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逆仙 > 逆仙_第96节

逆仙_第96节

作者:骆天狼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1:3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57
在上海住一段时间,我希望你抽空带她四处看看。”

张翔云一听苦笑道:“我说候大哥,目前公司的状况我能抽得出空吗?各种合约、谈判已经排到年底了,我是分身乏术啊!”

候易眉一扬,“没时间也得抽出时间来,签合约、谈判可是找人替你,总之公司亏损我不怪你,要让琼莲妹子不高兴我可得找你算帐。”

“候大哥······”琼莲拉了拉候易,一脸嗔怪。

张翔云其实也想找机会多了解一下琼莲,对候易的威胁也不在意,半推半就地道:“放心吧!董事长发话我怎敢不听,只要琼莲小姐高兴,我愿做全程导游。”

“这还差不多!”候易满意地笑笑,对琼莲道:“琼莲妹子,你就暂时住在这吧,一切衣食住行都交给他,就不用操心。”

琼莲虽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爽快地点点头,感激地看了一眼候易,能和张翔云呆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至于其它都不重要了。

走出新蜀大楼,怀着激切的心情向海边飞去,在那有一处别墅是专门为月娥而盖,月娥喜欢呆在能看到海的地方,只有看到大海才有一种家的感觉。

本想先打个电话,但一想到月娥突然见到他的惊喜候易立即按耐住冲动快速向海边飞去。

不一会就来到一座建得古色古香的建筑旁,见惯了海边的洋楼、大厦,可能会对这座古老的木质建筑有些诧异,但细细品味你会发现这座建筑和周围的环境溶合得那样贴切,和这里的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还有那拍击着礁石的海浪相处得那么和谐,好似这座建筑恒古以来就座落在这一样。

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子正站在走廊前凝望着他,好象早知他会来一样,眼中的情意如大海一样深远,见到候易后嘴角露出淡淡笑意,像一轮初升的明月,突然笼罩了天地的光华,候易一下痴了。

不知过了多久白衣女子才收回目光,幸福地低头看了一眼突起的腹部,又抬头看了一眼呆在不远处的候易,柔声道:“快进屋吧!傻站在那做什么!”然后转身进入屋内。

候易呵呵一笑,象个听话的孩子随着月娥进入屋内,屋里的摆设跟他离去时没什么不同,简单而清新。

候易从后面轻轻抱住月娥,闻着熟悉的香味,那一刻心中充满了浓浓的温馨,时间静止了,什么黑洞、仙界都不在是困扰在心中的枷索,只有他和月娥才是永恒的存在。

“事情进展的顺利吗?”月娥首先打破了宁静的气氛。

候易吻了一下月娥的耳垂,“很顺利!”候易并没说太多,他不想让月娥操心,有他就够了。

月娥微蹙眉头,转过身来,“你不用哄我,前不久师父来过了,外面的事情我都明白,可惜我什么忙也帮不上。”

“我没骗你,事情的转机是最近才出现的,神器之魂的下落全部找到了,仙炼诀的推广也卓有成效,本以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竟奇迹般的朝好的方向发展,不然我怎么能这样快的回来见你呢!”候易边说边轻睨地耳朵贴向了月娥的腹部。

卷三 命数归结

第八十五章 月娥归岛

“但愿我们的宝宝出生后人间已经太平,什么仙界、伊甸园最好都离地球远远,各不干涉。”候易贴着月娥好似喃喃自语。

“易,看得出你心中有太多的烦恼和忧心,但我相信事情最终会得到圆满的解决,就象当初你能想到这样快找到神器之魂,这样顺利在全球推广仙炼诀吗?”月娥把头靠在候易胸前安慰道。

候易抱着月娥,脑中不停闪着盖斯传来的画面,想到了白眉老道,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甚,禁不住把月娥抱得更紧,好象要把她溶进身体一般。

月娥察觉到了候易的异样,多年的夫妻让她对候易的每一个眼神和表情了如指掌,候易的心事如何瞒得了她,担心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候易心虚地躲开月娥的眼光,心中拿不定主意是否要把这事告诉月娥,虽说自已知道了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但是否能避免心中并无把握,不过转念一想不如说了也好让月娥心里有个准备,再说他这次回来还打算让月娥去蜀山住上一段时间,实话说了还省得找其它借口。

于是详细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月娥静静听完后一脸沉重,抚着腹中的孩儿忧心重重,她不为自已担心却放不下未出世的孩子,如果事情真的发生了孩子怎么办,想到这眼中泪水欲滴。

候易看了一脸自责,轻声道:“不用担心,我们已知事情发生的经过就一定能避免它,我看先到蜀山住一段时间吧!”

