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第十一章长安不长安(五)

第十一章长安不长安(五)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2-02-06 20:14:37 更新时间:2022-06-29 21:29:49
“父亲,你知道么?二弟的死,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王宇转过头,望了一眼韩卓,又转回望向父亲,深深吸了一口气。刚才的回忆,即便只是回忆,也让他的身体禁不住再一次颤抖起来。 “那个问题,我在心里憋了很久,一直都不敢问你。但我想,今天,我可以问出口了。” 王宇顿了顿,鼓起全身的勇气:“为什么,你会为了一个婢女,杀死自己的亲生儿子?” 王莽放下手中的酒杯,双肘撑在了案上,将脑袋轻轻放在握拢的双手上,听着王宇问出了这个问题。 然后他笑了。笑得很淡然。 回答王宇的,是一句反问。 “那么,你先回答我,我的儿子。是什么,让你觉得,王莽儿子的生命,与一个婢女的生命,应该具有不一样的价值?” 王宇望着父亲被双手遮挡住,只露出一双明亮双眼的脸,愣在了原地。 这个问题,与其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倒不如说,他不知道这为什么会成为一个问题。 当然是不一样的!王莽的儿子,与一个婢女……他们的生命价值当然是不一样的! 这是天地间的真理!不需要解释,不需要理由! 不论是安汉公、当朝太傅的王莽,还是当时的新都侯王莽,他的身份,以至于他儿子的身份,自然都与一个婢女不一样! 甚至……这两者,都不应该被放在一起来相提并论! “没错。你的反应,和我预想的完全一样。”王莽淡淡一笑:“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甚至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问题存在。不同的出身,有着不同的地位,甚至就连生命的价值,也都是不一样的。在你,在王获,在这个时代的所有人眼里,这是天经地义,亘古不得更改的大道,对么?” “……” 王宇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但他的沉默已经给出了答案。 “可,我不这么认为。”王莽看了看王睦面前那杯一直没有动过的酒,端起来放到了王宇的面前:“你知道,我在看到那具婢女的尸体时,是怎样的心情么?” 王宇端起酒爵,茫然地摇了摇头。 “那么,我来告诉你,那天我眼中所看到的一切吧。”王莽给自己也倒上了酒,仰头一口饮尽,才长出了一口气,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那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真正的死人。是的,第一次。不仅如此,那更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被虐杀的尸体。我直到现在,也不能忘记那个婢女的死状,尽管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那天,我真的被吓到了。真的。当我看着那具赤裸的尸体被王获从房中拖出来的时候,她全身上下都布满了绳痕和青紫,脸上肿得已经快要看不清五官,下体里塞着……” 王莽深深吸了一口气,停止了描述,又为自己重新倒了一杯酒,再度一饮而尽。 “她在死前,所遭受过的痛苦,直到今日,依旧时不时在我的噩梦中出现。她死得就像一头牲畜,而不是人。可王获虐杀她的目的,却仅仅是为了取乐而已。那天早上,当他看着我的时候,我从他的眼里看见了尴尬,看见了对责罚的担心,但也就仅此而已了。我没有看见愧疚,没有看见悔恨。没有……都没有……一点都没有!!” 王莽紧紧捏着自己手中的酒爵,面容扭曲,死死咬着自己的牙关。 “我知道,你比你的弟弟要好一些。你不会无缘无故地以取乐为目的,虐杀一个婢女。但是我也同样清楚,这仅仅是因为你不喜欢这么做而已。你比他更仁慈一些,但你的眼中看待他们的地位,与你的弟弟一样,你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生命价值,是不同的。” “可这确实是不同的!”第一次从父亲口中听到这些话,王宇恍惚地摇着头,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确实是不同的……” “是相同的。”王莽叹了口气:“虽然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这么认为,但是,生命的价值,与出身,与地位,没有任何关系。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相同的。