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逆仙 >逆仙_第9节

逆仙_第9节

作者:骆天狼 发表时间:2018-10-27 08:53:1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9
时,成庶却是满脸肃然,不敢立在它前面,闪身到了侯易身后,显得对这弓箭极为尊重。侯易也不说话,仿佛成庶站到自己身后是天经地义一般。因为这弓箭,正是蜀山数十万年传下来的镇山之宝,打开永动大阵的钥匙——破天弓和逐日箭。

“四千年了,我终于又见到了这副盘古大帝亲手做的弓箭!”成庶声音里满是感慨,“不过平羿,你怎么用破天弓?月娥没给你量天尺吗,那才是沉寂大阵的钥匙啊?”

侯易笑道:“师伯有所不知,月娥她从七个月以前就没办法取出量天尺了,当时黑洞还没出现,一切都没有想到啊。”

“七个月?怎么回事?”成庶仍然很迷惑。

“月娥她已经怀孕七个月了。”侯易一脸要当父亲的幸福。

成庶(炫)恍(书)然(网)大悟:“原来如此,妖族的人只要一怀了孩子,便会全身修为尽失,不过……”他笑望着侯易:“虽然没想到,但还是要恭喜你,要当爹了,我们蜀山也要增加人口了,呵呵呵……”

“多谢师伯,等三个月后孩子生下来,还要请师伯给他取个名字才好。”

成庶大喜:“好好好,没问题没问题。”

——————————

破天弓和逐日箭乃是由盘古大帝亲手制作,做这弓箭却是为了一个人——夸父。

夸父并没有盘古大帝那么大的本事,却是盘古大帝的忘年之交,他率真的性格深得当时盘古大帝的赞赏。这夸父是一个直肠子,认准的事情便会不管不顾地一直做下去。有一年,天大旱。火一样的太阳烤焦了地上的庄稼,晒干了河里的流水。夸父的族人们热得难受,实在无法生活。夸父见到这种情景,就立下雄心壮志,发誓要把太阳捉住,让它听从自己的吩咐。

夸父追赶太阳九天九夜,喝光了黄河和渭河的水,却仍然在太阳落下的地方被渴死,他赶路用的手杖化为了一片桃林。

当盘古大帝知道夸父渴死的消息后,为了纪念这位朋友,便在桃林中折了两根枝条,一根做了破天弓的弓身,另一根做成了逐日箭的箭身。破天弓的弓弦是用夸父的头发编织而成,而逐日箭的箭头正是夸父的牙齿。在用盘古大帝旷古绝今的法力炼制之后,这副弓箭便成了一件至宝,后来被蜀山得到,一代代传了下来,直到传到侯易手里。

这个故事侯易早就耳熟能详,他本来也一直深信不疑,但是当他百年前苏醒在这个时代之后,却对这个传说有了疑惑:科学证明了太阳和地球之间的距离,夸父作为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跑到太阳落下的地方的。那么,夸父追赶的到底是什么?又是什么东西烤死了他?从破天弓烤得发焦的弓弦来看,他的死因是疑点最小的。而在做出这副弓箭之后,盘古大帝便失踪了,他为什么失踪?又去了哪里?

这许许多多的疑点基本上是无解的,夸父已死,盘古大帝失踪,上古的这件事便成了最古老的悬案,所以侯易在浪费了许多脑细胞,雇佣了无数考古队之后,终于放弃了探寻这件事的真相。

——————————

左手握紧弓身,右手三指扣住箭尾,箭尖下垂,全身的真元疯狂地流转起来,而丹田内的元婴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真元灌注进弓箭,顿时红白之光耀眼欲盲,无形的罡气让下面的漩涡也转得更急。同时,本来在天空中一直监视着两人的各国卫星全部冒出了火花和白烟,地面上的许多显示屏顿时一片雪花。这些卫星彻底报废,成为永远漂浮的太空垃圾。

弓还是那把简陋的弓,箭也还是那枝弯曲的箭,但在侯易注入真元力之后,它们散发出的气势和力量便已经足够改变天地了。

但是侯易只将弓拉了半开,以他合体期的修为,这已经是极限了。看起来好像一拉就会折断的破天弓竟然是最硬的一把弓。

半开已经足够,侯易缓缓地将箭尖指向大漩涡的中间,吃力的动作就像是在移动一座山。他现在的修为并不能自由地使用破天弓,实际上蜀山自古以来便没有人能自由使用。因为这是大神盘古做的弓,根本就不是修真者能够掌控的,而这把弓却不能随着渡劫飞升进入仙界,所以,自从这弓问世以来,除了盘古大帝,便再也没有其他人把它拉满过。

