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第五十一章 明年清明无苦雨(五)

第五十一章 明年清明无苦雨(五)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2-02-06 20:21:27 更新时间:2022-06-29 21:29:51
“天不让他死……所以他就怎样也不会死么?”王睦低着头,轻轻喃喃道,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身旁的韩卓听。 韩卓身体微微一晃,是方才挥舞着长剑抵挡冰雹的脱力。但他的脸上始终没有表情,也没有回应王睦的话。 “但……即便老天不让他们死,我也一定要杀了他们!”王睦用力捏紧了手中的冰球,咬牙切齿:“为了……老师!” …… 冲破了新军的阻碍,刘与刘秀带着残存的百余骑兵,向着城南策马狂奔。刘稷任光两人虽然身上也都受了不轻的伤,但勉强支撑着骑在马上,还不成什么大问题。 远远接近了南门时,刘已经听到了前方乱哄哄的喊杀声。 果然,王睦在这里也安排下了伏兵。 在舂陵军的正前方,是与方才一样的队伍--巨盾在前,强弩在后,结成紧密的阵势,堵住了前方的街道。 而在左右的两个方向,则是密密麻麻的普通新军,手持着长枪或战刀,向内不停地挤压着,将城门入口处的舂陵军紧紧包围成了一团。 两侧的新军,只负责将舂陵军向着中间挤压,压缩他们的空间。而真正的收割,依旧是那盾阵之后无尽的箭雨。 同样,舂陵军也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反击的目标,也同样放在了盾阵的那一方向。 尽管弩箭如雨,盾阵如山,但被包围在其中的舂陵军,依旧疯狂地向着盾阵发起了一阵又一阵的人浪反冲击。 比此前的状况稍好一点的是,这里的舂陵军全是步兵,不少装备着盾牌,而且还有着三百精锐的游侠剑士的存在。 借助着己方盾牌的掩护,游侠剑士一步步地向前艰难地推进。在接近了对方盾阵之后,一个纵身自盾牌后翻越,随后手持的长剑便会在盾阵内侧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纵使那些突破了盾阵的游侠,收割完数条人命之后,也会被新军重新淹没在人海之中,但他们却往往能为剩余的舂陵军步兵搅乱新军的阵型,创造出打开通道的机会。 只不过眼前的战况,依旧在一点点地向着新军的方向倾斜。 然而分明新军的背后,便是空荡荡的城门,却没有一人向后退去。 “将军马上就会回来!死战不退!” “死战不退!死战不退!死战不退!” 嘈杂混乱的人声中,唯独一个响亮的声音在喊叫个不停。 刘听出了那是叔父刘良的声音。在这样的危急关头,留守城门的他还在苦苦为自己坚持。 一刻也不能再耽搁。高声叱咤一声,刘再度一马当先地向着前方街道上的新军冲去。 原本正面对着包围圈内的舂陵军,无论是盾牌手还是弓弩手,都将全部的心神灌注在了前方。而对于后方冲来的骑兵,却没有任何的防卫,甚至连半点准备都没有。 尽管只有区区百余骑,但此刻的这些骑兵,心头却充满了对天神一般的刘的崇敬与信赖。 他们相信,只要跟随着刘,那么面前便再也没有任何事物,是他们不可战胜的。 他们紧紧跟随着刘,向着前方街道上的新军无畏地驰骋而去。 刘一马当先,冲入了新军的阵营之中。长刀如暴风般挥动,瞬间便在人群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紧跟在之后的骑兵,则如同一把尖刀,将刘所杀出的血路进一步扩大。 尽管这一次并没有再一次落下冰雹,但背后受袭的新军依旧瞬间陷入了混乱当中。他们得到的命令,只是歼灭城门处的舂陵军。无论是盾阵还是弩箭瞄准的方向,都是对着自己的前方。而身后突然出现的骑兵,则根本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这支部队与此前在太守府门前街道上的部队一样,除了弩箭以外,只装备了一柄随身的匕首用于肉搏。然而这样的武器面对由背后袭来的骑兵时,却根本没有任何抵挡的能力,只能被尽情地碾压而过。 百余名骑兵冲破了街道上的新军之后,身后只留下了一地的哀号,以及地上散乱的残肢与鲜血。 “叔父!” 终于冲破了最后的盾阵,刘怒目圆睁地冲向前方,那正挥动着手中长剑,大声呼喝的老人。 刘良的左臂上中了一剑,鲜血染红了衣袖,然而他却连拔箭包扎都顾不上,只是简单地砍断了箭尾,依旧不停地振臂高呼着,鼓动着士兵向前突进。泛白的胡须上已经沾上了些许白沫,全身也因脱力而微微颤抖着。 “叔父……”刘跳下马,用力抱住了刘良的肩膀:“是我!我回来了!” “你……”刘良已经在这激烈的战斗中有些失却了神智,骤然被刘抓住瞪着双眼,茫然盯着他良久,表情才突然转成了惊喜:“伯升!你回来了!文叔呢!” “阿秀没事,就在后面。”刘指了指后方正冲破残余新军队列的骑兵队伍:“就在后面,刘稷和任光也都没事。” “那……那就好!