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逆仙 >逆仙_第101节

逆仙_第101节

作者:骆天狼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1:5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6
    。



    “哈哈!盖斯终于睁开轮回之眼了。”风丛生在那高兴得手舞足蹈,看他的样子比自起睁开还要高兴。

    

玉屏儿痴痴望着盖斯,她不在乎盖斯是不是睁开轮回之眼或是变得有多强,见他刚刚遇到危3ǔωω.cōm险她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后来又见盖斯轻易化解了这次危机,心中马上升起难以抑制的喜悦,盖斯的一言一行无不牵动着她的心弦。

    



    “看来我有些小看你了。”泰瑞尔眼中露出认真的神色,“刚刚那是什么力量,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应该不是暗黑的力量,真想不到啊你这种卑微的黑暗生物也能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这是对主的亵渎。”泰瑞尔的神色一下变得庄严肃穆,口中念念有词,双手随着逐渐高吭的语调在头上展开,大声道:“主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请主赐予我光的力量驱散邪恶,驱出黑暗吧!”

虚空中突然涌动着莫名的能量,从遥远的宇宙深处投射到泰瑞尔身上,泰瑞尔身上立即闪动起带着质感的银白色光环,“暗黑无知的生物啊!回到你的本源,接受主的审判吧!”



    “忡裁之光!”

一道银色光环在盖斯还没生出躲避的心思时就套住了他,盖斯还以为这是象圣光一样会灼伤损坏肌体,于是运用轮回之眼的能量护住全身伺机而动,可银环围住他后并没展现出攻击性,而是一种无以明状的感觉迅速充斥了他的心神,好象一种无形的看不见的能量把拖入未知的世界,而他却生不出反抗之心。

    

盖斯心中大哧,这忡裁之光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连轮回之眼都抵抗不了吗?

    他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抵消一点点银光的桎梏,这一刻他觉得自已就象个婴儿一样无力。

    

盖斯认为他抵抗不了,可泰瑞尔却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下来,在

    “忡裁之光”的照耀下竟然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那,真是不可思议之极,就算大天使长也无力面对

    “忡裁之光”啊,这可是主赋予天使执行特殊任务时的力量啊!



    “天地重生!”

一道绿色的光华划破长空,驱散了银环,只见盖斯大汗淋沥地站在那,手中拿着一把翠绿长剑,剑身还在那颤抖不已。

    

毕竟轮回之眼的力量不逊于忡裁之光,不甘屈服的轮回之眼在一刹那抽空了盖斯的真元,让盖斯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盖斯很好的把握住了这转瞬即逝的机会击破忡裁之光的桎梏,刚刚领悟不久的绝学在最恰当的时机发挥了作用。

    

泰瑞尔沉默了,看向盖斯的眼也变了不少,不再是那样的倨傲、不屑,而多了一丝敬佩。

    

这时远方传来了修真者的气息,而且人数还不少,泰瑞尔向修真者来的方向看了一眼,“今天到此为止。”停顿一下话锋一转,“对付你们并不是我的职责,但从今天起所有修真者都不许踏足欧洲,这是主的意愿,不容任何人违背。”

泰瑞尔走了,盖斯也晕了过去,就象候易刚睁开轮回之眼一样,每次使用都会伴随着巨烈的头痛和长时间的晕迷。

    

到来的修真者是成庶和三个师弟,他们正要来罗马找候易,所以及时赶了过来。

    泰瑞尔布的障眼法在成庶眼中并不高明,只是能量的运用有些奇特罢了。

    

成庶见到晕迷的盖斯和狼狈的风丛生后吃了一惊,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玉屏儿立马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成庶听后沉吟良久才做出决定,“全部撤出罗马去金鳌岛。”



    “为什么?难道还怕了那个鸟人不成?”风丛不满地大叫起来。



    “风兄,事态的发展已经不是我们能掌控的了,我们还不知道下界的天使有多少,不能冒然开战,还是先找到平羿再说,目前最紧迫的是解除黑洞的威胁。”成庶毕竟是一派掌门,考虑的事比风丛生周全得多。

    



    “成掌门,你说的有道理,我们接出六子他们就去金鳌岛,候大哥和琼莲姐去找月娥姐了,现在应该在上海,不如分头行事吧!”玉屏儿说道。

    



    “也好,到时就在金鳌岛会合,我们先走一步。”成庶走后玉屏儿等人也去了罗马郊外接张六子等人。

    

######候易在吸入定星盘时还侥幸地想这会不会是通向仙界的门户,不过当吸力消失后候易知道错了,放眼看去到处是一片漆黑的夜空,更远处有点点星海,而他正处一个荒凉星球的上空,“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微缩的宇宙啊!”



