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第五十章 明年清明无苦雨(四)

第五十章 明年清明无苦雨(四)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2-02-06 20:21:16 更新时间:2022-06-29 21:29:50
看起来,刘已经死定了。 然而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绝望。 “不!我怎么会死!我怎么会死在这里!” 刘猛然爆发出了一阵暴烈的吼声:“我刘,可是背负着天命的男人!我不想死的时候,就连上天都不会让我死去!” 刘英俊的面孔已经因咆哮而狰狞,鲜血也沾满了全身,就连支撑着站立都勉为其难。但唯独他的眼神,却写满了桀骜狂傲与自信。 “那就等你死后,去找你的上天吧。”韩卓冷冷举起了手中的长剑,横在了刘的肩头:“既然你不愿意接受我的敬意,那么,就由我来动手。” 虚弱的刘,已经连闪避长剑的力气都没有了。然而他的脸上直到此时,也没有一丝绝望出现。 “阿秀……相信哥哥……”刘突然回过头,对着身后的刘秀微笑了一下:“我……可是背负着天命的男人啊!” 就在刘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刘秀只感觉自己后颈三道印处隐隐发烫。 此刻他却是看不见,这三道印记赤光流转,似有无数古老的符文在跳动,玄奥晦涩,无法言说。 紧接着一道破空声突然响起,自空中尖啸着落下。 韩卓的眉头微微一皱,向后纵身退去。就在他退后的那一刹那,一颗拳头大的冰球落在了他原先站立的位置,冰屑四溅。那力量,竟然将地上的石板都砸出了一个深坑。 “谁!” 王睦一愣,随后高声喝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时候,竟然会有人来救刘刘秀两人。 那粒冰球,分明是瞄准了韩卓落下的。然而无论是庭院之内,还是院墙之上,都空荡荡地没有半个人影。 更何况,以那冰球落下的角度来看,投来的方向分明是……天上! 王睦抬起头,向着夜空望去。他到了此时才突然发现,原本挂在天空中的星月,此时竟然已经完全消失在了乌云之中。 “难道……” 王睦刚刚喃喃发声,可话未说完,他已经看到了让他此生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方才的那一粒冰球,只不过是一个开始罢了。而现在,更多的冰球正以比街道上弩箭更密集的姿态,向着这庭院内落下。 韩卓挥动着长剑,不停地挑开冰球,试图重新突进到刘的面前。然而那些冰球不仅密集,速度与力量也实在太快,而且简直像是瞄准了他的身体一般,每一颗都逼得他不得不挥剑格挡。而每一剑挥出,碰撞到冰球,韩卓的手腕都被狠狠的巨力所震动。 这不是人手中挥动的兵器,无法用技巧来卸力挑开,而只能硬生生地对抗,劈飞。 院门外的街道上,惨叫声再一次响起,然而这一次的惨叫,是来自于……铁血营! 这些冰球,不来自于任何人,而是……真正的天地之威! 这是冰雹! 王睦呆住了,就连刘秀与刘也呆住了。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冰雹自空中密集地落下,将本已只差一刻,便能杀死他们的韩卓逼退。而身后的街道上,两侧王睦麾下的伏兵,也被那冰雹砸得头破血流。 拳头大小的冰雹,自高空落下,携带着的力量足以将石板砸出裂痕。而砸在人的脑袋上会是如何后果,自然也可想而知。 但--这般密集的冰雹,却竟然没有一颗落在刘秀刘的头顶,甚至也没有一颗落在舂陵军的头顶! 仿佛是一把无形的巨伞,撑开在了他们的头顶。明明周围的冰雹落下如暴雨,但却只在舂陵军的头顶,空荡荡地什么都没有。 王睦瞪大了眼睛,向前迈出了一步。然而仅仅是一步,迈出了屋檐之下,数颗冰雹便已经向他的头顶落下。 纵身向后一跳,王睦险险躲过了那几颗冰雹。然而在地上崩落的石片与冰渣,还是在他脸上刮出了生疼的痕迹。 “这……这怎么可能!” 王睦仿佛见了鬼一般,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走!” 刘回过头,重重推了一把刘秀,随后向后猛地一蹿,自地上抄起了刘稷。 刘扛着刘稷,拉着刘秀,转头便向着院门外狂奔。