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逆仙 > 逆仙_第68节

逆仙_第68节

作者:骆天狼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1:5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7
向着那封印的巨石冲击而去。

红黑色的封印的石头猛然的一阵金光闪烁,顿时再次的暴涨了十倍有余,那金光就像一只只灵动的丝线手,快得难以想象的瞬间就缠缚在了那蒲牢的身上,开始是一点点的,慢慢的,整个全部的都给包围在了里面,然后金光慢慢的变得全盛,那蒲牢也马上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不到一会,金光又慢慢的暗淡了下来,不过似乎威力更盛,应对似乎也应对更轻松了。

只见那已经转化成了淡淡的白色的丝线将那被包裹成一团的白光轻轻鞭笞了一下,那蒲牢就被再次的收进了那石头内,那白色丝线化作一道白色的门封闭住了那道门,然后庞大的石头迅速的缩小到了绿豆大小,快速的飞了回去。

且说这红黑色石头就如同一把尖利的飞剑,在脱离了候易的掌控的同时,又没有候易的轮回之眼的的压制,顿时如同发疯了一般向着天使仗外突去,并在出来的一刹那迅速的向那琼莲的喉咙斩去,毕竟说来,这些人里面,算来还是琼莲此刻有些心不在焉,似乎在想什么心事,修为也不是最高的。

而在这一刹那间,琼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见忽然的有一柄银色的尖尖的利器向她的喉咙斩来,她立时吓愣了一下,双眼睁得大大的,似乎不相信在这样的环境,有人竟然找死的想要杀她。

这生死交错的一刻,琼莲身前的盖斯忽然的“嗷呜”的一声大吼,右手顿时化作一只黄金利爪,而双眼通体竟然也变得绿莹莹的,他的手一下挡在了琼莲的喉咙前。

只听“叮”的一声脆响,盖斯的手竟然一下就被震退着贴近了琼莲的脖子,那红黑色石头所化的剑却是顿时恢复了红黑色石头的形状。

即便是这一下甚至没有触及到琼莲的身体,琼莲全身依然的就如同被电击了一下一般,而盖斯,右手更是如同被巨雷劈中了一般,黑糊糊的不断冒着黑气。

看着盖斯如此的模样,琼莲顿时也为自己分心去思念张生而觉得内疚,很是愧疚的拉过盖斯的手,一边想要帮他脸上,一边异常的盯着那突袭的红色石块。

红黑色石头忽然的又暴涨了起来,到人体大小的时候,准备要再次的向盖斯攻击,这时盖斯似乎也火了,眼里的绿光忽明忽暗,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以及连带着拿回总轮回之眼的力量让风丛生再一次的震撼了,心道这盖斯果然是不世的天才,不仅将自己的部分变身给学了去,而且如今竟然似乎也学到了候易的轮回之眼!

如果说先前还是欣赏,那么此刻风丛生就是要惊讶和敬佩尊重了!毕竟如此的一个天才,当真的是很难得的,更难得的是那种在千钧一发之际,生生的用自己的肉体为朋友挡住强大到致命的攻击。

先前在刹那间候易的轮回之眼上围绕了很多黑气已经让风丛生很是担忧了,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琼莲的异样,等到感应到了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此刻再次的感受到了红黑色的石头的强大,风丛生心下也晃过意思不好的预感,那就是候易出事了!

那红黑色石头刚要发动攻击的时候,盖斯却忽然的暴发出了惊人的如同轮回之眼的能量一般的力量,汇成一条直线一般的向着那红色的石头冲击了过去。

那红黑色石头一颤,却不仅没有对盖斯发动攻击,反而快速的向那琼莲的额头撞去,忧郁此刻琼莲虽然有所防范,但是心思又大部分的记挂着盖斯的伤,所以再次的一时无法反应,“啊”的一声惨叫,顿时整个人也被那红黑色的石头吸收到了那诡异的红黑光之中,而并没有穿透琼莲的前额。

见到这一幕,风丛生心下一惊,同时很是怪异的“咦?”了一声,抱着试探的心态伸出一只金光大手就朝着那红黑色石头抓去,那石头似乎知道风丛生这平淡的一手的可怕,顿时黑光大盛,在风丛生还没有攻击到近前的一刹那,瞬间的向那候易身边的天使之仗撞去。

红黑色的石头这一招当真诡异非常,路线莫名其妙,那天使之仗似乎毫不费力的就被攻破,仗身一阵颤抖摇晃,里面忽然的又出现了一道白光,和那黑光交错在一起,慢慢的形成了一道太极的图案,完后那太极的图案不断的旋转,越来越大,在刹那间,暴涨的太极图案忽然的轰的一声炸开了。

天使之仗的下方的空间忽然的一阵扭曲,在那一瞬,从空间中深入一只无形的大手,将那太极图整体的吸收了进去……

风丛生和盖斯忽然看着平静下来的场地,一时只见竟然完全都不知道说什么,虽然莫名其妙的那红黑色的石头就出来了,甚至是候易都似乎出了事,但是在他们眼皮低下,琼莲竟然也失踪了!