    “是什么样的人才有这种神通把一个个星球搬到这来,并模似宇宙的运转,简直就是神的手段。”睚眦不住赞叹。

    



    “是啊!这种手段比起盘古大帝开天劈地也不多让,难道是玉帝?”想到从银河中看到的境象候易脱口道。

    



    “哎!不用瞎猜了,还是想法逃出这里才紧要,你的时间可不多了。”睚眦并不喜欢呆在未知的地方。

    

候易点点头深以为然,四顾看了看,迟疑道:“你有办法能逃离这里吗?”



    “没法,这是你的问题,那个什么永动阵,两仪阵你不是都研究过吗?这里应该也属于一种阵势,你好好研究破解之法吧!”

候易苦笑一声,“永动阵,两仪阵我只知点皮毛,而这里我根本看不出布阵的痕迹,应该不是阵势。”



    “先别那么肯定,你现在看到的是什么?是无数个星球,这如果是个奇阵,那么这个阵之大冠绝古今,不论一只如何聪明如何精通阵法的蚂蚁,进入巨石阵中,也如井中之蛙永远不可能窥得全貌。”睚眦冷哼道。

    



    “那你还让我研究?”候易发觉睚眦是越来越喜欢教训他了,随即信心不足道:“如真象你所说还有机会出去吗?”



    “不知道,不过关健还在你身上,毕竟精通阵法的蚂蚁比起不懂阵法的蚂蚁机会要大些。”睚眦语气中也透着些许无耐。

    

看来睚眦也提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候易想了一会决定先朝一个方向飞了试试,如果这不是一个阵法,说不定能脱出它的控制。

    

想到就做,候易径直向前方飞去,好在这里随处可见类似太阳的恒星,到不需担心能量不继,随着飞过一个个荒芜没有生机的星球,掠过一个个发着炙热光芒的恒星,不知飞了多久,抬眼看去,还是无尽星空,感觉中还没飞出万分之一的距离。

    



    “我到底是在一个什么样的鬼地方啊!这到底是真的宇宙还是虚幻的,我真怀疑这就是真正的银河······

    “对了,你怎么不试试用轮回之眼的力量穿越时空呢!既然连仙界都能去逃出这个地方应不难吧!”睚眦随口道。

    



    “睚眦,你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呀!带你出来确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候易一拍脑袋,自已真蠢,怎么没想到这个。

    

用轮回之眼破开虚空他能办到,可是破开后能到那里就不是他能掌撑握的了,想到这又有些泄气,不过马上想到轮回之眼能看过去未来,看透虚空之后是什么地方应该不难吧!

    自已不就是看到仙界才落到这来的吗?于是抛开顾虑,找了一个小行星落脚,慢慢把身体调节到最佳状态,打开了轮回之眼······过了良久,耗尽真元的候易不甘地闭上轮回之眼,不论他如何努力想破开时空屏障,总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牵制着,他强那力量就强,他弱那力量就弱,就象置身于某种法则之下,无力反抗。

    

好在这次的努并没完全白费,通过轮回之眼他看到了一个生机盎然的星球,甚至还看到了隐隐卓卓的楼宇,这如同黑夜中的一抹亮光,让候易看到了希望。

    不过那个地方非常非常的遥远,至少隔着上千个星球,这让候易非常郁闷。

    

一路不停地飞啊飞,星球间的距离长短不一,也使其间的路程远超候易的估计,飞到候易几乎崩溃才来到那颗希望之星,这是一颗略比地球小的星球,看不到海洋,却有星罗棋布的湖泊,这是一个被绿意覆盖的星球,如果不是身陷银河,同月娥在这样美丽的星球生活到也遐义。

    

虽然星球美丽,但并没减小候易的谨惕,他细仔观察了一会后向一个较大的湖泊落去,在那湖泊的中心有一小岛,岛上建有一道观,而那道观的布局让候易异常熟悉,它和地球上见到的道观没什么不同。

    

来到道观门口,黄匾上书着

    “三元观”,两旁对联写着

    “山门无锁白云封,道院不扫清风吹”,看来观内的老道跟老子一样崇尚无为而无不为的思想。

    

走进道观地上落叶遍地,真应了不扫清风吹,可惜此时连清风也没有。

    大殿内不象一般道观那样供着老子或是三清,只是在正中的铜鼎内燃着三柱香,那香不知是何物所制,香气真透肺腑,让人不禁生出飘然出尘之感,候易忍不住连声赞道:“好香!”