街道上,已经倒下了一地的人马尸体,然而还有着几匹马,却奇迹般地躲过了箭雨,在街道上徘徊着着昂首长嘶。 刘与刘秀冲到了马前,翻身上马,将刘稷也摔在了一匹马背上。虽然此前被韩卓那一记膝撞顶得五脏六腑都翻了个个,几乎连动都不能动,但上了马背,刘稷还是勉强支撑着自己,踩着马镫抓稳了缰绳,一脸痛苦地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南门!向南门撤退!” 刘秀扯开嗓子,高声向着残余的舂陵军喊着。 街道之上,果然与庭院里一模一样。密集的冰雹在街道两端不停地下落,打在新军的头顶,而仅仅就在一臂远的位置,拥挤成一团的舂陵军头顶却空空如也。自侧面看去,若不是夜色昏暗,甚至可以看到一道清晰的分界线,割裂两片空间。 在刘秀的喊叫声中,舂陵军残余的骑兵被纷纷唤拢了过来。虽然原本在两侧的盾阵和弩箭强袭之下,已经完全被打乱了阵型,打散了士气,只是勉强为了求生,才聚拢着向那盾阵发起推进而已。但现在,他们却已被这神迹一般的冰雹彻底震撼住。 自己这一方……难道真的得到了上天的庇佑? 看着最前方的举盾士兵,已经只能将厚重的盾牌顶在头顶,抵挡天空中不停落下的冰雹,而后排的持弩士兵,则没有任何可以依靠遮挡的工具,而只能抱着头在冰雹之下狂奔逃窜起来。 对面的阵型,已经彻底散乱。只要此刻集结起队形,发动冲锋,那么原本看似坚不可摧的壁垒,便会一瞬间烟消云散。 然而当刘秀喊出向前冲锋之时,所有残存的舂陵军骑兵却没有一个敢于迈开向前的脚步。 因为前方一步之遥,便是那暴风骤雨般的冰雹!若是向前突进,固然可以轻松踏破对方的包围,但也就意味着将会把自己也卷入那冰雹之中 正在舂陵军骑兵踟蹰不前时,一道骑行的身影向前狂卷而来,伴随着一声暴喝。 “天命在我!跟我冲!” 刘暴喝一声,提起手中的长刀,一马当先地冲进了前方的新军之中。纵使已经在方才与韩卓的战斗中身负重伤,他手中的长刀却依旧狂暴如蛟龙。 马蹄踏破了前方已经稀稀落落的盾阵,长刀奋力一斩,一名正将盾牌顶在头顶,抵挡冰雹的新军士兵已经被斩成了两截。 但最令所有人骇然的,是当刘冲入了前方阵列之后,那密集的冰雹风暴,竟然没有一颗落在他的头顶。不仅如此,在他的头上,竟然出现了一块小小的圆形区域。 在那竖直的圆柱之外,依旧是无尽的冰雹在下落,而仅有那圆柱内,却是没有一星半点的冰雹落下。不仅如此,无论刘冲杀到了何处,那圆柱体空间竟然始终围绕着他。 这一刻,所有人都再也没有了怀疑。 这种超越一切人力的异像,已经让他们自心底完完全全地相信,自己的主帅,的确是身负天命所归。 残存的骑兵齐齐发出了一声呐喊,策马紧紧跟随着前方的刘,向着队形完全散乱的新军踏去。 在数轮箭雨之后,五百舂陵军的骑兵已经只剩下了一百余人。若是在正常情况下,此刻的士气早已崩溃。但在此刻,他们的士气却是前所未有的高涨。 踏破!踏破!踏破! 比箭雨更加密集、威力远胜的冰雹,成了他们突破的前哨,而在他们突入了新军阵型之中时,冰雹虽然也已消失,但他们手中的长槊与胯下的马蹄,却再一次给了新军沉重的打击。 散落的阵型完全无法对骑兵的突击造成任何阻挡。在刘的率领下,舂陵军骑兵顺利地突破了长街,向着城南的方向远去。 而直到此刻,冰雹也才渐渐在天空中消失。 王睦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出屋檐下的台阶。 韩卓重重一剑劈飞最后的一颗冰雹,视线穿过院门,望向门外已经空无一人,只余下遍地人马尸体的长街。 在这样密集而突如其来的冰雹中,几乎无人能够幸免。但韩卓手中的长剑,却让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被击中。尽管代价是--他也再没有余力去追击刘等人。 庭院内的地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冰球。王睦蹲下身,捡起一颗,全身难以自抑地颤抖了起来。 冰球在掌中渐渐融化,寒意自掌心向着身体传递着,然而王睦此刻的心中,却比掌心里的冰球更加寒冷。 冰雹原本只会在夏日出现,而现在,却是十一月的隆冬。更何况……那无论他们走到哪里,冰雹都会避开,而只砸向己方的诡异场景。 这种超越了一切极限想象力的事情,除了天命以外,再没有任何一个词可以解释。
书籍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