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逆仙 >逆仙_第30节

逆仙_第30节

作者:骆天狼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8:3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6
    



    “我想变强!”托尼紧盯着盖斯,斩钉截铁道。虽然这样看着别人很不礼貌,但没有人计较。

    

这句话说出来,最吃惊的不是西蒙,而是张六子。

张六子和托尼也算是老相识了,在今天晚上之前,两人虽然算不上朋友,不过也是惺惺相惜。

    以张六子对托尼的了解,这是一个疯狂喜欢赛车的家伙,作为黑手党家族的继承人,却整天和街头混混搅在一起,不管怎么看,托尼都是一个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形象,现在猛的听他说出

    “要变强”这种话,张六子确实有些不适应了。

西蒙笑了,笑得很欣慰:“只要侯先生和黄金狼王先生他们没有意见,我同意。儿子,你终于长大了!”说完热切的看着侯易。

    

侯易还没说话,风从生开口道:“黄毛小子,像你这种凡人,跟着我们可是很危3ǔωω.cōm险的,随时都有可能会翘辫子,而且还是死得很惨那种,有可能连半点元神也不会留下。我不是吓你,你还是放弃这个想法比较好。”

琼莲也道:“不错。其实你不用跟着我们也能变强,我们已经给了你的父亲一本仙炼诀,以你的资质,如果肯刻苦修炼的话,变强是很快的事情。”

两人的话并没有对托尼产生什么作用,这是一个倔强的家伙。

    



    “虽然我并不明白什么是元神,但我不怕死,而且……”托尼看了看张六子,“他也是一个普通人,既然他能跟着你们,我也能!”

张六子郁闷了一个晚上,现在却有些得意,因为他发现了托尼这个比自己更郁闷的家伙,他嚣张的大笑道:“原来你小子是嫉妒我啊!不过我可是蜀山弟子,跟着师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是没法和我比的!”



    “我也要拜师!”托尼过滤掉了张六子话中属于废话的部分,直截了当的对侯易道:“我想当你的徒弟!”



    “这……”侯易为难了,他发现托尼的资质其实也算很不错的,虽然比不上张六子,但和一般人比起来,却要强过太多。

    但如果要拜师,关键并不在这里。

风从生见到侯易的表情,“啪”的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蜀山这一点了!”

侯易苦笑着转头:“风大哥,你……”

风从生眼一瞪:“你什么你?不就是一个不能收异族人和异类的破规矩嘛!这个徒弟你要是不收的话,我可就收下了,我们金……”



    “停!”

风从生正想说

    “我们金鳌岛可没有这种破规矩”,却被侯易一声传音给打断,他不满的一转头,却发现琼莲和盖斯也都是一脸焦急。

    风从生这才猛的醒悟,原己差点把金鳌岛说了出来,这可是机密的事情。

    



    “好吧好吧……”风从生自知理亏,也就不再发牢骚,摆摆手,“黄毛小子,你为什么要拜师?侯易已经把仙炼诀给你老爹了,你照着上面练就行。”



    “那东西人人都能练,我想要变强,要不然到时候全世界的人都练了,那和都没练有什么区别!”托尼紧盯着张六子答道,话语中自然透露出不甘人下的傲气,还有对张六子的不服气。

    



    “好小子,我喜欢你!你这个徒弟我收了,要是你愿意的话,就过来给我磕头。”风从生大笑道,“我的弟子就要有这种脾气,要是不想变强的家伙,我还懒得理呢!”

此话一出,托尼大喜,他并没有奢望能这么轻易就拜师成功,原本他想只要能跟着侯易这一群人,怎么都会有机会的。

    

惊喜之下,托尼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还好西蒙见多识广,知道中国古老的拜师礼是要跪下的,忙提醒儿子:“快跪下,给师父磕头!”他当然也知道儿子能找到这么一个师父是多么大的幸运,中国人都是重情意的,有风从生这么一个师父,萨基家族也必定会沾光不少。

    

托尼这才(炫)恍(书)然(网)大悟,忙

    “扑通”一声跪在风从生面前。四周西蒙家族的保镖仆人等一齐吃惊的看过来,都不明白少爷为什么要在一个东方人面前下跪。

    

现在可不是要面子的时候,托尼对周围异样的目光视而不见,连着给风从生磕了十来个头,额头在大理石地面上碰的通红,这才抬头对风从生道:“师父,这样可以了吗?”



