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逆仙 >逆仙_第48节

逆仙_第48节

作者:骆天狼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1:1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3
来,消耗掉的和新生的刚好一致。这也就是为什么这种阵法被叫做永动阵的原因,只要五行之力仍然存在,它就是永远运动,永远不灭的。

而从这段信息中,侯易也知道了玉屏儿曾经困住自己的星光永动阵的秘密。侯易一直以为永动阵只是最强的守护阵法,没有攻击的能力,但在和玉屏儿打了一架之后才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蜀山的永动大阵曾经在金鳌岛大举进攻的情况下也只是默默防守,没有发出过一丝一毫的攻击力量,其中的原因只可能是没有人懂得怎么样启动它的攻击力量。也许当初盘古大帝给蜀山布下永动阵的时候,就没有打算把启动攻击的方法传给蜀山门人,这也许也是盘古大帝对蜀山的一种限制吧。

不过这种启动方法却落到了玉屏儿手里,侯易想不出来她遇到过什么样的奇遇,一个在人间散修的修真者竟然在短短百来年时间里修炼到分神初期,而且还会使用永动阵,这样的奇遇就算说成空前绝后也不为过。侯易虽然也是天才,还拥有破天弓和轮回之眼,但他终究是蜀山正宗的门人,所受到的教导和得到的机会都比玉屏儿多出太多了。

卷二 西域纵横

第四十八章 融合(上)

侯易的确已经将桃木扳指重炼成功了,这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本来侯易已经差不多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仅凭自己剩下的真元力,想要用三昧真火把足够的神念印入桃木扳指中,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倒还不如趁这个机会将扳指里的永动阵仔细研究一下,能够掌握多少奥妙就尽量努力。

但世事有时就是这样,越是执着想要得到的东西通常都不会得到,而当你放下了,心中不再有执念的时候,这件东西却悄悄的属于了你,侯易现在就体会到了这人生哲理。

就在他不停的用各种五行组合去试验永动阵的时候,本来被桃木扳指死死拒之门外的神念竟然用比刚才快得多的速度迅速渗透进去,继续完成已经中断的神念印迹。不过这个过程侯易并没有发觉,他已经完全沉浸在永动阵那奥妙无匹的玄妙之中,难以自拔。

每多试验一种五行组合,侯易就会对永动阵的妙用多一分理解,就会对盘古大帝那超绝的智慧多一分敬佩。永动阵的结构他以前已经差不多记下了,现在将玉屏儿传递过来的这些奥妙同以前的了解一结合,许多闭关入定之时想不通的地方顿时豁然开朗,仿佛打开了一扇尘封的大门,永动阵那无穷无尽的宝藏正在逐渐展现在侯易面前。

当侯易把玉屏儿传递过来的东西全部试验消化了一遍之后,他惊奇的发现,桃木扳指中的永动阵已经不再像一开始那样抗拒自己了,而是友好的接纳自己的神念,也不排斥侯易用各种手段做试验。而桃木扳指,则已经与自己有了血肉相连的感觉,刚才认为不可能完成的重炼任务,就在这不知不觉间顺利完成了,根本就没有用到三昧真火。

对这种从没遇到过的情况,侯易并没有想太久,就大概得出了一个判断:桃木扳指是用永动阵来作为法宝的守护阵法,扳指和阵法之间也就有了一种共存的关系,通常来说,作为阵法载体的扳指应该在这种关系中占主体地位,而阵法,只是附在主体之上的从体而已。但对于天地间第一阵法的永动阵来说,又有什么样的载体才配作为它的主体呢?没有!就算是和破天弓同源的桃木扳指也没有作为永动阵主体的资格,所以在它们的共存关系中,永动阵反客为主,占了主体地位。也就是说,只要侯易能够得到永动阵的认可,那桃木扳指自然也就会被顺利炼制成他的法宝。侯易在对永动阵进行不断试验的同时,也获得了永动阵的认可,所以,当永动阵最后接受他的时候,他也顺利将自己的神念印在了桃木扳指上。

事情好像很简单,但侯易知道,如果不是玉屏儿在自己后脑上点那一指,今天是绝无可能收取到扳指的。所以一睁开眼,他便把感激的目光投向玉屏儿,玉屏儿却不知道为什么低下了头,脸上似乎微微泛红。

“平羿,你小子果然不简单,上次进藏宝洞收了破天弓,这次又收了桃木扳指,都是第六层的宝物啊,这些东西连渡劫期的人都不一定能收到,偏偏便宜你小子了!”五老中有人半是开玩笑半是嫉妒的高声叫道。侯易忙谦虚的行礼:“还得多亏师伯们平日的教导!”

成庶倒是没有特别的表现,仍然微笑对侯易说:“平羿,你是不是找到了永动阵?”

