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逆仙 > 逆仙_第123节

逆仙_第123节

作者:骆天狼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3:28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58
暗议会的新总部。”

“我说盖斯,你不觉得一个岛上全是城堡有些古怪吗?”候易好气又好笑地问。

“这到是,狼族长老们就对城堡非常反感,那就再建一个宏大的洞府。”说完一脸兴奋。

候易睨了盖斯一眼,不愧是继承了狼人和血族的基因,对城堡和洞穴都有特殊的爱好,难得盖斯这样高兴由他去折腾吧!反正云雾岛面积很大。

“老风和水淼呢!”候易问。

“他们一到云雾岛就闭关修炼,一直没出来。”

候易听了笑道:“老风是憋着一口气要报一印之仇呢!对了盖斯,听说你杀了一个天使,结果天使满世界找你,差点打上金鳌岛去。“候易笑着问。

“不错,我一来是为被他们残杀的暗黑族人报仇,二来想激怒他们,引发他们和仙界的争斗。结果天使找上金鳌岛后白眉老儿竟一再隐忍,而一个非常强大的天使也出来制止了乔伊斯,最后不了了之。”盖斯并没说白眉逼迫他不许去欧洲的事,盖斯把屈辱忍在心中,以后十倍奉还。

候易听了冷笑道:“看来他们为了共同的目标暂时是不会翻脸的。”

“什么共同目标?真想不通伊甸园为什么不搞破坏,任仙界打开通道呢?”睚眦在那皱眉苦思。

“这不难想到他们都找到了打开通道的办法,而双方都不可能让对方独占地球,如果一边不顾一切的破坏,就很可能引提前引发大战。”候易猜测道。

“这样一来要引起两边争斗,坐收渔利的愿望岂不落空。”成风担心道。

“不会的,他们不打不是不想打,而是没准备好,一旦在地球占稳脚根,肯定就想扩张势力,到时想忍也忍不了了,而且我们会帮他们找到争斗的借口的。”候易知穹海之战快要爆发了,到时双方怎么还会有顾虑。

“对了,白眉让你去一趟金鳌岛。”盖斯道。

“为什么事?”心想不会是查觉什么不妥了吧!

“好象是为了打开通道的事,他们准备得差不多了,需要你去助一臂之力。”

“呵呵!仙界既然这样想来地球我就成全他们。”候易想了想又道:“在这之前先把云雾岛的防御做好,光靠这个简单的幻阵很难挡住有心人的窥探。”

“屏儿呢?”候易问盖斯。

盖斯听了不好意思笑道:“她说要去抓只企鹅来做宠物。”

候易、成风等人宛尔一笑,“企鹅多得是,让她先回来帮我布永动大阵!”

成风吃惊望着候易,“你竟能布永动大阵了?”

候易摇摇头,“永动大阵之玄奥鬼神莫测,我最多能布一个似是而非的永动大阵,威力最多具有真正永动大阵的十之二三。”候易一直在研究桃木板指内的永动大阵,虽然每一次进去都有收获,但比起繁如星海的大阵了解得实在有限。

成风感叹道:“就算如此也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还有一点候易没说,他布的永动大阵和蜀山不同,蜀山的永动大阵只能防御,而他布的则攻防一体,至于威力如何只有布好才知。

玉屏儿很快就了赶回来,怀中抱着一只毛绒绒的小企鹅,一边飞一边用通红的玉脸蹭小企鹅的头,亲睨不已。

“屏儿妹妹,你把小企鹅抱走了企鹅妈妈会很伤心的。”睚眦生出了怜悯之心。

“不会啊!小企鹅的妈妈已经死了!”玉屏难过地道。

“你杀的?”睚眦吃惊地问。

玉屏使劲摇摇头,“是一只可恶的北极熊,不过我已经为小企鹅报仇了。”说完怜惜地亲了小企鹅一口。

看到睚眦飞过去逗弄小企鹅,两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候易真怕她们母性泛滥得不可收拾,插嘴道:“你们两个先帮我去布阵。”

“我也要去吗?”睚眦不高兴地道。

“当然!”候易正考虑把两仪阵溶合进去,怎么少得了睚眦。

在南极大陆最不缺的就是冰山了,一座座飘浮在海面的宠然大物组成另类世界,这是一个没有植物专为海洋动物栖息的地方。它们的生命从涎生到湮灭是那样短暂壮丽,演义着不一样的苍海桑田。

候易带着玉屏儿和睚眦飞过无尽的冰山来到了南极深处,这里人迹罕至,只有那些追寻生命极限的冒险者才回路过这里,无惧大自然的威势穿越南极。

这里的下面蕴藏着万古不化的寒冰,从外表和硬度上来说它们和普通冰块并无区别。但通过数百万年的沉寂变化,它们吸收了充沛的天地灵气,炫*书$网收集整理特别水属性灵气更是浓郁,如果不是条件太过恶劣,将比一些名山大川更适合修炼。

“撼山诀!给我开!”