月娥并没因候易的劝怀而稍解眉头,未来的事情真的会因为知道了而发生改变吗?就算改变了怎知是变好还是变坏了!对于修真的人来说是不信命运的,但却知有些劫数是躲不掉的。

“小傻瓜,别多想了,到了蜀山安心静养,生一对健健康康的宝宝,那个白眉老道我一定会打得他满地找牙。”候易拍拍胸口保证道。

月娥白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是一对。”

“你这么漂亮能干当然是一对了,而且还是龙凤胎呢!”候易非常有信心地说。

月娥好气又好笑地白了他一眼,“胡说八道,这跟能干和漂亮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你难道没听人说越是漂亮女子越容易生双胞胎吗?”

月娥狐疑地看着候易,“我怎么没听人这么说过!”

候易忍住笑,“你别不信,最直接的证据就是我刚刚听到有二个声音叫我爸爸呢!”

“这么小就会叫爸爸?”月娥总算明白了候易是在那睁眼说瞎话。

“当然会了,我的孩子是天才嘛!”说着抱起月娥进入房内,不时传出打闹的声音,月娥也暂时抛开了心事,享受这难得的柔情。

第二天一早月娥就收拾好东西放入了纳芥镯内,不过她没同意去蜀山,而决定去金鳌岛。

候易没有反对,金鳌岛的防御并不对蜀山差,而且那里有她的师父和朋友,肯定比呆在蜀山开心。

走之前去了一趟新蜀大楼,但没见到张翔云和琼莲,听秘书说两人出去逛街了,候易本来想等他们来说一声再走,但月娥拉起候易就走,“让他们多呆几天吧!见了面说不定琼莲也要一起回金鳌岛岂不是撤散人家。”

候易听了暗笑,“能撤得散才怪了。”不过老婆的话总是对了,也不反驳。

候易护着月娥没多久飞越了半个地球来到了金鳌岛外面,月娥见天上飞机巡逻,海中战舰游戈,把金鳌岛围得风雨不透。

月娥路上也听候易说起了金鳌岛的情况,但亲眼见到后还是让她很不适应。巡逻的飞机见到半空中有一男一女,知道又来了超能者,但不知是敌是友,只能在一旁监视,并快速通报了金鳌岛上的超能者。

没多久就见云隐山带着几个修真者迎了过来,云隐山老远就笑道:“平羿、月娥,欢迎回金鳌岛来。”

虽说月娥不久前才见过师父一面,但这次见面丝毫没减轻内心的激动,特别是又回到了自小修炼成长的地方,看着不远处的金鳌岛,四千年前的往事仿佛就发生在咋天。

候易拉着月娥飞到云隐山面前,月娥在空中无法跪拜行礼,只能激动地叫了声师父,眼一红再也说不出多余的话来。

“云岛主,月娥思念金鳌岛,打算在这住上一段时间,不知欢不欢迎啊!”候易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云隐山豪爽地笑道:“这本来就是月娥的家,何谈欢不欢迎,想住多久都行。”

进入金鳌岛,云隐山亲自带着两人来到月娥原先住的地方,这座建筑跟海边那座竟一模一样,进入屋内连摆设都是一样的,而且迁尘不染,好象有人常来打扫。

月娥轻轻抚着屋内的一切,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连那对未来隐隐的忧愁都不见了。

候易也看得高兴不已,看来到金鳌岛是对的,如果在蜀山月娥不会这样开心。

“师父,您对我真是太好了,可是我······”月娥朝云隐山徐徐跪了下去,语气哽咽。

云隐山连忙扶起月娥,责怪道:“怀着孩子怎么能跪下来呢!师父从没怪过你,其实师父早就知道你是为了金鳌岛好,只是表面不肯承认罢了。”

见月娥还要说一些感激的话,云隐山便摆摆手,“不用再说了,在这安心住下,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师父说。”

月娥点点头,云隐山见月娥露出一丝倦色,也不多留,叮嘱一帆后就走了。月娥确实有些累了,她现在的身体并不比普通人好上多少,飞了许久加上来到岛上后心情激荡,在候易的陪伴下不久就沉沉睡去。

候易在月娥睡后来到屋外,想到这段时间并无要紧的事,不如去海底把那块奇异金属弄上来探个究竟。

想到这他就想到了能帮上他忙的那个人,于是马上找到云隐山,云隐山见候易分别没多久就找了上来,打趣道:“不陪月娥来我这干嘛!。”

候易也不理会云隐山的取笑,把在海底见到奇异金属的事说了一遍,郑重道:“我总觉得那金属与众不同,想取出看一看,但我不能在深海久呆,还有那头怪兽也非常难对付。”

云隐山听后也觉此事非比寻常,思量了一会,“说吧!需要我帮什么忙?”

