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逆仙 > 逆仙_第44节

逆仙_第44节

作者:骆天狼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1:0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6
向鼎身喷吐至阳至刚的三昧真火。

旁边还有一个一样的阵势,不过被镇在中间的是一具古尸,正是风从生带过来的木乃伊。在三昧真火的烧烤之下,木乃伊身上连裹尸布也没有烤焦一点,这自然是镇魔阵收放自如的缘故,三昧真火的热量,并没有倾注到木乃伊上,只是将幽冥鬼气死死压制住,一丝一毫也不能逃逸出来。

在镇魔阵这样的压制下,青铜鼎连颜色也没有变化一点,而被封印在鼎中的邪物更是被压制得完全不能露出一丝气息。倒是鼎身刻着的饕餮,在火光中似乎在起舞一般,竟在鼎身游来游去,把青铜鼎周围弄出一圈扭曲不停的空间波纹。它一会儿对着玉镜放出的光芒张开大嘴,一会儿又把嘴转向两条火龙。这号称能吞吃世间万物的龙子果然名不虚传,它竟然在把镇魔阵的能量当作自己的每餐。还好阵法正上方就是五彩池,能量的供给几乎是无限的,众人也不必担心饕餮会把阵法能量完全吞吃掉。

自从见到五老之后,玉屏儿变得沉默许多,现在看起来更像教养不错的淑女,让曾经见识过她泼辣的侯易心中大奇,她这样性格转变得也太快了些吧?

侯易并不知道,玉屏儿是被蜀山震惊了,原本她以为在这个地球上,已经再没有人比她更厉害,哪里知道不但侯易拥有合体初期的修为,这五个号称“五老”的帅哥修为更比侯易还要高出一大截。而且,她现在脚下踏着的土地竟然就是“蜀山”!作为一个修真者,就算玉屏儿是散修,对蜀山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

现在玉屏儿心中有一大堆疑问想问侯易,但旁边五老的脸色实在太严肃,让她很拘谨,所以就不敢放肆地乱问,只好憋着等有机会再单独询问侯易。

“侯易你看,这种我们没有听说过的饕餮根本就不是邪物,它能在镇魔阵中这样行动自如,足以证明这一点,而且此物强大无比,我也不相信有什么邪物能够在它身边存在。”五老中的一位伸出右手,对青铜鼎指指点点,他说的话很有理,如果不是轮回之眼感觉到鼎中危 3ǔωω.cōm险的存在,可能侯易也会这么想。

“这位前辈,我可以证明,鼎中的确封印了非常强大的邪物。”玉屏儿一听这话,忙抢前一步急道。

“哦,你为什么这么说?用什么证明?”五老中另一位好奇的问道。玉屏儿来历不明,是蜀山和金鳌岛之外的散修,又修炼了一身特别的功法,显然不是平凡人物,但就算是五老见多识广,一时也想不起来到底玉屏儿来历何处。

“五年前晚辈在罗布泊中游玩之时,亲眼所见,从这鼎中射出冲天的黑气,把方圆百里之内有生命的东西全部吞噬成干尸,就连草木也都成为灰烬。当时幸亏晚辈逃到高空,才没有被黑气碰到。后来我就见到有一张大嘴……”她指指青铜鼎上的饕餮,“显出来将黑气全部吸进去,然后便像在水中一样沉入沙下。”

“晚辈当时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觉得那黑气邪气冲天,就算我逃到高空,仍然害怕得发抖,好像那东西能够把世界上的一切生命都毁灭,让人恐惧。我想那只鼎应该就是封印黑气的法宝,我怕有旅人经过罗布泊,误将青铜鼎从沙下挖出,便一直守在那里,直到昨天。在这五年里,也的确有几批盗墓的家伙探到那里,不过都被我教训了一顿,把他们赶走了。”

玉屏儿简单将自己当年亲眼所见描述了一番,言辞恳切,让人不得不信,特别是侯易,他也是感觉过鼎中危 3ǔωω.cōm险存在的。玉屏儿又欣慰道:“还好现在这鼎被放在镇魔阵中,有蜀山大名鼎鼎的阵法压制,肯定比埋在沙漠中更加安全,我也可以不用守在那个无聊的地方,可以到处游玩了。”

“恐怕事情并没有玉小姐想的那么容易。”侯易苦笑道,“我到罗布泊寻找饕餮,本来就是想把它送回它应该呆的地方,只要饕餮和这鼎一分离,恐怕被饕餮封印住的邪物还得费好大一番力气才能降伏。”

“不行!”玉屏儿立刻叫起来,“你不能那么做,没有饕餮,我们肯定都对那邪物没有办法!还有,你知不知道为什么罗布泊几十年前还是一个大湖,现在却变成这样?”

侯易讶道:“难道就是因为这鼎中的邪物?”