    “行了行了,用不着这么多。”风从生大笑道,“我收弟子没有什么破规矩,只要你以后听我的话,好好修炼,就行了。你叫托尼是吧?以后我就这么叫你了。”



    “恭喜你收了个徒弟,老风!”侯易听风从生一再强调蜀山的

    “破规矩”,不由苦笑,其实他倒不认为蜀山择徒要求严格是什么坏事,毕竟十分正统的蜀山不可能像金鳌岛一样松散和来者不拒,只能说这两大修真圣地的特点有所区别罢了。

    



    “风大哥,恭喜你!”琼莲也甜笑着对风从生道。盖斯也淡淡的恭喜了一声,沃尔夫等人当然也都跟着盖斯。

    

张六子却是走到托尼身边,拍着他的肩膀道:“托尼小子,没想到你这家伙也想修真,记得以后要叫我师兄,知道不?”



    “叫你师兄?为什么?”托尼不解道,“师兄是什么?”

众人一起大笑,张六子却是一脸恼怒,大叫道:“我比你先拜在蜀山门下,所以你就要叫我师兄!”



    “六子,我还没有正式收你入蜀山呢。”侯易微笑着提醒张六子道,“不要忘了我说的话。还有,老风的门派和我不是一样的,你可没法当托尼的师兄。”



    “不是吧,师伯不是蜀山弟子吗!”张六子大叫,“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师父,快告诉我!”

侯易笑道:“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那好吧。”张六子见师父不想说,也不敢再问,嘟哝了一句,接着又对托尼叫道:“托尼,你当了师伯的徒弟,难道就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他吗?”

托尼一愣,西蒙却一下反应过来,忙连声道:“应该的,应该的,我这就给师父准备礼物。”说着从怀中掏出支票本,准备下笔。

    

卷二西域纵横

第三十八章风从生收徒(中)



    “西蒙先生,你看我们像需要钱的人吗?”侯易微笑着阻止西蒙。

西蒙疑惑道:“那托尼应该给风师父送什么?”

侯易笑道:“什么也不用送,别听六子胡说,其实老风应该送给徒弟见面礼才是真的,对吧,老风?”

风从生大笑道:“不错,要不是侯易你提醒,我还差点忘了。”说着又挠挠头,烦恼道:“我该送点什么东西给徒弟呢?真伤脑筋啊!”



    “怎么好意思让师父送东西给我!”托尼还是不太明白东方人的想法,“我什么都有,师父不用破费了。”



    “呵呵,是吗?”张六子怪笑道,“托尼,我敢保证风师伯送的东西是你家绝对没有的,而且你从来都没有见过,信不信?”



    “是吗?”托尼半信半疑的看向风从生,对张六子的话虽然不信,但却充满希望。

    西蒙却是满怀期待,他听说过许多东方神奇的故事,早就对那些传说中玄妙无比的宝贝充满好奇,即使年事已高,这种好奇心仍然没有丝毫减退。

    

苦苦的想了一会,风从生猛地把脑门一拍,扯着粗嗓门叫道:“哎呀徒弟,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好东西是你现在能用的,只好先给你点一般的玩意,你先留着玩吧。”说着,从随身的纳芥镯里掏出三样法宝,招手让托尼过来。

    

托尼听师父说给的是一般玩意,本来心里已经有些失望了,但当风从生一件件把那些看起来真的很普通的东西给他时,他的心情立刻由失望变成狂喜了。

    

风从生根本就懒得跟托尼解说这些法宝的用途,还是侯易在一旁充当义务的解说员,这才让托尼和西蒙了解到风从生口中的

    “一般玩意”原来并不一般。甚至连沃尔夫等活了几千年的狼人也都瞪大了眼睛,他们也没见过这些神奇的

    “小玩意”。



    “老风这些小东西还算不错,托尼你运气好啊,老风九千年来还从来没有收过徒弟,居然今天让你赶上了,连我都有点不相信呢。”侯易笑吟吟的对托尼道,又指着风从生掏出来的小东西说:“看看这些玩意吧,虽然都不是很厉害的法宝,但绝对适合刚开始修真的人用,估计是老风一直给未来的徒弟留着的。”

风从生眼一瞪:“谁说我特意给徒弟留的?只不过纳芥镯里东西太多,我没空把这些扔掉罢了。”

侯易和琼莲相视一笑,风从生就这脾气,嘴硬,两人也不揭穿他了。

    



    “金缕衣、裂山,好东西啊,这可是老风你以前用过的法宝。”侯易从风从生手中拿过两样东西,叹道。

    

一个半个巴掌大小,不足两毫米厚的金色小方块被侯易拿在手中轻轻一抖,缓缓展开成一件连体的淡金色纱衣。

    这件衣服薄得透明,这边的张六子甚至能把对面托尼脸上的汗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另一件东西却是一只黝黑无光的拳套,这拳套的制作材料非金非铁,也不是皮革布料,没人能看出来到底是用什么东西制成的。

