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逆仙 > 逆仙_第104节

逆仙_第104节

作者:骆天狼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2:0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57
只要是体形和他差不多大的都对他很有兴趣。

候易搅尽脑汁躲过了蜈蚣、青蜓、蚂蚁等昆虫的从从围堵最终落入蛛网中,一头体态肥壮身披黑红条纹的巨大蜘蛛在他落网的瞬间就扑上来把他捆了个结实,候易知道蜘蛛不会吃他的肉,但会把他吸得只剩一个空壳。

看着这头丑陋到极点,口吐腥臭的蜘蛛把头探向他的脖子时候易心中冒出了难以抑制的恐惧,这种感觉他不知多少千年没有感受到了,就算是黑洞也没给他带来这样强烈的恐惧心理,不论他会不会被蜘蛛吸死,但他极端计厌这种感觉。

“恐惧无止境在心中漫延,这时他想到了月娥、想到了风丛生、琼莲和盖斯,突然心中一动,想起盖斯就是通过驱逐恐惧而激发了体内细胞包的能量,从而睁开了轮回之眼······”对······我也能做到,我一定要集中精神······驱逐恐惧······调动细胞的潜能·····亿万细胞中蕴含着无穷无尽的能量······”候易(炫)恍(书)然(网)间进入了类似自我催眠的状态,眼中再没有蜘蛛,没有森林,只有金银二光和正在串连的黄色细胞······倏然间眉心裂开一条缝隙,金银重瞳打开,金银光芒迅速向四周发散开去,紧捆的蛛网和丑陋的蜘蛛在金银光芒的照耀下化为无形,候易手中多了一张弓,透着远古气息的逐日弓。

“追风!”

绿袍在见到候易拿出弓时就明白幻术被破了,看到向他射来的利箭时绿袍想到躲开,可是他的身体并不听他的指挥,刹那间万物静止了,世间一切东西都逃脱不了时间的桎梏,仙人也不能······破日箭从绿袍左肩透过,带起一股绿色的血液,这一箭的威势让在场的每一个都神情疑重,这是怎样强大的一箭啊!强大到让时间停滞,任何人在这一箭的面前只能束手待毙。

使出追风后候易脱力了,他现在连动一个小手指的力量都没有,如不是黄金发现过来扶住他,他早瘫倒在地了,黄金透着赞赏的微笑,不动声色地向他体内注入了仙灵之气,帮他迅速恢复体力。

得到仙灵之气的补充候易察觉金银巨茧发生了变化,整个茧身露出了一条条细密的裂缝,这让他惶惶不安,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自脱离幻境后他发现轮回之眼的力量又增强了不少,这个世界在他眼中好象也变得有些不同起来。

“三元道长,我们愿交出甘露,这事就此罢休如何。”天岩一边沉声说着一边扶回绿袍,目前情况下他不得不服软了,形势不如人如之耐何。

“嘿!想罢休也行,随我去凤娘娘处请罪,并把毁坏的灵药救活,否则免谈。“三元的口气非常强埸,和他平时的为人大不相同。

“道长,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我们偷取甘露也是为了救人,要我们去请罪可以照做,但要救活仙草······凤娘娘都办不到我们那有这本事。”天岩露出愤然的神色。

“既然做不到为什么还要毁之,有道是自作孽不可活,这一切都是你们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三元道人冷冷道。

“你······”天岩眉头紧锁,当初偷到甘露后暗夜怕凤娘娘察觉后追赶,就毁了灵药迟滞凤娘娘,好让他们有充裕的时间逃跑,不想凤娘娘根本就不追他们,而找来了三元。

“哼!道长真是逼人太甚,难道真以为我们没有了反抗之力吗?”说到这转头暗绿袍道:“你们下去。”

暗夜、绿袍好象明白天岩要做什么,忙大声阻止,“大哥,不可!”

“不用多说,快下去!”天岩不等二人说话就把他们推下了红崖,然后转身看着三元,“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来封印我。”说完身上突然闪动起红色的光芒,才一会功夫天岩就如同溶解了一般渗入脚下的红崖中······候易、三元和黄金互相望了一眼,不明白天岩在搞什么明堂,就在这时脚下一阵巨烈的晃动,站立不稳的三人连忙飞到空中,底头看去,红崖上碎石翻滚,一些地方开始变化分裂,才一盏茶功夫红崖竟变成了一个高近千米的巨无霸。

“哞······”一阵底沉深远的吼叫震得空中三人如中巨锤,差点一头栽下地来。

“乖乖······老道,这下乐子大发了。”黄金惊得大叫起来。

三元老道也是一脸震惊,想不到天岩竟有这一手,他甚至在考虑如果同意从新谈判对方是否会同意。

而候易直接处于石化装态中,大脑不停地想:“他会不会飞,这样大块头应该不会飞吧,万一能飞·····那有多远逃多远吧!”