“就是。”玉屏儿更急了,“五年里,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虽然有饕餮压制,但这只鼎还是不断的在吞噬生命气息,罗布泊那边沙漠化也越来越严重。这只鼎不知道在罗布泊放了有多久,但我可以肯定,以前方圆数千平方公里的大湖,就是因为有了这只鼎才变成现在的死亡沙漠。所以,饕餮绝对不能和鼎分开,我不能让你这么做!”

说这句话时,她已经变了脸色,竟然又开始重新提聚力量,对侯易怒目而视。她忘了自己是身在何处,五老见她竟然想在蜀山动手,都不禁脸色微变,便有人想要出手将玉屏儿制住。侯易忙好言将五老劝住,这些前辈当年和金鳌岛对抗之时,也是性子火爆,下手狠辣的人,侯易可不敢让他们乱出手。

“玉小姐,如果不让我收回饕餮,恐怕事情会比放出邪物更加麻烦。”当下侯易也不隐瞒,将黑洞和仙炼诀之事都一五一十的告诉玉屏儿,也没有隐瞒破天弓。

玉屏儿在遇到青铜鼎之前,曾游历过全世界,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但在罗布泊中呆了五年之后,对现在的情况却一点也不了解,除了对黑洞影响地球五行之力有所体会之外,其他事情都是两眼一抹黑。在侯易的解释下,她才明白,原来现在的世界真的到了一个很特殊的时期,生死存亡,不过只在短短几十天之内就要被决定。

“真是没想到,只不过短短五年,世界就变成现在的样子。”玉屏儿感叹道,她又反复打量了侯易一番,直到把侯易看得莫名其妙,这才说:“对了,你叫侯易,几年前我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你好像有点眼熟,我是不是在电视上见过你?”

五年前,侯易的新蜀集团已经是全球知名了,玉屏儿觉得侯易眼熟自然很正常。在侯易告诉她之后,又让她好好感叹了一番。

“原来世界闻名的大富豪竟然是蜀山弟子,修为还如此之高,我这些年来以为天下修真凋零,还自大了一番,没想到原来是井底之蛙。传说中的天下修真鼻祖蜀山竟然也现世了,我这点本事又算得了什么!”

五老见玉屏儿不再妄动,对蜀山又推崇有加,也自然改变了对她的态度:“玉姑娘不必妄自菲薄,你所修炼的功法不仅正派,而且威力非凡,并不比蜀山的功法差多少,而且姑娘修炼的时间应该不长,只要假以时日,渡劫飞升也并不是奢望。”

听五老这么一说,玉屏儿脸色却又暗下来:“晚辈只是自己胡乱修炼,根本没有人能对晚辈加以指点,所以修炼了一百多年,也只是仅仅达到现在分神初期的修为而已,要想渡劫飞升,还不知道需要多久呢?几位前辈实在是谬赞晚辈了。”

玉屏儿说得很可怜,但旁边听的人却个个犹如五雷轰顶,被震得说不出话。侯易本以为自己就算是千年难遇的修真天才了,但听玉屏儿自怨自艾的这么一说,才知道这世界上竟然有人能在短短一百多年里,仅凭自己修炼便能达到分神期的修为,还能与合体初期的自己对抗而不落下风。难道这才是真正的修真天才不成?

五老的反应比侯易更为强烈,一个个惊呼起来:“这不可能,一百多年怎么可能修炼到分神期!”“我当年练了一百年,才不过修炼到元婴中期而已!”“……”纷纷嚷嚷,镇魔洞中顿时热闹起来。

见这情景,玉屏儿目瞪口呆,喃喃自语道:“难道我不是修炼得太慢,而是太快了吗?”

卷二 西域纵横

第四十五章 蜀山镇魔洞(下)

蜀山众人这才知道,玉屏儿还真是依靠自己修炼到现在这种程度的。她连许多最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不过这样也好,也避免了她的思想被许多成为定例的条条框框所束缚。而她所修炼的功法,更是引起了众人的浓厚兴趣,不过这种东西当然不能问玉屏儿要过来研究,大家也只好心中猜测,不好意思提出索要功法的要求。

侯易倒觉得玉屏儿修炼的功法仅从筑基速度来看,似乎和欧凌月传下的仙炼诀不相上下,难道这世界上曾经有过这么一号比欧凌月更加聪明的人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现在脑子里想到的,竟然是狼人传说中,三万年前那位可以凭借肉身击退天雷的黄金狼王。如果要说玉屏儿修炼的功法黄金狼王这种厉害角色,侯易还是有理由相信的。

而更让侯易感兴趣的,是玉屏儿曾经使用的星光永动阵。这阵法和曾经保护蜀山的永动大阵一脉相承,而且还能用来攻击,而玉屏儿那种用振动来是真元球互相刺激而增加力量的方法,更是神奇无比,侯易以前就从来没有想到过。