“掌门师伯,我的确在桃木扳指中发现了永动阵,而且,多亏玉小姐的帮忙,让我对阵法领悟颇多。”侯易言语中也掩饰不住激动,又对玉屏儿道:“玉小姐,谢谢你!”

玉屏儿抬起头,脸色仍然有些泛红,她轻声道:“这不算什么,成掌门送我一把好剑,我不过表示一点感谢罢了。”

侯易道:“永动阵比碧纹剑重要太多了……”

“可对我来说,碧纹剑比永动阵更重要!”玉屏儿打断了侯易的话,“侯易,不要再说这些没用的,既然我们已经都收取了合适自己使用的法宝,是不是应该解决青铜鼎中封印的幽冥鬼气了?成掌门,你说呢?”她对青铜鼎一直念念不忘,毕竟是这东西把她牵绊在荒无人烟的罗布泊中整整五年,早一点解决掉这个祸害,她就早一点安心。

“对,我们去把劫玉取下来吧。”成庶点点头,带着五老率先走近洞去,侯易和玉屏儿紧跟在后面。

把劫玉从玉台上取下来却十分简单,成庶只不过凌空招了招手,它就如飞般激射到成庶手中,根本没有经历通常收宝的那一番过程,让刚才历经艰苦的侯易和玉屏儿大为吃惊。

成庶托着劫玉,往洞外走去,边走边对二人解释道:“这劫玉虽然神妙,却并非任何人炼制的法宝,蜀山万年来从来没有人使用过它,自然也不会在里面留下神念,所以我能取得这么轻松。”两人这才大悟。

以侯易现在状况,实在不适合马上就进行融合饕餮和封印幽冥鬼气,所以在进镇魔洞之前,成庶将侯易带到五彩池,五彩池无尽的五行之力可以让侯易在最短的时间里把空虚的经脉补充到最佳状态,再配合蜀山的丹药,让侯易恢复真元也只不过用了三个时辰,毕竟他没有受伤,完成这件事不算困难。

回到镇魔洞中,木乃伊和青铜鼎都被镇魔阵封印住,而饕餮又在欢快的吞食着阵法能量,像在赴一场盛大的宴会。成庶托着劫玉,走到青铜鼎的侧下方,吩咐五老撤去阵法,青铜鼎重又降回地面。

不过要融合饕餮与破天弓,在镇魔洞显然不适合做这件事,所以侯易又带着青铜鼎,跟成庶来到山顶,就在大殿外面,五彩池旁边。成庶和五老按五行位置盘坐,将侯易围在中间,正好是镇魔阵的方位,五彩池可以提供给他们五行之力,让阵法发挥最大的作用。玉屏儿修为尚浅,在阵法中帮不上什么忙,只好站在圈外旁观。

侯易盘坐在青铜鼎面前,唤出破天弓平放在膝盖上,这种距离的接触刺激得饕餮张大了嘴猛往青铜鼎外面拱,几乎化形跳出来。刚刚收取的桃木扳指就放在破天弓的弓弦边,既然成庶说这扳指是破天弓的辅助工具,那把它们放在一起说不定会有帮助。劫玉则正悬空飘浮在青铜鼎正上方,只等饕餮与青铜鼎脱离之后,将逃逸出来的幽冥鬼气再封印到玉里。

一切准备妥当,没有什么遗漏了。成庶这才正色对侯易道:“平羿,开始吧!”

“是,师伯!”侯易面色凝重的应道,随即开始闭目探寻饕餮的气息,只需要将饕餮从青铜鼎的禁锢中释放出来,剩下幽冥鬼气的事情只需要交给各位师门长辈就可以了。

将神念沉入破天弓中,神器似乎知道主人要找回自己的灵魂,这会也没有什么异常,就像平时一样配合着侯易,将侯易的神念一丝不漏全部接纳进去。

侯易控制神念在破天弓里转了一圈,然后顺着逐日箭的箭头向外射出,在箭头所指的方向,正是青铜鼎上的饕餮。

饕餮仍然跟以前一样,拼命想要跳出来。侯易这道经由破天弓而放出来的神念刚一接近它,饕餮立刻便停止了挣扎扭动,大嘴马上扭到正对神念的方向,似乎在和其中破天弓的气息交流。

侯易试着用神念接触饕餮,就像主人用手抚摸爱犬一样。饕餮并不抗拒,任由神念在自己头上反复抚摸,它是对破天弓的气息感到亲切,现在温顺的像只小猫。

侯易不敢大意,继续安抚,直到饕餮完全平静下来,又恢复成青铜鼎上的花纹。蜀山众人和玉屏儿紧张的看着这一切,要知道,饕餮可是号称能吞食世间万物的上古异兽,如果侯易稍有不慎,被它把自己的神念吞掉,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神念受损,修为估计得降一大截。