三人都没发觉一圈淡淡的红光从天崖身上发出,形成了一个十里方圆的结界,把三人全罩在了里面······

卷三 命数归结

第九十二章 凝仙丹

“我建议咱们避其锋芒,择日再战如何?”黄金笑嘻嘻地盘坐在半空,眼珠乱转。

“哼!不过是一块顽石而以,就是一座山贫道也要把它压为齑粉。”三元不理会黄金的风凉话,双手快速捏起法诀,因速度太快,只见道道虚影在空中时影时现,如一个千手观音看得眼花缭乱,但候易还是从中领悟出不少东西。

候易暗赞不亏是仙人,捏个法诀都这么深奥复杂,只是不知威力怎么样?随后又转身看向天岩,他已完成了变身,正抬步向他们走来,每一步下去都地摇山动,威势骇然。一对比水井还大的巨眼发出血红的光芒,直射远处的三人,正在观察的候易正好对上红光,心中不由一冷把头歪往了一边。

这时三元道人一百八十手法诀已经捏完,一道道水蓝色的波纹自三元道人手中发出,一圈圈向外荡漾开去,天地不再是红色,而变成了万里碧波,好象一下子置身于浩瀚的大海之中,让人心身异样之感。

这是幻觉还是真实,候易也说不清楚了,但周围传来的异样感觉却让他心生舒畅之感,就象徜徉在大海中一样······“冰封!”

三元大吼一声,周围的的碧波突然向天岩所在方向急速收拢,眨眼间如山岳一样的天岩就被大海淹未,海水围着他快速旋转起来,最后形成一个椭圆开的水球,把整个天岩包裹在里面,随着三元的怒吼水球突然静止,迅速凝结变成巨大的冰晶,把天崖牢牢封在了里面。

一座红色的冰山就这样形成了,透过明亮的冰晶天岩火红的身躯秋毫可见,连那扭曲变形的的巨脸也能看得一清二楚,让人看得心生叹息。

“三元老道呀!你的千里冰封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不过能不能封住这个大块头还难说呢!嘿嘿!”黄金不住地拽着他那所剩不多的胡须。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如不放心,贫道不介意在你身上试试,看封不封得住。”要知这些冰晶可不是普通的冰块,而是玄冰,硬如精铁,就算用三味真火也不分溶化分毫,为了这次封印他几乎用尽了全身仙元,对黄金还在那说风凉话甚至为气恼。

候易却轻松不起来,他的灵觉比起三元道人和黄金还强上几分,加上轮回之眼对危 3ǔωω.cōm险特殊的敏锐性,让他感到事情不会这样简单完结,候易疑惑地看了眼被封印住的天岩,并没觉察到他有脱困的迹象,但候易还是感到有些不对劲,于是用射手独有的锐眼向远方看去,竟然发现四周隐约有一面淡红的屏障把三人和外界隔绝开来。

候易大惊,正想告诉三元道人,就听阵阵细密的碎裂声传入耳朵,马上向天岩看去,那些封印住他的玄冰正在破裂······三元道人看得老脸一红,刚刚的话简直就是自已打自已的嘴巴,气得拿出一把蔚蓝色宝剑就要冲上去,黄金连忙拉住,劝道:“老道,你难道没发觉红崖本身就蕴含着强大的能量天岩和它溶合后实力提高了百倍不止,你这样蛮干是不行地,再说你用水法对付顽石效果可想而知,还是我来吧!”

说完也不管三元道人同不同意,飞身上前张嘴一吐,一道金光射入天际,空中立马金光大作,一会功夫就见一把百米大小的金光巨斧向刚刚脱困的天岩头顶劈去。

预感到危机来临,天岩慌忙把头一歪,巨斧顺耳而下重重劈在天岩的肩上,把他劈得单膝跪地,肩上出现了一个宽五米,长三十多米的伤口,这对天岩来说虽不致命,却让他恼得双手捶胸,想不到变身后还没发威就接二连三招到重创,他大吼一声双手重重砸向地面,随即红色的光芒顺着地面延展开去,一直和四面的红幕连为一体,形成了一个独得的空间。

“奇怪,这好象是领域······”黄金不解地望着天岩。

候易知道领域,就是一些改变规则的力量,就象他的箭技让时间停止,穿越时空等都是一种领域的力量,可是要在一个空间中改变规则除非是神才能办到,就是玉帝为一界之主,也只能有限的利用规则,不然也就不必用定星盘来囚禁仙人了。

他们马上就体会到了领域的力量,一根根尖如利剑的石笋从地面突起,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直刺他们脚底插,每一根直径都不下十米,重百吨,别说刺上,就是碰一下也是骨碎经裂的下场。

