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第七十二章 生死之间有生死(一)

第七十二章 生死之间有生死(一)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2-02-06 20:24:59 更新时间:2022-06-29 21:29:52
“跑了?” 王邑重重一拳捶在身前的案上,厉声对着面前请罪的那名偏将吼了起来:“你不是跟我说,只有十几个人么!上万人去围追堵截十几个人,居然还能让他们给跑了!你这种废物还有脸活着来见我?!” “大司空……”那偏将满头大汗:“敌人自密林中逃窜,又是深夜,我方实在是难以追踪……末将……末将已经尽力……” “之前跟你说了多少回!不许放跑一个,不许放跑一个!你们是都当耳旁风么!既然知道那片树林容易留给城内士兵潜逃的机会,为何不全部砍光!啊!”王邑心中越想越怒,一把掀翻了身前的几案,大步冲到那偏将面前重重一脚便踹到了他的身上。 “属下……属下有罪!”那偏将被一脚踹得向后一仰,在地上滚了好几圈,随后又立刻重新翻身而起,跪在了地上。 “兄长……也不必如此激动。”身后的王寻缓缓道:“纵使逃出了几个人,也未必便是我们要的那个人。城内上万守军,现在突围逃出的,也不过就十几个人而已。” “也未必便不是!!!”王邑转过身吼了起来:“若是刘秀便在那十几个人之中怎么办!那可是陛下必欲杀之的人啊!” “且静观其变吧。”王寻的声音里还是没有什么情感波动:“即便真是他,跑了也就跑了,总不成能跑到天边去?打下了昆阳之后,再继续南下。将绿林军全部剿灭之后,就不信拿不到他的首级。” “哼……”王邑余怒未消地闷哼一声,又转头一脚踹在了那偏将身上:“你最好现在就开始求老天保佑吧!若是跑出去的那人真是刘秀,或是再有城内的叛军突围……你的脑袋就得搬个地方了!滚!” “是是是!”那偏将听见自己尚不用丢脑袋,连声答应,心中如蒙大赦。直到退出帐外时,才全身瘫软着倒在地上。 把那片树林全砍了!全砍了! --他的心里只剩下了这个念头。 …… 当眼前远方终于出现了定陵的城墙时,刘秀的心情才终于稍稍放松了下来。 在突围出城之后,刘秀命两名游侠星夜赶向宛城之外,向刘禀报这里的情形,随后带着余下的众人径直向着定陵赶去。他们没有马匹,只能徒步行进,始终提心吊胆担心着身后骑兵的追捕。但幸好定陵距离昆阳不过半日路程而已,一路加紧前行,日头尚未过午时,便已经抵达了定陵的城下。 尽管突围算是顺利,但接下来的进展却远远出乎了刘秀的预料。 城内的主将是平林兵出身的陈牧,现在已经身居大将军之位,比刘秀还高上了几阶。此前未曾分兵时,刘秀与他有过数面之缘。虽然谈不上很熟悉,但大家也算有那么点交情。 但当刘秀入城求见之后,几人却等了好半天,才终于得到了陈牧的接见。 而在县衙内见面之后,刘秀刚刚提出此行来求援的目的,陈牧却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半分,便一口拒绝了刘秀的请求。 “这不可能!” 陈牧冷着脸,打断了刘秀刚说了一半的言辞:“此刻定陵城内不过只有六千余人,守城尚且捉襟见肘,哪有余力再去支援昆阳?” “守城?此刻还谈什么守城!”刘秀一愣,随后皱起了眉头:“昆阳是南进门户,不得不守,而此刻伪朝四十万大军尽在昆阳城下,在定陵空留下兵力,又有何用!” “四十万大军尽在昆阳城下,那也是现在的事!但若是定陵守军倾巢而出,怎知道对面不会分兵占据定陵?我们各路人马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打下了南阳郡内的这些城池,若是一朝丢失,谁能付得起这个责任?!刘秀,你不过是一个太常偏将军,你敢说自己来负责么!”