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逆仙 >逆仙_第112节

逆仙_第112节

作者:骆天狼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2:4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6
忧虑地给风丛生把脉,候易认出这是金鳌岛上的神医聂农,论炼丹制药在整个地球无人能与他比肩,而且他治病从不分你是蜀山人,金鳌岛人还是散修,全都有一视同人,很得修真者人的敬重。

候易走到风丛生床前,只见他脸色淡金,呼吸若有若无,候易略懂医术,看风丛生的样子象是元婴受到重创,就算治好修为也将大损。

那些仙人真是狠毒,竟下此重手,候易恨不能把打伤风丛生的仙人抓来,毁了他的仙婴,让他也偿偿其中滋味。想到往日风丛生那爽朗的笑容候易难过得心如刀搅。

“你的朋友不会的事。”天岩的声音打破了沉闷的气氛。

月娥和琼莲等人都不认识天岩,诧异地看着他,候易才想起还没为众人介绍,便逐一介绍大家认识,然后问天岩,“你有办法吗?”

天岩憨厚笑笑,拿出一凝脂玉瓶,“这是娘娘给的丹药,娘娘说这药不论伤势多重,只要一口真元不散都能治好。”

“世上竟有这样的灵丹吗?”聂农听得满脸疑惑,要知修真之人受伤最是难治,那有这样简单一颗丹药下去就治好的,他炼丹几千年从未听过这等奇事。

天岩一听聂农怀疑娘娘灵药,气愤道:“娘娘的丹药比仙丹还灵百倍,治个修真者还不容易吗?”

候易明白凤娘娘的本事,连忙接过,“不管灵不灵一试便知。”

候易倒出一颗如珍珠一样的乳白色丹药,一股奇香立即迷漫在整个房内,让众人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顿时全身毛孔尽张,舒服得几乎出声呻吟。

聂农顾不得候易反对,一把抢过灵丹痴迷地看起来,喃喃自语。“想不到竟能把丹药炼到这样的境界,真是神人的手段啊!”

候易见瓶内还有十几粒,便对聂农笑道:“聂老,这颗丹药就送与聂老研究,希望不久聂老也能炼出这样的灵丹造福人类。”

聂农长叹一声,摇头道:“不可能,老夫怕是永远炼不这样的神丹。”

候易边喂风丛生吃下丹药边笑道:“聂老所缺不是炼丹之法,而是灵药,只要有了灵药还怕炼不出好丹吗?”

聂农无奈地苦笑道:“是啊!现在地球上别说灵药,就是百年老参这样最普通的药就难找了。”说完连连叹息不已。

风丛生吃下丹药仅一盏茶功夫就见身体冒出淡淡的白雾,聂农见众人惊奇,抚着长须解释道:“这是丹药催动风老弟体内的真元在运转,看来用不了多久风老弟就能生龙活虎了。”

众人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聂农又道:“大家还是散去吧,风老弟没有三日功夫是醒不过来的。”

候易见风丛生既已无事,那先去看看盖斯吧!顺变把战魂之刀还给他,好解了他的心结。

安排好睚眦和三妖,又安慰了月娥几句后就随玉屏儿来到盖斯修炼的地方,盖斯没有在金鳌岛上,而是在距金鳌岛岛五百里的另一个算是岛的地方,说它算是岛它太小了,方圆不过三百米,说不是岛它毕境是突出海面的陆地,这里只有黑色的礁石和一些生命顽强的厥类值物,偶尔有会有海鸟上来歇脚,给人的感觉是那样荒无僻静,候易想不到盖斯会选这样一个地方修炼。

卷三 命数归结

第九十九章 随你挑选

在正中一块礁石上盖斯闭目盘腿而坐,双手捏了一个玄奥的法诀,双眼似睁似闭,神情无悲无喜,好象溶入了天地之中,或者说他成天地的一份子,微风成了他的触角,大地延伸了他的感知,大海包溶了他的身体,倏然,眉心睁开一只闪着金银光芒的神眼,他微微抬起头,眼神直透苍穹,眼中闪动着莫名的体悟······时间凝固了,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海面,双手神奇地一划,海面平静无波,但不多久无数混浊之物翻上海面,还伴随着各类海洋生物,如同有一只巨手在海底搅动似的。

候易看得赞叹不已,盖斯对天地从生的领悟已超出了自已,刚刚的一划已在三千米深的海底撕开了一条长近十里的海沟,这远超出了人力所及,只有感悟天地万物,借用到天地之力才能做到,更让人惊叹的是力量直透海水而海面却没有丝毫波动,盖斯对力量的掌握到了让人叹服的境界,想不到数月不见盖斯的进步竟如此之快,候易心慰地笑了。

盖斯已经发现在候易和玉屏儿,微笑着来到二人面前,“候大哥,你总算回来了!”

