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第十四章 晚来天欲雪(三)

第十四章 晚来天欲雪(三)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2-02-06 20:15:09 更新时间:2022-06-29 21:29:49
刘原本担心宛城中的仇家寻来,还有些担心叔父与弟弟的安危,误会消除之后,也懒得再理会他们深夜密谈之事,向着弟弟所住的厢房走去。 自从到了舂陵之后,他便是一直跟年幼的弟弟住在同一间厢房内。现在长年待在宛城,只是偶尔才回来一趟,自然更是没有必要独住一间。反正弟弟也习惯了和他一起睡觉。 推开门,刘轻车熟路地摸黑走到了弟弟的床前,在床沿边坐下,轻轻拍了拍被窝中的弟弟:“阿秀,阿秀?” “哥哥!你回来了!你这次走了好久!”刘秀正在酣睡,迷迷糊糊地听见哥哥的声音,睁开惺忪的睡眼,看见果然是哥哥出现在面前,顿时欢呼一声,坐起身扑了上来。 “嗯……在城里有点事,多耽搁了两三天。”刘笑着拍了拍弟弟的脑袋:“这才几天不见,都想我了?” “你又喝酒了!”刘秀闻到了刘身上的酒气,微微皱起了眉头:“是不是回家前还打了架?” “没有!哥哥保证,今天回家前绝没有打架!”刘连忙摇头否认。 反正……刚才那场架是回了家以后才打的,这么说倒是也不算骗人。 “爹爹去世前,还说让你照顾我来着……结果你整天就是喝酒打架,既不陪我玩儿,也不教我念书……”刘秀嘟着嘴,轻轻拍着被子。 三年的时间,刘秀已经长成了十一岁的大孩子。虽然言语间还有些稚气,但父母早亡,寄人篱下的日子,已经让他成熟了许多。至少,不再用“阿秀”这个词来作为自称了。 纵使叔父对他们兄弟二人很好,几乎视若己出,但在刘秀的心里看来,那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阿秀早就已经比哥哥念得深了,哪儿用得着哥哥来教?”刘哈哈一笑,把话题岔了开去:“这两天在念什么了?” “还是论语啊……子曰子曰子曰的……”刘秀叹了口气:“叔父教我倒是教得挺用心,但是跟着他念书太无聊了……” “好啦,哥哥在城里得赚钱呀,咱们不能总是要叔父一直养着吧……”眼见着刘秀又要抱怨,刘连忙解下缠在腰间的上衣,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包来,递给弟弟:“喏,给你买的!” 刘秀欢叫一声,拆开小包。他知道,每次哥哥从宛城里回来,都会给自己带上一堆玩具和好吃的。 果然,这一次的小包里,是一堆糖块,一堆果脯,还有一个木头雕刻的小人偶。 “嘿嘿嘿……真甜!”刘秀笑眯眯地塞了一块糖块在嘴里,方才的抱怨已经烟消云散,抱着哥哥用力在脸上亲了一下。 “你看,不出去努力赚钱,怎么能给阿秀买好吃的呢?”刘笑着揉了揉弟弟的脑袋,突然听见了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谁?” 和弟弟聊天的难得时光被打断,刘皱着眉头,不悦地问道。 “可否出来一叙?在下,宛城刘崇。” 门外响起的声音,是方才那个坐在叔父对面的中年男人,温和宽厚。 刘想了想,轻轻拍拍弟弟,嘱咐他少吃两块糖,便走出了房门。 门外,果然是那个中年男子,独自一人站在厢房门口,那七八名护卫远远地被吩咐在了身后院落里。 “刘……祟?安众侯?” 刘上下打量了那名为刘崇的男子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来找自己。 虽然自己现在确实已经成为了宛城三分之一的地下势力掌握者,但即便是要抓自己,也应是县尉来找自己,而不是眼前这个只有安众一乡食邑的侯爷吧? “正是在下。”刘崇丝毫没有居高临下的气势,而是面带微笑:“刘是吧?令尊当年在世时,和我也有过一面之缘。只是那时,你还只是牙牙学语的幼童,没想到转眼过去,都长得那么大了。方才一时间,竟然没能认得出来。” “找我何事?”