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逆仙 >逆仙_第124节

逆仙_第124节

作者:骆天狼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3:3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6
输了本尊也不为难你,交出水晶球就行。”睚眦一直没有可用的法宝,差的看不上,好的又可遇不可求,那水晶球的玄妙让她心动不已。

“没问题,贫道输了连命都可以给你。”摩夷眼中闪着凌厉的寒芒。

“睚眦,不要大意!”候易觉得不对,这道人修为看似渡劫期,可在睚眦强在的气势下竟岿然不动,要知睚眦的气势比仙人还盛三分,一般修真者早吓得面目失色了。

“我明白,这牛鼻子有点道行。”睚眦说着不再客气,真向摩夷扑去。

摩夷瞳也一缩,睚眦的速度让他大吃一惊,那纤细的身子在空中划了一条美丽的孤线,让人无法扑捉运行的轨迹,不能预知她功击的位置。睚眦诡异的攻击方式和展示出的凛烈气势让摩夷觉得一股凉意直冲大脑。

修真者的争斗无非就是法宝、飞剑,还有就是各类威力强大的法术、雷术,很少会近身战斗,可向睚眦这样一上来就靠速度一付近身拼命的架式他从来没遇到过。

候易也知了一惊,这才是睚眦真正的杀招吧,依靠本体的优势直接撕碎对手,什么招式法术只要锁定不了她统统没用。

摩夷大惊之下,身体快速的闪到了一座冰山后面,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冰山瞬间被睚眦击得粉碎,碎冰没有四处飞散,而是被睚眦用奇妙的方式包裹住,扑天盖地轰向摩夷。摩夷狼狈的向后急退,并挥动飞雪,瞬间在身前形成一个直径达百米惯穿天际的巨形龙卷风,牢牢把自已护了起来,碎冰一进入龙卷风的范围就被强大的力量牵引着旋转起来,龙卷风在碎冰进入后变得晶莹剔透,看上去美丽非凡。

摩夷忽然大喝一声,声音带着极度的愤怒和羞恼,“臭丫头,你去死吧!”

龙卷风化为为一条冰龙,狂啸着飞到空中,从上而下直扑睚眦,带起的飓风把成吨的冰石吹得四散飞滚。

睚眦心下略惊,要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冰龙已笼罩了千米方圆,再说以睚眦的高傲又怎会躲开,睚眦脸一寒不仅没躲反尔直接飞入冰龙的口中······玉屏儿惊得抓住候易,脸上写满了担忧。摩夷则冷笑连连,“简直是找死,在龙卷风的驱动下里面的冰块威力巨大,加之放出了极地玄冰精魄,冰块已硬若精金,别说是人就是一块钢铁也会被搅成碎沫。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出呼了他的预料,一道恐怖这极的力量从冰龙内部发出,直接把冰龙一剖为二,那力量毫不停歇直向摩夷劈来。摩夷被那力量压得连移动都显得吃力,他毫不怀疑这力量之强大能轻易劈开一座巍峨的大山。

摩夷明白躲是躲不开的,这是借用了天地的力量,一旦被锁定不死不休。但摩夷并不慌张,快速拿出“神域”,也就是那个水晶球一样的东西,刹那间一个透明的圆形护罩围住了他。能开天劈地的的力量准确击在护罩上,护罩马上出现了一个月牙形的凹陷,随即又恢复正常,摩夷毫发无损地化解了睚眦必杀的一招。

“摩夷那个到底是什么法宝,攻防一体神妙无方,自已的炫极宝幢本是防御至宝,但想挡住睚眦的天地重从生可做不到,最多能卸去八层力道就不错了,那能象摩夷这样轻易化解。

睚眦显出了身形,头发散乱,身上衣服破破烂烂,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让人看得目炫。睚眦迅速从纳戒镯内拿出一套衣服换上,看着摩夷的眼神直喷火。

“该死的牛鼻子,我看你是不是一辈子都躲在乌龟壳里不出来。”此时睚眦恨不得把摩夷碎尸万段,她从记事起就没吃过这样大的亏。

“哼!”摩夷如睚眦所愿立马撤去护罩,“你如认输老夫就放一马,只要神域在手就算仙人都耐贫道不得,更别说你了。”

“仙人算什么东西,你的宝贝我今天是要定了!”

