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第七十四章 生死之间有生死(三)

第七十四章 生死之间有生死(三)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2-02-06 20:25:22 更新时间:2022-06-29 21:29:52
陈牧很疑惑,非常的疑惑。 他的面前,站着一名亲兵,便是三天前,将刘秀等人送去那破院的那名亲兵。 “大人,依旧没有任何异状。属下每次前去送饭时,他们都显得很淡定,平日里也从来不会离开那院子,试图前往军营。” 那亲兵仔细地向着陈牧汇报完了刘秀等人的动向,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但是……他们脸上似乎也从没有过什么焦急之色,只除了第一天,属下带他们去了那个院子时以外。” “……”陈牧仔细拈着下巴上的胡须,眉头深深锁起,陷入了沉沉疑惑之中。 他想不通,刘秀等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自从他们抵达定陵之后,还未见面,陈牧便知道他们一定是来求援军的。在接见刘秀一行之前,陈牧便早早做好了布置吩咐,除了让亲兵将他们带往那破院之外,还暗中在周边安排了暗哨,每日从早到晚地监视,提防他们与城内的驻军有任何联系。 甚至陈牧已经在心底做好了准备。一旦发现刘秀有任何异动,他将会不惜软禁他们,甚至……暗中杀掉这几人,也成为了最终的选项。 可现在,刘秀却仿佛真的认命了一般,没有丝毫的举动。每一次向着手下的亲兵询问时,得到的结果却永远只是“并无异状”这四个字。 但陈牧的心中,却实在不愿意相信刘秀会真的这么放弃。毕竟舂陵系的人马,尽数留在昆阳城中。一旦昆阳城破,那么刘刘秀将瞬间失去所有的部下,再也没有能力角逐绿林军内的权力。 但……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陈牧苦思冥想了三天,却始终得不到结论。 “你……” 陈牧伸出手,轻轻点着那亲兵,犹豫了良久,才重重下定了决心:“你去找刘秀他们来,便说,我请他们赴宴。” 待亲兵接令,走出了房间之后,陈牧才缓缓摇着头,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刘秀,刘秀,你究竟要做什么……?” …… “太常偏将军大人,我家将军设宴相请,请万望拨冗光临。” 已是傍晚时分,那亲兵来到了院中,为刘秀一行带来了陈牧的邀请。 来了! 刘秀与李通互望一眼,眼神中透露出了同样的讯息。 三日已到,若是将有什么转机,那便是现在了! 再转过头望着眼前陈牧亲兵恭敬的表情,刘秀在肚子里一阵荒谬的笑。 拨冗?自己这几日,每天都只是待在院落之中,连那颗大树上的叶子有几片都已数得清清楚楚。能有什么冗可拨? 但他自然不会将这腹诽说出来,只是微笑着点头:“即使如此,那我们便走吧。” 那几名游侠留在了院中,跟着亲兵来到了县衙的只有刘秀李通与任光三人。陈牧早早便站在了县衙门口,等着迎接刘秀三人。看见他们到来,陈牧远远便走下了台阶,满脸堆笑地向着刘秀伸出了手去。 “太常偏将军大驾光临,实在让在下荣幸之至。虽然早就想设宴招待,但前些日子里实在是军务繁忙,怎么都抽不出空来。终于等到了今天,好不容易才找出了点时间,万望刘将军不要见怪。” 说着,陈牧便转过身,引着刘秀等人向着县衙之内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在絮絮叨叨个不停:“我等毕竟现下是在行伍之中,菜肴只怕会略差上一些,但军情如此,还望诸位包涵……” 军情繁忙?此刻王邑王寻率领的四十万大军,尽在昆阳城下,这定陵之中,又能有什么繁忙的军情? 刘秀心中冷笑一声,但面上只淡淡笑着,偶尔答上两句,直到随着陈牧,走进县衙的后厅之内。 后厅之中,列着两排席位。东首已经坐着五人,看着装束服色,应该便是定陵城内,陈牧的部下偏将。而西首的位置则空着,留给了刘秀等人。 陈牧自己,则自然是坐在上首的主位之上。 刘秀等人落座之后,亲兵便端上了酒菜来。确实如此前陈牧所言,菜肴并不算丰盛,甚至有些简陋。然而刘秀在意的自然不是这个,只淡淡笑着,等着看陈牧将要说些什么。 