    “施主也能体会此香的妙处吗?”一个清朗的声音自侧殿响起,只见一个圆脸宽额的道士不徐不缓地走了过来,他手无拂尘,灰色道袍不新不旧,走起路来散脱而不拘泥,让人一看顿生亲切之感。

    



    “敢问道长如何称呼,候易规矩地行了一个道教礼节,左手大指与右手大指呈左上右下相交,左手其余四指与右手其余四指也呈左上右下相交,从正面看去,两大指处宛如太极图之样。

严格说来蜀山也属道门一脉,从每一代弟的的字号就能看出,候易算下来也是半个道士,加上这个圆脸道长非同寻常,所以执礼甚恭。



    “呵呵!施主不必多礼,这个三元宫可难得有客来访,更难得的是陌生的贵客,来来来,随我去内厢,我请你喝刚采摘的青枣茶。”圆脸道长不等候易说话拉起他就走,也不问候易的来历身份,如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随着圆脸道长来到内厢,他迫不及待地拿出茶具,一个象是石头刻成的火炉首先放置好,随意捏了一个法诀炉中就升起白色火焰,然后放上茶壶,拿出一个葫芦倒入清泉,不过几个呼吸水就开了,这时圆脸道长小心地拿出一个锦袋,倒出几颗黑不溜秋的东西放入壶内,那东西不知是何物,放入后直沉壶底,还叮叮作响,候易很疑惑那到底是铁块还是茶叶。

    



    “道长······”候易怀着一肚子的疑问,那有心情喝茶,可是才一开口就被圆脸道长抬手制止,“有什么话喝完茶再说。”看来喝茶在他心中比什么事都重要,算了,既然到了这也不靠这一会功夫,还是一会再问吧!

    

这一会可够久的,那炉中可是三味真火,可煮了将近二个时辰才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茶香,那香气带点淡淡的枣香,很淡很淡,当你有意去闻时感觉不到,当你不在意时又在鼻端游走,这种感觉甚为奇妙。

    

当圆脸道长为候易倒上一杯时候易才发现杯内飘浮着三粒青翠浴滴比米粒大不了多少的青色小枣,白玉茶杯,淡绿的茶水加上翠绿的青枣,看上一眼让人口齿生津。

    

还没等候易品味就听一个尖细的声音远远传来,“好你个贼老道,偷了凤娘娘的宝贝竟敢不加掩饰的享用,真是狗胆包天。”



    “哈哈!我那是拿不是偷,何用掩饰,你这老儿无胆去拿,却厚颜来喝,难道老道好欺负么?”圆脸老道赶忙把锦袋收了起来。

    



    “嘿嘿!好一句去拿,每次都是等凤娘娘不在时才去,不过也只有你老道才有本事‘拿’出来。”那人把拿字咬得很重。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乡下老儿模样的人物走了进来,鼻子用力耸动几下,“渍渍!九千年的不落青枣啊!你可真有本事。”说着拿起茶杯倒了一杯,一口饮下,闭上双目半晌才叹道:“极品啊极品!三千多年没喝过这种极品了,再来一杯!”

乡下老儿的愿望显然没有达成,圆脸道长一把抢过茶壶把仅剩的一杯大口喝下,指着乡下老儿骂道:“你简直是暴殓天物,有这样饮茶的吗?气死我也!”



    “你难道不是这样饮的吗?”乡下老儿一脸疑惑地问。



    “我······”圆脸道长涨红着脸,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

乡下老儿突地转头看着候易面前的茶杯,馋笑道:“小兄弟,茶凉就不好喝了,我替你喝了如何。”好象怕候易拒绝,不等候易回答就拿出一颗类似夜明珠一样的东西,“小兄弟,这是避水神珠,与你交换如何?”

候易为难地看了圆脸道长一眼,避水珠虽稀少对候易却是无用,茶给他饮也没关系,但圆脸道长是专为他而泡,如拿了换东西岂不是对主人的不敬,候易只好歉然地笑笑,端起茶一钦而尽,这茶好象不是喝到了胃里,而是直冲泥丸宫,把心神辙底洗涤了一遍,混身顿时飘飘欲仙,心神好似一下强大了不少。

    



    “仙丹也不过此茶啊!怪不得乡下老儿如此沉迷。”候易暗自感叹。

乡下老儿对候易没有交换虽失望但候易喝完茶后马上神色如常,丝毫不放在心上,跟圆脸道长扮起嘴来。

    



    “两位前辈,请问这是什么地方?”心急如焚的候易再也等不了了,只好打断他们冒然发问。

    



    “咦!”乡下老儿诧异地看着候易,“你不知这是那里?那你是怎么来的?”

候易苦笑道:“晚辈来这出于一个意外,前辈能不能跟我讲讲这里的情况。”在不清楚底细的情况下候易只好模棱两可地回道。

    



    “这里叫小仙境,小兄弟好象不是从仙界来的吧!”圆脸道长意味深长地问道。

    



    “小仙境!”很奇的名字,候易摇摇头,“晚辈是从地球来的,难道两位前辈是从仙界来的吗?”



    “呵呵!这里的人都是从仙界来的,对了,地球是什么地方?”乡下老儿好奇地问。

    

候易惊讶地看了看乡下老儿的装束,这跟中国古代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逆仙】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