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第三十九章 庙堂高不高(八)

第三十九章 庙堂高不高(八)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2-02-06 20:19:47 更新时间:2022-06-29 21:29:50
刘秀这才明白过来,他究竟为何愤怒。 自己此前,一直将他当成了个乞丐来对待。而在他看来,却是对他尊严的侮辱。 对他来说,尊严比果腹,远远更为重要。 “实在抱歉!” 刘秀连忙站起身来,向着面前这人深深施了一礼,诚恳道:“方才一时疏忽,是在下不该。若是蒙阁下不弃,可否与在下共进此餐?” 说完,刘秀向着店家唤了一声,命他再送一份饭菜,到此桌上来。 “……多谢。” 那年轻人急促的呼吸也渐渐平息了下来。见到刘秀这般诚恳模样,也知道他方才并非有心羞辱,点了点头,对刘秀还了一礼,坐在了刘秀的对面。 店家斜着眼睛,重新端了一盘饭菜,放到了年轻人的面前,嘴里嘟嘟囔囔的,看起来自然是将刘秀当成了白痴。然而刘秀自然不会去理会他,向着对面的年轻人微笑道:“在下赵成,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在下马端。”饭菜刚刚放下,那人便一把抓起筷子,飞快地扒了起来,连刘秀的问话都顾不上抬头回答,只是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看样子真是饿得狠了。 刘秀已经吃饱了,放下筷子,静静看着马端风卷残云般将面前的饭菜吃完,意犹未尽地抹了抹嘴,长长打了个饱嗝。 “马兄……到底是如何沦落到这般地步?”待马端吃完,刘秀才轻声问道。 “在下……”马端吃完了饭,精神比方才好了些,苦笑着摇了摇头:“在下本是长安太学的一名学生。” “什么?!”刘秀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面前这人。虽说太学内的学生有一万多人,未曾见过面也属正常,但看他的样子,实在和太学生这三个字搭不起什么关系。 “在下这副模样,确实看起来不太像吧……”马端依旧在苦笑:“不过……能活下来已经不容易了。在下……已算是幸运了。” 刘秀骇然望着马端,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马端细细讲自己的遭遇对刘秀讲了一番。他是弘农人士,在长安的太学就读,家中不算世家大族,但也小有身家。此次本是回家探望父母归来的路上,不幸碰到了盗匪。幸好马端见机得快,一面逃跑,一面将身上财物一路抛下。盗匪忙于捡拾,又趁着夜色,竟然被他逃出了性命。 然而马端此时,身上却已身无分文,又失去了马匹。他不敢再回头,只得步行向着长安走去。然而走了两天,水米未进,已经饿得两眼发花。再加上一场大雪,更是冻得马端连路都走不动了。然而以他的身份自矜,却怎么也拉不下脸来去乞讨。 刘秀苦笑了一下。从适才马端那不食嗟来之食的话中,他便看得出来,马端此人对气节身份一事看得极重。然而都到了如此窘境,却连略微折腰都不愿,也真是太有些迂腐了。 方才若不是刘秀的饭菜,马端怕是真要饿死在这离长安城仅有二十余里的小集市上了。 “在下与马兄,还真是有缘。在下也是长安太学的学生,只不过在太学之中,倒是与马兄从未有机会碰过面。”刘秀笑着对马端道:“而且,在下也是在回老家南阳探亲的路上。” “南阳?”马端顿时面色紧张:“那便是与我来时同路了。赵兄此去,可要小心点才好。如今天下盗匪四起,赵兄你又……” 说着,他伸出手,苦笑着刘秀身上那条白狐裘。 “确实如此……”刘秀也有点头疼地叹了口气:“这条狐裘,确实扎眼了些。” 方才到了这集市上,他就已经注意到了那些向自己投来的目光。此处离长安不过二十余里,自然还不至于有人动手行抢,但再往东行,那就说不好了。 刘秀若是有哥哥刘那般身手,自然用不着畏惧。但他自幼便跟着叔父读书,虽然跟着哥哥也学过些拳脚,但若是碰上盗匪,别说十几个,哪怕只是三五人,恐怕也只能横尸路上了。 出城路上碰见的那位老人,送了自己这条白狐裘,可还真是个大麻烦啊…… 刘秀正头疼间,想到这里,突然一拍脑袋:“马兄,要么……” 他看着面前衣衫褴褛的马端,正在寒风中冻得面色发青,干脆站起身,解下了身上那条狐裘,为马端披在了身上。 “赵兄,这是……这是何意?”马端望着刘秀为自己披上狐裘一愣,随后皱眉问道。 “马兄方遭大难,身上的衣衫已经破成了这样……此去离长安还有二十余里,说远不远,说近却也不近。要走到长安,也还要费些时间。此时天寒地冻,马兄如何能挨得住?”刘秀微微一笑:“反正,在这长安周边,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盗匪,马兄倒是不用担心安全的问题了。” 马端的面色有些难看:“无功不受禄,在下与赵兄不过是萍水相逢,怎能随意接受赵兄的财物?一饭之恩,在下已经无以为报,这狐裘更不敢拜领。好意在下心领了。”说着,他便要解下狐裘还给刘秀。 刘秀心中苦笑一下。这马端为人,倒是清高得有些过了分。分明已经穷途末路,却依旧那么固执。 刘秀只能正色道:“马兄不必推辞。这狐裘也并非在下所有,而是蒙一位长者厚赐,不敢胡乱赠人。