”

    幸运的是,接下来一路平安。

    哒哒的马蹄由快转慢,马车就停在了平阳侯府的正门。

    杜嬷嬷当先下了马车,吩咐素心彩心扶纪清漪下车,便赶紧去跟徐令琛道谢。

    徐令琛面色清冷,连话都不说,只淡淡“嗯”了一声。

    天潢贵胄,自有傲视万物的资本。

    杜嬷嬷忙道:“今日之事多谢殿下援手,还请殿下稍后片刻,奴婢这便进去请太夫人出来迎接殿下。”

    徐令琛点点头道:“既然到了门口,过门不入的确有些不恭敬了,太夫人年岁大了,我虽然是皇室中人,在太夫人面前也不过是个长辈,何况平阳侯夫人还是我的堂姑姑。不必劳师动众,我随嬷嬷一起去拜见太夫人吧。”

    杜嬷嬷不由一惊。

    宁王世子徐令琛身份贵重,性格骄傲,别说他是过平阳侯府而不入了,就是皇帝的不是他也敢当面指出来,偏皇帝还拿他没有办法。

    谁敢说他不恭敬!

    虽然她邀请宁王世子进门,可那也不过是是客气一二而已,却万万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要进门做客。

    杜嬷嬷如梦初醒,忙不迭地命人开了大门,又让人赶紧进去禀报太夫人知晓。

    纪清漪也是一愣。

    前一世徐令琛根本与平阳侯府根本没有交集,他怎么会要去拜见太夫人?难道是她的记忆出现了偏差?

    徐令琛好似没看到杜嬷嬷如临大敌般慌张的样子,好整以暇地抬起头欣赏大门上挂着的太.祖御笔的牌匾---敕造平阳侯府,好像能把那六个字盯出花样来。

    纪清漪避在一边,半低着头,紧紧抿了嘴唇。

    徐令琛貌似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心里气得慌。

    千算万算,终于见到了她的面,没算到她会带着帷帽。

    要不是碍于人前,他恨不能一步上前掀了那帷帽,捧着她的脸,好好看个够。

    不行,他必须要看到她,否则接下来这戏就法演了。

    幸好,他还留了一手。

    徐令琛心中得意,面上冷漠。

    大门开了,杜嬷嬷引着宁王世子徐令琛进门。

    纪清漪落后几步,中规中矩地跟在后面。

    平阳侯府,她终于又回来了。

    此刻,黎月澄的暗算、陈文锦的欺辱,她通通忘记了,她只想一步跨进内宅,好好看看清泰。

    突然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蹿到了纪清漪面前,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了起来,打掉了纪清漪的帷帽,又如闪电一般快速躲开,整个事件的发生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

    “吧嗒”一声,帷帽落在地上的声音很清晰,走在前面的人应声回头,所有的视线都落在纪清漪身上。

    纪清漪清楚地看到徐令琛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惊艳,毫无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不同于之前的雍容高冷,这笑容里有几分腼腆纯真,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

    那目光太过直白与专注,纪清漪心头砰砰直跳,脸上火辣辣的发烫,心里也憋了一股气。

    徐令琛,他这是什么意思?

    杜嬷嬷吃了一惊,见素心彩心包括纪清漪都抱着兰花,便赶紧退回几步,将帷帽拾起。

    本欲打算给纪清漪戴上,可人已经进了大门,待会注定要拜见宁王世子的,这会子再戴帷帽,未免有些好笑。

    便收了那帷帽,深深地看了一眼纪清漪,又快步走至徐令琛身后引着他朝里走。

    徐令琛在前面走着,那挺拔俊秀的身姿,宽肩窄臀的背影,让纪清漪恨的牙痒痒。

    杜嬷嬷八成会以为自己是故意把帷帽弄掉吸引徐令琛回头,借此机会来攀龙附凤吧。

    可真真是无妄之灾!

    她倒是想解释,但谁会相信呢?

    那个始作俑者的小毛猴徐媚媚已经逃窜的无影无踪了。

    要怪就怪徐令琛,养什么当宠物不好,非要养个无法无天的小猴子,还给它取了个人名。

    总之,就是徐令琛不对。

    她就知道,但凡遇到徐令琛,绝没有好事。他就是上天派来的克星。

    徐令琛却不知道自己被人骂了,心里好不得意。

    第二步,一见钟情,完美达成。

    她一定动心了,一定小鹿乱撞了,一定害羞了。

    说不定晚上会因为害相思病而睡不着觉呢。

    就算睡着了,也一定会梦到他的。

    他可是宁王世子徐令琛啊,拿下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还不是手到擒来吗?

    徐令琛越想越美,脑中已经开始勾画他们成亲生孩子的事了。

    太夫人已经带了众人在二门处等着了,见人来了,立马走上前去行礼拜见。

    纪清漪就看到了跟在太夫人身后的陈宝灵与黎月澄,一个明朗娉婷、一个端庄秀美,两人一左一右跟着太夫人,连行动走路都节奏一致,好似嫡亲的姐妹一般。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她以为陈宝灵定然会像从前一样咬牙切齿地对自己怒目而视,只可惜,这一回她想错了。

    陈宝灵身穿鹅黄色褙子,头戴碧玉簪,乌发如云,双眸如星,脸上有一抹红晕不说,那双眼睛看向徐令琛的时候有压制不住的仰慕与爱恋。

    纪清漪愕然!

    陈宝灵这个样子分明不是头一回见徐令琛了,俨然一副情根深种的模样。

    难道陈宝灵死活不愿意嫁人就是因为徐令琛吗?

    这便是她嫁人之后一直郁郁寡欢生下孩子不久就撒手人寰的根本原因吗?

    纪清漪目光一扫,才发现何止陈宝灵一个,跟在太夫人身边的仆妇丫鬟,都在偷偷地看徐令琛。

    年纪大仆妇还好一些,年轻的媳妇子与云英未嫁的丫鬟们一个个飞红了脸,眼睛亮晶晶的,就好像是……是苍蝇见到了臭肉,恨不能立马扑上来一般。

    她不由狠狠地瞪了徐令琛一眼,这个混蛋,顶着这样一张脸,他可真是害人不浅啊。(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宠妻为荣】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