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第三十一章 风雨如晦人如鬼(七)

第三十一章 风雨如晦人如鬼(七)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2-02-06 20:18:14 更新时间:2022-06-29 21:29:50
“主人。” 门外,一声轻轻的叩门声,随后是一名部下恭敬的声音:“有一位客人求见。” “什么狗屁客人!不见!让他滚!再废话就打断腿赶出去!”刘正压抑着的不悦心情,终于找到了释放处,冲着门外暴喝了一声。 “是。”那部下隔着门,依旧被吓了一跳,连忙退了开去。可过了一会,门却又被轻轻叩响。 “主人……”那部下的声音里透着为难:“那客人说,除非见到您,否则他不走。他还说……让我给您带一句话。若是您听了这句话之后,依旧不愿见他,那他就自己打断双腿,自行离开……” “那就让他自己打断!”刘刚刚不耐烦地吼出,心中却突然一动:“你……且等等。他那句话,是什么?” “是。那位客人让我对主人说,‘长安行,须匿名,方为吉。其为难处,吾可助之。’” 刘听完,双眉渐渐拧到了一起,眼中杀机一闪而过。 良久,他才大步走到了门前,重重拉开了门扉,望着眼前低垂着头的部下,沉声道:“带他上来。” …… 李通坐在房间内,表情悠然自得地上下打量着四处的陈设,时不时发出赞叹声。 在李通被带上来之前,刘稷已经被带出了房间,屋内只剩下刘与刘秀兄弟二人。刘秀老老实实地坐在一旁,好奇地上下扫视着这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俊秀年轻人。 而刘,则斜斜靠在墙壁上,手中把玩着短刀。一柄刀在掌心中上下翻飞,却分毫也不会割伤手掌,如同有着生命一般。而他的双目中,却厉色不停地闪动。 “先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刘那一双比掌中短刀更锋锐的眼睛,正盯着面前这被带上来的客人。 在这人上来之前,刘已经让部下将他出现之后的一切情报都禀报给了自己。 这个人,今天是第一次来到晓月楼。他出手很阔绰,虽只自己独身前来,却要了两个少女左右相陪,所要的酒和菜肴,一应也都是最好的。 他的隔间,就在方才刘稷刘秀二人的隔间对面。在第一次开打的时候,他就让相陪的少女打开了隔间屏风,从头一直看到了尾。一直到刘下来,带走两人之后,才重新关上屏风,再没有离开隔间。 又过了不多时,他才让自己隔间内的一名少女去传来口信,要见这晓月楼的主人。而且--他还清楚地知道,这里的主人名叫刘。 在这宛城之内,知道晓月楼的人不少,知道刘的人自然更不少。但知道这晓月楼的主人,便是刘的人,却并不多。 尤其是,分明刘秀只是刚刚才告诉了刘,他被察举选中,要去长安入太学读书。而刘起意要让他以假名前往长安,更是顷刻之前的事情。 一个自始至终,都待在隔间之中的人,怎么可能会知道得那么清楚,还说出他可以帮忙的话?! 刘的短刀在手中打转个不停,双眼紧盯着的并非面前这年轻男人的眼睛,而是他的咽喉。 一旦他的回答不能令刘满意,那么下一刻,这柄短刀便会出现在他的咽喉处。 “在下李通,字次元,便是这宛城本地人。家父李守,想来刘兄应该听过。”李通收回了四处张望的目光,望着刘的目光里带着诚挚的笑意。 刘皱起了眉头。李守是本城最大的富商,又精擅天文历数和预言凶吉的图谶之学,听说前不久,被朝廷征辟为了宗卿师,前往长安去了。但李守家里的这个儿子,自己却是从未听过。 像是看出了刘心中所想,李通笑了笑道:“在下此前,也曾为朝廷效力,先是担任五威将军从事,后来又出任过巫县县丞,长年不在宛城。现在这是刚刚辞官回乡,所以刘兄此前未曾听闻过在下,也分属正常。” “为何要辞官?”刘听见李通担任过新朝的官员,面上浮现出一股疑惑来。 “俸禄又不高,在下家里又不缺钱,何必给王莽那家伙累死累活?”李通挤了挤眼睛,笑了笑:“不过这倒不是重点,重点是……” 李通原本松松散散的坐姿,突然变得端正了起来,双手放在身前膝盖上,肃容道:“因为在下并不想为王莽陪葬。” “陪葬?”刘挑了挑眉毛,脸上似笑非笑:“身为朝廷官员,诽谤天子,你可知道这是死罪?” “那……刘兄就扭送在下去县衙吧!”李通笑着摊了摊手:“如果刘兄认为,有必要这么做,来向朝廷表忠心的话。” “继续说。你为何会知道,我弟弟要去长安?”刘冷哼一声,不置可否,放过了刚才的话题。 “刘兄既然听过家父的名字,那自然也应该知道,他算得一手好术数。而区区不才在下呢……”李通微笑着将双手掌心向上,放在了身前的几案上:“在某些方面,恰好还比家父要稍微厉害了那么一丁点。” 刘望着他那双手,嘴角垂了下来:“我不信,你能算得那么准。” “家父计算天下大势,天下无人能及,自然也远超在下。但在下的长处,却是精于算小事,而且无论时间还是距离,越是靠近,便越是精准。”李通笑着收回了双手,拢在了袖中:“空口无凭,只怕刘兄不信,那么不如就让在下现在演示一番吧。” 