这……

盖斯恢复了原本的身体后,手上竟然发出了烧焦的人肉的臭味,但是他却丝毫不在意,目不转睛的盯着候易,而风丛生,同样的默默的注视着候易,出于一种莫名的信任,风丛生知道,这一次,候易一定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卷二 西域纵横

第六十章 光天使之音

黑暗中的光天使已经完全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身在何处,但是她却知道,她的任务是要扮演光天使,她要等到她的主人,她要活下去,她的主人还在等着她回去!

所以,一直的,光天使就那么守着心中这唯一的一丝希望,这唯一的一份真正的灵魂的渴望,就那么死死的坚持着抵抗那身体上被撕碎的疼痛和精神上的极度的摧残。

久久的,光天使感觉到了日月的变迁,感觉到了时光的流逝,久久的,久久的,除了要去守护一个让她难以忘怀的人之外,她已经失去了全部的意识,失去了全部的对于世界和生命的认知……

阳光透过浓密的树叶缝隙,温和的照耀在一株残败的紫色野花身上,这是一株并不精神的野花,没有灵气的环绕,也没有药用的价值,就那么普普通通的。

它周身弱小而且委焉,耸拉着头部,花茎之间孱弱不堪,似乎只要乎稍微的一阵清风就能让它折断,而且更加让人惋惜的是,它从根茎到主枝干的地方,全部的都已经干枯。

它没有意识,没有思想,浑身普普通通的,但是,没有人知道,它已经有了多久的历史,即使是在这个森林的外环的妖魔界,每一代的妖王都没有进过这座山,而这茂密的很是原始的森林中也没有妖怪,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记得当年那魔山的妖王,却是也不敢来到这座山,不是别的,单是这山,源自开辟鸿蒙之初,位于七界之外,处于妖魔界的中心异常的空间。要进去的难度就非常的大。而这里面,更有着炼狱般的残酷和吸食元神的魔罗,任凭那强悍如魔山妖王者,也未必能轻易进去,更何谈是出来?

也正是因为先天和后天的原因,这里成了被遗忘的一个角落,被称作‘黑暗鸿蒙’。

那魔罗也并非是众仙不愿将其降服,而是因为其本身着实强大,而且是非关乎各门的利益,因此也不便出手,小仙实力不济,去者无非自寻毁灭,大仙不愿自身残伤,让那仙门坐大,也不便理会,因此自从昔日那接引道人化身如来,亲自以一气三清符和佛门无上大神通将这鸿蒙整体的封印之后,便再无人问津了。

这些乃是前话,暂且不提。却说这紫花因为鸿蒙之故,虽也弱小,却也是造化极大,本身暗暗的吸收天地灵气为己用,早已经达到神光内敛,灵气不泄之高境界,奈何却是开不了智,除了有一份奇特的意念之外,却是没有任何的产生意识的征兆。

本来先天下万物,皆因造化而生,皆因造化而亡,然后生死交相辉映,至生生衍化而不息,任何物事也都有其灵智,而这紫花被天地孕育了无穷的岁月,却是没有开启灵智,因此实则是反被其内敛灵气所残,因此也一日弱似一日。

原本风姿卓绝的紫色人形花仙,却是一点点的枯萎到了如今的野草一般大小,枝身卷曲,没有半分的容光,那些原本浩瀚的灵气也慢慢的一点点的沉浸,在岁月的磨练和那外界的绝大压力之下,形成了强悍无比的天府紫火,青色火焰,白色火心,幽兰色外环,在那紫花的身体内部不断的灼烧。

如今,温和的阳光再一次的透过那茂密的树叶间隙穿透了进来,照在了它的那已经残破的叶子上,而这个时候,再一次接触到阳光的紫花迅速的无意识的汇聚着叶子的面积,不断的抽取着烈阳之中的金乌力量,这是这种白衣仙草特有的能力,而且还是不由自控的,只要能够收集到阳光,就可以收集到列阳的金乌。

每当到了这个时候,残损的紫花都可以借助这获得的这烈阳金乌来对抗那天府紫火,那天府紫火却是已经达到了火性中的极至,乃是烧元神毁金刚不灭之身的极大克星,比之那三味真火远远强上万倍,因此这一物克一物的道理却也是亘古不变的,虽然厉害,却是依然的被这残破的紫花困于体内,困的动弹不得。

