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宠妻为荣 > 第12章 挖坑

第12章 挖坑

作者:上官慕容 发表时间:2018-12-07 23:44:0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31
    虽然纪清漪还小,可耐不住她奇货可居。

    所以,一年前他就不动声色地接近纪清漪,关心她,呵护她。

    纪清漪也果然没有辜负她的期望,整个人像春天的柳枝一样,风一吹就长开了。

    她越来越像画上的那个人,不、她比画上的那个人更漂亮、更明艳。

    他偷偷找人画了纪清漪的小像,装作不经意间让周王世子见到,周王世子果然心动,还开口询问了纪清漪的情况。

    他就顺势邀请周王世子来参加下个月太夫人的寿辰,周王世子答应了,这一段时间对他格外倚重。

    眼看着到了最后一步,没想到纪清漪这边出了变故。

    纪清漪不上钩,那下个月这出戏还怎么唱下去?

    “二爷,我们小姐其实是很在乎二爷的,只是怕人说闲话,所以才会那样说,二爷千万别生气。”

    陈文锦转头,见素心端庄秀丽,面带羞意,嘴角就挑起一个倜傥风流的笑容。

    只要收拢了纪清漪身边的人,何愁没机会接近纪清漪?就算得不了纪清漪的心,他也要牢牢地把纪清漪捏在手心里。

    他温声道:“我从前只觉得你长得漂亮,没想到性子也这般可人意,清漪身边有你,可真是她的福气。”

    但凡是人,就有自己的小心思,素心也不例外。

    她投靠黎月澄,一方面因为被她抓住了把柄,令一方面是因为黎月澄许她一个好前程。

    可那到底是寄托在别人身上的,不牢靠。人还是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为好。

    她可以继续为黎月澄办事,但这并不妨碍她攀上眼前这棵大树。

    “二爷快别这么夸奴婢,奴婢当不起的。”素心微微侧了脸,一副娇弱不堪承受的样子。

    素心虽然秀美,可在美人如云的侯府只能算一般。不料这低头的样子,竟然有这样的风情。

    陈文锦看着就更满意了,声音也更温柔:“爷看你好,你就是最好的。你腰间的荷包是你自己做的吗?真好看,什么时候帮爷也做一个?”

    素心心中狂喜,脸上却压制着:“二爷屋里的几位姐姐,人品女红都是极好的,二爷身上的东西,哪能轮得到素心张罗?”

    “爷说你好,你就好。”陈文锦嘴角噙笑,情意绵绵:“怎么,你信不过爷?”

    “不是……”素心见的外男,除了她哥哥,就是偶尔遇到的管事,哪里受得了陈文锦这样的挑逗,不由觉得腿发软。

    陈文锦就趁势扶了她的胳膊:“你做了荷包,我天天带在身上,你还不满意吗?”

    这一番场景,被彩心看了个一清二楚,她气得七窍生烟,却硬是忍着,跑回去一五一十学给纪清漪听。

    纪清漪听了,不怒反笑。

    既然如此,那就更好了,这一回,别说是黎月澄了,便是天王老子,也保不住素心了。

    一来二去,就到了太夫人生辰的前一天,陈文锦已经把素心收拢的服服帖帖,而纪清漪还没有准备好寿礼。

    这一天下午,喜鹊来了。

    她是黎月澄身边的大丫鬟,未语先笑:“表小姐,我们家小姐知道你没有备好寿礼,特意让我给你送了这个来。”

    紫檀木盒子里放着一个鹤鹿同龄的玉摆件,那摆件不过成人拳头大小,却线条流畅,雕工精细。梅花鹿通体棕黄,口衔灵芝草,神态悠闲,眼睛灵动;仙鹤头仰头吟啸,头上的丹顶鲜红欲滴,雪白的翅膀张开,好像随时都能飞走一般。

    最难得的是,这玉摆件竟然是一块整玉石雕成的。同时集合了这么多的颜色,雕工质地皆是一流,寻常人哪能收集的到?