刘冷眼看着李通双袖合拢,闭上双眼,脸上挂着神秘的微笑,心中也不由得开始半信半疑起来。 “嗯……”片刻后,李通分开了双袖,睁开眼,伸出手远远指了指刘手中仍旧上下翻动不停的短刀:“刘兄,小心伤到手。” “一派胡言!”刘冷笑了一声。李通若是算些别的,他或许还有些半信半疑。但……伤到手?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即便是闭着眼睛,甚至睡着,刘也敢相信,自己手中握着的刀,也不会伤到自己。 “那么……我们就拭目以待吧。”李通重新自袖中伸出手,按在了桌面上。 “如果你算错了的话,恐怕你的一只手就要永远和你说再见了。”刘微微直起了一点上身,望着李通的眼光里带着威胁。 “两只也没关系。”李通笑了笑,放在桌面上的手依然稳定,没有一丝退缩的意思。 一阵细微嗡嗡声,一只苍蝇自窗外慢悠悠地飘进了房中。 刘皱着眉头,不悦地扫了一眼那苍蝇,手中转动不休的短刀突然如电般飞出,向着那苍蝇射去。 既然李通敢质疑自己玩刀的水准,那就让他亲眼看看吧。 短刀带着破空声飞速射出,直指苍蝇。在刘的预想中,下一刻,那苍蝇便会被刀尖死死钉在墙壁上。 然而让刘惊讶的是,那苍蝇竟然仅仅是灵巧地一闪,便闪过了飞射的短刀,反而在空中绕了一个弧线,向着刘飞来。短刀失却了目标,“笃”地一声空自钉在了房间的墙壁上。 尚在诧异间,那苍蝇已经转瞬飞到了他的面前。 刘心下不悦,挥出手,便要将那苍蝇赶开。然而就在右手挥出的一瞬间,他的眉头却骤然一拧。 可挥出的手却已经来不及收回了。 伴随着手背上的一阵刺痛,刘也同时发现了--那不是苍蝇,而是一只蜜蜂。 蜜蜂摇摇晃晃地飞出了窗外,而刘的手背上,却已经留下了一根扎进肉里的尾刺。 刘低下头,凝视着自己的手背,然后轻轻伸出两根手指,将尾刺自手背上夹起。然而一片红肿刺痛,却已经被留下。 自己的手,竟然真的受伤了。尽管那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点蜇伤,但--毕竟也是伤。 深深吸了一口气,刘抬起头,望向身前脸上依旧带着笑意的李通。 “刘兄,所谓受伤,也并不一定是刀伤的。” 李通的手,依旧平平地放在案上。白皙而修长,指甲修剪得整齐如苗圃中的树木。 “你……”刘沉默了片刻,轻轻点了点头:“好,你胜了。” “多谢刘兄。”李通坐在地上下身不动,上身微微向前一欠,轻声道:“那么,刘兄现下可愿相信在下了?” “两个问题。” 刘想了想,点了点头。他的声音平缓而稳定:“第一,你打算怎么帮我。第二,你为什么要帮我。” “第一个问题,很简单。”李通笑了笑:“家父新近被朝廷征辟,身任宗卿师之职。在太学的名单内做一些简单的修改,并不是什么难事。至于第二个问题……” 李通一直挂着淡淡微笑的脸,此时突然变得无比凝重与严肃。 “家父与在下一样,都认为,王莽的新朝必不能久长。日前不久,家父曾行过一次大占,而占卜的结果是--刘氏当兴,李氏为辅。而天命所在的那个刘氏之人,则正在南阳郡。” 李通抬眼看了一眼刘:“然而究竟此人为何人,却是上关天命,难以细算了。所以在下回到了宛城,等待那个背负天命的人出现,而家父则依旧留在朝中,此正乃互为掎角之势。” “而现在……在下认为,这个人,已经找到了。” 说完,李通深深俯下身,隔着几案,向刘低下了头颅。 刘默不作声地听完了李通的话,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靠着墙壁,目光平静地望着他。 “所以,你要成为……辅佐我的人?仅仅是因为占卜的结果?”良久,刘才轻声道。 “是的。”李通抬起头,依旧是凝重的神色:“我相信父亲,也相信自己。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着被称为‘天命’的存在。我们所应该做的,只有顺应。” “所以,为阿秀伪造一个身份,让他去长安入太学,是你的一族成为我部属的交换条件么?”刘问道。 李通摇了摇头:“不,这其中,不存在任何交换。无论我们李氏一族,能够为您做些什么,都与最终的结果毫无关系。在下只是希望,能让刘兄看见我们的诚意而已。” 刘没有马上回答,站起了身,走到了一直坐在一旁,没有开口的刘秀面前,蹲下身望着他。 “阿秀,告诉我,你相信他所说的,天命在哥哥的身上么?认真地,回答我。” 刘秀仰起脸,认真地看着哥哥的面庞,随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是的,我相信。无论有没有人这么说,我都相信,哥哥是背负着天命的男人。” “好!” 刘深深凝望的双眼微微闭上,再睁开时,已经带上了一股凛然的霸气。他长身而起,转身望向了李通。 “那就,让我们一起来取得……这个天下吧!” 刘伸出手,在身前的虚空中缓缓握紧成团。
书籍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