候易点点头,“看来我是白胆心了,挫折不仅没有让你倒下,反而越挫越勇,不用多久就能超过我了。”

盖斯淡淡一笑,“比起白眉还差得远,再说大哥的境界更让人看不透了。”

“呵呵!这么短时间能修炼到这种境界已经不错了,白眉可是修炼了几十万年啊!”候易清楚刚刚盖斯的体悟是一种难得的机缘,对他的的修炼和境界的提升都有巨大的好处,但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如果盖斯能随时溶入天地,借用自然之力那打败白眉也不是什么难事。

候易拿出战魂之刀,“这刀出自混沌,刀内中自有一个天地,在里面修炼事倍功半,相信不用多久就能洗涮当日之耻。”

盖斯看到战魂之刀眼一亮,激动地接过来轻轻抚摸着,自被白眉抢走后盖斯内心就没平静过,这刀代表着家族的荣誉和责任,盖斯根本不能容忍在自已手中丢失,也正是因这种悲愤的心理反尔激发他取得了突破。盖斯虽然没有怀疑过他会夺回战神之刀,但他深知白眉的厉害,本以为要夺回战神之刀还有漫长的路要走,想不到没多久就失而复得,怎不让他激动。

“候大哥,你是怎么夺回它的,难道你打败了白眉?”盖斯惊讶地问。

“打败白眉谈何容易,不过世上许多事并不是非要用武力去解决。”想到面对白眉时那种无奈,不由感叹道:“但起决定作用的还是自身的实力。”

盖斯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实力才是取得胜利的关键,候大哥,我知你为讨回战魂之刀你一定受了许多委曲,这一切都因为我,对不起!”盖斯一脸愧疚。

候易拍拍盖斯肩膀,“要道谢的人是我,如不是你我就见不到月娥了。”候易确是对盖斯充满了感激,如不是他传来的景象,如不是当时盖斯强忍战魂之刀被夺之辱,结局将不堪设想。

“好啦!好啦!”玉屏儿在一旁叫道:“别谢来谢去了,大家都是好朋友,做这些都是应该的,我们还是回金鳌岛吧!”

候易大笑道:“屏儿说得对,咱们是兄弟,就不用再说客气话了,还是多想想怎么对付那帮鸟人和仙人。”

一提起仙人玉屏儿就满脸气愤,“候大哥,你不知道那些仙人的眼睛是长在头顶上的,就象金鳌岛的人是他们的奴隶一样,指使我们做这做那,稍不高兴就禁固我们真元,太让人生气了。”玉屏儿紧紧握着粉拳,恨不得立马去跟仙人打一架似的。

“屏儿,仙人看不起我们并不是一件坏事,越不在乎我们,他们就会跟伊甸园打得越激烈,所以现在我们要尽可能的示弱,只要不过份就随他们去好了。”候易淡然道。

“候大哥,你变了许多耶,以前你可不是这样软弱的。”玉屏虽觉得候易说得有道理,可是一味忍让并不符合她的性格。

候易听后沉默不语,他是变了很多,当他一步步变强时肩负的责任就一点点加大,当了解的内幕越多时就越战战兢兢,他现在不能随着自已的性子来,他要考虑到月娥,朋友,还有整个人类的未来。

“屏儿,你不能这样误解候大哥,当你处于候大哥的位置时你就会明白做任何事情都要三思。”盖斯深有感触地说,自当上黑暗议会的会长,盖斯就明白许多事情不能只为自已考虑,你可以很有血性地一死而已,可后果呢?一时冲动会让多少人为之赔葬,只要是有责任感的人,任你多正直、多坚强,在强势面前也不得不低头。

玉屏儿瞪了盖斯一眼,“人家只是心中不高兴说说嘛,你还以为我是小孩子不理解候大哥的苦处吗?”

候易呵呵一笑,“谁说屏儿不明白,为了不让幽冥鬼气危害人类一守就是多年,很了不起。”

玉屏儿脸一红,不好意思道:“我只是怕自已也被那鬼气害死,可没你说的那么伟大。”

几句话的功夫就到了金鳌岛,和盖期分手后候易觉得少了点什么,见到月娥后才想起,忙问:“云岛主呢?”候易这才发觉自来到金鳌岛就一直没见成师伯和云岛主,但听成圆师叔说成师伯没事,来岛后也就没急着相见,但云岛主一直不见就觉得奇怪了。

月娥见候易回来本一脸高兴,一听提起师父,顿时暗然下来,“师父受伤,正在后山密室静养。”

“伤得重吗?能不能带我去看看!”候易担心地问。

月娥欲言又止,“还是等几天再去吧!”