睚眦五指微曲直向摩夷顶门抓来,五道青光从指尖透出,从四面向摩夷围来。摩夷冷笑一声,飞雪嘲地一指,数里内的冰雪同时向上浮起,眨眼间就把摩夷、睚眦还有一旁的候易、玉屏儿淹没在其中。

候易用炫极宝幢护住了自已和玉屏儿,心中隐隐有些担忧起来。

冰雪不仅挡住了睚眦的视眼,还掩盖住了摩夷的气息,让睚眦的灵觉失去了作用。睚眦快要爆走了,在睚眦看来摩夷简直就是世上最最无耻的修真者,不敢面对面和她打斗,只会利用法宝保护自已,偏偏他的法宝又是那样让人无可奈何。

不一会四周的气温越来越底,底得连空气都快凝结了,这时如果有温度计会发现已超过了零下200度,正在向绝对零度逼进。睚眦感到身体开始发僵发硬,连真元的运转都迟滞起来,从未有过的疲倦一阵阵袭来,让人头脑发晕。

睚眦迅速落到地上,她感到不能再这样下去,这冰寒的气流恐怕连仙人都得冻死,如果不是她有超强的体质早就冻成冰渣了。

睚眦心头突然响起警兆,奋力向旁一移,一道白光从他手臂上划过,睚眦反手就是一个灭殛雷,摩夷没有硬挡而是再次隐入风雪之中。

睚眦死死咬着下唇四处观观看,刚刚虽躲过了致命一击,但一道奇寒无比的真元顺着伤口流入了她的身体,所过之处都结起了冰晶,连血液都快冻住了。再呆在风雪里迟早得死在那个摩夷手里,在风雪中连对方的影子都找不到还怎么斗,睚眦牙一咬钻入了地底。

地下虽全是冰层,但比起上面暧和许多,零度对睚眦来说不算什么,她一边用三味真火驱逐寒气一边小心注视着头顶,恶劣的形势让她不得不冷静下来。

“候大哥,我们出去帮睚眦姐吧!”玉屏儿对外面发生的事全无所知,担心睚眦出事,要不是候易拉住早跑出去了。

“不用担心,睚眦暂时没有危 3ǔωω.cōm险。”睚眦感觉不到不代表候易感觉不到,在他的轮回之眼下摩夷根本无所遁形。除非到生死关头候易不愿插手,不然以睚眦高傲的性格肯定跟他翻脸。

摩夷此时也不好过,他不是不知睚眦躲到地下去了,可他没有胆量下地去找,虽然他对冰层的了解远在睚眦之上。这个风雪结界最大的弱点就是不能深入地底,如果是在高空凭着风雨结界的掩护和寒流再厉害的高手也能玩死对方,可现在他却束手无策。最要命的是维持风雪结界需要不住地往飞雪内注入大量真元,如果这样耗下去吃亏的一定是他。

摩夷想到收起风雪结界,但考虑到睚眦恐怖的速度和毁天灭地的招式就让他不寒而栗,现在是骑虎难下,想到这不由看了眼躲在炫极宝幢内的候易,发现候易正看着他微笑,摩夷大吃一惊,“难道对方知道他在那里?”

想来想去摩夷觉得还是罢手的好,就算打败睚眦还有个看不透的候易,想占便宜是不可能的了。

于是摩夷收起风雪结界,正要上前和候易言和,睚眦却没想过要放过他,如灵豹一样从地下窜起,因忌惮摩夷层出不穷的花招,睚眦用上了三分会元,决心不给摩夷机会直接把他打入地狱。

神光流转,轨迹玄奥,睚眦的动作暗合着不可琢磨的天道,显得那么的神秘莫测,三点流光射入天地之中,顿时出现了三个黑暗的界限,大地晃动天地扭曲,不可抵御的乱流好似要把天地毁灭灭,从归混沌······“睚眦住手!”候易大声阻止。

睚眦根本听不到候易在说什么,就是听到也不会理,候易无奈飞出炫极宝幢,好似随意一指就打断了最后一步,这一指是如此的巧妙神奇,力量不大却妙到毫颠,恰好切断睚眦和天地的感应,让三分会元胎死腹中。要不是候易最近对天地的感悟越来越深,同时对三分会元十分精通,是无法做到这一点。

“你······你想要气死我是不是?”睚眦见候易帮外人恼得杏眼圆睁,恨不得咬候易几口。

候易苦笑道:“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我怕你伤不了人家到把屏儿伤了。”

“怎么可能!”睚眦一脸愤然。

“怎么不可能!这一招可是不分敌我的,我的宝幢能不能挡住难说,可这老道的却能轻易化解。”候易拉回睚眦,传音道:“老道只要有法宝在手我们很难耐何得了他,我看他有罢手的意思,听听他怎么说再作计较。

睚眦把脸歪向一边,没在动手也没和解的意思。

候易摇摇头,睚眦的小心眼他是深有体会的。

摩夷见睚眦住手,慢慢收起“神域”,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不过我不希望你们再到此打扰我。”摩夷罢出一付前辈高人的样子。

“前辈是在此清修吗?”候易有意打探摩夷虚实,便态度和蔼地攀谈起来。

摩夷背着手,下巴高抬,高傲地道:“不错,这里是我的洞府,你们来这又是破冰又是取冰,搞得象是地震似的,我的洞府都快让你们弄塌了。本想惩戒你们一下,但你既知错就算了。”

玉屏儿听得直翻白眼,我们什么时候知错了,这里又不是你的私产。

“不知前辈在这隐修多久了?”候易装作很随意地问。

摩夷认真地曲指算了算,半盏茶的功夫才长叹道:“快十万年了!”

