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清风剑在手 > 清风剑在手_第一卷 初来乍到 了

清风剑在手_第一卷 初来乍到 了

作者:拗人 发表时间:2022-01-19 20:57:12 更新时间:2022-06-29 00:11:15
席间。

    李彦让小桃姑娘和那位花白山羊胡子的老汉同坐,从他们口中探听到关于师师的许多往事。

    小桃自不用说,贴身丫鬟,对师师的日常生活是无比了解的。

    自打三年前买入张府,便被师师挑中,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这丫头有双大脚。

    从这一点也足以看出,师师还是个愤世嫉俗的姑娘。

    生在一个想法一体,不允许张扬个性的封建社会,在天下人都以小脚为美,以缠足为荣的年代,她能够跳出世俗的束缚,有自己的原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这种人通常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被人们当成异类或傻子。

    第二种就幸运一点,找到了一个让世人认可的哲学理念,能够支撑他的个性,最后被称为思想家。

    说到底,人是一个群居动物,这种物种,往往都会有从众心理,和让别人从“我”心理。

    “他们都这么做,我也得这么做”。

    这就是从众心理,开始可能还有些矛盾,明明是错的,我真的要这么做吗?但,时间久了,也就那样了。

    “我们都这么做,你为什么不这么做?你也得和我们一样”。

    这种是“从我心理”,拿狼群来说,越是身体健壮的狼,越喜欢让其他的狼听从它的安排,头狼尤甚。

    这种狼群优势在于服从命令,捕猎时能做到齐心协力,分食时能乖乖接受不平等对待,无怨无悔。

    优势很明显,似乎找不到一丝劣势,可放眼望去,除了几匹健硕的头狼以外,其余的狼皆目光呆滞,缄口不谈,只有面对头狼的时候,才又绽放微笑,伸长舌头,示意自己很幸福。

    李彦也是如此,他无时无刻不再试着融入这个年代,包括李瓶儿要求每日伺候他更衣,梳洗。虽然这是爱,但何尝不是一种从我心理?

    从这点看来,师师真是不一样的姑娘。

    那山羊胡老汉是个老学究,读了一辈子儒经与诗卷,对世事,实事少有关注。

    师师小的时候,便被张二官请到家里做教习先生,刚得知自己的学生是个女儿身的时候,还哭了鼻子,老泪纵横的嚷着失德。

    后来,身旁的人听不下去了,怼一句:张家养你整整一辈子,你怎好意思这么说。

    老头在饭桌上颇有感慨道:伯郎自幼调皮,好动不好静,常常学着学着就溜的不见人影,也趁老叟打瞌睡之时,剪吾胡须,哎,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如今当乐事来讲,当时真是异常气氛啊。

    说完,忽的意识到了什么,低下头不再言语。

    李彦心里好笑,知道这老头又想起那个“伯郎”是个女子,又开始郁闷起来。

    经过这一番交谈,李彦对师师多少有些了解了,不像之前看到的那么前面,床下冷峻,床上是火。

    也产生了好奇,连喝几杯酒,对小桃道:“小桃姑娘,能否带我去姑娘的闺房看一看?”

    小桃怔了一下,女人的闺房怎可让男子随意进去?

    但转念醒悟,道:“姑爷随奴婢来。”

    一声姑爷又道出李彦心里的哀伤,如果师师不走,这个时间,他们二人应该是在洞房里耳鬓厮磨吧。

    张府并没有花府大,也不似那般豪奢,但自打进入那个月牙门后,就开始变的精致起来。

    小桃带着他走在九曲回廊之中,绕来绕去的好久,依旧不见尽头,俩旁楼宇亭阁,假石奇林应接不暇。

    约摸走了十几分钟,借着小桃手里的纱灯,隐隐见到一扇深褐色大门,土里土气的,显得异常老派。

    若不是门上嵌着几朵镀金的梅花印记,还真看不出是女子居住的闺房,说是那老学究的住所,李彦也丝毫不会感到意外。

    推开大门,绕过影壁墙,才瞧出是大家闺秀的闺房来。

    院子不大,正房六间,俩侧各有四间厢房,窗棂异常漂亮,整体深红,犹如无数朵开着的花瓣,中间的花蕊是一圈金黄。

    从玳安的记忆里得知,这叫“三交六椀棂花窗”,代表着宋朝最高级的木结构工艺水平。

    小桃缓缓的推开正房门,迎面是一扇画着山水的屏风,墨色为主,仙鹤的眼睛一抹朱红,活灵活现。

    “这是我家姑娘的画作。”小桃自豪的说道。

    李彦本来已经绕过去了,听她这么一说,不禁又回去瞧了几眼,看不懂,就知道很好看,云中有山,山下有溪,溪边有树,树旁有鹤,仙气十足。

    “师师真是多才多艺。”李彦由衷的夸了一句。

    绕过屏风,正中摆着一张红木长条桌,桌子上放着一张古琴,李彦疑道:“你家姑娘还会弹琴?不对,抚琴?”

    小桃给了他一个白痴的眼神道:“琴棋书画,我们家小姐都精。”

    “琴棋书画?那诗词歌赋呢?”

    说完,看到小桃的眼神,李彦知道自己说错了,尴尬的笑了笑,不失礼貌的点了点头。

    小桃见他这个样子,愤懑的神色也缓和下来,傲气道:

    “我们家小姐虽不好诗词歌赋,但拳脚功夫和骑术阳谷县没有几人能比,尤其善鞭技,凡是来过阳谷县的武术师傅,皆说我家小姐软鞭天下第一。”

    李彦连连称是。道:“领教过了,领教过了。”

    心里却道:杨锦也使鞭,不知他们俩人谁更胜一筹。回想起来,杨锦的鞭梢带有三棱钢刺,而师师的软鞭却没有。杨锦打自己帽子的时候完全是瞬息而至,快准狠,没有一丝花哨动作。而师师那日用纱帐做鞭,挥来甩去的煞是好看,柔中带刚,刚柔并济。如此想来,杨锦应该属于纯杀人技法,一击必杀。师师就是有点倾向于套路,但到底谁更厉害,只有比过才知道。

    心里想着,已走到屋子的最右侧,面前又是一道屏风,画着几种盛开的花,用色艳丽,却不妩媚,每朵花开的都是中规中矩,美丽中透露着稳重,如师师为人一般。

    看罢,李彦抬腿便想绕过屏风往后面走。

    小桃急忙喊道:“喂!”

    “嗯?”李彦回头疑惑的看着她。

    只见小桃略有为难之色,张了俩下嘴,愣是没说出话来。

    原来,那道屏风后面是女子闺阁里最隐蔽的所在,放着沐桶,溺器(夜壶)等隐私物件,所以小桃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李彦哪管这些,迈步就走了过去…… 好书呀,网址是www.haoshuya.com
书籍 【清风剑在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