这是破天弓的悲哀,本来是最厉害的神器,却因为没有能使用的人,而沦为了一把钥匙。而现在它在侯易手里,或许当侯易完全睁开轮回之眼时,一切都会有所改变吧。

卷一 神话时代

第十四章 金鳌岛

如果说直径五百米的大漩涡有可能被击散的话,那么除非有比漩涡更强大的力量,或者击中其弱点。侯易的箭尖所指,正是漩涡的弱点,正中间那深不见底的空洞。

和龙卷风的风眼一样,漩涡中心也是力量最弱的地方,而侯易更是能清晰地感觉到,在最深的那一点下面,有两股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能量在互相对抗,这对抗正是形成漩涡的原因。其中的一股能量侯易是十分熟悉的,四千年前,他和金鳌岛交手过无数次,对金鳌岛的护岛阵法沉寂大阵自然十分熟悉。虽然说是护岛之阵,但沉寂大阵和蜀山的永动阵一样,其实更像是困住修真者和妖族的囚牢。在两个大阵的包围下,双方都不能太自由地出入,当然,长期敌对的双方也没有可能攻下对方的大本营,只能在两个大阵的外边掰掰手腕。

而对于侯易来说,现在正持续不断冲击沉寂大阵的那股能量却是十分陌生的,即使是成庶,也是一脸茫然和迷惑。这应该也是一种阵法,因为没有任何修真者拥有能和沉寂大阵对抗的力量,即使现在五行紊乱,大阵摇摇欲坠,也不是任何人可以抗衡的。

两股能量的交汇处,是现在的沉寂大阵最薄弱的地方。每当那股能量发起一次冲击,侯易便能感觉到整个大阵都会有一些波动。当又一次冲击发起时,侯易大叫道:“就是现在!牙影破,射!”拉住弓弦的右手一松,弯曲的弓身迅速恢复原状,弓弦立刻绷得笔直,一道闪电般的白光射出,瞬间没入漩涡中心。而再看侯易手上,白色的逐日箭却并没有射出去,和刚拿出来的时候一样,静静地搭在破天弓上。刚刚射出去的那道白光只不过是逐日箭的虚影而已,这就是侯易会的唯箭,打开永动大阵的钥匙。

而射出了这一箭的侯易,就好像浑身的真元都被抽光了一样,软弱得再也没办法停留在空中,就在他要掉下海去的时候,成庶伸手拉住了他,两人看着没有变化的漩涡,没有说话,都在等待接下来的事情。

三十秒之后,沉寂大阵内的那股能量爆发出数倍于以前的强度,急速地冲击大阵的弱点。牙影破仿佛实质一样插在那里,配合着冲击。沉寂大阵顿时剧烈地波动起来,本就有些混乱的五行之力更加无序,代表五行之力的五色彩光暴闪,不断纠缠,又不断分离,相生相克,激出大阵仅剩的最强防御力。

但还有一支牙影破的光箭插在大阵上。海水顺着牙影破的箭身流过了那两米厚的真空地带,直接接触到了大阵本体。这样一来,沉寂大阵内原本均衡的五行有了变化。水行之力首先大增,完完全全的将相克的火行之力吞噬掉;而与水相生的木行之力也随之大盛,土行之力被吞噬,也完全消失了。当代表金行的彩光也看不见的时候,水木之力再也无法支撑整个大阵,终于崩溃消散。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大漩涡崩溃了,海水疯狂地汇聚过来,流进漩涡中心深不见底的大洞中。

不长的时间后,四周的海水完全合拢,激起滔天的巨浪。足有数百米高的浪头分散开向四面八方远去,这样的大浪,势必引起空前的海啸,不过侯易和成庶根本无法阻止,修真者并不是无所不能的神,他们也只能看着这些大浪向着遥远的大陆袭去。好在自从二十一世纪初东南亚发生大海啸,造成巨大损失以后,世界各国都大大完善了预警机制,在这些大浪与陆地接触之前,人们应该都会被疏散,虽然会造成财产的损失,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

一切都还在继续,随着沉寂大阵彻底消失,侯易和成庶二人感觉到绝不亚于蜀山的巨大灵气汹涌从海底冲上来,金鳌岛终于重现人世了!