候易他们只能小心易易的四处躲避,不过随着石笋越来越多,越来越密,他们的躲避空间狭小起来,三元和黄金到比候易忧娴一些,能躲就躲,不能躲随手一个雷法出去就把石笋劈得粉碎,候易可没那么厉害的法术,只能拼着老命的左闪右避。

这时头顶传来了隆隆的呼啸之声,候易抬头看去,一个个如小山一样的陨石向他们砸来,密密麻麻如到了世界未日。

“惨也!”候易苦笑一声,好在候易天生是个射手,眼神和反应无人能及,险险躲过一次又一次危 3ǔωω.cōm险,百忙中向黄金、三元道人看去,二人现在根本不躲了,一个淡蓝色的护罩把二人罩在里面,砸向他们的陨石全被弹开。

候易暗骂自已一声白痴,急忙闪进护罩内,不满地对二人道:“二位前辈,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有这么一个好地方也不叫我。”

“你怎么没看到吗?我向你招手了哇!”黄金一本正经地道。

“呃!”候易气得一翻白眼,在那种情况下招手我能注意到吗,不过懒得跟他理论。

“贫道撑不了多长时间了,黄老儿你快想办法。”虽说三元道长的水法最善防守,但面对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加之刚刚消耗仙元过多,已经快力竭了。

“这个大家伙真是岂有此理,非逼小老儿我出绝招不可吗?”黄金气愤地看着天岩。

“黄前辈,到这分了有什么绝招就快使出来吧!”候易恨得牙痒痒的。

黄金听后眼皮一翻,抱着双手道:“你知道老夫的绝招用一次会消耗多少黄金吗?这笔帐要是没人买单岂能轻用。”

“好吧!回去贫道请你喝青枣茶。”三元真想飞脚把黄金踢出护罩。

“呵呵,原来你老道还在有青枣啊!打个商量送我二两,我帮你退敌,到时凤娘娘也会对你另眼相看啊!很划算的。”黄金有乘火打劫的味道。

“哼!二两,半两也没有,你再不动手,贫道马上闪人,你一口也别想喝到。”三元快失去耐性了。

黄金忙摇摇手,“好好好!半两总行吧!”

三元气得一个葵水雷扔了过去,黄金轻巧躲过,不敢再敲诈,从身上磨磨蹭蹭掏了半天,最后掏出一小捧金沙。

怪不得他叫黄金,身上竟真揣着黄金,这在仙人中也算异类了,不过这金沙真能管用吗?候易看了看一小撮金沙又看了看巨大的天岩,眼中充满了疑惑。

候易的神色尽入黄金之眼,笑道:“候兄弟,你可别小看老夫的宝贝,一粒金沙能磨平一座山,任他是铜浇铁铸也敌不过我这小小黄沙。说毕向空中一吹,那小撮金沙如有生命一样随风而涨,化为一团金色的祥云飘向天岩。

天岩好象知道金云的厉害,地上红光一盛一道厚厚的石墙平而而起挡住了金云。遇到障碍金云马上化为金色龙卷,在石墙上打起洞来,不过一息的功夫就钻透石墙直扑天岩。天岩只能再坚起一道石墙可已没多大作用,瞬间就被金色龙卷穿透并把他吞入其中,然后金云化为无数股细小的金流,绕着天岩快速旋转起来,远远看去如同一条条金蛇在上面游走,游过之地都出现深深的伤痕。

真想不到小小的金沙有如此威力,山一样天岩被金沙磨得痛苦不堪,没多久整个身子就瘦了一圈,看来只需二个时辰天岩就会磨得跟以前一般大小。

笼罩大地的屏障已经不见,天岩身上发出浓浓的红光,把全部力量用来抵抗金沙的侵蚀,但这也只是减缓侵蚀的速度,而无力反击,迟早会变成一堆红沙。

天岩无力地膝跪在地上底声嘶吼着,再不复先前的气势,候易看得心生不忍,便说道:“二位前辈,我想经此一战三妖再不敢冒犯凤娘娘了,还是索回甘露放过他们吧!”

黄金听了挤眼一笑,没有答话,而三元道人冷哼一声,不置可否。候易尴尬地笑笑,说道:“道长,凤娘娘说只需取回甘露便可,可是三妖毁坏灵药罪不可恕,但三妖修炼多年并无大恶,如果真杀了他们······凤娘娘心地仁慈,如果知道为了药草而毁了三条生命,说不定会怪罪道长呢!”候易来自地球,观念与仙人不同,把人看得最重,认为灵药虽难得但怎么也比不上人命,虽说三妖不是人,可他们有灵智有生命,跟人并无不同,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逆仙】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