刘点点头,望着这个应该被自己称为族叔的男人,心里揣摩着他的用意。 他的举动,总透着一股古怪。 深夜造访叔父也就罢了,却还带着那么多身负兵刃的护卫,刚才自己也是因为这点,才以为是来寻仇的仇家。 但此刻天下太平,舂陵一带也并没有什么打家劫舍的强盗,他又何必如此小心翼翼的模样? 而且,从他的护卫,以及叔父方才的紧张模样来看,他们所商谈之事,显然机密异常。刘不愿参与其中,已经主动离去了,但他却再次主动找到自己…… 想到这里,刘有些头疼。 “你可知,如今王莽已是大权在握,虚奉天子,自己却欲行代汉自立之事?”刘崇开门见山,直接发问道。 “不知道。”刘干脆地摇了摇头:“何况,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我皆为宗室,焉能无关?”刘崇肃容道:“身为太祖高皇帝之后裔,眼见大汉倾颓在即,自当挺身而出,捍卫汉室!” 他见刘似乎毫无兴趣的样子,也不多废话,开门见山:“我在安众便听说过,宛城的地下,新近崛起了一股势力。短短数年间,便在城内占据了一席之地。领头的,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名为刘。只不过我没想到,那居然便是你,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我已与你叔父相谈过,邀他一同起兵,对抗王莽。但可惜,却被他拒绝了。或许他的年纪已经大了,不愿再冒这样的风险。但我希望,你不要拒绝我。你在宛城有势力,又是舂陵出身的刘氏宗族中人,若是一个月后我起兵攻打宛城的同时,你也能在城内助我一臂之力,振臂一呼,舂陵宗室必当闻风景从!到时候,别说宛城,便是整个南阳郡,也必将落入我等掌中。彼时以南阳为根基,会同天下宗室,必能驱逐王莽,兴复汉室!” “然后呢?” 刘不耐烦地听完了刘崇的长篇大论,望着他一脸的热切,伸出手掏了掏耳朵:“然后就怎样?” “然后……然后就兴复汉室啊……”刘崇一时竟然张口结舌,不知该怎么回答。 大汉要亡了!要亡了!他本以为面前这个年轻人,只不过是不了解天下大势而已。但他没料到的是,即便自己已经如此陈说厉害了,刘却依旧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兴复汉室,有什么用?”刘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这对我,有半个铜板的好处么?” “此乃大义!”刘崇激动得不能自已,甚至顾不得压低声音:“这个天下,这个大汉,是我太祖高皇帝一手创立的,怎能让他王莽为所欲为,窃据帝位!” “你张嘴闭嘴,就是太祖高皇帝太祖高皇帝。可是我却不明白了,这太祖高皇帝的天下,又是打哪儿来的?”刘讥讽一笑:“我从小不爱读书,但好歹也知道,刘邦跟项羽争天下的故事。在那之前,天下是秦二世,秦始皇的。秦朝之前,又有周,有商,有夏,有三皇五帝……这天下,难不成就注定了非得是姓刘的坐?” “你……你这是什么胡言乱语!”刘崇听到一半时,已经全身颤抖了起来。待到刘说完,已经忍不住伸手指着他的鼻子:“竟敢直呼太祖高皇帝的名讳!他一手打下的基业,你难道希望看着王莽夺走么!” “我没有希望,但也没有不希望。只是此事与我无关而已。”刘冷哼一声,逼视着刘崇:“我虽然只是一介布衣,但在宛城的日子,倒未必比你这个侯爷差上多少。我手下的任侠之士,恐怕比侯府里的侍卫多一些。我睡过的女人,恐怕也要比侯府里的侍妾多一些。只要我想,我一日三餐所吃的,只怕更未必比侯府里差。我这样的生活,已经很满意了。至于这个天下,究竟是姓刘,还是姓王,甚至姓张姓李,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你……你……简直愧对你父亲!不肖子!”
书籍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