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第二章 来一壶江湖酒(一)

第二章 来一壶江湖酒(一)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2-02-06 20:12:44 更新时间:2022-06-29 21:29:48
元始三年,南顿县。深夜。 县衙的后室,屋子里的陈设已经很陈旧了。斑驳的书桌缺了一条腿,用半块碎砖垫起。桌上一个破笔筒内插着的几根毛笔,也已经秃了大半。 角落里摆着一张长榻,榻上正躺着一个形容枯槁的中年男子。 长年的病痛已经折磨了他太久。深深凹陷的眼窝与两腮,稀疏得可以数清的胡须,昏黄浑浊的双目半开半闭,努力想要看清身前的两个身影。 一个,是高大健壮的英俊青年,面目如刀砍斧凿般轮廓分明。他的一头长发没有绾起成发髻,而是扎了一条凌厉的冲天辫子,竖起半尺之后,再如瀑布般在身后洒下,一直垂到腰间。原本应该是宽松的长袍,穿在他的身上,却丝毫不显飘逸,而是被充满了爆炸力的肌肉撑起,紧紧绷在身上。 只是原本不羁的神色,此刻却在脸上半点也找不着,而只剩下了深深的哀愁。 另一个,则是不满十岁的幼童,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被身旁的青年紧紧握着左手。 他紧紧咬着下唇,泪水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却始终努力着不让它落下来。 “快……快到时候了……” 刘钦剧烈地喘息了两声,艰难而吃力地伸出手,想要触碰榻旁青年的脸。 那是他的长子刘。在身旁被牵着的,是刘钦的次子,也是刘的弟弟刘秀。 刘默然蹲下身,将脸凑近,伸出手握紧了父亲那只如枯竹一般的手,紧紧贴在自己的脸上。 “对不起……没能给你们兄弟俩,留下些什么东西……”刘钦双目黯然,嘴唇轻轻翕动:“爹……无能……不能照顾好你们长大了……” “我死以后……回……回舂陵,去找你们的二叔吧……他……他能……照顾好你们兄弟俩的……”刘钦鼓动了好几次胸膛,才勉强将这段话讲完整。 “二叔?”刘皱着眉头,轻轻哼了一声:“爹,我已经十八岁了。” 南阳舂陵,虽然算是一家的祖籍,但早年便背井离乡的刘钦,和那里尚有往来的,也只有亲弟弟刘良一人了。在刘钦心里,那应该算作一个可以托付的对象。 “可……你弟弟才……八岁!”刘钦用力睁大眼睛,挤出身体里最后的一丝力气,握着刘的手紧了一紧:“就算……就算你能照顾好自己……那他呢……他怎么办!” “阿秀那么乖,我一个人就能带好他!”刘话刚出口,就看见了父亲紧紧咬着牙关,脸上的肌肉也因焦急而扭曲。 但父亲已经再说不出话来,只能在口中发出嗬嗬的呼叫声。刚才的激动,已经彻底耗尽了他最后的一丝生命力。 “是……孩儿知道了……孩儿会带着阿秀,去舂陵,找二叔!”刘连忙用力握紧了父亲的手,而另一边的右手,也将弟弟刘秀的手紧紧握在了手心之中。 母亲已经在三年前病故。那之后,这个家里就只剩下父子三人了。 而现在,父亲也即将离开他们两人。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刘绝不想让他抱着遗憾离去。 三个人手拉着手,连成了一体。刘钦看着刘坚毅的脸,以及仍旧茫然不知发生了何事的刘秀,勉力挤出一丝微笑。 然后,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刘感受到,自己握着的那只手,在那一刹那瞬间一轻,失去了最后的一丝力量。 这个世界上,终于,只剩下自己和弟弟了。 刘握着父亲的手,在自己的脸上又摩挲了两下,随后轻轻地放回他的胸前,才站起身来。 身边的弟弟依旧紧咬着下唇,然而泪水却终于再也忍耐不住地滑落下来。 刘强忍着泪水,对着弟弟挤出一丝微笑,将他抱在了怀里,向着门外走去。 纵然在南顿当了三年的县令,但刘钦却实在没有留下什么余财。父子三人,向来过的是最清贫的日子。 何况,如今的世道,谁活得不艰难? 而出殡与下葬,尽管已经用了最简朴的方式,却仍然将父亲留下的最后一点积蓄掏空了。 当刘带着弟弟,踏上前往南阳舂陵故里的道路时,甚至已经连一辆牛车都雇不起。 夕阳下,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手牵着手出了县城的大门。刘背后的小小包袱,便是两兄弟最后的财产。 黄土铺就的道路,向西一路延伸,直直伸到已经西沉的落日之下,仿佛远得看不见尽头。 “走吧,阿秀。” 刘拍了拍弟弟的脑袋,迈开了脚步。 “哥,还要走多远啊?” 刚刚出城没多久,刘秀便开始嘟着嘴,抬起头可怜兮兮地望着哥哥:“外面都不好玩……天快黑了,我们回家吧……” “回家……?”想到离家前家中突然出现的大火,刘心觉有些古怪,。 那大火烧尽家中所有,若不是阿秀一时腹急,让自己陪同,他俩应该命丧大火里了吧。 “我们,已经没有家了啊……阿秀。” …… 两个人沿着道路,一路向西走着。直到太阳落山时,刘秀幼嫩的双腿终于坚持不住长途跋涉了。 看着弟弟虽然咬牙坚持,但脚步却一点点放缓的模样,刘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默默站到他身前蹲了下去。 刘秀欢呼一声,跳上了哥哥的背,紧紧抱住。 趴在哥哥的背上,就像爹爹一样……不,那是比爹爹更加强壮,更加有安全感的地方。 哥哥走得很快,但却很稳,甚至感觉不到一点点颠簸。身下的哥哥一步步向前走着,刘秀望着天边的夕阳一点点落山,眼皮也渐渐沉了下来。 睁开眼的时候,应该就到那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了吧…… 带着这样的心情,刘秀渐渐进入了梦乡。 而当他再度醒来时,却发现已是清晨。 一棵大树下,哥哥正躺在自己身旁,睡得沉沉的。哥哥的袍子被解下,披在了自己的身上,他身上却只余下了一件内衫。 阳光透过树叶,映出一道道光斑,照在哥哥轮廓分明的脸上。他披散着的漆黑长发在地上洒成了一片,仿佛落地的瀑布。 虽然已是初夏,早上却还是有点冷。刘秀打了个哆嗦,蹒跚着爬起身,将袍子披在了哥哥的身上,再掀开一角,重新钻了进去。 果然,还是哥哥的身边,更温暖啊…… 就像太阳一样…… 抱着哥哥的胳膊,刘秀闭上眼睛,再度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刘醒来时,看见像是一只小兔子一般,蜷曲在自己身旁的弟弟。 那紧紧抱着自己的样子,就好像,自己是他的全世界一般。 刘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弟弟的额头,看见他微微扭动了一下,嘴里不知嘟哝了什么两句,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继续睡着。 刘想了想,没有叫醒刘秀,而是干脆披上了外袍,将弟弟抱在了臂弯之中,沿着道路向着舂陵的方向继续走去。 这条路……应该还得再走上三天吧。
书籍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