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第三十章 风雨如晦人如鬼(六)

第三十章 风雨如晦人如鬼(六)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2-02-06 20:18:01 更新时间:2022-06-22 20:44:29
自太祖高皇帝刘邦取得天下以来,这刘氏宗族开花散叶,也不知有多少万人。只不过是同宗而已,难不成全天下姓刘的,都能跑到宛城来,打着自己弟弟的旗号骗吃骗喝了? 更不用说,这家伙连刘的面都还没见过,就在人前如此招摇,真把他自己当成个什么东西了?幸好今天是来了晓月楼。若是在其他地方闹腾这么一阵,刘的面子,又该往哪里搁? 何况,还把自己手下最器重的任光打成了这般模样……今天若是让这叫刘稷的白痴横着走出晓月楼,刘以后也用不着再在宛城混了。 “我弟弟,是吧?” 看着刘稷傻不愣登地点点头,刘冷笑了一声,右手越过肩膀向身后一摊,已经有手下知机地将一柄出鞘的短刀塞进了掌心之中。 “很好。碰巧我今天,还真就想砍个弟弟来找乐子呢!” 望着刘缓缓弯起的嘴唇,在脸上划起一道邪气的狞笑,还有他手上闪着寒光的短刀,刘稷顿时呆住了。 这……这和原来设想的不一样啊! 刘……难道不应该是听说自己与他同宗之后,马上紧紧熊抱住自己,然后向所有手下介绍,自己是他的手足兄弟,挚爱亲朋么? 难道不应该是听说自己特意跑来宛城投奔他的时候,立刻感动得流下两行眼泪,宣告这宛城自现在起,有自己的一半么? 他怎么没按套路来啊!! 寒光一闪,刘手中的短刀已经向着刘稷的咽喉划去,快得猝不及防。 顾不得再去考虑对方就是自己想要投奔的刘了,依照长年来村头打架的本能反应,刘稷一个后仰,同时右拳已经向着刘的脸重重挥了过去。 这一拳激起的激烈破空声,在隔间内呼呼作响。 然而刘稷的拳头却并没有打中刘的脸。仅仅挥到了一半,刘稷便突然感觉到肘尖一麻,随后肋间一股剧痛,整个人都天旋地转了起来。 原本坐在地上的巨大身体被重重一击,翻了半圈,狼狈地摔在了案上。坚实的几案被刘稷的重量加上下落的冲击一下压垮,散成了一堆碎片。 在刘稷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他的左臂已经被压在了后腰之上,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而脸旁,一柄短刀重重插在了地板之上,竖在刘稷的眼前。透过刀刃的反光,恰好能看见刘那寒霜一般的脸。 “任光。这家伙空有大力而已,瞅准关节,卸开攻击,打倒他很轻松。记住了么?” 刘侧过头,瞟了一眼身后目瞪口呆的任光,冷声道。 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叫做刘的男人竟然强横如此。自己一直引以为豪的大力与身手,竟然在他面前一个回合都走不下来,刘稷的脑子里顿时变作了一片空白。 然后,他看见了对面自己刚收的小弟,那个叫赵成的年轻人抬起了头来。 “哥,你就算真想砍个弟弟找乐子,也不该找他啊。”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听在了刘耳中,却仿佛轰雷一般炸响。原本邪气的笑,也顿时僵在了脸上。 刘缓缓扭过头去,望向隔间内那个自己之前一直没有正眼瞧过的年轻人。 “阿……阿秀?你怎么在这里?” 赵成笑眯眯地看着刘手中的刀,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你都两个月没回舂陵了,所以我来找你啊!” 刘稷怔怔地看着刘的手松开,手中的刀当啷落地,然后转过身去,轻轻一巴掌抽在了自己新收的小弟后脑上。 “谁让你在楼下喝酒的!还敢叫姑娘陪!不学好!” 虽然刘的模样看似凶狠,但声音里的宠溺,却浓得快要滴出来。 “不是我叫的啊!”赵成一脸无辜地指了指对面的刘稷:“是他拖我过来的,也是他让女孩子进隔间的。我可碰都没碰过一下!不信你问她们!” 赵成指了指身旁的女孩子,示意刘问她。那少女看见刘的目光扫来,已经瑟缩成了一团,慌里慌张地点了点头。 “主……主人……?”身后的任光不明所以地看着刘,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 刘缓缓向后拧过头,看着任光脸上几乎是崩溃的表情,破天荒地对手下露出了一丝苦笑: “还真是……我弟弟……” …… 看着对面隔间诡异的反转,李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饶有兴致的笑意。 看着刘带着那两人离去,对面隔间里又变得空无一人,身旁的两个女孩子,终于停止了颤抖,脸上重新带上了职业的微笑。 “看,我就说吧,不会有事的。”李通左右在两个女孩子的耳鬓间各自轻吻了一口:“来,帮我倒酒吧!” 凑着一个少女纤纤素手端来的酒杯一饮而尽,李通缓缓闭上了眼。而他藏在袖间的手指,却在暗自飞速掐动着。 过了良久,他才睁开了双眼,一道异彩在双目中流动而过。 刚刚演算中,他竟看到两兄弟身周有凤凰振翅。 “果然,是天选之气啊……父亲大人,你曾对我说的那句话,我终于……信了。” 看着两个少女迷茫不解的目光,李通笑着摇了摇头,抓过一个便对准了红唇,深深亲了下去。 李通脸上挂着放浪的微笑,忘情地与怀中身旁的少女嬉戏着,而他的心中,却反复响着父亲李守曾对他说过的那句话。 “刘氏当兴,李氏为辅。” …… 既然弟弟来了,而且还跟那头脑不清楚的壮汉是一起来的,那刘自然便不能再动手了,总得找个清静地方,先把事情问清楚。 带着弟弟和那个叫刘稷的白痴,刘重新向着楼上走去。之前的那房间,此刻早已满地鲜血,还未打扫干净,刘只能让人重新安排了一间空屋子。 “喂,赵成,你真是刘的弟弟?”一边跟着刘走上楼梯,刘稷一边伸出手,轻轻捅了捅赵成的肩膀,压低声音问道:“可是……你又不姓刘,怎么能和刘是兄弟?” “不想死的话,就少说话。我哥哥可是真的杀人不眨眼的。”赵成皱着眉头,轻轻白了刘稷一眼。 “赵成?什么鬼名字。”刘冷哼了一声,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坐在了矮几旁地上的软垫上,靠着墙壁。 “哥……不是你自己之前常跟我说的么,在外面不要胡乱报真名。”赵成拉着刘稷坐下,冲他笑了笑:“我不叫赵成。我的真名是刘秀,字文叔。” “这家伙,你才认识?”刘斜斜倚着墙壁,手指遥遥点着刘稷:“刚才你要是没开口,他现在已经变成尸体了。” “没必要吧哥……他只是蠢而已,倒不是什么坏人。”刘秀苦笑了一下,将自己如何在门口与刘稷相识的经过讲了一遍。 “我没想到他闻着饭菜的味道,居然进了晓月楼来。而且……”刘秀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以前每次你带我来,都是直接领我上楼进你的房间。我还挺好奇……在下面喝酒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就没告诉他……这事我也有责任,所以哥你就别怪刘稷了。” “哼。”刘冷哼一声:“有没有碰见你,这家伙都得来捣乱吧?” 刘稷缩了缩脑袋。刚才已经被教训过了一顿,现在在刘的面前,他自然不敢再胡乱放肆。 “算了啦。他倒是好像真的挺崇拜你的。”刘秀笑了笑:“你就……收他当个手下好了,反正也确实挺能打的。” 刘望了望一旁借机连连点头的刘稷,叹了口气,不置可否。 “好啦,阿秀,你今天来找哥哥做什么?”刘望着刘秀问道:“你不是应该好好在舂陵读书么?” “谁让你两个月都没回家看我,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我已经……不用在舂陵跟着二叔读啦!”刘秀嘿嘿一笑:“朝廷今年的察举里,我入选了,所以明年就可以去长安,入太学里读书啦!” “去……长安?” 刘一愣:“察举……还有太学……那些又是什么东西?” 刘秀无奈地叹了口气,眼神里却满是兴奋:“哥……你居然连这些都不知道?所谓察举,就是郡国向太学推荐合适的子弟啊。入了太学,那里的老师可比二叔要厉害多了,而且,太学里每年还有一次策试。若是策试的结果好的话,还有可能被选中为官呢!到那时候……我就再也不用窝在舂陵这小乡下啦……还有……” 刘望着刘秀的嘴一张一合说个不停,心中却一片失神。 弟弟……要去长安了? 也就是说,自己必须和弟弟……分开了? “阿秀……” 刘突然开口打断了刘秀的话。 “啊?”刘秀愣愣地看着哥哥。 “你很想去长安么?”刘轻轻道。 “当然要去啊!”刘秀夸张地叫了起来:“我那么用功,才会被选中去长安读太学!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放弃!” “要去多久?” “太学……好像是五年吧……”刘秀低头想了想:“不过,也说不准五年之内,我就在策试里被选中,外放为官了呢!” “你……”刘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半晌后,却又摇了摇头:“算了,你若是想去,那就去吧。” “喔……”虽然不知道刘为什么好像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但刘秀还是被那情绪影响到了,只点了点头。 “但是,去了长安,不要再用刘秀这个名字了。你就叫……”刘想了想,眼角的余光看见了还傻不愣登坐在刘秀身旁的刘稷。 “你就还叫……赵成吧。”刘叹了口气:“还有,那个什么策试……不要表现得太好。朝廷的官员,你不方便做。” “这是……为什么?”刘秀疑惑地问道。 “别问那么多了。照做就是。”刘皱着眉头,胡乱挥了挥手。 “喔,好……”刘秀乖巧地点了点头。既然哥哥不想解释,那他就只照做好了。 “可是……”刘秀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苦着脸道:“哥,朝廷的察举,当然是依照着我的名字。我到了长安,要是改名叫赵成,那怎么进得了太学?” “那……”刘这才想到这一节,皱起了眉头来。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