那就好!”刘良气喘吁吁地点了点头,原本紧张的神情也略微松弛了下来:“杀掉张方了么?” “……”刘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没错,张方确实已经死了,但却不是死在他的手上,而是被那个名为王睦的人所杀。何况……此刻即便是自己能够拿得出张方的脑袋,眼前这些新军,只怕也不会为其所动。 他们现在所听命的对象,已经变成了王睦了。 “到底杀掉了没有!伯升!此战成败,尽在他一人身上了!”两旁的喊杀声依旧在继续,每时每刻都有士兵在惨叫着死去。刘良满脸焦急,瞪着面前的侄儿:“你快说话啊!” “这一战……我们已经败了。”刘好不容易,才艰难地开口道:“再继续留在这里,只能全军覆没。趁着现在……撤退吧。” “什么?”刘良瞪大了眼睛:“撤退?已经进了城,现在你却告诉我要撤退?!伯升!你在说笑么!” 刘的心中也如同刀绞一般。但即便再如何不情愿,却也只能是无可奈何:“抱歉,叔父,但我们……真的已经无能为力了……” “老大,新军增兵了!”刘稷匆匆策马奔来,满头满脸都是血迹:“左右侧和前方,又舔了众多人马……弟兄们撑不住了!” 他身上又新添了几处伤口,但更多的却是来自敌人的血。 然而不用刘稷通报,刘已经能够听见,两侧的喊杀声渐渐推进着。而前方,原本已经被踏破的街道上,零落的未死士兵又重新站了起来,与新赶来的增援重新列成了盾阵。 现在,身后的城门已经成了唯一的退路。而若是再不撤退,等到目前的败像变成了溃退之后,那就真的一切都无力回天了。 “叔父!”刘秀也策马冲到了刘良的身边,眼神中满是焦急。 “可是,即便撤退,又能撤到哪里去!”刘良紧紧捏着拳头道:“即便撤回舂陵,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眼下只有……”刘咬了咬牙:“去新市,投靠绿林军。” “绿林军?”刘良闻言一愣,随后沉吟了一下,皱起了眉头:“姑且不论他们是否愿意接纳我等,然而新市距离此处尚有近百里路程,纵使现在成功撤离,接下来一路上的追击……” “那也只能如此了!不然……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刘伸出手,指向了身后的战线。在那里,潮水般的新军正在涌来,一点点将战线向前推进。舂陵军的士气,眼看就要跌到了崩溃的边缘。 “……好。”刘良也知道,此刻必须当机立断,不容再犹豫,点了点头:“你们立刻便撤退吧。” “好……什么?”刘与刘秀齐齐一愣:“叔父,你此话是什么意思!” “看眼前这形势,难道还能容许我们全身而退么?”刘良惨笑了一下:“若是没有人留下断后,谁能撤退得掉?” “可那个人也不能是您!”刘秀吼了起来。他自然很清楚以现在的情势,所谓断后,也就意味着送命。 “为什么不能?”刘良轻轻将手按在了刘秀与刘两人的肩头,轻声道:“我已经老了,没有多少年好活了。而你们……还有无限的未来。这个天下终究将会是你们的。” 他挥了挥手,阻止了刘开口,继续道:“伯升……或许你一直觉得,在你们兄弟二人之间,我喜欢文叔多一些。文叔确实是个好孩子,更加乖巧、听话,温和,并不如你这般桀骜……是的,这些都没有错。但是--” 刘良笑了笑:“但是若要兴复汉室,夺还天下,这样的重担却不是文叔能担负得起的,更不是我能担负得起的。那个人只有……你。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答应我,伯升。” “是……叔父。”刘咬着牙,以千钧之力点了点头。 “那么,便快走吧。再迟就来不及了。”刘良淡淡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刘的肩膀:“不要让我的牺牲白费。” 刘静静望着叔父淡然的脸,深深吸了一口气,翻身下马,跪在了刘良的马前,重重磕了三个头。 随后,他重新跃上马背,拉转缰绳,去集结部队。 他没有再和叔父说一句话,因为该说的都已说完。 残余的骑兵被刘全部带上,以及力战之后剩余的百余游侠剑士。再加上分出的两千余步卒,这便是撤退的全部人马。 刘氏宗族的数十人,分任这支部队中的将校,自然也尽数跟在了撤离的队伍之中。 而余下的不足两千士兵,却还在勉力厮杀着,抵抗着三路合围,而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抛弃。 因为刘良还依旧站在他们的身后,高高举着长剑,不停大声呼咤着指挥战斗,未曾离开。 “阿,阿秀……一定要……活下去啊。” 刘良从头至尾,也没有转头望向城门的方向。他害怕自己一旦回过头去,便会忍不住双眼中的泪水。 至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让自己再次守护这两个侄儿吧!
书籍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