这残破的紫花如今虽然看似普通平凡,当初却是有过一次结出果实,乃是一个奇形怪状的葫芦,这葫芦后来却是被一个骑着青牛的白胡子老道给踩了去,在那紫金八卦炉中炼出了几乎可以困尽三界的厉害人物的变态法宝!也就是因为这事,那紫花却是又沉睡了,知道如今,这才再次开花,要再次结果,却是不知要历经多少天府紫火的煅烧。

接触那温和的阳光之后,那残破的叶子没有一如既往的开始舒展,而是连同着整株紫花身体,都如同雷击一般的颤抖摇晃着,整个叶面也迅速的从紫色消退到黑色,然后那黑色瞬间灰飞烟灭,被那天府紫火给焚烧断殆尽。

这时,一片黑色的云有如一只大手一般的从那中空的黑暗鸿蒙定房升起,兀自的抵挡着烈阳金乌的炙残,而在这一刻,一道黑色的阴凉也将那正即将被烧灭的残花罩在了里面。

本来只有获得金乌的烈阳,才可以和那天府紫火分庭抗礼,如今那天府紫火却是越来越旺盛,而那烈阳金乌却是越来越少,于是,场面也一再的发生着变化,那紫花,也越来越残败。

这一次,之所以那残花更加的无法抵抗,却是那天府紫火已经有了意识,主动的接引了那金乌的烈阳作为攻击的主力,自身却是退在一旁作为后备,当强大的守方变成了攻方之时,所有的一切防守立刻溃不成军,所残之快,骇人心惊。

原本是该一气毁灭残花的那一瞬,天空当头罩下了一片黑云,拦住了被印绶和被控制的金乌,金乌被挡之后,那烈阳却是无法再次的进行煅烧,那天府紫火却是察觉到了危 3ǔωω.cōm险,顿时退回已经产生抗性的根茎。而在这一刻,黑云顶住那温柔的烈阳之后,空间忽然的有些扭曲,一道紫色的残影就冲了进来,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就向那树林之中冲去。

那残花经此一变,混沌的灵觉顿时一阵强烈的精神波动之后,立时精光一闪,自那有些委焉的紫花之花蕊中跳出,顷刻间光芒万丈。便是在这个瞬间,那原本残败得要灭亡的残花终于开了灵智。

灵智一开之后,那天府紫火也随即受到了根茎的反力围困,同时那些花茎枝干也立时的慢慢的弯曲成型,不一会便形成了一人性,两只纤细的手臂妖娆的伸出,一双修长的大腿也慢慢的凸现了出来。

这身形快速的增大着,直到达到那普通人类长短之时,便停止了下来,那残花妖此刻初开灵智,无法之极,便强行将那天府紫火存于内丹之处,利用那自身原本所有的万年内丹和那天府紫火相对抗。

由于残花妖原本便是孕育那天府紫火的本根,自然内丹不惧那天火。本来却是没有危 3ǔωω.cōm险的可以避开被天府紫火抢得内丹,烧灭身形的,但是这一刻却是异变突起。

一道紫色的残剑剑影,携带着类似黑暗和鸿蒙的混沌力量,立时向那残花斩来。

那残花妖刚刚的获得思想,只是隐隐的泛着对于此把剑的莫名其妙的感觉和对于一个莫名其妙的身影的很怪异的眷恋。

残花妖并没有来得及躲避,到得接近她的身体的时候她才发现,这是一柄大巧不工的紫色利剑,剑身浑圆,有种玲珑和精致的感觉,但是那剑身上染满的沸腾着燃烧的鲜血却是将这个带着美好和希望的剑的感觉都尽数的破坏了,那上面有的是沉重,悲伤,痛苦,还有的是绝望。

残花妖心中莫名的跳了一下,眼睁睁的看着那没有剑锋的紫剑没入她的胸部,洁白无瑕的胴体之上,立刻传来一阵骨骼爆裂的声响,接着是紫剑的剧烈的颤抖,以及伴随着紫剑流出的红色和紫色的鲜血。

鲜血开始漫天的飘飞着,一颗颗的,相互的融合在了一起,宛如一片片的在严寒的冬天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

天府紫火趁机逃了部分出来,开始煅烧着紫剑,一个白衣女子的元神在痛苦的挣扎着,即使快到那混元境界的她,元神在这样的一丝的天府紫火的灼烧下,若不是那剑本身护住了大部分的烈焰,她也早已经元神尽灭了。

残花妖本身只是刚刚聚起的一丝灵魄,经此大难早已经有分崩离析之变,却是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始终咬住那一丝的灵魄不曾放弃,她似乎在等待,似乎在回忆,还似乎在寻找,或者是牵盼……

白衣女子的元神也已经完全的虚弱化了,神识已经近乎全部的烧灭,只有那心中的愧疚,怨忿,或者是牵挂仅存,丝毫不动。

虽然心知元神尽灭神形俱散的结果,但是白衣女子依然的不愿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逆仙】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