陈牧冷哼一声,斜着眼望着刘秀。 “负责?!”刘秀没等陈牧说完,心中已然怒火中烧:“昆阳已经危如累卵!若是昆阳一旦失守,我们无论是在定陵,宛城,还是南阳任何一处城池,谁能幸免?人都死了,还谈什么负责!” “既然已经守了二十日,那又何妨再守上二十日?”陈牧无情地摇了摇头:“太常偏将军远道而来,此刻想必累了。不如先去休息休息吧。” 说完,陈牧挥了挥手,竟是不愿与刘秀再多谈的态度。 “陈牧!”刘秀死死盯着陈牧,但他却连半点犹豫都没有,干脆地转身向着厅外走去。一名亲兵走上了前来,陪了个笑脸:“大人,由小的为您引路去歇息吧!” 刘秀纵然心中再如何愤怒,此刻却也不能显在脸上,深深吸了一口气,随着那亲兵引路而去。 那亲兵将刘秀等人带出了县衙,拐过几个拐角,站在了一所院落之前:“大人,便且先在此处休息吧。” 那院落看起来相当破败,应该是已经许久未曾有人居住了。院门倒了半边,大大敞开着,能看见里面的几间屋子。 “这……是什么意思?”刘秀指着身前的屋子,对那亲兵沉声道。 那亲兵脸上顿时做出了满脸抱歉的神色:“这屋子用来招待大人,确实是慢待了。但定陵城小,我军又刚刚攻占不久,城内百姓尚需安抚,实在腾不出什么像样的地方来供大人居住了……不过容我家将军再过上两三天,到时哪怕是强征,也必定为大人找到一间像样的宅子。” “我是说,为何不是让我们住在军营之中!”刘秀见那亲兵避重就轻,明显此前便早已被陈牧交待过,寒着脸问道。 “这……小的便不清楚了。不过小的想来……我家将军怕是想到大人在昆阳城内每日浴血奋战,力保城池不失,已然很辛苦了。”那亲兵伶牙俐齿,满面堆笑,看起来必定是陈牧手边的得力亲信:“若是到了我们定陵,依旧住在军营之中,那也太委屈大人了。在营外住着,大人想必能歇息得更好些。” 那亲兵说到这里,抬眼看了看刘秀,赔笑道:“大人若是没什么别的事,那小的这便告退了……” “……你去吧。”刘秀深深望着他片刻,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院子。 “跑了?” 王邑重重一拳捶在身前的案上,厉声对着面前请罪的那名偏将吼了起来:“你不是跟我说,只有十几个人么!上万人去围追堵截十几个人,居然还能让他们给跑了!你这种废物还有脸活着来见我?!” “大司空……”那偏将满头大汗:“敌人自密林中逃窜,又是深夜,我方实在是难以追踪……末将……末将已经尽力……” “之前跟你说了多少回!不许放跑一个,不许放跑一个!你们是都当耳旁风么!既然知道那片树林容易留给城内士兵潜逃的机会,为何不全部砍光!啊!”王邑心中越想越怒,一把掀翻了身前的几案,大步冲到那偏将面前重重一脚便踹到了他的身上。 “属下……属下有罪!”那偏将被一脚踹得向后一仰,在地上滚了好几圈,随后又立刻重新翻身而起,跪在了地上。 “兄长……也不必如此激动。”身后的王寻缓缓道:“纵使逃出了几个人,也未必便是我们要的那个人。城内上万守军,现在突围逃出的,也不过就十几个人而已。” “也未必便不是!!!”王邑转过身吼了起来:“若是刘秀便在那十几个人之中怎么办!那可是陛下必欲杀之的人啊!” “且静观其变吧。”王寻的声音里还是没有什么情感波动:“即便真是他,跑了也就跑了,总不成能跑到天边去?打下了昆阳之后,再继续南下。将绿林军全部剿灭之后,就不信拿不到他的首级。” “哼……”王邑余怒未消地闷哼一声,又转头一脚踹在了那偏将身上:“你最好现在就开始求老天保佑吧!若是跑出去的那人真是刘秀,或是再有城内的叛军突围……你的脑袋就得搬个地方了!滚!” “是是是!”那偏将听见自己尚不用丢脑袋,连声答应,心中如蒙大赦。直到退出帐外时,才全身瘫软着倒在地上。 把那片树林全砍了!全砍了! --他的心里只剩下了这个念头。 …… 当眼前远方终于出现了定陵的城墙时,刘秀的心情才终于稍稍放松了下来。 