“是不是很严重,天岩那还有丹药,云岛主会没事的。”候易抱着月娥,柔声安慰。

“师父他······他修为尽废!”说到这再也忍不住哽咽起来。

“什么?修为尽废?“候易大吃一惊,“快带我去看看。”

后山,是金鳌岛的禁地,只有少数人经云岛主同意才能前往,月娥是云岛主最疼爱的弟子,而候易更非一般客人,没受阻拦径直来到云岛主的住处,在一片氤氲雾气中一坐竹制小舍若隐若现,如仙境桃园。

进入小舍候易第一眼就见到了成师伯,对面坐着云岛主,两人正忧闲地下着棋。

“呵呵!岛主,看来这盘你是输定了······”

“这可不一定,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个劫我可是先手······”

“好个置之死地而后生,岛主的心胸让候易配服。”候易大笑着走到二人身旁,对师伯和云岛主行了后辈之礼。候易现在的灵觉是何等敏锐,在见到云岛主的瞬间就知道他确是修为尽失,不是丹药所能挽回,但见云岛虽面色虽苍老了许多,可神情是那样怡然平和,修为虽失境界反到提升了。

二人见到候易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成庶心慰地笑道:“平羿,你能安然回来师伯非常高兴,而且看你样子修为大进,都快渡劫了。”

“师伯,现在仙界可顾不得降雷、接引人升仙,正忙着打开通道呢!到时直接去仙界就行,到省了他们的麻烦。”候易嘲讽道。

“候易,这久你跑那去了,让月娥担心得人都清瘦不少,要是我的宝贝徒儿出了事,我可要找你算帐。”云隐山佯装生气地道。

“师父!”月娥不好意思地拉着云隐山的手。

“云岛主,这事说来话长,还是先看看你的伤势吧!”候易很希望能找出医治的办法,失去修为对修真者来说打击太大了。

云隐山不在意地挥挥手,“不用担心,老夫现在很好,那个仙炼诀还真不错,你看短短一月我就已快到心动期了。”

候易看到云岛主眼中没有丝毫颓废和难过,不由万分配服云岛主的心胸,想想随即释然,是自已多虑了,当初为了金鳌岛他自降境界,这心境是何等的宽广,又怎么会对这事耿耿于怀。

于是候易放下心事,现在云岛主快到心动期,再活百年不成问题,百年时间修炼到元婴期对云岛主来说是轻而易举之事。

这时云岛主的一个弟子端上茶来,候易忽然想起三元道长送的好茶来,而师伯和云岛主都是喜茶之人,忙拿出滴翠,“岛主,这是一朋友送我的好茶,岛主和师伯尝尝如何。”

云隐山光看那装茶的玉瓶就知不是凡物,里面的茶可想而知。也不客气,接过轻自去泡,不一会异香飘满小舍,让人闻后顿生出尘之感。

“好茶!好茶!”成庶闻后连声叫好。

等茶端上,不仅异香更加浓郁,茶水更在白瓷茶杯的映衬下青翠浴滴,让人口齿生津。

“说它是仙家极品都不为过啊。”成庶轻缀一口,赞叹道。

候易笑笑,“师伯,这还不算最好的,弟子曾喝过的不落青枣比这更胜百倍,它香味淡而不散,直透心神,让人终身难忘啊!”

“哦!竟有这等神品!”云岛主正回味着滴翠的味道,听候易一说惊奇地问。

“不错,它最神奇之处是能凝炼心神,神妙无比。”

“难道在失踪这段时间有了什么奇遇?”成庶若有所思地问。

候易微笑着把失踪这久的经历细细讲出,听之人时而惊喜,时而感叹,月娥也是第一次听闻,心絮随着候易的遭遇而沉浮。

待候易讲完成庶迅速问道:“你真的见到了寂月师祖?”

候易点点头,惊讶道:“师伯也听说过寂月师祖吗?”

成庶叹道:“据蜀山曲籍记载寂月师祖是蜀山有始以来最聪明的一个,他虽没开轮回之眼,却练成了从未有人能练成的大衍神算,知过去算未来,是个了不起的人啊!”

候易点点头,深以为然。

“成掌门,按候易所说蜀山的情况不妙啊!”云岛主沉声道。

“唉!我早预料到了,这次下界的仙人没一个是蜀山的,可见仙界对蜀山的防备之心。”

“又何曾有金鳌岛的人下界了,不过现在总算知道了仙界为何如此看重地球,更明白更明白仙界和伊甸园对地球的打算,做到心中有数好做防犯。”云隐山也是一脸忧色。

“岛主,师伯,你们不用太担心,仙界打压地球的升仙者是肯定的,但我想没有你们想象中的严重,欧大哥曾说过蜀山在仙界的势力不小,我想玉帝就算有此心也不敢做得太明显。”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逆仙】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