夹杂在无匹灵气中一起出世的,还有数百道强大的气息,其中有几道和蜀山掌门成庶也不相上下。这些气息中带着重获自由的狂喜和欢快,大有跃跃欲试的意思。

站在一千米的高空中放眼望去,目光所能见到的海水都在翻腾着,像煮开了的水一样,

无数巨大的气泡从九千米的海底冒了上来,在突破海面的刹那破裂,好像有巨大无比的物体正从海底浮上来。侯易记得在几千年以前,有一个叫张羽的凡人倒是真正干过煮海的壮举,那一次让金鳌岛吃了点亏,不过这也是一段佳话,在修真界和尘世间都广为流传。

“平羿,赑屃浮上来了。”成庶看着脚下的海水,感慨道:“过去了四千年,它好像比以前大不了多少,真不知道这畜生到底活了多少年月才长到这般大小。”

九千米是一段不短的距离,即使是声音也要二十多秒才能经过。所以在沉寂大阵消失二十多秒后,数百声各异的啸声才从海底传出,嘹亮而欢快。其中还有一种奇怪的声音,“霸下,霸下……”好像是某种动物的叫声,这应该就是那只叫“赑屃”的家伙发出的吧。就算是有九千米的海水阻挡,这些声音听起来仍然高亢嘹亮。比起蜀山众人当初出世的低调,金鳌岛显得无所顾忌。

侯易叹道:“金鳌岛这些人看来被憋得难受,不知道这四千年里,他们有些什么改变。”

成庶不无担心地看着侯易道:“平羿,你还不如想好等会怎样说服他们,要知道,关了他们四千年的就是你们夫妻俩。”

侯易不在意地笑道:“师伯,你也不用担心,相信这四千年来他们也得到了不少好处吧,我倒觉得应该担心的是他们才对。”说着指了指天空。

成庶会意,也放心了不少,金鳌岛的人马上要面对的恐怕也和蜀山众老一样,是从未见过的厉害天劫。待到天劫之后,谈判起来应该要容易得多了。

又等了五分钟左右,一团好像无边无际的阴影出现在海中,只需要不到一分钟,这团阴影就会浮出水面。而赑屃那奇怪的鸣叫声也越来越响亮,震耳欲聋。

五分钟里,金鳌岛上浮了八千多米,平均一分钟上浮一千六百多米。这样的速度,也显示了岛上众人身体的强悍,要知道,如果普通人以这种速度上浮,几秒钟内便会被巨大的压力将内脏从身体中挤压出来,死得凄惨无比。

海中的阴影越来越清晰,侯易二人已经能看见,这阴影竟是像蜀山一样的小山,只不过这是在大西洋里,叫它岛会更准确些。就像有一层透明的罩子罩住一样,海水根本不能接触到金鳌岛上的土地,岛上的布局和蜀山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连一条石子路,一眼泉水都不差分毫,至于亭台楼阁,更加让人找不出差别来。这一切说明,不管金鳌岛和蜀山对峙了多少万年,两者之间一定存在着十分密切的联系,这是绝对无法抹去的。

但金鳌岛和蜀山却有一个最大的差别,那就是赑屃。

蜀山是完全违反物理原理漂浮在虚空之中;而金鳌岛能在海中自由沉浮,随意遨游的原因,却是因为整个岛是被一只名为赑屃的异兽驮在背上。修真者们谁也不知道这赑屃到底是什么来头,它为什么会这么大?又为什么要常年驮着一个岛?但侯易却对赑屃了解很多,自从苏醒之后,他知道了许多四千年前的人们不知道的东西,这本来不应该有什么奇怪,因为世界是在不断发展的。

但有一件事却让侯易十分迷惑,那便是神话传说。

好像在四千年前,蜀山和金鳌岛这两大超自然力量被封印之后,它们流传下来的各种故事都换了一个版本。

现在的人们熟知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补天,也常常讲述后羿射日,嫦娥奔月,张生煮海。但经历过大部分传说的侯易知道,现在人们传说的并非全都是事实。而更为奇怪的是,现在流传的许多传说四千年前根本就没人知道,比如说龙生九子,四千年前就连修真者们也不知道龙为何物,但现在的人们却能如数家珍一样说出龙之九子各自的名字和习性。

龙之九子中有一子,名字正是叫赑屃,性喜背负重物。如果侯易不知道赑屃,或许他会对这个传说嗤之以鼻,但他不可能不知道,因为赑屃驮着整个金鳌岛呢。

每当细想这件事,侯易便会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一个无所不知的神,他向凡人们讲述了一个又一个连修真者们也不知道的秘密,他本来也可以让四千年前的人们知道这些,但是他却没有。他也让凡人们迅速掌握了科学这种力量,他做这一切的目的没有人知道。但造成的结果却很明显,修真者们从四千年的封印中解脱出来,发现凡人已经拥有了可以和自己抗衡的力量,而自己又不得不和凡人合作,共同对付外来的威胁。这就像一个布了四千年的局,不过侯易并没有发现这个布局有什么坏处,至少现在修真者和凡人之间已经拥有了力量的平衡,有了平等共处的基础,这正是侯易愿意看到的。

不过这些都是侯易猜测的东西,或许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神通广大的人,也没有什么局。封印金鳌岛和蜀山是自己夫妻俩做的,而人类科学的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逆仙】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