在突围出城之后,刘秀命两名游侠星夜赶向宛城之外,向刘禀报这里的情形,随后带着余下的众人径直向着定陵赶去。他们没有马匹,只能徒步行进,始终提心吊胆担心着身后骑兵的追捕。但幸好定陵距离昆阳不过半日路程而已,一路加紧前行,日头尚未过午时,便已经抵达了定陵的城下。 尽管突围算是顺利,但接下来的进展却远远出乎了刘秀的预料。 城内的主将是平林兵出身的陈牧,现在已经身居大将军之位,比刘秀还高上了几阶。此前未曾分兵时,刘秀与他有过数面之缘。虽然谈不上很熟悉,但大家也算有那么点交情。 但当刘秀入城求见之后,几人却等了好半天,才终于得到了陈牧的接见。 而在县衙内见面之后,刘秀刚刚提出此行来求援的目的,陈牧却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半分,便一口拒绝了刘秀的请求。 “这不可能!” 陈牧冷着脸,打断了刘秀刚说了一半的言辞:“此刻定陵城内不过只有六千余人,守城尚且捉襟见肘,哪有余力再去支援昆阳?” “守城?此刻还谈什么守城!”刘秀一愣,随后皱起了眉头:“昆阳是南进门户,不得不守,而此刻伪朝四十万大军尽在昆阳城下,在定陵空留下兵力,又有何用!” “四十万大军尽在昆阳城下,那也是现在的事!但若是定陵守军倾巢而出,怎知道对面不会分兵占据定陵?我们各路人马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打下了南阳郡内的这些城池,若是一朝丢失,谁能付得起这个责任?!刘秀,你不过是一个太常偏将军,你敢说自己来负责么!”陈牧冷哼一声,斜着眼望着刘秀。 “负责?!”刘秀没等陈牧说完,心中已然怒火中烧:“昆阳已经危如累卵!若是昆阳一旦失守,我们无论是在定陵,宛城,还是南阳任何一处城池,谁能幸免?人都死了,还谈什么负责!” “既然已经守了二十日,那又何妨再守上二十日?”陈牧无情地摇了摇头:“太常偏将军远道而来,此刻想必累了。不如先去休息休息吧。” 说完,陈牧挥了挥手,竟是不愿与刘秀再多谈的态度。 “陈牧!”刘秀死死盯着陈牧,但他却连半点犹豫都没有,干脆地转身向着厅外走去。一名亲兵走上了前来,陪了个笑脸:“大人,由小的为您引路去歇息吧!” 刘秀纵然心中再如何愤怒,此刻却也不能显在脸上,深深吸了一口气,随着那亲兵引路而去。 那亲兵将刘秀等人带出了县衙,拐过几个拐角,站在了一所院落之前:“大人,便且先在此处休息吧。” 那院落看起来相当破败,应该是已经许久未曾有人居住了。院门倒了半边,大大敞开着,能看见里面的几间屋子。 “这……是什么意思?”刘秀指着身前的屋子,对那亲兵沉声道。 那亲兵脸上顿时做出了满脸抱歉的神色:“这屋子用来招待大人,确实是慢待了。但定陵城小,我军又刚刚攻占不久,城内百姓尚需安抚,实在腾不出什么像样的地方来供大人居住了……不过容我家将军再过上两三天,到时哪怕是强征,也必定为大人找到一间像样的宅子。” “我是说,为何不是让我们住在军营之中!”刘秀见那亲兵避重就轻,明显此前便早已被陈牧交待过,寒着脸问道。 “这……小的便不清楚了。不过小的想来……我家将军怕是想到大人在昆阳城内每日浴血奋战,力保城池不失,已然很辛苦了。”那亲兵伶牙俐齿,满面堆笑,看起来必定是陈牧手边的得力亲信:“若是到了我们定陵,依旧住在军营之中,那也太委屈大人了。在营外住着,大人想必能歇息得更好些。” 那亲兵说到这里,抬眼看了看刘秀,赔笑道:“大人若是没什么别的事,那小的这便告退了……” “……你去吧。”刘秀深深望着他片刻,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院子。
书籍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