候易惊讶道:“前辈怎么不飞升呢?”

“嘿嘿!飞升有什么好?上去做奴才么?”说完冷笑不已。

候易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前辈去过仙界吗?怎么对仙界情况很样清楚。”

摩夷如果细听候易的话就会发现候易对仙的事也很清楚,但摩夷那会想这么多,得意地道:“这一界说起对仙界的了解怕没人比得上我了。”

“哦!前辈可否说来听听!”候易十分感兴趣地问。

“这个······”摩夷迟疑了一下,“天机不可泄露,泄露会招天谴的。”摩夷眼光四处乱看。

候易暗暗好笑,也不追问,拱手道:“那就不打扰前辈了,晚辈告辞。”走之前忽然露出一付欲言又止的表情,看向摩夷眼光更是怪怪的,让人看了心生不安。

摩夷忍不住叫住候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对我说?”

候易轻叹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前辈应该很久没到外面去了吧!”

“不错!最近一次还是百年之前。”眉间透着难以掩盖的落漠。

“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仙界的人来到地球了。”候易很平静地道。

摩夷呆住了,“他······他······们真来了?”

“是啊!还不少呢!”候易微笑道。

“有······几个?”摩夷惊慌地问。

“不多,就一百来个?”

摩夷听得几乎晕死过去,抖动着嘴皮自言自语,“怎么办怎么办!”急得在空中不停转圈,突然向北飞去,但没飞多远又折了回来。

“你们千万不能告诉仙人见过贫道,记住千万不能。”摩夷郑重地叮嘱道。

“做梦!我偏要告诉仙人,你能拿来我怎么样?”睚眦得意地大声笑了起来。

“你你你······”摩夷气得胡子都直了。

“摩夷道长,睚眦姐姐最听我的话了,我可以让她不跟仙人说。”玉屏儿抱着睚眦笑嘻嘻地道。

“贫道先谢谢这位姑娘了,都怪贫道老眼晕花,要是早看出姑娘这样乘巧,善解人意,怎么还会跟你的她打架呢!“摩夷笑得五官挤作一团。

“哎!我也看出道长是个好人,可刚才睚眦姐姐受伤了耶,要想让她消气可有些困难。”玉屏儿强忍笑意道。

摩夷小心地看了脸若寒霜的睚眦一眼,对玉屏儿连拱带揖,“请姑娘帮贫道说说好话吧!以后有机会贫道一定报达姑娘大恩。”

玉屏儿眼珠一转,“不用以后了,就现在吧?”

摩夷不解道:“现在?”

“是啊!我看你那个坡璃球很好玩,你只要送我我保证仙人永远不知你在这,怎么样?”大灰狼的尾巴总算露了出来。

摩夷反应很奇怪,先是一愣,然后冷笑最后一脸嘲讽地望着三人,“你以为我真会相信仙人到地球了吗?”

玉屏儿轻哼一声,“不信拉倒,不过本姑娘告诉你,领头是个白眉老道,好象叫白眉真君,还有一个书生用金印作法宝的叫罄水,另一个红袍红脸大汉听仙人叫他焚天仙帅,不知你认不认实?”摩夷听得脸色变幻不定,沉默不语。

“对了,他们正要打开通道,不久仙人来地球就会象回家一样方便了。”玉屏儿把下巴放在睚眦肩上,眼中尽是笑意,和睚眦的寒脸形成强烈的对比。

摩夷被一个又一个“大好”消息刺激得麻木了,耷拉着脑袋,无力地挥挥手,“你们走吧!”

“你真不怕我们告诉仙人?”玉屏儿奇怪地问。

摩夷听了苦笑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说不说还有什么关系,他们迟早能找到我的。”

“想不到岣漏老道也下来了,躲来躲去最终还是要落在他手里啊!”摩夷突然苍老了许多。

“我猜前辈不是地球上的修真者,是从别处来的吧!”候易问。

摩夷诧异道:“不错,你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刚刚你把这里叫地球没叫神洲,老修真者没人这样叫的,还有听到屏儿说起仙人名字时你脸色大变,看来你认识他们,地球上的修真者在半年前是不知道仙人名字的。你的功法也有问题,和地球不太一样,竟能控制住不飞升。”

“难道他是从仙界来的?”玉屏儿惊奇道。

“不是,我看道长虽认识仙人但对仙界并不十分了解,而且身上没有仙灵之气,我猜道长是从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逆仙】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