陈牧端起酒杯,向着刘秀遥遥举起:“昆阳被四十万大军围困,据说此刻已是水泄不通。刘将军却能仅带着数人,杀出一条血路,突围而出。这等神勇,实在是令在下敬佩不已。来,我们定陵城中的义军众将,必须一起来敬一杯刘将军的英勇之举!让刘将军为我们说一说,这突围的过程究竟是何等九死一生!” 随着陈牧的话音,余下的平林兵众将也一同举起了酒杯,厅内一时间净是轰然的赞颂声。 刘秀与李通任光一同举杯,一饮而尽,随后微笑道:“突围的过程,也没什么好提的,不过是侥幸未被发现,偷偷潜逃出包围而已。真要说艰难,倒是守城的那些日子更为艰难得多了。” 陈牧点点头,面上露出了一丝凝重:“这也正是在下想要问的。昆阳已被围城近一月,不知……这昆阳城内,此刻究竟是何等局势?” “昆阳的情形好得很,不过是内无粮草,外无援军,被四十万大军重重围困,城破在即而已。除此之外,倒也没什么值得担心的。”刘秀笑了笑,望着陈牧。 “昆阳此刻军情紧急,在下并非不知。”陈牧被刘秀讥讽了一句,虽然心头有些怒气,却还是强笑了一下:“但定陵城小兵弱,又是新近被我军攻占,尚需时间安抚镇压,实在是没有什么余力再去援救昆阳了……” “三日前,此言大将军早已对在下说过,在下自然清楚得很。”刘秀点了点头,淡然道:“所以,既然大将军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在下自然不便强求。” “多谢刘将军的理解了。那……不知刘将军现在有何打算?”陈牧终于开始了自己真正的试探:“自刘将军来到定陵之后,至此已有三日。既然昆阳城内已凶险至此,若是再带不回援军的话,岂不是……” “若是实在守不住,那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刘秀淡淡一笑:“连大将军都已说了,此刻定陵城中,实在派不出援军。我又能还有什么办法?等到明日一早,我便带着一众同袍,回昆阳便是。” “回……回昆阳?”陈牧一愣,表情骇然:“那岂不是送死么!” “自然便是送死,但那又如何?”刘秀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吞下,面向着陈牧与定陵众将昂然道:“男儿重义轻生死,我自昆阳城中突围前,已对着城内所有奋战的将士言明,必定将援军带回,以解昆阳的城下之围!而现下,大将军既然无力援手,难道在下便能眼睁睁地看着昆阳城破,城内将士尽数战死,自己却苟且偷生么?” 说到此处,刘秀重重一拍面前的席案,自位置上站了起来,高抬头颅,语声慷慨激昂:“带不回援军,的确是是刘秀无能。然而纵使再如何无能,刘秀至少绝非贪生怕死之辈!虽然不能救得城内一同浴血奋战过的众位将士,但在下至少能与他们共死!” 说完,刘秀的目光自前方平平扫视过去。听完他那一席话,平林兵的众将都面带愧色地低下了头去,唯有陈牧,面色依旧不变,只重重点着头,做出一副同意的模样来。 “太常偏将军此言,着实令在下钦佩激赏!”陈牧表情如常地高高举起酒杯,对着刘秀高声道:“不成功,便成仁。这等舍生取义之举,绝非常人所能做到。在下此刻便借这杯酒,向刘将军壮行!” 听到刘秀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等话来,令陈牧顿时心花怒放。若他不是还当着手下众部将的面,只怕此刻便要笑出声来了。 他若是真白痴到那个地步,已然好不容易自昆阳突围而出,却还要赶回去赴死的话,那么舂陵一系,便只剩下了刘一人了。而舂陵军的那些士卒,自然也将随着昆阳的沦陷,而尽数被歼灭。 到了那时,舂陵军便将彻底退出绿林军之中的派系斗争,消失无踪。而刘在此前黄淳水一战中获得的巨大声望,随着失去了麾下直属部队,也将再也没有任何意义。平林兵的竞争对手,将又少了一个。 而即便刘秀只不过是空口大话,那也没有什么关系。不论刘秀此言是否发自真心,但既然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出来,那么他明天也不得不离开定陵了。至于他离开了定陵之后,究竟是回到昆阳,还是前去宛城,甚至就此隐姓埋名苟且偷生,那也与陈牧,与平林兵一系再无关系。只要定陵的部队能够牢牢攥在自己手中,昆阳便终将失守。而到了那时,自己的目的便也就达到了。
书籍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