这个突然在罗布泊出现的厉害女子身上带着如此多难解之迷,“奇遇”这两个字能解释这一切吗?侯易看着玉屏儿那兴奋异常的脸,心中暗暗疑惑。

玉屏儿已经知道现在面对的是一种什么情况,所以对侯易要将饕餮和破天弓融合也不再有什么意见。如果侯易拥有轮回之眼,还身负破天弓都没办法压制住青铜鼎中的邪气的话,那可能这世界上也就没有别人能做到这一点了。

在五老的动作下,镇魔阵五面玉镜都收起光芒,上下两条火龙也缩回洞顶和洞底,消失不见。沉重的青铜鼎缓缓从空中落下,降在众人面前。

青铜鼎的鼎口就像饕餮的大嘴一样,即使在镇魔洞充足的光线下,众人也只能看到一团漆黑,鼎里面的情景就完全看不见了。好像鼎口和黑洞一样,都能吞噬光线。

在脱离镇魔阵的压制之后,饕餮好像一下迟缓了许多,不再像刚才那样如鱼得水,吞吃五行之力甚欢。但不过是一瞬间,它却又突然活跃起来,和在罗布泊时一样,饕餮尽力想要挣脱青铜鼎的束缚,想要扑到侯易身上去。

而这时在侯易体内,属于破天弓的那部分真元也开始活动,和饕餮一里一外,互相呼应,侯易的神经也随之紧绷,心跳不由自主的加速了。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这种变化,就连修为最低的玉屏儿也不例外。她这才完全相信,原来鼎上的饕餮真是与破天弓本为一体,侯易并没有骗她。

吞吃了一夜五行之力,饕餮比在沙漠时要勇猛许多,那张大嘴更是几乎凝成实体,从鼎身凸现,简直呼之欲出。这样对侯易体内的破天弓吸引力就更强,侯易要想把破天弓压住,就得耗费更多真元。这样的情况是不能持久的,必须马上让它们融合,再进行重新炼制!

青铜鼎降到地上,旁边还有一个镇魔阵将封印幽冥鬼气的木乃伊镇在半空,侯易突然间有了一种想法,忙问全神看着饕餮的玉屏儿:“玉小姐,你可知道幽冥鬼气?”

“当然听说过……”玉屏儿顺口答道,忽然一愣,转头问侯易道:“难道你怀疑鼎里就是封印着幽冥鬼气?”

侯易仰头看着木乃伊:“谁知道呢?不过如果真是,我也不会奇怪的……对了,玉小姐觉得鼎里面是不是?”

玉屏儿摇摇头:“我也只是听说过幽冥鬼气,并不认识,但我知道鼎里封印的邪物厉害无比,就算不是幽冥鬼气,应该也比之差不了多少!”

“平羿,你是想让玉姑娘看看那具干尸里面的东西吧?”五老都明白了侯易的想法,如果鼎里真是幽冥鬼气,那还并不算严重,至少用蜀山诸多镇魔法器就能将之镇住,就怕鼎里封印的是不知名的邪物,到时候放出来可就会搞得人手忙脚乱了。现在只需要将压制木乃伊的阵法放松一些,让玉屏儿感觉一下木乃伊里的气息,她就能知道青铜鼎里是不是幽冥鬼气。

这件事并不需要冒险,侯易有雷动剑,五老也各自都有镇邪的厉害法器,在强大力量的压制下,封印木乃伊的镇魔阵小小的开了一条缝隙。立刻幽冥鬼气便开始在木乃伊头顶破裂的裹尸布处蠢蠢欲动,急切的想冲出来,但一遇到雷动剑和其他法器的力量,便又缩回去,试探着不敢往外冲。

玉屏儿在侯易提醒过之后,便一直凝神聚气,此时幽冥鬼气刚出现,她立刻便感觉到了。不用太多分辨,玉屏儿立刻脸色大变,恐惧之色难以掩饰。

“就是这种邪物!就是它!”仿佛五年前恐怖的一幕再次出现在眼前,玉屏儿花颜失色,惊呼起来。当年的情景给她留下太深的印象,深埋在心底的恐惧突然又爆发出来。

这下事情便有些眉目了。青铜鼎中被饕餮封印住的邪物,就是幽冥鬼气,作为九幽之下的邪恶存在,也难怪它能将数千里的大湖吞噬成寸草不生的沙漠,如果不是有饕餮压制,恐怕早就造成了更大范围的危害。

“平羿,你打算怎么办?”五老中有人问侯易道,现在破天弓在侯易身上,而融合饕餮又是势在必行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处理被饕餮封印的幽冥鬼气。如果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强行融合饕餮和破天弓,那就会将幽冥鬼气这个大麻烦给放出来。从罗布泊的状况来看,被封印在鼎中的幽冥鬼气非常浓厚,要想暂时压制还有可能,但要想完全消灭掉,就连修为高深的五老也没有这个把握。

“各位师伯,我想知道,到底为什么九幽之下的幽冥鬼气会出现在这个世界?这种情况不是不应该发生么?”见五老重又将木乃伊镇住,侯易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逆仙】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