侯易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在安抚住饕餮之后,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小心翼翼的控制神念四处游走,在青铜鼎上寻觅。他要找到把饕餮禁锢在鼎上的封印,只有解开这道封印,饕餮才能化形从鼎上脱离出来,侯易才能进行融合的工作。

不过要找到封印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算找到了,要破掉它更是困难,能把饕餮困住的封印绝对不简单,即使侯易熟知各种阵法,也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完成。

卷二 西域纵横

第四十八章 融合(中)

第四十八章融合(中)

任何顶级的法宝,都拥有一个自己独立的空间,就像现在侯易面对的青铜鼎。这只鼎绝对是一件顶级法器,能够被用来同时封印龙子饕餮和至邪的幽冥鬼气这两种完全不同性质的存在,本就已经超出了侯易的认识。

侯易的神念在青铜鼎那苍茫的混沌里搜寻,这是一个混沌的世界,时间和空间的规则在这里都不起作用,要找到存在于这个空间里的封印,无异于大海捞针。侯易把神念的搜索范围扩到最大,仍然一无所获。在这片混沌里,只有饕餮这一个可以感觉到的存在,就像一个坐标一样,让侯易的神念有可以依托的原点,不至于在混沌中迷失。

侯易不敢让神念在这片混沌中流浪,一旦搜寻不到封印的位置,他立刻将神念全部回缩到饕餮周围,他本也没有寄太大的希望在地毯式搜索上面,刚才只是一个尝试而已。他真正准备要做的,还是要依靠饕餮。

此时被侯易安抚得非常温顺的饕餮没有要暴起发狂的趋势,侯易试着用神念去和它沟通,准确的说,是用破天弓的气息去和它沟通。刚才安抚饕餮之时,侯易并没有贸然试图连接上它的神念,这种上古异兽实在太强,稍有不慎,自己的神念就会被吞噬掉,那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破天弓的气息对于沟通饕餮是很有效的,侯易把神念渗入饕餮脑中,刚一接触到饕餮的神念,一股强大到铺天盖地的渴望和欣喜便猛然扑来,侯易的神念就像在滔天巨浪中上下浪尖的小船一样,被抛起来又落下去,经受着巨大落差和冲击的考验。

饕餮这种表现喜悦的方式实在太让人受不了,虽然已经分离出来有了自己的躯体,但作为破天弓的灵魂,饕餮想要回归本体的本能是如此强烈。世人常说灵魂之旅,但不管旅行到哪里,灵魂终究还是需要回到自己本应该栖息的地方,人如此,神器也是如此。

在经过一番狂喜的欢迎之后,饕餮终于稍稍平静下来,像恋家的小狗一样依偎在侯易的神念旁边,侯易这才有机会试着与它进行沟通,这一番过程让他担惊受怕,虽然并不怎么累,但额头上还是冒出了汗珠,让周围紧张关注的人担心不已。

沟通的过程就没有刚才那么惊险了,饕餮就像离家多年的游子,一旦得到母亲的消息,那种依恋和渴望回归的情感足以让所有防线全部崩溃。有了破天弓里带过来的气息,饕餮毫无掩饰的提供给侯易所有必要的信息。

而有了饕餮的指引,侯易很快便找到了青铜鼎封印的所在,在混沌中,距离和位置是两个没有意义的概念。在侯易没有头绪的时候,这个封印完全遥不可及,一旦从饕餮那里得到封印的信息,它便立刻出现在侯易面前。

封印是一根粗长的铜柱,铜柱的两端直插进混沌中,不知道它到底有多长,在铜柱上,密密麻麻刻着数不清的花纹符咒,还有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异兽。铜柱通体发出红光和逼人的热量,就像古代的酷刑炮烙一样,在铜柱空心的内部,肯定有浓度极高的三昧真火正熊熊燃烧。也难怪这里能够封印幽冥鬼气,原来是有至阳至纯的三昧真火催动封印。而在铜柱的表面,一圈一圈缠着粗粗的铜链子,这些铜链一样被三昧真火炙得通红,紧紧缠在柱子上。

刚一见到铜柱,饕餮的神念立刻传递给侯易极端恐惧的感情,原本如无边大海般宽阔的神念迅速收缩,直到缩成一只小小的饕餮,蜷缩在侯易的神念旁边。被极度压缩后的饕餮神念吸力极强,不断拉扯着侯易的神念,让侯易有苦说不出来,只好一边研究铜柱,一边分神抵抗这种吸力。

看来要破去饕餮身上的封印,必须找到解决这根铜柱的办法。

侯易慢慢让神念靠近铜柱,但也不敢太过靠近,这柱子连饕餮和幽冥鬼气都能封印住,如果自己一个不小心,说不定也会被封印在里面。

越接近铜柱,侯易就越心惊,铜柱上面的异兽好像并不是雕刻,这些动物栩栩如生,连尾巴尖上的绒毛也一根根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这些异兽侯易一只也不认识。而它们的形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逆仙】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