“我知云岛主手下有许多能潘江捣海的高手,但能进到深海的并不多,而且那怪兽凶猛异常,不愿岛主手下有人受伤,所以只求岛主请出一人帮忙即可。”

听到这云隐山已明白候易想请谁了,想了想,“好吧!不过她言语冲撞之处你可要多多包涵。”

候易点点头,“云岛主尽管放心,事情本就是我们做得不对,不论她说什么我都不会和她计较的。”

云隐山走了约二个时辰才见他带着一人走来,那人身影在亭台楼宇间时隐时现,但还是能看出是一体态妖娆多姿的女子。

走到近前云隐山呵呵一笑,“人我已经带来了,具体要怎么做就由你们商量了决定,我就不管了。”

候易朝那女子温和地笑了笑,这女了有着几近透明的肌肤和纯净碧蓝的双眼,加上冰冷的神情赋予了她与众不同的气质。

那女子对候易的笑容不给予丝毫脸色,看着候易的眼神还带着怒力压抑的愤恨。候易知道她的恨由何来,这女子叫水淼,是个比较特殊的海妖,她虽属于金鳌岛但不住在金鳌岛,她住在那没有人知道,只知是在一条深海沟中,四千年前月娥封印金鳌岛时她恰好在岛上,于是被一同封在了金鳌岛。

事后月娥专门提起此事,她说最对不起的就是水淼,她不象其他人,封印了只是限制他们活动的范围但却对他们的修炼却有好处,而水淼不同,水淼只有和大海接触才能更好的修炼,她离不开大海,而在封印前水淼已经达到合体后期了。

候易见水淼此时的修为只到合体中期,心中非常愧疚,看来这些年水淼不仅没有进步反尔后退了,只是不知为何在寂灭大阵消失后她没有回到深海却呆在了金鳌岛上。

“水姑娘,好{炫&书&网}久不见你还是那样漂亮呀!”候易实在不知说什么好,只好蹩脚地赞美几句,反正称赞一个女子漂亮总不会错。

水淼面无表情,就象看小丑一样看着候易,半晌才冷冷道:“听说常月娥回到金鳌岛了。”

候易听得微微一愣,不知她问这是何意,但还是答道:“不错,月娥非常希望在金鳌岛住下去。”

“哼!这么想住当初为什么不把自个也封进去呢!”

候易苦笑一声无法回答,心想:“连自个也封那还叫封印吗!”

水淼好象没兴趣多说什么,直接道:“你不想去百慕大吗?还呆在这做什么?”

“哦!如果你不介意我们马上出发吧!”候易本想在走之前和月娥说一声,看来是行不通了。

一路上为了缓和气氛候易不停地跟水淼说话,甚至讲一些笑话逗水淼开心,可是水淼听后不仅没笑还狠狠瞪了候易一眼,候易无奈地摇摇头,看来想解开这个心结并不容易啊!

来到百慕大三角洲的上空,候易很快找准位置领着水淼轻车熟路地向深海潜去,候易是在周围撑起了一个能量罩以抵消大海的压力。但水淼却没运用任何能量,好象她就是大海的一部份,进入海中后混身变得更加透明,不仔细看几乎发觉得了她的存在。

不多久就潜到了奇异金属的上方,那头怪兽正伏在候易上次挖掘的地方熟睡,对候易他们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

候易问水淼道:“水姑娘,你知道这是什么怪兽吗?”

“当然知道,它叫蒙讹,喜欢生活在无光的深海中,不过真正的蒙讹好象没这么大的。”

“我想这不是普通的蒙讹,普通的蒙讹好象不能发出强力光线吧!”说着向蒙讹靠了过去。

那蒙讹异常警觉,尚距百米就忽然睁开六只巨眼看向候易,蒙讹好象认出了候易,底吼一声扑了过来,它体形巨大,百米距离只是眨眼间的事,候易有了上次的经验到也不慌张,唯一忌惮的是蒙讹眼中的光线。

候易不停地移动身形,不让蒙讹的巨眼对准他,蒙胧讹一边咆哮着搅动暗流卷向候易一边转动脑袋发出一道道炫丽的光芒,把四周射出一个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强劲的暗流让候易的移动变得有些困难,好几次差点被光芒击中,候易迅速拿出了那把绿澜剑,捏了一个印诀,绿澜剑在候易的指挥下如水中的鱼儿以刁钻的角度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逆仙】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