只见一个个画着古老玄奥符诀的银色法印围绕候易变幻的双手,捏完最后一组法诀后符印迅速射入冰层,大地颤动了,满天的冰雪开始无规则的狂舞,一条条深不见底,宽数十米,如蛛网一样的裂痕出现在脚下,如同甘悍了多年龟裂的田地。

“臭小子,功力大进了啊!看姐姐的。”睚眦不甘寂寞,十指连弹,一个个青色光球飞尽方圆三里范围。

“爆!”

随着一声娇喝,一道道炫目的白光从冰层下绽射而出,无数被放大了百倍、千倍的光球出现在冰面上,如同一颗颗微型太阳自地平面升起。

候易怕玉屏儿受伤,直接唤出炫极宝幢护住玉屏儿。玉屏儿在来时就知道候易要取寒冰布阵,但想不到两人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不由连翻白眼,“你们是来取冰还是来破坏的,不能温柔点吗?”

“咯咯咯!我可没有盖斯疼我,再温柔也没用啊!”睚眦说完笑得花枝乱颤。

“你要死了!”玉屏儿脸红得象苹果,追着睚眦就打。

候易真后悔把二人都带着,头疼地摇摇头,施展移山法诀把一坐坐百米高的万载寒冰从炸开的冰层下提了出来,然后用法力把寒冰压缩至原来十分之一大小,这样一来寒冰不仅硬度强若精铁,里面的灵气也更加浓厚。

要布永动大阵和两仪阵需要的寒冰数目十分庞大,一连干了三天才取到足够的寒冰,用了上百个储物袋勉强把寒冰装完,以候易的实力也累得几乎脱虚。

恢复后三人朝原路返回,按他们的速度只需一个时辰就可到达云雾岛,可不知怎么回事一直飞了二个时辰还没到,眼前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雪原。

不要说是候易,就是玉屏儿也发现不对了,“我们好象落入一个阵法中了。”玉屏儿皱眉道。

“不可能,谁有这样大本事在我没查觉的情况下布阵,这可是在我们身边啊!就算仙人也没这能力。”睚眦一口否定。

“应该不是阵法,布阵时天地元气会有变化,想满过我们除非有神人手段。”候易也认为不会是阵法。

玉屏儿不服道:“不是阵法是什么?这明明就是个幻阵,难道是我们迷路了不成?”

“不一定非要阵法才能产生这种效果,一些奇特的法宝一样能做到。”候易说着敞开心神,向四周探去,候易现在心神探测范围可达到十里,也就是说他的心神可在这个范围任意跳跃查探。

但不管候易怎样探查也没发现一丝异常的地方,不论是能量波动还是阵法的痕迹都没变化,睚眦也用灵觉把四周查了个遍,一样没发现异常。

候易一脸凝重,越是这样说明困住他们的人越高明,候易高声道:“不知是那位前辈到临,可否现身一见。”

话音远远传开,就算远在百里也能听见,可半晌过后无人应答,候易再次道:“晚辈蜀山派平羿,如有开罪之处请前罪明示。”

候易猜想:“多办是某位高人在此设府修炼,被他们惊扰了。”

睚眦脾气本来就不好,见没人回答,加上困住他们的人装神弄鬼气得她火冒三丈,想也不想一串威力巨大的灭殛雷就向四方射去,想象中的爆炸没有发生,灭殛雷如同水滴汇入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睚眦大怒,正要用最强招式三分会元时被候易制止了,“没有用的。”

候易张开了轮回之眼,银光瞬间扫过整个南极,看透了它的本来面目。

“候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玉屏儿见候易一副了然之色忙问。

候易疑惑地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说不清楚,好象我们到了另一个地方。”

“什么意思?”玉屏儿一脸茫然。

候易想了想,“准确地说我们到了另一个空间,一个被人控制的空间。”

玉屏儿看了睚眦一眼,“睚眦姐,你知道候大哥的话是什么意思吗?”

睚眦更是莫明其妙,干脆道:“不知道。”

“睚眦,你还是记得天岩溶合红崖时的情况吗?”候易问。

“当然记得?”

“这跟天岩的情况类似,但玄妙之处更胜百倍。”候易用轮回之眼不住查看,可惜自吸收银焰的能量后威力强了很多,但神妙却降低不少。

“你是说我们进入了人家的领域之中。”睚眦吃惊道。

候易点点头,“很象,这周围的一切都被不知明的能量控制了,我们已跟外界失去了联系。”

“难道我们没在地球了?”