    整个陈家,恐怕只有南康郡主这个皇室中人,才有这么大的本事了。

    怪不得黎月澄说价值连城,怪不得陈宝灵要藏着掖着。

    素心见纪清漪看呆了,伸手就要去接那玉摆件:“这下可好了,我们小姐正愁……”

    “这玉摆件我不能要。”纪清漪突然说话,素心伸出去的手就空在了半空中。

    素心赶紧劝:“小姐,这是澄姑娘的一番心意,再说我们的确没有寿礼送给太夫人啊。”

    “我不能抢月澄的东西。”纪清漪态度很坚决:“我说了不要就不要,喜鹊你拿回去吧。”

    喜鹊见她如此,只能拿了东西回去了。

    吃过晚饭,纪清漪唉声叹气坐立不安。

    素心知道她是为明天的寿礼担心,就道:“小姐,既然澄姑娘一片好心,你就该收着才是。澄姑娘一定将她自己的寿礼准备好了,她向来是个稳妥的人。”

    纪清漪没说话,素心就道:“这样吧,我让人给喜鹊带个信,让她明天一大早把那摆件送过来,好不好?”

    “好吧。”纪清漪被她说动了:“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好办法了,只能以后再补偿月澄了。”

    “只是喜鹊下午刚来了一趟,明天一早再过来就太打眼了,若是让张妈妈看见了,嚷嚷出来,倒显得我对外祖母不恭敬了。你让人约了喜鹊,明天让她把东西送到后花园吧。”

    素心笑着说好:“我的小姐,我就让人带话给喜鹊,这下子你可以安寝了吧。”

    一夜无话。

    因为是太夫人的生辰,春和院的人都起得特别早,纪清漪也不例外,没想到素心却病倒了。

    纪清漪知道她这是不想去,怕事发之后牵连了她。

    黎月澄算准了太夫人哪怕心里厌弃了她,碍于脸面也不会将她干出侯府,必定会让她身边的丫鬟顶缸。

    而彩心参与这件事情,所以轻者被打一顿,重则被赶出府。

    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亲自去看了素心,让她歇着,把去后花园的事情交给了彩心。

    然后纪清漪就拎了一个小包袱,赶在彩心出门之前,鬼鬼祟祟地去了后花园。

    新来的小丫鬟小冬看见了,急匆匆地去了上房,把纪清漪的举动告诉了杜嬷嬷。

    小冬跟杜嬷嬷有亲,是杜嬷嬷派到纪清漪身边的眼线。

    纪清漪回来之后就改过自新了,可太夫人到底不相信,就让杜嬷嬷多注意一些,防止纪清漪弄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杜嬷嬷吓了一大跳:“你可看清楚了?”

    “我看得一清二楚。”小冬脸色发白:“是很小的一个小包,不是很重,我还看到露出来一截铲子。”

    既然带了铲子,那就是要埋东西,这般掩人耳目,极有可能是魇镇之术。

    杜嬷嬷想着纪清漪漂漂亮亮的样子,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竟然这般歹毒吗?

    她不敢隐瞒,进了内室,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给太夫人知道。

    太夫人到底经过大风大浪,冷笑道:“我说她怎么突然转了性子,原来存了这样的心思!”

    今天是她的生辰,在生辰当天行魇镇之术,的确效果加倍。

    “太夫人,要不要我带人去把表小姐捉回来?”

    “不用。”太夫人语调平平,眸中却是一片冰冷:“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还不值得陈家大张旗鼓。你亲自去,悄悄的不要惊动人,抓了她之后关起来就是,等过了今天的生辰,我再慢慢料理她。”

    杜嬷嬷知道太夫人这回是真的生气了,不敢怠慢,依言去了后花园。

    举目一望,哪里还有纪清漪的身影。

    她毫不犹豫地朝桃林深处走去。

    她知道,要行魇镇之术,桃林是最好的地方。

    桃林深处,纪清漪果然挖了坑,正准备朝里面埋东西。

    她不动声色地靠近,眼看着还有十来步的距离,突然听到桃林外面传来一阵动静,喜鹊与彩心正在拉着手说话。

    “喜鹊姐姐,这鹤鹿同龄的玉摆件应该花了好多钱吧?”