如今只是暂且借给马兄,日后还当讨回。” 见马端半信半疑的模样,刘秀又继续道:“马兄,在下也是太学的学生,虽然此前未曾见面,但既然如今你我已经相识,日后要找马兄自然不难。在下不过是回南阳探亲,终究还是要回长安的。马兄难道还怕,日后在下不来找马兄讨还这狐裘么?” “既然如此……”马端听刘秀说完,这才勉强点了点头。 见马端不再推辞,刘秀又连忙从怀里掏出了一把钱币,塞进了马端手中:“这也是暂借给马兄的。在下一待回到长安后,必定来找马兄,到时马兄再还给在下便是。” “多谢……多谢赵兄……” 马端颤抖着手,紧紧捏着钱币,双眼竟然有些湿润了。 “不必客气。你我既然同为太学学生,这点小忙,不足挂齿。” 刘秀连忙摆了摆手,却没想到马端竟然一下向着刘秀跪了下去,重重叩了三个头:“赵兄之恩,马端没齿难忘!” 刘秀吓了一跳,连忙将马端拉住,连声推辞劝慰,好容易才将马端哄了起来。 然而随后刘秀要与马端同在这里休憩一晚,明日再各自上路时,马端却说什么也不肯了。此刻身上已暖,腹中有食,他自然不愿再受刘秀的恩惠,而是决意连夜赶路,今晚便回到长安去。刘秀尽管再三挽留,也改变不了马端的决心。 “既然如此,那在下便不再挽留,只盼马兄顺利抵达长安了。”刘秀在那客栈门口,对着马端拱了拱手,无奈地告别。 马端轻轻抚摸了一下身上那白狐裘,望着面前的刘秀,面色沉毅,再度深深施了一礼:“此恩此德,马端当以性命相报之!” 马端告别了刘秀,转身便离开了这小院。 刘秀转身找到了店伙,正待要给自己安排住宿时,却突然侧过了头来,仔细倾听着。 狂奔的马蹄声,自西方响起。 刘秀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丝不安的预兆,也不知为什么,慌忙转过身,抛下店伙,向着院门走去。 马端走出了小院,向西行去,可刚行了数十步,便看见在已经黯淡的天色中,一人一马正向着这集市疾驰而来。 马是黑马,人着黑衣。 那马极为神骏。马蹄声刚刚入耳,仅仅片刻之间,已经奔到了集市的中央。马上之人戴着一个斗笠,看不清面容如何。 那马上骑士远远向着马端瞥了一眼,轻轻一抖缰绳,胯下坐骑已经偏了个方向,向着他狂奔而来,瞬息之间,已经停在了马端的身前。 已经将要入夜,天色昏暗,而灯火却还未点起。在这雪夜薄暮之中,黑马上的黑衣骑士,居高临下望着他的模样,竟然如同九幽之中的恶鬼一般。 斗笠下的面容,隐藏在一片黑暗之中。但马端却能感觉得到,那一双冰冷的视线带着杀气,穿过了竹片,投射过来。 但马端只觉得,自己仿佛被毒蛇盯住的老鼠一般,连动弹一下都无能为力。 “阁下……”马端狐疑地打量着身前那黑衣骑士,拱了拱手,只说出了两个字,便被一个冰冷的声音打断:“这狐裘,是你的么?” 那黑衣人的腰间,插着一柄剑。他的手虽然并未按在剑柄之上,但整个人却已经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气。 “不……并非在下之物,而是受赠得来。敢问……敢问阁下有何见教?”马端急促地喘息着,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若依着往常的性子,对方这等口气说话,马端连搭理都不会搭理。然而即便他平日里再如何傲气,眼前这黑衣人身上的寒气与杀气却实在太浓,竟然逼得他抵受不住那压力,老老实实地回答了问话。 “那你可是长安太学生?” “在下……确是长安太学生,不知阁下……”马端的心脏砰砰狂跳着。 一道炫目的寒光暴起,仿佛冲天的白虹一般,在夜空中稍纵即逝。 冲天的血柱,自马端空荡荡的脖颈中向上激起。 那马上的黑衣人,连马都没有下,依旧稳稳坐在马上,马端的首级便已被斩下。 白狐裘上,洒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那黑衣人一探身,已经抓住了半空中的马端首级,最后手臂一探一缩,那白狐裘也已被他卷在了手中。 再无二话,黑衣人抓起了首级与狐裘,轻轻拨转马头,便沿着来路再度疾驰而去,片刻之间便已消失在暮色之中。 而直到这时,马端的无头尸体,才失却了平衡,晃了一晃,重重摔倒在雪地里。自脖子里流出的鲜血,在雪地上染出了一大片猩红的花朵,妖艳诡异。 集市上,此起彼伏的尖叫声,这才响起。 刘秀呆滞地站在院门处,远远看完了数十步外,马端被杀的全过程。直到马端人头落地,黑衣人策马远去,刘秀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了一般,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马端的尸体,整个人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马端……死了! 瞬息之间,一条性命便在自己的眼前消失,甚至让自己根本来不及反应。 仅仅片刻之前,他还与马端在同一张桌子上,共进一餐。而现在,他却已经变成了倒在雪地之中的一具无头尸体! 而更可怕的是…… 他是来找我的! 他是来找我的!! 他是来找我的!!! 刘秀的心脏狂跳着,反复不停地只想着这一句话。
书籍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