    刚一脱离风从生的手,立刻便从这拳套上逼射出来强烈的杀伐之气,夹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琼莲皱了皱眉头,她并不喜欢这种味道;盖斯和沃尔夫等狼人却是两眼一起放出绿光,他们血液中狼人的野性和狂暴被这杀气和血腥味刺激得蠢蠢欲动,心脏猛烈的跳动,似乎要从口里蹦出来一般。

    

比较起来,张六子和托尼父子就显得有些不堪了,在近距离下感受这几乎不属于人间的气势,三人都有些站不住脚。

    就连远处来回走动的打手们也突然感觉到阵阵不安,他们手中牵着的半人多高的獒犬也不听约束的挣扎咆哮起来。

    



    “这……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觉得它像要吃人一样?!”西蒙的额头已经渗出来豆大的汗珠,他惊疑的问道。

    



    “裂山。五千年前风某使用的兵器,当年纵横山林多亏了它。”风从生淡淡道,看似很平静,但那望向漆黑远方的目光中却透出强烈的追忆之色,还有噬人的凶光。

    



    “多谢师父!”托尼就算不知道这叫做裂山的拳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风从生既然把自己当年使用过的兵器都给了自己,已经足以说明这件东西的不寻常,他连忙恭敬的称谢,真心实意的!

    



    “这东西喝过多少人的血?”沃尔夫两眼放光,紧盯着侯易交到托尼手中的裂山,“难道它是传说中的魔器吗?”



    “魔器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裂山喝过的血可不止是人的,至于有多少,我也数不清了。”风从生瞥了沃尔夫一眼,轻描淡写道。

    

沃尔夫和狼人长老的身体齐齐一震,他们的爪上也算沾过不少鲜血了,但那至少还是有数的,像风从生这样淡淡说出

    “数不清”,其中意味着什么也就不言自明,那可能真的是已经数不清了。

    

侯易见现场众人被裂山的杀伐之气震住,场面都有些冷下来了,忙笑着对托尼道:“这东西虽然杀气重了点,但既然是兵器,杀气重也就不是坏事。虽然你现在还不能发挥裂山百分之一的威力,但这东西肯定比你用枪要方便多了……怎么,不信?戴上试试看吧!”

在众人半信半疑的目光中,托尼把裂山戴到右手上,本来看起来有些偏大的裂山,刚一戴上便紧紧贴在手上,就像是为托尼量手订做的一般,契合的严丝合缝。

    

轻轻握紧拳头,除去第一二指节,整个拳面和拳背都被黝黑的裂山严密的保护起来,稍一用力,立刻有丝丝黑光从裂山上射出来。

    



    “我……好像力气大了许多……”托尼转动右拳,反复打量,“好像要爆炸的力量啊!”声音突然提高了许多,托尼猛的向旁边一尊三米多高的大理石雕像击出一拳,在张六子、西蒙和狼人们惊惧欲绝的眼光中,这尊即使用炸弹也不一定能炸碎的巨大雕像在

    “轰”的一声巨响后变成了满天飞溅的细小碎石块。

巨大的声响惊动了附近的保镖和打手们,上百名黑衣大汉迅速赶到西蒙身边,一齐举起手中的枪,满脸惊疑的对准侯易等外人。

    



    “没事,都给我下去!”脚步声将陷入石化状态的西蒙惊醒,他把大汉们喝退,像看神一样看着自己的儿子。

    

托尼这时还保持着一拳击出的姿势,他完全沉浸在巨大力量带来的震撼和快感之中。

    



    “百分之一……百分之一……”几乎是无意识的重复这四个字,众人都知道托尼的意思。

    侯易刚才说托尼现在的能力还不能发挥裂山百分之一的威力,难道这是真的吗?

    不足百分之一的威力就能让一个普通人轻松击碎重达千斤的大理石,那这拳套百分之百发挥的时候,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恐怖情景?

    导弹爆炸吗?



    “果然是魔器!魔器啊!”沃尔夫已经失声叫了出来,这只单独的拳套有什么用,西蒙等普通人可能看不出来,但他作为狼人家族的族长,却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

    从托尼挥拳后产生的效果来看,裂山至少有增幅肉体力量的作用,刚才那种威力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的力量被增幅后达到的效果,如果戴着这只拳套的是身体力量无比强悍的狼人,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

    如果是变身后的狼人呢?如果变身后的狼人还能发挥这拳套百分之百威力的话,会不会一拳将太空中的卫星也打掉落下来?

    !

沃尔夫越想越感觉到风从生的可怕,如果这个东方来的所谓

    “异类修真者”没有吹牛,他早在五千年前就已经弃用裂山的话,那他本身的实力应该强到什么地步了?

    想到这里,沃尔夫和长老们才越觉得刚才听说过的事情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逆仙】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