    喜鹊笑容亲切:“几乎花光了我们家小姐所有的积蓄。不过你知道的,我们小姐与表小姐情同姐妹,别说是一个摆件了,便是再贵的东西,也是舍得的。”

    “我代我们家小姐谢过澄姑娘,也谢谢喜鹊姐姐跑了这一趟。”

    彩心把那鹤鹿同龄的摆件托在手上啧啧称赞:“这样漂亮,太夫人一定会很喜欢。”

    杜嬷嬷也看见了,清晨的阳光下,那玉石玲珑剔透,的确很晃眼。

    喜鹊催促道:“当心别摔坏了,咱们回去吧。”

    “好。”

    两人叽叽咕咕地说着话,走远了。

    杜嬷嬷才朝纪清漪走去:“表小姐,你在做什么?”

    纪清漪吓了一跳,赶紧回头,神色紧张地唤了一声“杜嬷嬷”,然后将那小小的包袱朝身后踢。

    “我……我没做什么。”

    杜嬷嬷看了个一清二楚,语气骤然间变得十分凌厉:“表小姐,包袱里是什么东西?”

    纪清漪好像更紧张了:“没什么,嬷嬷,不过是一些用不到的腌物件,嬷嬷别看,没得污了嬷嬷的眼睛。”

    “把包袱给我!”杜嬷嬷朝纪清漪伸手。

    纪清漪咬了咬唇,脸上闪过复杂的神色,把包袱拾起来,递给杜嬷嬷。

    杜嬷嬷打开包袱一看,不由惊呼:“月事带!这是谁用的?”

    纪清漪的脸涨成了紫红色,声音很小:“是我用的。”

    杜嬷嬷脸上的惊讶更甚:“小姐来月事了?是什么时候的事?”

    大家子的小姐来月事是极大的事情,说明小姐长大了,可以说亲了。

    “两个月前来了头一回。”纪清漪极不自然道:“彩心教过我怎么用这东西,我知道这东西脏,所以,怕人知道偷偷拿过来埋了,没想到被嬷嬷撞见了。嬷嬷别笑话我。”

    说话的时候,脸上是少女的娇羞。

    杜嬷嬷就笑着给纪清漪福了福身:“我的小姐,您长成大姑娘了,这是大喜事,嬷嬷替您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笑您。”

    “您就是再害羞,也该叫丫鬟们处理才是,怎么亲自做起了这样的事。”

    纪清漪解释道:“素心病了,彩心帮我准备外祖母的生辰礼,春和院就数我最闲,嬷嬷别怪她们。”

    “那张妈妈呢?她也不管吗?”

    “别提张妈妈了。”纪清漪无奈地摆摆手:“我根本使唤不动她,就是我来月事的事情,头回来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得了绝症活不了了,要不是素心与彩心,我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

    杜嬷嬷听了眉头一挑,不动声色道:“表小姐金贵,快站到一边去。”

    杜嬷嬷蹲下来,拿铲子将将月事带埋了起来,又细细地跟纪清漪讲了来月事的注意事项,两人在后花园门口分了手。

    太夫人得知此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又不是丢人的事,她焐的倒紧。不过,这张妈妈也太托大了,让她去做管事妈妈,小姐房里出了这样大的事情,竟然都不知道。等过两天闲了,你好好问问是怎么回事。”

    一件事情就这么揭了过去。

    虽然不是整寿,没有宴请宾客,但太夫人是平阳侯府的老祖宗,下人们自然不敢怠慢。

    用过早饭之后,在管事的组织下来给太夫人磕头,太夫人在院子里受了他们的礼。

    刚刚回到屋内,杜嬷嬷就道:“太夫人,大小姐、表小姐与澄姑娘都来了,在门口等着呢。”

    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缘故,太夫人笑道:“让她们都进来吧。”(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宠妻为荣】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