“应该在,只是这片空间已完全独立出来,不再受地球法则的隐响。”候易探明后心中安定不少,能不能破解他不知道,但逃出去却有把握,穿越不同层面的空间正是他的拿手好戏。除非这个人或是法宝象定星盘那样变态,不过这不太可能,如果真有这种本事就不用困住他们了。

候易唤出破天弓,随着真元的注中逐日箭发出炫目的银光,到了最后逐日箭变成一根银色羽箭······“吞筮!”

逐日箭如一道银色闪电穿透长空,随即一股让人心悸的气势迷散开来,一个极亮的圆点出现在逐日箭消失的地方,当亮到极致时忽地消失,随即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每一秒种都有数亿道的紫电在黑洞内湮灭从生,任何落入其中的物体瞬间就化为齑粉。

黑洞的出现扰乱了空间的能量平衡,空间内立即狂风肆虐,光线扭曲,巨大的冰山飘浮在空中,如同到了世界未日。

“候大哥,你疯了!”玉屏儿惊得玉脸苍白。

候易把炫极宝幢的功效发挥到最大护住三人,镇定地道:“不用担心,我能带你们随时逃离这里。”

“那你还射箭干嘛!”玉屏儿气呼呼地问。

“我刚刚看了,这个空间不过百里方圆,只要破坏了它的力量平衡引起空间坍塌,困住我们的人为了维持稳定,一定会现出原形来。”

候易猜测得不错,话音刚落一个人影就出现在百米远的地方,他面容扭曲神情紧张,双手护着一个类似水晶球的东西,那水晶球不停变化着形状,如一个被人揉捏的气球随时会爆掉一般。而那人不断地发出一道道蓝光包裹住水晶球,努力维持着水晶球的形状,在看向候易时眼中透出绝望和企求之色。

候易好象明白了那人的意思,微笑着收回了逐日箭,并切断了轮回之眼的力量,眨眼功夫黑洞就消失不见。

水晶球渐渐恢复了正常,那人迅速收起,一脸怒容地飞到三人面前,“混蛋,你们差点毁了我的宝贝······”

这人穿着华丽的白色道袍,但长相却让人不敢恭维,小眼、小鼻、小嘴,五官无一不小,不过嘴唇上的八字胡到是很有特点,向两边弯成月牙状,让人看得想发笑。

“呸!什么垃圾法宝,本尊还想找你算帐呢!”睚眦双手插腰,恶狠狠地看这个猥琐老道。

“你你你······”老道气得双手颤抖,“古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贫道不跟你说。”转向候易,“你是那来的小辈,竟敢闯贫道洞府?”

卷三 命数归结

第一零九章 不愿飞升

“你又是那来的牛鼻子,竟不问青红皂白就困住本尊。”那道士本不想与女人计较,却不想睚眦说起话能胀破肚皮,气得指着睚眦:“该死的臭丫头,几万年来还没人敢这样跟贫道说话,不好好教训你贫道就不叫摩夷!”

睚眦睁大眼睛认真地问:“你不叫摩夷想叫什么?不如我帮你改个名吧!”眼中尽是捉狭的笑容。

也许是气过头了,摩夷道人突然冷静下来,淡淡道:“如果你能留下性命改个名也无防。”

随后摩夷扫了候易一眼,三人中最忌惮的就是候易,刚才的一箭几乎毁了他的法宝,摩夷眼珠一转,“你们三人一起上吧!省得别人说贫道以大欺小。”

“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论资格你给我提鞋都不配。”睚眦不屑地道,睚眦是上古神兽,论年纪不知比摩夷道大多少倍。

“道长放心,我决不插手。”看出摩夷的顾虑候易笑道,候易在摩夷出现时就看出不过是个渡劫期的散修,比睚眦差远了。

睚眦身形一晃来到摩夷头顶,自然而然释放出一股高高在上的威严气度和让万物臣伏的霸气,淋漓尽致的展现了上古神兽应有的气势。

摩夷眼中立马现出郑重之色,唤出一把白色长剑,“贫道让你先出招。”

睚眦看了长剑一眼,那剑好似被一层雾气遮掩看不清形状,但只要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薄薄的雾气之中有无数的雪花在飘舞,让人忍不住沉迷进去,如同到了一个飞雪的世界。

见睚眦注意长剑,摩夷傲然道:“此剑名为飞雪,可操控风雨,剑内更蕴含极地玄冰精魄,中者立毙,姑娘要小心了。”

“嘻嘻!你这牛鼻子的宝贝到真不少,特别那个水晶球挺好玩的,如果你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逆仙】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