所以,当我看见那个婢女的尸体时,我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王获,必须死。” “可他毕竟是您的亲生儿子!”王宇眉头紧紧锁着,望着自己眼前正变得越来越陌生的父亲:“是您的骨肉!您真的连自己的儿子都下得了手么!” “骨肉?”王莽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情:“我并不在意,所谓的血缘这种东西。在我的眼中,唯一能够被继承的,就只有意志而已。何况……” “意志?”王宇望了望身旁的王睦,自己的堂弟:“所以说,您选中的继承者,继承您意志的人,是他?” “是的。”王莽点了点头:“是他。” 王宇惨然笑了起来,脸上带着绝望:“原来如此……二弟错了,我也错了……在您的心中,原来我们从来都不是您所属意的对象。” “没错。而且今天的事情,更让我验证了这一点。”王莽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如果说,你仅仅只是满足于做一个富家翁,以我儿子的身份,你可以一直安稳平和地生活下去。但可惜的是,你已经选择了走上与我相悖的道路。” “所以……我也要死么?和二弟一样?”王宇自嘲地笑了笑,望向了一旁的韩卓:“这次,也是他来动手?” 一直茫然不知发生了何事的吕焉,此刻终于听懂了父子两人的对谈,瞪着大大的眼睛,难以自抑地惊叫了起来。 “不,不是他。”王莽摇了摇头:“为了让卫氏彻底从这个朝堂上消失,我需要你死得更加轰动。” 王宇绝望地望着自己的父亲:“可是,我并没有杀过人,仅仅只是做错了事情而已,为什么要得到和二弟一样的结局!为什么我也要死!” “为了理想。” 这一次,开口的并非王莽,而是一旁一直未发一语的王睦。 他望着的也并非堂哥王宇,而是自己的伯父王莽。他的眼中,闪烁着狂热的光芒,如烈火般燃烧着。 “是的,为了理想。” 王莽的眼中,也燃烧着同样的东西。 王宇缓缓低下了头,良久,才又重新抬起,面色已化作惨白。 “那……她呢?” 他问的是身旁的吕焉,他的妻子,那个已经因恐惧而完全缩成了一团的年轻女子。 王莽深深叹了口气。 “放心吧,我会……处理妥当的。” …… 一个月后,卫氏一族被尽数诛灭。 同日,王宇在狱中被王莽赐下毒酒自尽,吕宽于长安街头被斩首并弃市。 三个月后,吕焉为已死的王宇产下一子,随即被王莽赐死。 …… 秋日午后,长安城外的枫林已是一片血红。 枫林之旁,停着一辆马车。 马车的装饰很简陋,没有任何标记,但拉车的两匹马,却都是一等一的好马。 吕焉穿着一身缟素,面色苍白地坐在车中。怀中的婴儿仍在啼哭不停,她无神的目光望着车窗外站着的王莽。 “走吧,去南顿。在那里,没有人会知道你还活着。” 王莽轻轻叹了口气,望了望她怀里啼哭着的婴儿,涩声道:“把……他好好养大吧。至少,给王宇留一条血脉下来。” 车夫驾着马车渐渐远去。从头至尾,吕焉也未曾开口说过一个字。 望着马车一路向着东方驶去,王莽缓缓转过身,望着面前巍峨雄伟的长安城。 “对不起,宇儿。但我能做的,也就只有那么多了。” 王莽苦笑一声,正要踏步而行,却身子一个倾斜,就朝地上栽去。 “老师!” 一双臂膀扶住王莽,避免了他摔倒的尴尬。 王莽转头看了看一脸担忧的王睦,淡淡一笑:“没事……”话没说完,口中猛喷出一口鲜血,随即整个人的气色都显得衰败了好些。 王莽苦笑一声:“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王睦搀扶着王莽,似是想说什么,又迟疑了。在他眼里的这个叔辈、老师这些年似乎少有如此软弱的时候,不过这也更接近于当年还逗他玩的那个人。 那是什么时候呢?王睦眯起眼睛,陷入回忆中。王氏是朝野的望族,一个大家族在一起倒也其乐融融,幼年的王睦跟着王莽相处过一段时间,那个时候的王莽是个放浪形骸的混混。整天带着小王睦四处玩耍,掏鸟摸鱼没个正形,气得王莽父亲骂不住口,只言你自己混事还要带坏小的。然而那段时光却是王睦最快乐的日子。 改变是在一个飘雪的下午,王莽带着王睦窝在暖阁上喝酒。王莽喝完一斛酒后,王睦忽然感觉到,他这个叔叔陌生起来。他拿酒的动作、他的眼神、他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势完全和平日的王莽不一样。随后的几天,王睦更发现,王莽开始读书了,拿着一本他平日最烦的《论语》读得不亦乐乎。 不过,对叔叔的反常,小王睦没有在意,他也逐渐和王莽疏远。直到几年后,王睦再次见到王莽,那时叔叔已立于朝堂。 王睦和王莽秉烛夜谈,直到天色发白,如果说童年之时他只是对这个叔辈有一点亲近之意,那么这一晚过去,他完全折服于王莽对于这个天下的高论之中。 那些他从来没有听过的术语、那些他从来没有想过的智略、那些他根本没法理解的奇思妙想…… 王睦彻底地沉浸在其中,而从那时起,他就将自己的一生奉献了给王莽,他坚信,他的叔叔能带着他实现口中对他说过的那个理想,造就一个没有真正的大汉王朝。
书籍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